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会员获取权限教程:传送门
【如果网站打不开,去这里找】spank导航:www.spdh.top
常见问题:
视频加载不出来使用火狐浏览器:传送门
捐赠会员成功,12小时内会获得vip权限
更多网站使用教程请点击 帮助中心: 传送门

【酒巷笙歌】【原创】游(m/f古风)忍不住想开坑……

【酒巷笙歌】【原创】游(m/f古风) 忍不住想开坑......
爱卷卷啊 09:37

【酒巷笙歌】【原创】游(m/f古风)忍不住想开坑……【酒巷笙歌】【原创】游(m/f古风)

忍不住想开坑……
此楼敬度娘😘有人吗?一给我的giao giao😂有人吗,来两个人我就放文啦没人吗再来一个就发,嘿嘿嘿(我是一个贪心的楼楼)😏第二章 太子
初晨的微光破入橱窗,阳光打在江子汐的脸上,她素来有赖床的习惯,但师傅硬生生改变了她的生物钟,睁开眼,大晴天,天气不错,但比起晴天,她更喜欢雨天,雨嘀嗒嘀嗒下的时候,她的心情就格外愉悦,大雨冲刷一切,把她的过去刷掉更好。
楼下突然出现一排士兵,无所谓,应该不是来找她的,可不曾想,他们的目标就是她。
“咚咚咚”有人在敲门
“谁?”不能掉以轻心,师傅说过要清楚来人才可以行事。
“我是皇家的侍卫,奉命前来请江姑娘”
皇家的人找她,估计是宫里有什么人患病了,这么迅速就能找到她,看来皇家的势力不可小觑,应该是方才看见的楼下的士兵吧。
江子汐带了面纱,开了门。
“何事?”
“姑娘,皇上请您给太子瞧瞧病,治好了定会重重有赏”
“若是治不好呢”
侍卫尴尬地笑了笑“您这话说的,怎么会有姑娘治不好的病呢,还请快快随我入宫吧”
进宫,与皇宫扯上关系指不定有什么灾祸就从天而降了,如若不入宫,她怕是绑也会被绑去。
“带路”
皇宫可当真是华丽,皇室的人还真会享受,黎民百姓倒是不管不问,战争连年不休,容华富贵尽让皇家的人享受了去,这世道,唯有拿权力说话了。
“草民江子汐见过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江子汐微微欠身行礼。
“免礼,子汐啊,快给朕的太子瞧瞧,他是怎么了?”江子汐的师傅江淮影在江湖上名声可不小,皇上势大权大,但江淮影的徒弟到底是不敢动的,只能好言好语地说,换作普通的医师,治不好病就只有掉脑袋这一条路可选。
江子汐瞥了一眼趴在床上的太子,又是死水之症。
“回皇上,此病名为死水,多为自私自利之人所得”
皇上听闻此言,眉头一皱,脸色很不好看。江子汐看见皇上的表情变换,想到这皇室亲情也不过如此啊,这么快就开始怀疑自己的儿子是否对自己不利了,亲情在皇宫里怕是一文不值啊。
“父皇,莫听她胡言乱语,我对父皇绝对真心”床上的人抬起头来,看了江子汐一眼,身子虽然疼痛难忍,但他作为南国的太子,不能表现地过于虚弱,坐在太子的位置就要承担这个责任,他对自己的父皇实行的暴政很失望,所以才要变得更成熟稳重,登上皇位使国家繁荣昌盛,百姓安居乐业。
“太子,草民还未说完,皇上也别妄下定论”江子汐心里很清楚,这死水之症是硬生生地把人的后背撑大,说不疼是绝对不可能,有些人忍不了就生生被疼死了,而眼前这太子却没有表现出疼痛的感觉,若不是偶尔会看见他隐忍的样子,她差点就以为是自己诊错了,看在他这么能忍的份上就帮他说几句话吧。
“皇上,草民相信太子的衷心,不瞒皇上,最近南国大多百姓也欢此病,这病怕是不简单,定是有人故意散播的,还望皇上明察。”
“何人赶在朕的国家猖狂,即热这样,朕就把这事交给你来办,子汐啊,一定要帮朕差明白啊,朕就先去处理公务了,太子这还麻烦你了”
烫手芋头说甩给别人就甩,也不留给人时间反驳,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转头看向旁边候着的太医,江子汐写了一份药方交给太医熬制,太子莫白抬眼看了看忙前忙后的江子汐,合上了眼,缓缓说道
“为什么帮我说话?”
“如果我没猜错,你现在很疼,但你忍住了,而且我刚刚说的也都是事实。”
江子汐是吗?有点意思。喝过熬好的药后,很快就好了,不得不说恢复健康的感觉真好。
“父皇要你查案,遇到问题可以来找我帮忙,我等下给你安排几个侍卫保护你”
“不用”
居然不要帮忙,有骨气,莫白也不是那种自以为是死皮赖脸的人,既然拒绝了那就算了吧,最近也累了,慵懒地翻了个身就准备睡觉了。
“本太子乏了,你先退下”
“是,草民告退”
江子汐正准备出宫,皇帝身旁的太监就前来拦住了她。
“姑娘,皇上给你安排了住处,说案子查出来前,姑娘就住在太子的院内”
呵,强行留人,不查案结束就走不成,这招真是高明啊,皇命不可违,转头随太监走向了刚刚出来的明月苑,她的住处在太子的别院,屋子倒还不错,既来之则安之,先住下再说。
此时此刻,皇帝处理公务的地方,来了一个男人,玉树临风,眉眼间都表现出一种独特的魅力。
“来着可是唐翼?”皇上发话。
“草民正是唐翼”
“不知是什么风把你刮来了”
“草民听说皇上派师妹查案,草民特意前来帮助”
皇上处心积虑留着江子汐并不是单纯让她查案这么简单,如若江子汐跟自己的太子关系好了,那他岂不是拥有江淮影这座大山了,此时如果她的师兄进来插一手,计划很可能就毁了,他要掌握好这个机会。
“不必了,朕认为子汐她有这个能力”
“皇上说笑了,师妹还小,没这么大的面子,还是让草民协助她比较好”
“你难道不想看看他的能力吗?还是你怕子汐能力在你之上?”补12楼
两个男人的言语对决,有时候就是一触即发的,周围的人都深感压抑,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唐翼笑了笑,让周围的宫女都着了迷。
“皇上这说的什么话,草民还会对师妹不利?担心外人还差不多不必担心草民”
言外之意就是,皇上是外人,外人才怕是会对江子汐不利。
最后还是唐翼赢了,皇上下令他辅助江子汐查案,住在江子汐的隔壁。
江子汐刚刚从屋里出来,就听见院内的一些宫女在叽叽喳喳谈论什么,貌似是一个男子险些与皇上争吵起来,真是大胆,换作她可不敢,指不定一个不小心就掉脑袋。
希望有一天,她不会被皇宫所囚禁,像断了翅膀的鸟,如果可以她想要一世清静。预告一下,下章有一点拍哦,快多来几个人冒泡给我动力😏第三章的拍已经写好了哟(疯狂暗示)快快再来三个人我就发,嘿嘿嘿,快来冒泡😏还来两个人呀还差一个小可爱第三章 大魔头
院里的花花草草都是用心栽培的,江子汐平生除了玩弄草药,毒药,就喜欢培育花花草草,用来养眼,这太子的别院就种了许多她喜欢的花草树木,她正准备摸摸书上那粉粉嫩嫩的花朵,随着“啪”的一声,身后措不及防地一疼,顿时脑了。
“哪个杀千刀的?”气鼓鼓地转身,却看见了熟悉的面孔,大魔头师兄!真是倒霉透了,又是被皇上硬留下来,现在还得罪了冷面师兄,怕是小命不保。
“嗯?现在说话也不干净了?”唐翼虽是皱眉了却也万分好看。
“师…师兄,我不知道是你”江子汐素来最怕的就是这个师兄,唐翼总是冷冷的,而且经常在外游历,在师门的时间少之又少,只是好几次好不容易回来,就逮着江子汐揍,明明师傅都说了自己也没做太过分的事,师傅都发话了,倒是这个师兄从来不放过自己,还说是要让自己有点规矩,总之,被打怕了的江子汐每每碰见他要么躲,要么装乖,多一桩事不如少一桩事,这一点她比谁都看的明白。
“穿那么单薄,你身子本来就不好,该打”说罢,把江子汐扯到怀里又补了一掌,手也不着急拿开。
“去,再披一件披风”
江子汐支支吾吾道“那个….没有”
“师傅没跟你准备?”
半响没有回答。
“啪”又是一下打的江子汐一个机灵,却不敢躲。
“现在我的话也不回了?”
“没…出师门的时候跟师傅赌…赌气,没打招呼就走了”
“啪啪”两下用了劲,疼得江子汐跳脚。
“我不在你倒是挺豪横”
江子汐自然是不敢反驳,心里有苦也说不出,奈何师兄的手环着自己的腰,躲也躲不过,只能往他怀里钻,突然想起什么,目光放向四周。唐翼看她这般模样,轻笑道“放心,附近没人”
江子汐听了脸都羞红了,把头埋在唐翼怀里,使劲拱。
唐翼直接打横抱起江子汐,来到她的房里,把人放在了床上。
“在屋里好好逮着,我要是看见你出来了,后果自负”语毕就留给了江子汐一个背影。
虽不知道师兄为何会在此,但他毕竟也是自己身边最亲的人,严厉是严厉了点,但总归是为自己好,看目前这个样子应该是不急着走,他来了自己好歹也有个依托,自己不小心干了什么,还可以让他来收拾烂摊子,岂不妙哉?想着想着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唐翼离开皇宫后就去为江子汐添置了一些衣裳,顺便买了些她爱吃的零嘴,回来就看到熟睡的江子汐,无奈的摇了摇头,又仔细给她掖了掖被子,转身借太医院来研制新草药去了。
白天睡饱了后的江子汐,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了,看见师兄的屋子还灯火通明着,就蹑手蹑脚进去瞧了瞧,屋子里的陈设都是没住进来之前太子一手安排的,倒也没有过于浮夸,大金大银是宫里的常态,相比之下这太子倒是朴素了不少。
“半夜不睡觉来这干嘛”
身后不知何时师兄就站了过来,大魔头真是神出鬼没。
“白天睡久了,睡不着了”
唐翼看见江子汐还是那么单薄的一件,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拉过她就按在桌子上,拿过一旁的镇纸就往她身后招呼。
“唔….干嘛打我”
“给你买的衣服可看见了?”
“嗯…”
“啪啪啪”更重的几下。
“看见了还不穿?夜里更容易着凉你不知道吗”
“同样的错误你要我说几遍?”
“啪啪啪”
“师兄,我错了….”江子汐由哽咽转为小声抽泣。
“十下”
“啪啪啪”一下接一下,没有给江子汐丝毫喘息的时间,结束后,像是安慰,唐翼拿出了之前买的零嘴,果然,不出意料,江子汐瞬间忘了疼,两眼放光,本来还在偷偷揉身后的手,立马伸出来索要零嘴,真是打一巴掌给个甜枣,可她江子汐就是吃这一套,没有零嘴解决不了的事,如果又那就再来一点零嘴。
“过来坐这”唐翼指了指面前的凳子。
江子汐默默揉了揉身后,委屈巴巴地说“疼的….”
唐翼捏了捏眉心把人抱在了自己的床上,给她揉着身后。
“这次的病,你有多大把握”唐翼发问。
江子汐很心大地说“等呗,等着等着就出来了”
“我估计,这个人还会对太子下手。”
“何处此言?”江子汐知道师兄厉害得很,不仅把师傅教的学的有模有样,还经常自己研制新药材,新毒药,正是因为这样,她对他也甚是崇拜,只是师兄如何连这也能预料到?
“你过几日自然就知道了”
夜深人静之时,江子汐不知不觉就在师兄的床上睡下了,唐翼把玩着手里的药材,喃喃道“看来上次给的教训不足以让你悔改。”
一切都看似风平浪静,事实上,这是狂风暴雨前短暂的宁静。走过路过的朋友们不要吝啬你们的赞和评论😘晚安明天应该能更文有小伙伴说没有第一章那我放下图




写文ing谁来给我加把劲😉听说我的第一章又被吞了???害,再发一次吧有没有人👧

酒巷笙歌备份

【酒巷笙歌】【原创】人在,筝鸣

2020-4-3 10:53:10

酒巷笙歌备份

【酒巷笙歌】【原创】学习训戒营二(FF)

2020-4-3 10:53:2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