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会员获取权限教程:传送门
【如果网站打不开,去这里找】spank导航:www.spdh.top
常见问题:
视频加载不出来使用火狐浏览器:传送门
捐赠会员成功,12小时内会获得vip权限
更多网站使用教程请点击 帮助中心: 传送门

【酒巷笙歌】 【原创】谢谢你,哥(小甜文,小沙雕,m/m)

【酒巷笙歌】 【原创】谢谢你,哥(小甜文,小沙雕,m/m)

【酒巷笙歌】 【原创】谢谢你,哥(小甜文,小沙雕,m/m)【酒巷笙歌】 【原创】谢谢你,哥(小甜文,小沙雕,m/m)嗯…养成系,小攻把小受带回家养在一个阴雨连绵的夜晚,一个小少年浑浑噩噩地在街上走着,手臂像散架了一般,嘴边还有一抹血迹,额头也有被打的痕迹。现在已经是夜里一点,少年想:就让我离开这美丽的世界吧,我好痛苦啊。一下子无力地跌倒在人行道上,有些绝望了闭上了双眼,嘴角勾起了一丝笑容,离开,也许是一种解脱。
此前一辆车驶过,看见了倒在路旁的小孩,赶忙停车。车上的司机和一个比小孩大一点的少年下了车,拍拍他的脸,没见醒。抹完他的脸感觉手黏糊糊的,凑近一闻还有些许的腥味,少年赶紧拿出了纸巾擦擦手。
“秦叔,先带他去医院吧,处理完再带他到派出所,等他的家人来认领。”,“是。”说着便抱起了小孩把他小心翼翼的放在车上,直奔医院。
消毒水消毒的时候给小孩疼醒了,抓住了身旁的少年的衣服,一副要哭的表情,但也知道不能动,只能不安分的动动脚。少年看向他,这眼睛简直装得下星辰,又大又有神。少年轻轻拍着他的胸膛安慰她,小孩也安静了下来。
等一切都结束,少年前期小孩的手,走在医院的走廊上。
“你叫什么名字啊小朋友?”少年变声期慵懒又带点苏的嗓音,让人听了沉醉其中。
“我叫张明洋。”到底是小朋友,声音明亮而清澈。
“那你几岁啊?”,“十二岁。”少年震惊了一秒,十二岁,连他的肩膀都没到,而且还瘦瘦小小的,是营养不良吧。
“那哥哥叫什么?”小孩甜甜的奶音让少年心都软了下来。
“我叫张泽轩。今年十五岁。”两人找了个地方坐下。
“你的爸爸妈妈呢?为什么一个人晕倒在街道上?你知不知道那有多危险。”张泽轩的声音明显严肃了几分。
“我从孤儿院逃出来了,本来有一对夫妇已经想到要收留我了,但我看也不是什么好人。那对夫妇的男方酗酒,我怕,我跟他们住在一起我真的怕。”
“你是孤儿啊,对不起,那你为什么被人打了?”
“我肚子饿了,身上有没有钱,在地上看见了一个馒头,我以为那个看有没有人要的,我就捡起来吃了,然后就有三五个男人追着我,他们手里还拿着啤酒瓶,我跑不过他们,就被打了。他们一看见我已经奄奄一息了,就逃走了,我有强撑着站起来,最后还是支撑不住了,就晕倒了。”张泽轩我进了他的手,对他说:“你愿意和哥哥一起回家嘛?”,“和哥哥一起回家嘛?”
“和哥哥一起回家?”,“对,明天就去孤儿院把你领养了。”
“我不想回孤儿院了。”,“我知道,明天就回去一会儿,以后都不用回去了,就呆二十分钟左右,就可以和哥哥回家了,好不好?”
还没等张明洋答应,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个电话给妈妈。
“妈,我们可以收养一个小孩儿吗?我一直都想要个弟弟。”
“可以啊,拿个小孩儿多大啊?”,“十二岁。”,“十二岁,大了点哎。”,“但是他很乖的,你先让我把他带回家,您再看看能不能收养好不好?”,“嗯,好吧。”
放下手机,低头看着小孩,小孩也抬头望着自己,大大的眼睛里蒙上了一层水雾,小嘴憋着,一副要哭的模样。
“别哭啊,我妈说可以让你住我家了。”,“我都听到了,只是说带回家看看。”
“那你就要表现得好一点了哦,让我妈妈喜欢你,不就可以收留你了嘛。”,“我一定会表现的很好的。”
“好,我相信你。那现在和哥哥回家吧。”,“好。”小孩明朗的笑起来,眼角弯弯的,超级可爱。悄咪咪问一句,有人看吗张泽轩和张明洋一起回了家,爸妈都睡着了,也不好意思再叫醒他们,于是两个少年轻手轻脚地回到张泽轩的卧室,两个人睡在一张大床上。
第二天一大早,两个小孩早早的起了床刷牙,张明洋做了早餐,那样子和味道都相当不错,张泽轩要对他刮目相看了,小三岁的弟弟,会的东西这么多,自己要向他学习。
“哎,这是哪位小朋友啊?”一个很和蔼的男声传出来,张明洋有些慌张地转过头,看见不远处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应该就是哥哥的父亲了。
“叔叔好。”张明洋鞠了个躬,甜甜的叫了一声。甜美的嗓音让男人心里一软,立即反应过来,这就是昨天晚上妻子跟自己说的要领养的小孩。
“小朋友你好,叫什么名字啊?”,“我叫张明洋。”
“小朋友你好。”,“哦,阿姨好。”妈妈也出来了。
“爸妈,一会儿要去孤儿院,办理领养手续。”,“好,吃完早餐就去。嗯~这个早餐很好吃哎。你做的吗,明洋?”
“对,我做的。”张明洋羞涩地挠挠头。
等一切都做完,张明洋和院长拥抱,然后回家。
“明洋,可以叫爸爸妈妈了。”,“哦,好,爸爸妈妈。”完全不认生。
“明洋,上完小学了吗?”,“我在孤儿院长大,没上过学呢。不过我很聪明的。”
妈妈点了点头。在路上再也没有提起这件事。
“你真的不用再小心翼翼的了,就当是自己家一样,把你的本性暴露出来,不要藏着掖着没做真实的自己,知道吗?”张泽轩教导着他。
“可是我把本性暴露出来,爸爸妈妈不喜欢我怎么办,毕竟我跟他们又没有血缘关系啊,我真的害怕我有一天会做不好又把我丢出来啊。”
张泽轩的父母一直在门口听着,夫妻俩对望了一眼,父亲敲了敲门。
“儿子,我可以进来吗?”,“进吧。”
“明洋,我跟你说,你现在就是我们的儿子,我们无论怎样都不会把你抛弃的,如果你在家还藏着掖着,你过得不舒服,我们也不好啊。”,“真的可以随心所欲吗?”
“不是随心所欲,而是不要把自己的性子藏起来。你可以闹脾气。”
“这里有一份家规,如果你犯错了,那由你哥哥来罚你。”张明洋双手接过家规。爸爸妈妈就出去了,张明洋开始认真的阅读这上面的文字。
1、禁烟禁酒,2、乖乖听话(生病的时候不吃药,是要挨打的哦)。3、作息规律,饮食健康,不许熬夜。4、不能挑食。5、不能打架。
张明洋看见这不能挑食这四个字就有些犹豫了,因为他今天早上吃面的时候就把葱花挑出来了,但爸爸妈妈也没有说什么。反而是哥哥的目光不太一样,张明洋扯了扯哥哥的衣角。手指指着这四个字。
“对啊,不能挑食,我今天早上可看见你把葱花挑出来了,以后再这样要爱罚哦,你看你瘦成什么样还不多吃点长高高。“老公,要不直接和他哥一个学校吧,那所私立学校是初中和高中一起的。”,“但是学费有点贵哎。”
“但是价钱有点贵哎。”,“没关系,我们努力赚钱,咱把孩子领回来,就要让他和老大一样的待遇。”,“好,可以。”
这一会儿的功夫,两个少年玩的很好了,就是在吃饭的时候,张明洋在张泽轩的严厉注视下,捂着鼻子把葱花吃掉了。二、
转眼又到了开学的时间,两个小孩都去了学校上学。但张明洋的情况有点特殊,没有靠小升初,直接通过面试就进来了。不得不说私立中学的环境和学习氛围真的一流,过了几天开心的校园生活,但接下来就不这么顺利了。
张明洋没有靠小升初,而是面试直接进学校的,这个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年级。也进了一些小混子的耳朵里。
有一天他们放学,去张明洋厕所门口堵他。虽然是一样的年纪,张明洋却要比他们矮一个头。
“听说你是没有靠小升初的啊,直接面试进来了。”,“对啊,那不能证明我厉害吗?你们在这堵我什么意思啊?”张明洋其实一点也不输他们。
“你哥我可知道,我一直不知道他有个弟弟啊,你不会是孤儿吧。”,“你算哪根葱啊,你就一定要知道我个有弟弟吗?你是什么啊?跟踪狂?”
“这小嘴挺利索的啊。”上来一拳把张明洋打倒在地上,张明洋也不甘示弱的会踹他一脚,但对方胜在长得高力气大,没几下就打的张明洋无法还手。
“你们干什么!跟我走,”此时一个老师正好在此处经过,看见高个子的欺负张明洋。于是提溜着他们的校服领子,一路提到办公室。
“你俩干什么呀啊?这么不安分?刚开学才几天啊!就打架,你们挺牛啊。”,“是他先动手打我的。”张明洋有些委屈的说道。
“我不管是谁先动手的,你们两个,我看在事儿小,不想开除你们,你们就一人计一个小过。今儿个星期五了,别再给我出什么事儿了。快回去。”
这下午张明洋都在憋着气,低着头一路走到门口,不想又看见了那个混混,身旁还多了些人,即使低着头想装作看不见的走过去。但那些人可不是这么想的,他们拿出水杯对着今天中午被打伤的脸,张明洋是真的不想理他们。也没有做出什么反应,直接加快步的走了,但后面还是有几个人跟着。
他们朝他推搡着。张泽轩加快步伐走上去,把弟弟挡在了自己身后,几个混混看见是高一的,打不过,于是惺惺地逃走了。转身看着张明洋,嘴角和眼角的伤,一看就是打架打的,而且一看即使处于下风,若不是老师恰巧经过还不知道会被打成什么样。张明洋抬起头来看他,在他的眼神里大概看出了心疼、生气和无奈。
从把张明洋带回家到现在,撒泼打滚,撒娇卖萌,张明洋都不在话下,总惹得他哥哥没得脾气。但现在不一样了,小朋友触犯家规了,不教训不行了。
张明洋心里十分慌张,因为从校门口出来到现在,张泽轩都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这是第一次见他哥这样子啊。
“哥,你理理我嘛。”回到家,看见爸爸妈妈都不在,才敢把委屈全部爆发出来。
“我为什么要理你。”张泽轩还在生着气的回答道。
“我错了,我不该打架,呜呜呜。”,“我问你,每天都能在学校看见哥哥感觉怎么样?”
“当然开心啊。”,“但是你知不知道,私立学校她是可以开除人的,你要是因为打架被开除了,你就见不到哥哥了。”
“可是,是他们先打我的啊,呜呜~他们还骂我。我忍不住。”,“我不管怎么样,反正我敢保证,你这个星期回学校之后,他就一定不会再去找你麻烦。”
“那你说,触犯了家规,该怎么办?”,“我错了,请哥哥责罚。”张明洋紧张兮兮的抓着衣角。
“去房间把戒尺拿出来。”不敢反抗,还是乖乖的回房间拿了。
拿着戒尺端在手上举过头顶,非常标准的姿势。张泽轩十分惊喜,也甚是满意,但不能就此心软。
结果戒尺,道:“把裤子脱了,趴我腿上。”
张明洋懵了,颤颤巍巍地叫了声哥。
“不用害羞,我是你哥,都是男的有什么不一样的,你有的我也有,趴这儿。”小家伙慢吞吞的脱掉裤子,张泽轩也留给了他一条遮羞布,毕竟这是初犯,一会打怕了就不好了。小家伙脱好裤子,乖乖的趴在张泽轩的腿上。啊啊啊啊,终于发出来了,太严了“把头扭过来。”过了半天小孩没反应,张泽轩扶额,皮又痒了。又在他红肿的臀部轻拍了一下。张明洋这才红着眼睛把脑袋转过来。
“知道错没有?”声音温柔但沉稳。“知道了,我不该跟别人打架的,呜呜,哥不会不要我吧,呜呜~”
“傻子,当然不会,你是我弟弟啊。”张泽轩温柔的抚摸着小孩的头。
一只手抓住了裤子边缘,张明洋急忙把手伸过去阻止他。
“不脱裤子怎么上药。”张明洋小心地收回手,拿着枕头把自己的脑袋好起来,小屁孩害羞了。
张泽轩扯下裤子就看见红红的两团,甚至还有一点点肿。不禁奇怪的想,是我手劲儿太大了,还是小孩的皮肤太嫩了。我才打了二十下就这样了。
张泽轩把药轻轻地涂抹在那里,但用力去压的时候,小孩不安分地扭起了屁股,又打了一巴掌在小腿的地方,小孩才不敢动了。
听见盖盖子的声音,小孩立马把手伸到后面。
“不要穿起来这么快,一会药被擦没了,就这样晾一会儿。”小孩羞红了脸。我太难了,刚做完政治题,手有点软,字丑包容一下“你以后一定要多吃饭啊,这么矮,别人肯定会欺负你啊。”,“这长高又不是我说了算。”小孩把脑袋我在枕头里,声音闷闷的。
“明洋啊,哥哥和你保证,从后天晚上回到学校开始,那个人就不会再来找你麻烦,哥跟你保证。”,“你怎么知道的。”
“有些事情你不需要知道,还疼吗?”小孩要了摇头,药也干的差不多了,张泽轩把小孩抱到浴室,让他站在浴缸里面。
“脱衣服。”,“干嘛呀?”,“洗澡澡哦。”
小孩确定了哥哥没有懂什么奇怪的心思,才放下心来全身脱光。这几个月来到家里,真的没怎么胖到啊,还是一身的骨头。
“多吃饭知道吗?哥哥心疼啊。”,“我会的。”小孩所在浴缸里满脸通红,双手捂着自己那里,整个人都是粉粉的。
张泽轩帮他全身上下都照顾了个遍,才把他捞起来擦身子穿衣服。一起走到厨房,看见冰箱上的便利贴:儿子啊,爸爸妈妈要出去旅游哦,在家照顾好弟弟^_^。
“哥哥教你做饭好不好?”,“好啊。”小家伙甜甜的笑起来,张泽轩宠溺地揉揉他的头发。
一切都做完,这一夜,两人都睡得很香。三、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小家伙真的越来越皮,但没犯什么大事,就打两下吓唬吓唬他就完了。但是人有生病的时候嘛。
和同学出去玩儿,为了帅气,十二月份十多度的天气,就穿了件卫衣和牛仔裤,在超市里面还好,但在室外等爸爸妈妈来接的时候,在冷风中瑟瑟发抖。两条小细腿都感觉不是自己的了。
因为家里在南方,也没有暖气,所以在家也是一样的冷。洗了个澡穿着高领毛衣暖暖和和的从浴室里出来,一会儿没进被窝,也没穿别的衣服,得,感冒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把自己裹成一个球,但早上起来还是把被子踢了出去,并且露出了小肚皮,窗也没关紧,冷风呼呼的出进来,那叫一个爽啊。伸出手关窗,还是不愿意从被窝里钻出来。感觉头昏脑胀的,眼花缭乱,只想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睡个天昏地暗。
“起床了,小懒猪。”,“嗯~别叫我,好累啊。”
“嗯?好累!昨天出去玩玩疯了吧。”,“哎呀,不是,就是不舒服。”
张泽轩伸出手摸摸他的额头,这烫手的温度。“你发烧了。”,“嗯?发烧了?”
“快拿测测多少度。塞进去。”张明洋不情愿的把体温计塞进去,五分钟之后,张泽轩皱着眉头看着温度计上的红柱。
“很严重吗?多少度啊?”,“你小子,今天完了,四十度了。赶紧去医院。”
“爸爸妈妈呢?”,“他们都出去工作了,快穿好衣服,去医院。”出门的时候张明洋裹成了一个球,腿是真的细,里面穿了秋裤还穿外面还穿得下牛仔裤。戴上帽子口罩还有围巾,也舍不得让一个发高烧的人走这么远的路,从出门到地铁站,都是张泽轩背着的。
去到医院挂了号,等了近一个小时才轮到他们。总的来说就是着凉了,再加上风寒。
“打一针。”,“打一针什么?”张明洋缩在衣服里面,害怕地问道。
“打一针退烧针,不疼的啊。”医生见到这么萌的小孩,也是心都软了,一起逗比之前轻柔了些。
“哥我不想打针。”,“不行,打了针就不难受了,你看你现在难受吗?”张泽轩连哄带骗的把张明洋带到注射室,张明眼看见护士受伤的退烧针就不安的在张泽轩怀里挣扎。在这些用手捂住他的眼睛。
“怕就不要看。”护士走过来,张泽轩一手抱住他的腰,一手拽下他的裤子。张明洋在他怀里挣扎着,护士的脸色都有一点点变化了。在小孩的小屁股上扇了一巴掌,虽然不疼但是声音很像,小孩羞的不敢动了。张泽轩两只长手臂按着他的头,消毒进针。“嗯~”小孩屁股抖了一下,哥哥的手也在打针的地方四处游走,这一针打的不算太疼。
一米七的张泽轩抱起一米四都不到的张明洋简直不要太轻松,在医院拿药排队的时候都是抱着的。
回到家,张明洋愁眉苦脸的看着那一袋药。药丸胶囊还好,但这是中医院,退烧的药都是中药。在哥哥的监督下捏着鼻子把咬一口灌了下去,差点要吐出来了。因为张泽轩盯着,最开始的时候都有好好喝药,但后来是真的喝不下了,想尽办法把张泽轩支出去,要么拿水,要么拿衣服,就在这个时候把药倒到下面。每次还很聪明地到剩一点点了,等听到哥哥的脚步声的时候再把那一点点喝了。每当这时候个个都会夸他乖。
但喝了这么久的药也不见好,虽说小孩子抵抗力差一点,也不至于这样吧,张泽轩开始察觉出了异样。
这一天张明洋喝药的时候还是在耍小聪明,张泽轩进来的时候偷偷瞥了一眼窗台,看见有棕色的液体,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有在乖乖喝药吗?”,“有啊,我可乖了。”
“那你过来,看看这是什么?”,小孩坐着不动,张泽轩轻松的抓着小孩的领子把它拎过来,指了指窗台上棕色的液体。道:“这是什么?”
“我哪儿知道这是什么啊?”,“你再撒谎?”小孩怂的缩缩头,张泽轩一抬手,小孩麻溜儿地滚回床头,用被子裹紧自己。
“是不是把药倒出去了?”,“是。”张明洋垂头丧气地讲到。
“那犯错的小孩应该怎么办呢?”,“打,打屁股。”小孩红着脸讲到,眼睛一骨碌的看着张泽轩。“你想打多少下,自己报个数。”,“四十。”,“行,你想怎么挨?”张明洋脸红着趴到张泽轩腿上,身后一凉,把秋裤脱了下来。
拿过桌子上的戒尺,轻轻的抵在小孩的屁股上。
“啪啪啪啪啪”,“嗯~”,小孩的手够不着地,只能抓着张泽轩的裤子。
“啪啪啪啪啪啪啪”,“啊~疼。”张泽轩隔着裤子看见刚刚挨打的地方已经有一点点肿起来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嗷呜呜呜~”小孩紧紧的抓住张泽轩的裤子,身体痛的微微颤抖。
打了三十来下,小孩哑着嗓子哭,还被自己的口水呛着了,猛烈的咳嗽者。张泽轩才清醒过来发现自己打太重了。放假戒尺,打手覆在屁股上揉着,小朋友也逐渐地停止了哭泣。
“哥哥,你还没打完。”,“你想挨完吗?”,“嗯~哥哥还没打完。”张泽轩超级满意小孩这个态度。最后几下放轻了力气,拍在小屁股上。
张泽轩把小孩抱起来,让他坐在自己腿上。刚刚挨了打的屁股,哪受的了,刚刚憋回去的眼泪又飙出来了。在床上虚虚的跪着,双手环着张泽轩的脖子,整个人贴在他身上。肩膀一抖一抖的抽着气。
张泽轩狠下心来,扒拉开他的手,让他坐下。小孩哭的更大声了。
“哥哥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不吃药。我疼,不要发我做了,好不好?”张泽轩刚想问,小孩就先开口了。
“好,哥哥知道你知道错误了,但是这次知道了不代表你下次不会再犯呢。你看你一个多星期了都没好,难道你不难受吗?吃药是苦,但是好得快啊,你不好好吃药,就不能吃糖,吃蛋糕了哦。”
“哥哥我保证不会再犯了,呜呜~我疼。”,“好,哥哥知道,哥哥给你上药好不好?”张明洋乖乖的趴到床上,也真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上药的过程中既是疼的紧也只是哼唧几声。
“哥哥我想喝水。”,“好。”张泽轩那根吸管插在被子里给他喝。
“睡觉吧,弟弟。晚安。”,“哥哥晚安。”四、
把弟弟领养回来已经很久了,这天去叫张明洋的时候,不对劲了。
“起床啦小懒猪。”,“呜呜呜~哥哥。”一去弟弟房间就听见弟弟在哭的张泽轩心都揪了一下,赶紧走过去抱着张明洋,抚摸着他的头发安慰他。
“怎么啦?怎么哭了呢?”,“我做噩梦了哥哥,我,呜呜…梦见…你们不要我了。”,“为什么梦见这种事呢,不会的,不会不要你的,我这么喜欢你,怎么舍得不要你呢。傻弟弟。”把弟弟哄过去吃早餐,眯着眼睛看了日历才知道,到今天把他领养就来已经过了半年了,为什么做了这个梦,不会是预感到了什么吧。
吃过早餐,两兄弟照常的去上学,分别之前还是跟往常一样给彼此一个大大的拥抱。但两兄弟都有感觉,父母的感情没有之前这么好了,父亲在家的时候,母亲总是冷着个脸,父亲不在家的时候,母亲也没有像以前一样,那么照顾他们,问他们在学校过得怎么样。都没有问了。这一个星期,张泽轩都提心吊胆的,一天有三次被老师提醒上课走神的。晚上也是心神不宁的,总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周五放学到初中部接弟弟的时候,弟弟拥抱着他突然哭了出来。自己也有一种伤感的感觉,但现在只能先控制好弟弟的情绪。把鸭舌帽盖在弟弟脑袋上,让他自己先回复一下心情,等地铁的时候才把眼泪止住。
一回到家就感觉到气氛不对劲,父母坐在沙发上,神情有些紧张。张泽轩懵了一下,张明洋吓得躲在后面,抓着张泽轩色校服。
“儿子啊,爸妈跟你说个事儿,爸妈和平离婚了。”,“离,离婚!”张泽轩颤抖的说完两个字,眼泪不争气的掉下来。
在身后的张明洋早就已经哭了,还时不时传来下鼻子的声音,听的人好生心疼。
“儿子,你想跟谁?”父亲发话了,必须做出个选择。张泽轩颤抖着没有说话。
“我不知道我要跟谁,看打官司把我分给谁吧,我先说一句,我不要和他分开。”张泽轩把手伸到身后护住弟弟。“还有什么好说的吗?我可以回房间吗?我想冷静一下。”张泽轩颤抖着说,父亲没有做声。张泽轩便领着张明洋回房间,轻轻的关上门。在这个时候,他不想闹脾气,整个人都是轻飘飘的,瘫倒在了床上。
张明洋也陪着他在床上,揽着他的腰,泪水浸湿了床单的一大片。
“哥,你说这…会不会…只因…因为我。”张明洋说话的时候都带着抽泣,断断续续地问道。
“傻孩子,当然不是因为你,不是因为你,不要乱想。”张泽轩捂住小孩的脸,手环着他的脖子。把他往自己怀里挤,力气大的似乎要把他揉进自己的身体里面。张明洋忍不住咳嗽起来,张泽轩这才反应过来,松开张明洋。不知不觉就这样睡着了,这几天在学校真的太累了。
这个星期两兄弟请了两天假,因为要打官司了。
法庭上:
“张泽轩,你想跟谁?”,法官问道。“我想跟父亲。”张泽轩眼神坚定的回答道。母亲微微一颤,儿子为什么不想跟自己呢?
“那明洋呢?你想跟谁?”,“我也想跟爸爸。”张明洋瑟瑟缩缩地说道。……
最后,两兄弟都判给了父亲。回到“家”,张母亲吻了两个儿子一口,并说道:“儿子们,我知道你们以后可能会过得很苦,但是,请记住,不要把自己的善良藏起来。知道吗?”看见两个儿子都点着头,母亲满意地笑了笑。两个儿子在他的脸颊亲了一口。
两兄弟望着母亲离开的背影,心跳前所未有的快,喊着复杂的情绪,这一切都太突然,还没有准备好什么,就直接把我们判给了父亲。牵着张明洋的手又紧了紧,张明洋感受到了他的情绪。回抱给了张泽轩。
“你们俩还愣在这儿干嘛?还不帮爸爸整理东西?”两兄弟听见了赶紧去。
张泽轩突然感觉到以后的日子不会好过了,不过没事,还有两年半,他就成年了。可以带着弟弟远走高飞了。有人吗五、
“儿子啊,我跟你说一件事,我要去国外生活,你去不去,如果你不去的话,这套房子就留给你和你弟弟住。”,“你是外面有人了,不要我们了,对吧。”,“哼,对。”,“好,我知道了,我不去国外。”,“那你自己在家照顾好弟弟。”
这时张泽轩已经十七岁了,一米八二了,张明洋也十四岁了,一米六三了。两年长高了二十多厘米,也是很厉害了。不过和哥哥比还是只来到哥哥的胸膛。
青春期的小孩都会有些叛逆,特别是缺少了父母的管教,哥哥有高三了,忙着学业,小朋友好像学坏了。
“明洋,一会儿要不要去打游戏啊?今天星期五了,一会儿数学课就不听了,听了也听不懂。”,“打游戏,好啊,我要玩cf。”,“好勒。”
又和门卫打好了招呼,塞了钱给他,让他说他们请假出去了。 于是四个同学就在宿舍关门的时候偷偷从后门溜出去,脱掉校服放进书包里面,走进一个无良网吧,里面都是未成年人。四个初三的家伙就在里面玩起来,忘了时间。但还是在最后十五分钟的时候流进学校了,最后十五分钟,老师都不在,是用来打扫卫生的。最后成功的让他哥哥接到他,没有产生任何怀疑,一切OK,让张明洋产生了一种疑惑,是不是以后都可以这样,不被发现,还可以玩游戏,今天我还没玩够呢。
张泽轩把手搭在张明洋的肩膀上,一路都在逗他弟弟。
“杨洋有没有好好听课啊?哥哥现在要准备高考,没这么多时间管你了,你也要中考了,管好你自己知道吗?自律。”,“知道了哥,你好好备战高考,我好好备战中考,OK的啦。”张明洋给哥哥甩去一个安心的笑容,张泽轩心满意足的回房间。
张明洋锁上门,掏出手机和死党聊天聊地聊人生,就是不了写作业。张明洋想着:反正我聪明,学习好,就算不认真复习数学照样考个一百二。聊天聊到十一点多,突然意识到一个字都没写。赶紧拿出练习册做题,做到语文和英语脑袋发昏,逐渐失去意识。张泽轩是文科生,英语和语文好的不得了,可张明洋差的就是语文和英语,这下,明天有他好看的了。“起床,懒猪。”一早上醒来张明洋就张开双手要抱抱,张泽轩无奈又宠溺地走过去把他抱起来。
“多大了还这个样子。”,“我多大都是你弟。”,“好好好,我弟弟,我要好好宠。我的好弟弟。”张泽轩站起来拍拍弟弟软软的屁股,”去刷牙吧。”
张明洋认认真真地刷了四分钟呀,并且把脸洗干净,精致的猪猪男孩一天的周末生活就此开始。可这个星期显然不会那么精致。
张泽轩看见他吃早餐的时候就在犯困,眼睛半眯着,看起来很没精神。
“昨晚熬夜了吗?”,“嗯…熬夜写作业了。”,“以后别熬夜,对身体不好,写作业的质量也不会好到哪去。物理数学化学我不用多管你,文科的语文英语还有政治全部都给我看看,知道没有。”张明洋听到这命令的语气,无奈的点点头。
“哥,我想出去玩儿,周末了。”,“快中考了,玩儿什么?中考过后有三个月时间玩儿,还玩儿不够吗?中考完再玩儿啊。”什么都没再说,没给张明洋狡辩的时间变回房间去关门了。张明洋也赶紧回了房间,拿出了卷子来,昨晚因为困得失去意识,所以字丑的不能再丑,现在赶紧用搜题软件把语法选择拍下来,急急忙忙地抄了答案。中午饭也是在混沌中吃完的,张泽轩起了疑心,他倒是要看看张明洋在搞什么猫腻,于是等他睡着后,轻轻的打开门搜索起来。这时,好巧不巧,手机发来了一条短信:兄弟,下次玩有些别玩这么晚了,我昨天差点被我妈发现了,吓个半死。
张泽轩打开手机,微微一笑,回了句:很晚吗?凌晨两点不算晚吗?
“哦,好吧,我知道了。”张泽轩关掉手机看了看正在熟睡的明洋,叹了口气,不是我想打你,这是你自找的张明洋。
在自己房间里面刷着题张泽轩,耳尖地听见了张明洋的动静,放下笔去会会他。悄悄地靠近门口,打开门。房间里面的张明洋急急忙忙地回过头,把手机塞进抽屉里面,自以为做的很好,但这些小动作和这一脸紧张全部被张泽轩看在眼里。双手抱胸的看着他。
“嘿嘿哥,你怎么来了呀,有什么事吗?我很认真复习的。”张泽轩正用一种戏虐的表情看着他,显然不相信他说的话。
“哥你别这么看着我,我害怕。”,“现在知道害怕啦。手机拿出来我看看你在干什么。”张明洋不为所动,张泽轩走上前去,想拿出手机却被张明洋抓紧了。
“松手。”听见他哥眼里坚定的声音,怂了,放开了手机。张泽轩拿起一看,小猿搜题:英语语法填空。
“哦,搜题啊,你这样搜题学的会吗?考试的时候不照样不会。”,“我考试的时候会做的。”张明洋小声无力的狡辩着。
“还有啊,你昨晚熬夜干嘛了啊?”,“写作业啊,我可认真了呢。”张泽轩眯眯眼,笑起来。兔崽子说谎眼睛都不带眨的的,都跟谁学的。
“哥,你别这样,我害怕。”,“哟,现在知道怕了,昨天晚上干嘛去了?还不打算说实话吗?”张明洋默不作声。手机还在张泽轩手上,在手机上点着。
“你看看这是什么?”张明洋抬眼便看见了死党给他发来的信息,以及他哥回的信息,完了,全知道了,死心吧,认错吧,大丈夫能屈能伸。
“哥,我错了,我不该撒谎。别打我。”,“哟,现在知道错啦,刚刚撒谎的时候眼睛还都不眨一下呢,大丈夫能屈能伸啊,既然是大丈夫,那是不是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一定的代价啊?”
“任凭哥哥处罚,就是…能不能别打我。”,“不打你啊?你自己觉得你该打吗?”
“我该。”,“那你自己都觉得该,我为什么还不打你?”,“你打的疼。”张明洋直言不讳地说出来张泽轩才反应过来发现自己打太重了,床上的人造早经没力气哭喊了。于是出去打了盆热水回来,戴上手套,把毛巾伸进热水里面,拧干它放在红肿的屁股上,反复这样敷了三次。张明洋都疼的攥紧拳头。
“明洋啊,忍忍啊,我和你上药。”把药揉进去,把淤血揉开的时候,张明洋还是哑着嗓子喊了出来。太疼了,腿也在一直动。张泽轩不得不坐上他的腿去给他揉药。张明洋痛哭地捶着床,连哭的声音都哑了。张泽轩也是心疼的不得了,上完好洗完手,帮他擦干了汗湿的头发。张明洋突然抱紧他哥,嚎啕大哭起来。张泽轩很久没有见他哭的这么激烈了。只能不断地抚摸着他的背,让他发泄出来。
“小哭包,别哭了,对不起啊,哥哥打疼了吧。”,“嗯~”沙哑的声音传出来。
“哥,我难受。”,“难受?怎么了?”,“不知道,一会儿再说吧。”,“好,一会儿叫秦叔过来。”不一会,张明洋就累得睡着了,挨打也是体力活儿。
“明洋,醒醒,吃完饭啦。”,傍晚,张泽轩做晚饭之后叫张明洋醒来吃饭,摇了摇,背着手底下的烫手的温度吓到了。
“明洋,你发烧了。”,“嗯?发烧了。啊~好疼。”听见哥哥说自己发烧了,想翻个身,不料碰到了挨打的地方,疼得倒吸一口凉气。
“没事儿啊,别动,我叫秦叔叫个医生来。”张泽轩把张明洋的脑袋抬到自己怀里,揉着他的头发。
“明洋啊,对不起,打重了。”,“没事的哥,我该打。”
十分钟左右,医生来到了。进来就看见一个红彤彤的水蜜桃,一看就知道了怎么回事。“先消毒。”,“我已经上过药了。”,“皮都破了,那些药还管用吗?多大的孩子,给你打成这样。”,“我也不大好吧。”
棉签沾上消毒水,小心翼翼地涂在皮肤上。
“啊啊啊啊,呜呜,好疼啊,啊啊啊。”张明洋疼的乱扭。
“怪,再忍一忍,两分钟好不好?”,“哥,好疼,呜呜呜~啊。”,“哥知道,明洋最坚强了最乖了,对吗。”,“对,我最坚强,但是,真的好疼,呜呜呜啊~”
“好了,可以了。”张明洋默默地松了一口气。
医生把两瓣水蜜桃小心翼翼地掰开来。
“啊,你干嘛!唔…”张明洋感觉后面有异物插进来,不适地微微扭起来。医生摁住他的水蜜桃。
“先别动,测肛温。”这是小孩子的方式,张明洋脸红了。过了一会儿,拿出来,医生皱着眉头看着温度计。嗯…39.3度。医生叹了口气,只是可怜这个孩子,挨了这么重的打,还要在屁股上挨两针。
不一会儿张明洋就听见一声乒乒乓乓调药水的声音,紧张地往床边靠。还打算把头扭过去看,只可惜眼睛被张泽轩挡住了。感觉到身后凉凉的感觉,下意识的绷紧了臀部。
“放松,这一针不会很疼的。”张明洋尽量放松了一点,医生抓紧时机把针扎进去。“啊!”屁股疼的一抖。手紧紧的抓着张泽轩的衣服。抬起头来看着张泽轩,也是心疼,手不断的揉着他的头发。这一针艰难的度过了。
过了一会儿又一阵清凉。“怎么还要打!”,“消炎针这个有点痛,你摁住他。”张泽轩点点头。
进针,整个人身体一紧,努力的放松下来,身后的疼痛不断地袭来,头上冒出了汗珠。
“好疼,行了没?”张明洋痛哭的想扭屁股,医生手急眼快的摁是他的腰,动弹不得。“你一会儿要是动了,针断在里面,要做手术才能取出来,所以,别动。”
“嗯~疼。”,“好了,可以了,如果今晚在发烧,再叫我来。”,“知道了。谢谢医生。”
“哥,喂我吃完饭。我饿了。”,“好。”我自己暖暖贴“喂,医生,有空吗?我弟弟又发起烧来了。”,“好,等我”,挂掉电话,张泽轩心疼地看着床上微微呻吟的弟弟,都怪自己下手太重了,打出阴影了怎么办。张明洋现在还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
不一会儿医生来了。“你到底是他的什么人。”,“他是我弟弟打。”,“弟弟你打的这么狠吗?你几岁?”,“十七。”,“未成年?你的父母呢?”,“他们离婚了,都跟了我爸,我爸又不要我们,把这个房子留给我们住,然后每个月打生活费回来。可以了吗?了解够了吗,可以帮我弟弟弄了吗?”医生默然地点点头。
这个屁股已经不适合打针了,量了肛温,烧退了一点,38.6度,注点退烧栓吧。
医生把管子接好,张泽轩知道他要作什么,把弟弟的两瓣水蜜桃扒开,医生把退热栓插进去,张明洋感觉到有异物侵入,不安的动了动小腿,撅起了水蜜桃。医生轻轻地拍拍,很快就平稳下来。
“明天就能退烧了,下次教训的时候注意点,罪不至此吧。”,“我知道了。”这个医生婆婆妈妈,张泽轩内心吐槽。

酒巷笙歌备份

【酒巷笙歌】【原创】城南花开,待君归来.【M/M】【耽美】“

2020-4-3 10:51:06

酒巷笙歌备份

【酒巷笙歌】【原创】扇子下的教训(虚构)[sp]张云雷

2020-4-3 10:51:1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