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会员获取权限教程:传送门
【如果网站打不开,去这里找】spank导航:www.spdh.top
常见问题:
视频加载不出来使用火狐浏览器:传送门
捐赠会员成功,12小时内会获得vip权限
更多网站使用教程请点击 帮助中心: 传送门

【酒巷笙歌】【原创】学习训戒营二(FF)

【酒巷笙歌】【原创】学习训戒营二(FF)
是雪糕鸭 09:41

【酒巷笙歌】【原创】学习训戒营二(FF)【酒巷笙歌】【原创】学习训戒营二(FF)


二楼养猫三楼养狗巧儿真是笨,就这么简单的几个字反反复复的提笔,都不敢落下,看到墨水滴落溅到纸上,惊讶的就像是身后挨了板子,惊呼一声,落笔就没有迟疑。

  巧儿如有神助,仿佛王羲之附体(王羲之可不会半蹲着写字),脑海中的字就浮现在纸上,一笔一划竟然好似同墨鱼校长写的一个样。

  心中好似有千斤重物坠落,发出呼的一声叹气声,好似看过了洪水滔天山崩地裂之后又来到了平静的绿林里,惊喜的叫着:“我写出来了!校长我写出来!”,声音虽然充满了欣喜,却细如纹丝。带着泪花的脸上,笑着,看着写出来的字安慰着她的双腿道:再忍忍,再撑撑,很快就能够不用保持这个熬人的半蹲姿势了。

  墨鱼校长一步步踏着,缓缓而来。见到字后频频点头,脸上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真想不到,巧儿这个笨丫头竟然还能写到这种程度,还以为她要这样子写一个晚上,然后明天再继续这样子。

  收时眼中的赞叹之意,墨鱼校长稳定了一下状态,是时候提前进入下一部了。

  “你刚刚写的字是什么意思?”声音柔和,却像恶魔一般让冷慧害怕。

  “巧儿应当重罚。”巧儿努力的吐出这几个字来,却依然十分虚弱。

  “解释一下什么意思。”墨鱼校长没有上巧儿站立或者坐着,还是折中的半蹲。

  “巧儿做错了事,应该被严重的惩罚。”

  “严厉的惩罚是什么?”墨鱼校长紧接着问道。

  巧儿红着脸不知道还怎么回复,腰酸腿疼有让她来不及多想,脱口而出道:“挨打。”

  “打什么地方?”墨鱼校长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巧儿红着脸开始忸忸怩怩,墨鱼校长觉得可爱极了,像一只可怜兮兮的小猫咪,真想上前揉揉巧儿脸!

  等了3分钟巧儿还是欲言又止的忸怩样子,墨鱼校长就准备回到原来的位置上,等她想好了再说。

  巧儿听到脚步声,知道校长正在远离,心下一着急,就直接说出了不知道该不该说的话儿来:“打pp。”

  墨鱼校长没有回头,却知道这个小姑娘的脸一定红透了,或许还蔓延到耳尖,于是就没有回头,反而多走了几步,只是快速的做在位置上。

  现在欣赏整张红透的脸儿,那真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巧儿知道不对了,校长一定是恼火她太久没回答,要把她冷落在这儿晾一下,这一下是多久就不清楚了。

  埋怨校长的蹬了一眼,却对上了校长的欣赏眼神,目光中的恼火愤怒像火苗被扑灭,变得柔和柔和再柔和,满是祈求和哀怜。

  墨鱼校长很满意,手拨弄着雪白脖颈处的秀发,眼睛微微的闭合,仿佛面前是一顿美味的大餐。

  几分钟后,巧儿就坚持不住了,失去耐心了,身子明显一抖,暗道不好,双手胡乱抓着什么东西,却把那一把宣纸给扯着了,向后方摔去。

  身后却是软的,蜡笔小新的图案的软垫子摔着还挺舒服,巧儿心想着,如果能一直这样该有多好。双腿仿佛被电流击中,酥酥麻麻的感觉一点点的蔓延开来,从脚趾头到脚后跟再到小腿膝盖,再到大腿,巧儿忍不住哎呦的叫了起来,这滋味可真难受。
  墨鱼校长已经来到一旁,蹲在地上伸出手帮巧儿揉腿,好让这种酥麻感快点消失。

  巧儿哎呦的声音却更大了,身子也不乐意的扭着,就像拜托这双魔爪,尽管通体白里透红,还挺好看,巧儿又瞧瞧自家的手,肿起来像个猪蹄一样,直道我不要了!

 “和好没有?”当恶魔的语气温柔起来,一定是准备着坏事。

  巧儿却不敢不回:“好点了。”声音脆丝丝的,好像是灰太狼口边都小白兔在说快吃了我,快吃了我吧。

   果然没有出巧儿的意料之外,墨鱼校长让他直接趴在垫子 上面,从一旁把藏起来的小红拿了出来。

  “你再解释一下,你刚刚练的字是什么意思。”墨鱼声音欢快,好像就是在问你吃饭没有。

  巧儿虽然红着脸,感觉到脸上温热,却说了出来:“打pp。”

  明显不满足的墨鱼继续说着“说详细一点。”

  巧儿不好不答,只好继续含羞的道:“打巧儿pp。”

  嗖——啪

  小红直接抽了上来,巧儿吃痛,左脚抬起一点后正想起来,手也想往身后找去,摸一摸刚刚打过的地方是什么样子。可是却被第二下镇住了,手愣在半路上不敢继续,只是双脚像是游泳时拍水一般,巴拉巴拉的拍着。

  “详细一点。”墨鱼校长很满意巧儿的反应,把小红前端放在她的软肉上继续问着。

  巧儿脸已经通红,不知道是疼得憋红色还是羞的涨红,喘着气说着:“用小红打巧儿的pp。”

  嗖——啪

  又是一下接一下的小红重打,这次巧儿抬腿拍打的声音,更加的急促清晰。手却乖乖的叠在一块,枕头上边的脸痛呼着,心中说想着现在还差数量没有说,于是急忙说着:“用小红打巧儿的pp一百下。”

  墨鱼校长听到这个数字瞳孔放大,稍微的有点惊讶,100下小红这么狠的事情是她能够做出来的么,还是毫无理由的打?

  嗖——啪

  这次小红落在臂腿之间啪,如果不是趴着的姿势,巧儿绝对都蹦了起来,尖叫声都会掀翻楼顶,此时却只能低声呜咽,她太累了,没力气了!

  “详细一点。”

  以为是100不够,巧儿心下发慌,感觉到臂部的小红随时都会再落下,直接给自己加数字。

  “用小红打巧儿pp150下。”

  墨鱼更是欢喜,说着:“又不是想让她加数字,怎么还就想多挨一点!没错,是打的太轻了,巧儿都不满足呢!”

  边说着又指了指随身携带的小本本,意思很明显,这次打你不是为了出气,而是为了算账!巧儿目瞪口呆,刚刚她就是自己往小红上面送,还沾沾自喜的以为猜到墨鱼心思,能够少挨一点,结果完全相反,她可怜的小眼神泛着可怜的光。

  “巧儿两天前早起打卡之后就睡觉了,没有看书。”巧儿仔细想了想,这件事情最有可能在此时翻出来。

  当时睡觉前还在群里和网友起哄,最有可能被这个福尔摩斯鱼发现了。

  “哦豁!这个我没有记录呀,算你老实。”墨鱼校长说着就往小本本上面写,一笔一划很认真的写着。

  巧儿觉得他就是全世界最傻的人,怎么能说出来呢!

  “再解释一下刚刚练的那几个字。”墨鱼笑着说着,精致的面庞都在笑,在巧儿眼里,就是一个坏家伙,一个恶魔就是一个一个笑嘻嘻准备吃掉小白兔的大灰狼!

  “巧儿撒谎,不应该说是在学习然后睡觉。所以巧儿要被重罚,需要小红150下打巧儿的pp…”巧儿说话声音越来越弱,最后还带上颤音,已经害怕极了,此时已经顾不上害羞,只觉得可怕。

  “好,是应该轻轻的打还是重重的打呢?我听你的。”墨鱼校长征求意见,询问着。

  巧儿当然选择轻轻打呀,刚刚挨罚半蹲练字那么久,现在就想快点结束,早点休息。现在都已经很后悔之前欺负校长了,可是话却到不了嘴边,心心念念的想说“轻轻的”,却化成轻轻的眼泪,眼睛似乎中有着无数的委屈,心爱的水杯在眼前被打碎,喜欢的食物闻到味道快吃到嘴里被夺走,都比不上现在的委屈,带着无尽的委屈说着:“重重的。”声音好似咬碎了牙齿打出来的一般。

  “你确定是重重的打嘛?会很疼的!”墨鱼校长继续欺负着巧儿,不战而屈人之兵,再战直接打死,最解气了。

  “确定。”

  巧儿没有再犹豫,已经决定好了的自然不能更改了。小红如蜻蜓点水,轻轻的在巧儿后边一滑,紧绷着得巧儿以为这是重重的一下,以前的经历告诉她一定会很疼的,紧绷的肉还没有传过来痛苦,巧儿直接“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却发现只是轻轻的如同蜻蜓点水的一下,声音发出一半就断了,尴尬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想把脸像鸵鸟一样埋在土里面,太丢脸了。

  墨鱼校长却不许,反而停了原本的动作,走到前面看着红透的脸蛋,:“咦…刚刚那下还不算呢,你怎么就先叫了出来。”

  巧儿分不清楚这是问句还是陈述句,也并不纠结,在恶魔手中猜错了,那就是一首凉凉,羞滴滴的说着:“刚刚我…是我太…太紧张了。”

  墨鱼校长很满意,点点头,回到之前的位置,说了一声:“我开始了,还记得规则么?”

  巧儿点点头,这种时候当然一句话都不想说了,她也确信墨鱼校长知道她的回复,只是,小红不知道。

  急匆匆的就落了下来,巧儿刚想报数说1,第二下就跟着来了。

  大力出奇迹,只要力量够大,速度就能够快,巧儿的五官都因为痛哭而扭曲了,有准备数数,第三下,第四下,第五下毫无迟疑的落了一下。

  一下重过一下,穿着两层裤子的巧儿,原本就显得臃肿,而此时,好似气球充气一般,直接涨了起来,简直就要爆炸了。

  巧儿不顾着数数,四肢无助的胡乱派打着垫子,好似出水小鱼一般拍打,仿佛能够让它重新回到水里一样,只是这样子只能是徒劳,反而引起了恶魔的回复。

  “现在想起来规矩没有?”巧儿含着泪,猛地点头,却又被吓得想起什么,急忙说着:“记得的!我记得!”
墨鱼校长小红一甩,结结实实的发出啪的一声,不等巧儿叫出来,就说了一声:“跪起来,我再教教你规矩!”
巧儿拨浪鼓似的摇头,口中哝哝的说着:“我会的!我会的!我记得,我没忘记!我背给你听…第一条是…”

  墨鱼校长直接打断,小红又是一下,巧儿口中的哝哝声音就咔的停了下来,长长的一声哀嚎好似月夜下饿狼发出!嗷…呜…

  赶忙的用手撑死身子,直直的跪着,双手平伸,眼泪充满眼眶不敢落下,说话时呜咽写:“请校长教我规矩。”简简单单的几个字,一个字一断,一个字一啜泣,听着让人捂住耳朵,太惨了!

  “第一条,问什么一定要回,记住没有?”墨鱼校长脸色郑重,没有了刚刚的随意,整间房子就从一所普普通通的居住场所,猛地变成了拷问场,刑罚间,巧儿啜泣都不敢了。

  喘着大气却大口呼吸,一阵轻微的抖动后,竟然压住了声音中的颤音,只是一个字一个字的慢慢说的,生怕快一点声音就会颤抖,就忍不住把眼眶中积满的水流下来。

  流泪哭出来本来就是一个小事,只要脸皮子厚,什么时候哭出来,都是一种解压的方式,释放感情的手段。可是现在,只要泪水流出来,就会布满整张脸,就会停不下,就被被打到停下来,那时候是一个手指都抬不起了。

  小红落下,10下整整齐齐的落在巧儿手心,疼痛钻心,巧儿抿着嘴瞪着大眼睛看着,泪水泛来泛去,好似带水的水晶球,波澜起伏,又像眼眶里有一条安静流着的小溪一般。第二条,不能做伤害自己的事,记住没有?”墨鱼校长似乎没有注意到巧儿的手,已经肿得刚刚的,像一个旺仔小馒头一般,涨涨鼓鼓的连小拳头都不能握起来了。

  巧儿依旧在强忍着,“第二条,不能做伤害自己的事,记住了。”手不断在哆嗦,疼得像是别人的希望,巧儿现在就希望这手呀能直接扔掉,她不要了!

  小红的第二个十下如期而来,春风有信,春雨不误。小红有信,眼泪就不会迟来。眼巴巴看着手心肿得高高的,看着小红落下,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哀求着,让她把手缩回来,它们不想放弃他们的队友!

 哀求越来越急切,最后甚至能感觉到每一个细胞都在跳,每个细胞都在疼,巧儿苦苦安慰它们,缩回来会更惨呀,但是细胞却不讲道理,非要巧儿把手给缩回来,甚至开始跳动扭曲,手臂也开始不听使唤的晃着,巧儿忍受着背叛,把手伸着甚至没有一点点缩回来的念头(从墨鱼校长的视角来看的话)乖乖巧巧的学习规矩。

  “第三条,挨打的时候不能挡不能躲。”

  巧儿乖巧的重复一次,墨鱼露出嘉奖的表情,迅速的又收了回去,此时巧儿的样子,和第一次学习规矩的时候判若两人,第一次的时候,巧儿一直控制不住,总是啊的一声手就缩回去了,虽然还会再哆嗦着把手拿回来,可是规矩违学坏了,就要重新学。

  把刻着三字经的戒尺给打折了两把,巧儿才学会了这个规矩,墨鱼还以为这次也要再打断两把,巧儿才能学会规矩,转眼就看到手上的不是戒尺是小红,一个巴掌那么粗的小红,就明白了这个小家伙眼神中的乖巧是怎么回事了,小红还是好使。

  “第四条,挨打的时候不能哭。”

  巧儿含着泪珠重复着,每一个字发出的时候,眼泪几乎都要流出来,如果眼前不是小红,如果双手没有变成烤猪蹄的话,也不敢哭!

  “规矩就这么简单,记住没有?”

  巧儿点头说:“记住了。”

  “趴好。”简单的两个字配合着巧儿简短的动作,效率很高,原本以为很快就会和小红亲密接触,却紧绷着好一会都没有感受到,稍微放松的时候臂部就舒展开,以为会被偷袭的巧儿又迅速绷紧,想象中的痛觉依旧没有到来。

  巧儿却不敢回头,生怕看到那双眼睛,如同银杏儿一般却带着泪光的眼眸,频频的用手擦去不曾眼眶的泪水。

  巧儿不知道,此时的墨鱼已经走开了,脚步声一下一下的在安静的房间里格外明显,巧儿却没有注意到,一个劲的想着她偷偷摸摸抹眼泪的样子不被发现,不被注意,哪里会想到回头看看墨鱼在做什么呢。

  “猜猜我刚刚去做什么了?”墨鱼校长问道,嘴角的笑容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巧儿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不同于花香那样子让人愉悦,也不同于沐浴露的清香让人舒适,反而带着一点点刺激性,像是什么菜的味道,很熟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做菜了?闻的味道感觉好熟悉?”

  “你再猜。”墨鱼校长继续说着,巧儿猜不出来就一直猜下去。

  说道又拿起小红,调试的往巧儿臂部上一送,力道虽然不大,却也是结结实实,痛的巧儿好似溺水一样四肢狂拍着。

  缓了只一会,没有等到墨鱼校长不耐烦,就继续的猜了下去。

  这股刺鼻的味道又靠近了一些,巧儿似乎已经想起了这是什么东西,但是就是想不起具体是什么,纠结的脑袋上都要长出一朵小树苗,再开花结果了呢。

  墨鱼校长又不耐烦了!

  小红又是不轻不重的一下,如果打的是薄薄的戒尺,发出的声音就是“啪”的一声,甚至还会有点享受;可是这是小红,声音是“砰”的低沉音,痛的巧儿咬牙切齿,又不大声呼出来,只能大口大口喘粗气,还能听到嘤嘤嘤。巧儿突然张大眼睛,她想起来这是什么东西了,眼泪抑制不住的涌出来,这是洋葱。

  趁着小红还没落下脱口而出,巧儿脱口而出:“是洋葱。”还没等墨鱼校长公布答案,就呼一口气,心中的大石头落地了,不用再因为猜错而挨打了。

  巧儿忽然想道,洋葱做什么用呢?原本大石头还没落地,直接又提了起来。

  恶魔鱼带来的东西,一定没巧儿好受的。

  “猜对了呀!”墨鱼晃晃脑袋,把小红放在巧儿的腰上。

 “挨打时要放松的规矩忘了么?是不是想重新学一次?”墨鱼说着,巧儿连连摇头。

  怎么可能忘记,刚刚没有提,所以巧儿以为墨鱼忘记了,原来在这里等着她。

  “洋葱就是要你长长记性!”墨鱼说着把洋葱给了巧儿,又从一旁取来一把玩具刀,边缘很顿,切黄瓜都是做不到的。

  “待会挨揍的时候要切洋葱,如果我停下来的时候洋葱还没有切开,或者没有用心切,后果你自己想。”墨鱼说着,就用右手从巧儿腰部提起小红,警告的点着腰子。

 巧儿拿着破玩具刀在那边慢慢的磨,斯斯的冒出浅色洋葱汁,巧儿不敢揉揉眼,没有洗过的手碰抢眼睛大概率就忍不住了。

  小红迟迟没有落下,就是要巧儿刚刚感受一下,还没挨揍,眼泪就像是连续的雨珠子,为等会痛哭提供了方便。

  嗖…啪…

  小红迅速落下,还没看见是不是肿了起来,之后又是迅猛的一下,紧接着就好似春节喜庆的鞭炮一般,一下紧接着一下,好似在追赶逝去的时间一般。

  巧儿眼泪早流出来了,在这一阵的疾风骤雨之后,眼泪也是汹涌而出,想着把手回防,却一只手是小刀,一只手是小洋葱,眼泪不能擦,直直都流落到垫子上,一道深色的湿漉漉的水迹,早已经积成小河。“刚刚哭了哦!”墨鱼校长这样说着,说完后等了一阵子,巧儿也没有回应,不免又气又好笑,这样子了,就学不会说话么!估计是小红激励不够,垂着眼很嫌弃的看着小红,又看了一眼巧儿,你看这小红,通红的颜色虽然褪到了巧儿身上,却一点都不疼,不能长记性!

  巧儿感到小红抬起,离开腰子,浑身一颤,急忙带着哭音啜泣着:“我没哭,没哭,真的没哭!是洋葱刺激的流泪!”

  墨鱼噗嗤的一声手捂嘴笑着,没想到巧儿还有这么可爱的一幕,待会反正会让她自己承认哭了的,现在就好好的安慰她咯。

  “没哭呀,你很棒棒哦!”口中夸赞的同时,小红也开始夸赞着发出啪啪的声音,好似和她pp正在鼓掌,一起说着你好棒棒哦!

  响声越来越大,墨鱼也不再收力,高高扬起的小红如同天上星,划过一道流行轨迹砸到巧儿身上,如同陨石坠落一般好看,破坏力却也只是由深红变得更加的深邃。一下下勤勤恳恳的使劲,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抬起的胳膊发酸,额头出现轻汗,汗珠到不得不用纸擦去,薄衫透背,显露出纤细婀娜的身姿,好似仙子一般娇小迷人。

  胳膊累胳膊酸,墨鱼的心却如同跳芭蕾的舞者一般轻快的,而巧儿却在磨磨蹭蹭的切着洋葱。

  巧儿一开始如果说是泪如雨落,还是小雨的话,现在就成了倾盆大雨,眼泪珠儿本来就不要钱,原本还有洋葱的刺激的成分,在此时更像是高效的催化剂,让眼睛能源源不断的落下,加上如同雷鸣般的哀嚎声,巧儿控制不住了。

酒巷笙歌备份

【酒巷笙歌】【原创】游(m/f古风)忍不住想开坑......

2020-4-3 10:53:13

酒巷笙歌备份

【酒巷笙歌】【纪实】辞安和凌宇的日常

2020-4-3 10:53:3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