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会员获取权限教程:传送门
【如果网站打不开,去这里找】spank导航:www.spdh.top
常见问题:
视频加载不出来使用火狐浏览器:传送门
捐赠会员成功,12小时内会获得vip权限
更多网站使用教程请点击 帮助中心: 传送门

【酒巷笙歌】【原创】不服憋着

【酒巷笙歌】【原创】不服憋着
你太可... 09:14

【酒巷笙歌】【原创】不服憋着【酒巷笙歌】【原创】不服憋着
第一章
“嗷”白郁凄惨的哀号声传来,只见白玉的双手被反扣在身后,纤细白嫩的手腕上被绑着一圈又一圈的麻绳。刚卸完妆的小脸蛋残留的黑色眼影,啧,细细端详,如漫画里走出来的男子,又像暗黑城堡里妖媚的王子一般,只不过这好看的眉毛抵着墙,因为疼痛微微皱起。并不强壮的腰身塌下去,小而挺的臀部高高翘起,黑色的皮裤连同小内内一同被拽了下来,露出一个光洁白皙的臀部在空中瑟瑟发抖,好不可怜。

  鸿煊一脸怒色,抓着旁边的皮带就狠狠的臀峰上呼,抡圆了臂膀,暴击。顿时臀上浮现出一道红楞子。受到重击的白郁猛的往前一冲,“呜……”

  鸿煊把自郁猛然的一个翻身,解开绳子又单手将他的双手按在头的上方,动弹不得。英俊的面庞凑上前去,开口:“信誓旦旦的说拿第一名,老子把所有的积蓄都让你头上。这下好,接下来的日子怎么办?吃草啊!”

  “今年是个小小的失误……”白郁微微偏头,不敢看鸿煊的眼睛。“失误…?”鸿轩顺势挑起白玉的一块臀肉,缓缓的往右旋转。“嗯…啊”疼的白郁的声音都变了调。

  “唔…我错了,我错了,我这一个月任凭你处置,啊…嘤别掐,别掐!”

  “那我的伙食怎么办?”又挑起另一块臀肉。

  “哎……我包了!!白郁哭唧唧的说。肉痛心更痛,抄起家伙看谁那么有能耐的拿第一,得去拜访拜访。旧文搬运 发完了以前都会写新的 请请请多留言!!!第二章
“呼”白郁吹着已冻僵的手,两指尖并齐快速地摩擦生热,单薄的小身板缩在一团,畏手畏脚还不忘东张西望。

  旁边的杨韵耐不住性子了:“我说,白小哥啊,江淮安到底来还是不来了,我都快成冻豆腐了。”

  丝毫不受杨韵的影响,依然聚精会神地望着入操场的地方。

  一个熟悉、高大帅气的身影来了,白郁伸长脖子,像一个小迷妹般,惊讶道:“来了,来了!杨韵快跟我去伏击他。”

  初冬的早晨天还微微有些昏暗,但操场上却挤满了来晨跑的人,热闹极了。

  许是不冷似的,又或许为了撩妹,江准安将外面的大衣一脱,薄薄的黑色毛衣隐隐约约勾勒出腹肌的曲线,稍顿片刻便迈出了大长腿。

  “看我不到他面前去威风威风!”白郁见他的对手架势十足,本就冻得直哆嗦又硬撑着只留一件白色的卫衣,便一阵风儿似的去追赶江淮安。

  慢跑vs飞跑,无疑。十几秒的时间,白郁便超过了他。白郁得意洋洋,想在江淮面前“耀武扬威”,便一蹦一跳的刻意放慢速度,见江淮安毫无波澜的样子白小爷就气急,许是瞧不起的模样,一个轻盈的转身,便倒着在江淮安面前跑,有模有样的打量道:“长得,凑合吧。就是这身子骨(昧着良心说的)怕是跑不动哦,就是一个歌舞小生吧!”白玉仰着头斜着眼角,挑衅道。

  “幼稚鬼。”江淮安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到了一个弯道,江准安突然加速,白郁来不及反应,便撞倒了来人,“呯”的一声,跌坐在地上。
  第三章
白郁一下子跌坐在地上,粗糙的跑道撞击他昨天被掐青的一抹柔软,“嘶”白郁倒吸一口冷气,一只手腾在身后,可怜兮兮的揉了一揉。

  场面有些尴尬,被白郁撞倒的身着白色衬衫的学长从容不迫地整了整衣衫,见白郁久久不起,刚想搭把手又缓缓的收回去,只得干巴巴的在旁边站着。

  白郁可能是疼痛劲上来了,似乎想赖着不走,“额,你没事吧,有那么严重么?”周湘试探性的说道。

  “怎么没事儿,疼死小爷了!”白郁猛然一个转身,怒气冲冲的瞪着人家。

  此时的天已大亮了,冬日里暖暖的阳光照耀着白净秀气的脸庞,棱角分明又带着点背光,真是越发的帅气与迷人。

  周湘盯着白郁,久久未移。

  可能是意识到了什么,白郁小脸一红,慌忙站起,梗着脖子道:“看什么看没看见过帅哥吗?你真…唉哟!”刚想数落几句,话还未说完,脑袋上便传来痛感,又是那欠揍的声音。

  “部长,我弟他不懂事,说话做事像小孩子一样,和他正经说没用的,打一顿就好了。”鸿煊赔着笑脸,说着,不留余力的一巴掌便扇在小臀上,隔着运动裤发出闷闷的声音。

  白郁闷哼一声,如此不给面子,硬是害羞到脸红红到耳朵根,他拽住鸿煊的衣袖:“你…!”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嗯?”鸿轩似笑非笑,温(yi)文〈guan)尔(qin)雅(shou),洋洋得意又满带捉弄,仿佛在说:“怎么,你不服啊?”

  白郁吃瘪,低着头,不吭声。
 第五章
 一哭二闹三上吊,白郁最终还是拿到了“敌人”的“秘密情报”

  多次被拒绝的白郁失望极了,他一屁股坐在床上,双手环抱在胸前,好像在认真熟虑的思考着什么:这自傲的**该不会把我当成那些小迷妹了吧?!呸,小迷弟。

  “小爷我好歹是要去宣战的,可不能输在气势上!”此时鸿煊悠然的站在门口:“瞎嘀咕啥呢?来来来,小郁郁过来。”说着一脸慈笑的展开右手把白郁揽入怀中。

  看着白郁毛茸茸的小软毛,狠狠的揉了一把,温热的话语:“可以呀,你小子又背着我在外面沾花惹草昂。”

  “什么啊,what **** you?我啥时干那种缺德事儿啊!”白郁不满的挣扎到。“骂脏话的样子也好看,翘臀摸起也舒服,怪不得。原来是你的魅力太大啊!”一边说一边调戏一般的落下几个巴掌。

  虽然经常被鸿煊调戏与恶搞,淡淡的红晕还是染上了脸颊,“咳,说话怎么阴阳怪气的,有事快说,有屁快放!”

  “还记得周湘吗?就是前天跑步被你撞倒的那个。”

  “明明是他撞到我的,前天……”白郁的脑回路无比的奇怪,一提到前天便一篓子的废话,叽里呱啦就像打连环炮似的。

  鸿煊忍无可忍,一巴掌呼上去,带着些许怒气:“学生主席想把你纳入学生会,爱去不去!”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便走了。

  “嗷”白郁捂着身后,“咦,学生会?江淮安不就是学生会的嘛……哈哈哈要是我能成为他的顶头上司,嗯…”

  白郁一脸花痴相呆呆的笑着。也不曾想,路得慢慢走,位得慢慢上。第六章
“请新一届选举学生会干部的同学于中午1:00赶到会议室。”刚下最后一节课,广播里略低沉浑厚的声音环绕。

  “唔”朦胧之间听见什么,明明是广播,睡梦中的白郁听起来就如优美的大提琴声,如催眠曲一般,重复几个简单的音调。

  白郁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还带着点小奶音,蹭蹭旁边那人的衣袖:“杨韵啊,刚广播说什么了?”

  “嗯…?哦,广播啊,跟你没关系。”说着,一脸嘲讽状,还微微带着点邪笑。

  白郁听后,勾起食指就往杨韵脑壳儿上狠狠敲去,“嘿,怎么和我没关系了,你小子找打啊!”

 杨韵一把抓住白郁纤细的手腕:“哥,我错了,广播说什么学生会干部1:30去开啥会,”杨韵挠挠头,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不过,哥你是学生会干部啊?”

  “哈哈,哥今天有事儿。”一下子站起,精神抖擞地往外走,一个傲娇的回头:“现在还不是,以后嘛……”

  杨韵嘴角抽搐,一想:“这哥昨晚在宿舍里斗志昂扬,说‘我是要干大事儿的男人’这…靠谱吗?”

  白郁饭都没吃,便飞奔进了宿舍,拉开衣柜,把自己那几套精心收藏的小西装小心翼翼地拿出来,放在自己身前比来比去。臭美地一手撑墙,另一只手轻缓地抚摸着自己的刘海,含情脉脉的说:“你们好,我是白郁。”说完还帅气的抛了一个媚眼,“呸呸呸,我得正经点……”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淌,已经1:00了!

  此时白小哥还在深深地陶醉中,无法自拔。

  另一边的鸿煊在招干部,已经忙得不可开交,好不容易抽出点时间,见白郁那小子还没来,便催促。

  早已被白郁撇在一边的手机孤孤单单的躺在一旁。

  “好了,大功告成,吃个饭去应聘喽!”

  走在校园的路上,身后不时传来几个小迷妹的惊呼与赞叹:“好帅呀!”

  吃饭时为了好看,白郁也慢条斯理。用完餐后,白郁打开手机,铺天盖地的未接电话,与99加的微信消息,白郁很疑惑,定睛一看,怪了!

  白郁不顾形象飞奔到会议室,气喘吁吁的刚想走进去,一个冷冷的声音:“你迟到了,站在门口。”第七章
 喘着粗气的白郁听着有些熟悉的声音,尴尬地猫着腰退出去了。先是略微有些紧张的抓着小领带,后又像一只小奶猫一样,软软绵绵的倚靠在墙壁上,白白的墙灰与黑色小西装相结合,好不美观。

  白郁满怀激情澎湃,又经一番精心打扮,又具有强大的后台。本是怀着满载而归的心情去的,谁知竟落到了如此地步——像极了初中时被老师罚站,越想越郁闷:“不就是迟个到嘛,把老子孤零零的晾在一旁,这不让人看笑话啊!”

  沉稳大气向来不适合用在白郁身上,年轻活力不怕挨揍到可以形容白小哥勇往直前,一无所惧的精神。

  软萌的小奶猫突然露出他尖利的爪子。

  白郁气势汹汹的闯进会议室,此时应聘的学生干部所剩无几,过了一会儿,诺大的面试厅只有白郁与江淮安两人了。

  白郁瞪大了眼睛,真是冤家路窄,这不是死对头嘛?“好啊,你个江准安竟敢侮辱我!”白郁怒气冲冲的一把前去,猛地拍在檀木桌子上,双手震得发麻。居高临下的说:“你故意刁难我。”

  江淮安面对白郁愤怒的挑衅理都不想理,冷着一张脸:“走开。”

  本就站的腿酸脚麻的白郁见江准安这个态度,更加激动了,一只手指着江淮安:“嘿,你什么态度啊?”

  不及江淮安回应,一个学生会主席的电话打来,江淮安接过电话,场面尴尬得一发不可收拾。

  一直处于单机模式,这让好面子的白小哥快暴走了。估摸着电话快结束了,便一把抢过手机。

  江淮安对白郁的厌恶程度飙升,世上竟有如此不明事理,幼稚至极的小毛孩,还上位进了学生会,现竟猖狂的抢手机。本来最近事多烦的慌的江淮安又被白都这么闹一出,耐不住语调上扬。

  江淮安一把抓住白郁的手腕,低吼一声:“放开”颇有气势,把白郁吓了一跳,愣在那里一会,又马上猛烈抢夺手机:“我不!”一直面无表情的江淮安有了点怒色,“砰”的一声,手机重重地砸向地面,摔破了相。江淮安感觉情绪控制不住了,一把抽出桌里的戒尺,把白郁死死地按在桌上。抱歉抱歉

酒巷笙歌备份

【酒巷笙歌】【原创】表里不如一(mm)

2020-4-3 10:51:51

酒巷笙歌备份

【酒巷笙歌】【原创】藤条焖学姐(f/f 年下)

2020-4-3 10:52: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