赞助会员获取权限教程:传送门
【如果网站打不开,去这里找】spank导航:www.spdh.top
常见问题:
视频加载不出来使用火狐浏览器:传送门
捐赠会员成功,12小时内会获得vip权限
更多网站使用教程请点击 帮助中心: 传送门

【酒巷笙歌】【原创】城南花开,待君归来.【M/M】【耽美】“

【酒巷笙歌】【原创】 城南花开,待君归来. 【M/M】【耽美】 “贤良淑德”年下攻x清冷傲娇学长受. 沈临渊x谢离. 谢君不离,烨火临渊. “你是我的此生不换.” —————————— 这儿扶疏,请多指教. 初次开坑,旧梗新文.存稿不多,更文随缘.文笔青涩,欢迎点评.糖多刀少,甜虐不定.不喜勿喷,纯属脑洞. —————————— 文案: 三年前,谢离把沈临渊摁在墙上一字一顿. “好好对谢非,她是我唯一的妹妹.” 三年后,谢非把沈临渊堵在路
10:19

【酒巷笙歌】【原创】城南花开,待君归来.【M/M】【耽美】“【酒巷笙歌】【原创】
城南花开,待君归来.
【M/M】【耽美】
“贤良淑德”年下攻x清冷傲娇学长受.
沈临渊x谢离.
谢君不离,烨火临渊.
“你是我的此生不换.”
——————————
这儿扶疏,请多指教.
初次开坑,旧梗新文.存稿不多,更文随缘.文笔青涩,欢迎点评.糖多刀少,甜虐不定.不喜勿喷,纯属脑洞.
——————————
文案:
三年前,谢离把沈临渊摁在墙上一字一顿.
“好好对谢非,她是我唯一的妹妹.”
三年后,谢非把沈临渊堵在路口“痛心疾首”.
“’好好’对谢离,他是我唯一的哥哥.”
——————————
“谢老师我想提亲.”
“怎么.你终于想开要和谢非在一起了吗?.”
“不,是谢离.”
二楼按规矩敬度娘,跪求度娘别吞吧务别删。孩子卑微辽。【哭得超大声.jpg】Chapter.1
相亲.谢离学长.

到了吗?。
沈临渊在输入区打出这一行字,刚刚按下发送就听见咖啡店门口的风铃门帘被掀开的声响以及服务员随之而来的“欢迎光临”。
脚步声由远及近地来到他面前,脚步的主人自来熟般在他的对面拉开椅子坐下。沈临渊轻轻抬了抬眸子扫过眼前少年略带嗔怒的清隽面孔微微惊诧,不动声色将他爹发给他的相亲对象照片调出来对比。嗯,外貌倒是还对得上,但这性别嘛……沈临渊玩味的勾勾唇角,刚要出声却被人开口打断。
“你就是谢非的相亲对象?。”谢离毫不客气的用眼神将沈临渊打量一番。啧,还算看的过去,勉强配得上谢非那小丫头。这是这双眼睛……像是深渊一般不可预测,即使是午后的烈阳折射入眸瞳也看不见一点光芒。谢离敛敛眸子移开了目光,慵懒地向后一靠解释一般的说道:“谢非去陪朋友打游戏了,叫你别等她,该干嘛干嘛。”说完阖上眸子不再看人脸色,略感烦躁叫过服务员点了一杯冰柠檬水。
沈临渊低头将手机解锁,点开微信果然看到了谢非回他的信息。
抱歉啊,今天突然有点事去不了。我让我哥去了,另约个时间再见面吧。对了,沈叔叔那边问起来你可帮我挡着点,我还不想给我爸骂。谢谢啊。【萌混过关.jpg】
随后跟着的是一只猫猫的表情包。沈临渊撇了一眼靠在椅子上闭目眼神的谢离,是挺像的。轻轻叹口气算是默认了现在这个局面,招手叫来刚走远的服务员点了一杯现磨咖啡,不加糖不加奶,顺带把谢离的柠檬水换成去冰的。
“大热天的喝太冰不好。”觉察到谢离目光不善沈临渊如是解释道。半晌,带了几分试探意味的开口:“那我们……可以开始了?。”好歹还是相亲,哪怕一方已经跑了流程还是要走的。
谢离坐直了身子与沈临渊对视,双手交叠置于桌上,声线清朗又带着一丝傲气:“沈临渊,19,H大新生。父亲为H市第一医院副院长兼心胸外科主任。母亲出自书香门第,现为服装设计师。上有长姐,23,未婚,现为六中实习生物老师……”一口气将自己所知道的资料说完才觉得喘的厉害,随手抓起桌上的柠檬水灌了下去。微酸的液体刺激得谢离一阵狂咳,好不容易缓过气来对上沈临渊探究的眼神颇为不适。扬扬下颔示意道:“挑我不知道的说。”
查户口也没您这么敬业吧。沈临渊抽抽嘴角,无奈道:“那啥,水别这样喝,伤身体。害,你不知道的?我喜欢男的,你知道的不?”
谢离一惊,被这条“自己所不知道的消息”吓得体无完肤。愣了半秒才反应过来,耸了耸肩不甚在意的样子:“那成,没得谈了,谢非喜欢女的,反正你俩都没意思。沈叔叔那边我让谢非帮你去说,就这样,我先走了,下午还有比赛。”不等沈临渊反应起身结账,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抢过对方尚未锁屏的手机输入自己的号码丢回去:“H大二年级计算机系谢离,有空找我玩。”
沈临渊接过手机看了看谢离给自己的备注。
谢离学长。
啊,小学长啊。沈临渊端起咖啡抿了一口,挺有意思的呢。Chapter.2
相遇.隔壁老王(?)

“怎么又是谢教授的课啊啊啊啊啊。”许枫欲哭无泪却又不得不收拾好课本准备走人,临行前看到同一寝室的沈临渊坐在床边玩手机瞬间觉得不公平。拽着人的手腕就将人拖出了宿舍,美其名曰一定要让沈某人经历一番谢教授的荼毒。
“临渊你是不知道这老头儿多变态,四十分钟的课他生生再给拖了半个小时!半个小时!搞得我下一节课迟到,老师居然还不,听,我,解,释!让我站完了整个下午……我脚那抖得……。”
沈临渊一只耳朵塞着蓝牙另一只耳朵任由许枫祸害,嘴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应着“嗯嗯嗯” “是是是” “你说得对”,手里却握着手机刷朋友圈。无意间划到一条动态下意识点进去,是谢非的。没有任何文字介绍,就单单纯纯的两张图片,一对相拥的男女,她与谢离。极其相似的面孔,一模一样的动作,唯一的区别在于少年唇角紧抿,一双桃花眸间似有千言万语,而少女双眸轻阖,唇角扬起笑得凄然。
唔。沈临渊盯着谢离的照片突然轻笑一声,顺手点了一个赞在评论区打出一句话。
这对情头真心nice。
刚刚发送出去就觉得身边走着的许枫是不是停了脚步,抬头看去许枫一脸视死如归的站在教室门口盯着讲台上的讲师便顺着他的视线瞟了一眼,单单是这一眼就让沈临渊产生了一种掉头就走的冲动。
WOC!居然是谢云城!谢非她爸!沈临渊只知自家老爷子与谢云城是挚友,不然也不会提出然两家儿女相亲的主意了。沈临渊随沈然见过谢云城几回,对谢云城的印象一直停留在“玩世不恭的老狐狸上”从来没有听说过谢云城也在H大教书!
就不该跟着许枫过来听课!
“怎么了?你听过他的课?”许枫也注意到了沈临渊的情绪变化,顾不得酝酿悲壮的“烈士”情怀好奇问道。不会吧?谢老头威力这么大,把沈临渊都吓成这个样子。
“何止是听过。”沈临渊咬牙切齿,谢云城随便向沈然提一句不好沈然都能搞死他。
“呆在外面干嘛呢!还不快进来!”可能是在外头站的时间长了,谢云城注意到了二人。
一声断喝成功让在外踌躇的两个人滚进了教室。看到是沈临渊的那一瞬间谢教授严肃的的表情有了一丝放松,刚想走过来说点什么上课铃就响了。许枫拉着沈临渊在后排找了一个偏僻的位子坐好,低声问:“谢老头和你什么关系啊?。”
沈临渊回答的轻描淡写:“隔壁那夜半唱荤曲儿扰民的老王。”

托沈临渊的福,谢教授这堂课上的极为有道德,掐着时间点儿下课的那种道德。许枫蹲在后门蓄势待发,只准备着谢云城一声令下逃离魔爪。
“好,今天的课就先上到这。后排那个叫沈临渊的和他身边那个戴着眼镜弯着腰不知道在干嘛的男生留下,其他人下课。”
许枫苦兮兮的和沈临渊交换了一个眼神,无奈站直身子等待沈教授的制裁。
“临渊啊,昨天和谢非聊得还开心吗?”谢云城笑得温和,用未来丈人看女婿的眼神将沈临渊上下扫视了一番。
“当然,当然。”沈临渊略感心虚,在谢云城面前他自然不敢拿出忽悠谢离的那一套“非正常性向学说”来糊弄这只老狐狸,它只要给沈然打一个电话就能保证沈临渊半年进不了家门。
“啊。那谢离你见了吗?怎么样?考虑和谢非在一起我把他当嫁妆一起送你?”谢大教授凭实力重女轻男,一句话决定了长子的命运。
“呃,不用了不用了。”沈临渊艰难的维持着脸上尴尬而不失礼的微笑,为了避免谢教授又作出什么惊世骇俗的决定沈某人果断拉起许枫道声:“谢叔有些事您还是好好考虑一下再做选择吧。我和谢……谢非都还年轻,有足够的青春可以挥霍。呃……我,我那啥还有事,回头陪我爸找您喝茶去,就这样,我,我先告辞了。”
许枫边走边对沈临渊拉着他跑路的这种有情有义的行为表示极为赞赏,并准备兜兜转转回归先前的话题。
“谢……咳,教授真是那隔壁唱荤曲儿的老王?”许枫一脸的不相信。
“那还有假?每到高潮时他唱的可好听了呢。”沈临渊企图在这种黄色废料上摆出十二万分的真诚。
“可你住校诶,怎么听到的?”
“咳……不要在意这点细节。我爸肯定觉得好听。”
“……。”

酒巷笙歌备份

【酒巷笙歌】【纪实】写尽千山落笔是你♡

2020-4-3 10:51:03

酒巷笙歌备份

【酒巷笙歌】 【原创】谢谢你,哥(小甜文,小沙雕,m/m)

2020-4-3 10:51:0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