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酒巷笙歌备份

【酒巷笙歌】【原创】表里不如一(mm)

年下,钟讲师和他的小野猫的故事。



你太可…


09:13

【酒巷笙歌】【原创】表里不如一(mm)年下,钟讲师和他的小野猫的故事。
第一章

  程拥琛第一次见钟澍是在一个专业讲座中。那时候钟澍正好坐在他旁边,当时他还很奇怪,自己在这学校也呆了五年了,大部分的教授、讲师自己也差不多熟悉了,特别今天这个讲座还是自己学院里办的,难得有自己不认识的人。

  而且面前这人……还挺年轻的。这讲座,应该还算比较高大上的,自己这一排可都是教授副教授级别的,而且也没听说有什么新人要来。程拥琛眼神飘到斜前方——

  钟澍,他身前桌子上的铭牌这样写着。但没有职称,程拥琛略微皱眉,再次确定了自己这一排是嘉宾的位置。

  当然,以程拥琛的性格来说,他是绝对不会去向他开口问好的。好奇会有,但绝不会自找麻烦。整个办公室,可以说整个院来说,可都是知道程教授高冷不可接近的,不仅待人,就连授课方式这五年来都一直如一。而且不知道是不是自身造诣太高的原因,讲课一直略有些高深,不少学生私下里偷偷吐槽程老师一点人间的烟火味都没有,一靠近都冷得掉渣。

  按理说,这种二十七八岁的高冷帅气教师在大学里可都是很受欢迎的,可程拥琛就是个特例,人气低迷得很。

  这性格是很让人头疼的。院里的领导为程拥琛想破了脑袋,一边应付着学生的投诉,一边又不断地找程拥琛谈话。天才嘛,学校怎么能轻易放弃。当然,最头疼的问题也就在这了,天才都是很“固执”的,他才不管你的什么建议,一贯如此,雷厉风行。

  这也就是“天才”程拥琛这五年来没有晋升为教授,却把副教授板凳坐的火热的原因了。

  “你好,我是钟澍。”
  程拥琛皱着眉扭头,见前面的一只手伸了过来。骨节明朗,手心里似微微磨了茧子,看起来刚劲有力的样子。大概是很爱健身的手,程拥琛这样想着,回握,面容却不带一丝感情,说出的话也冷冷清清的,“程拥琛。”

  程拥琛如愿看到面前的人楞了一下。眼眸垂了垂,心里嗤笑着,这很像是正常人见到自己的反应。

  “程教授吗?你的性格想必很有趣。”

  程拥琛有些惊愕的又再次看向钟澍,却发现钟澍已经开始整理稿子了。欲言又止,程拥琛最终还是想张口问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却被台上的主持人打断。

  “下面有请我们的年轻校友、在国际ACR期刊上发表过很多优秀论文的钟澍学长来为我们讲一下他的看法,大家可不要小瞧你们的钟澍学长,”主持人还特别诙谐的补充,“今年刚刚留学回来,年轻不说,长得还很帅。”

  刚刚台上的人似乎也没辜负主持人的“隆重”介绍,幽默地附和,跟他打着趣。

  程拥琛耳边都是学生们哄笑声,显然一扫之前古板教授们的讲座气氛。

  国际ACR期刊,是他们这个专业学术顶点的期刊杂志了。钟澍,这个名字,程拥琛像是突然回想起来什么,拿出手机搜索起来。

  当天的讲座结束的很圆满,尤其是最后钟澍带来的简述,亮眼的很。院里的老家伙们显然也对这位钟澍极其的中意,一结束一圈人紧紧围着,这夸一句,那夸一句,一张张脸都快笑成花了。程拥琛紧紧皱了眉头,离那个包围圈远远的。

  身边不少学生从他身边走过去,几句话钻进程拥琛的耳朵里。
  “哇,钟学长也太帅了吧,这么枯燥的讲座还讲的这么有趣生动,突然感觉我的学术造诣一下子就提升了,明天我没准就成专家了。”
  “哈,对啊,真的很难得。还想再听一会呢。”
  旁边的一个小女生点点头,略有些脸红的小声,“学长还这么帅,我去要个微信号怎么样,我可不可以,可不可以?”

  程拥琛默不作声的从她们旁边走过去。

  带过的风似乎冻得那女孩一哆嗦,旁边的人拉了一下她的衣服,“小点声,程老师会不会听见了。”
 
  ——————————————————————
  【小剧场】:
  院里某领导:这回换你去给程教授说这次讲座的事了,特别是钟澍这事。
  院里另一领导一抖:不行!上回和程教授谈话可是我去的!
  院里某领导眼睛一瞪:我也找他谈过两次!我不想再去了!我说不过他!而且他屋子太冷!
  院里另一领导眼睛瞪得更大:废什么话!岁数摆在那,你怕他干嘛!我去过三次!
  院里某领导讪讪:谁怕了…而且程教授不知道这个事也没关系吧…
  院里另一领导若有所思:你说的太有道理了!第二章

  “小程啊…”一位笑容灿烂的老教师走到程拥琛的办公桌前面,语气小心翼翼,“跟你说件事啊。”

  程拥琛放下手中的教材,带着一身清冷气,起身拉了一把凳子过来,“周教授,不麻烦,您坐下说。”

  周教授抹了一把头上的虚汗,轻轻地坐下,“是这样,咱们院里新来了一位讲师,我们瞅着这办公室地方不太够,就想着把二楼最里的那件杂物间收拾出来,扩大点地方。”

  这种事,为什么还要跟我来商量?虽然有些疑问,程拥琛还是点点头,“好。”

  周教授正襟危坐,墨迹了好一会儿才开口,“我想着,让人家钟澍讲师一个人在一间办公室也不太好,也好有个教授带带他,就想着…让你去。”

  “讲师?钟澍?”程拥琛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不知为何,一提起这人,程拥琛心里不舒服,嘴上的语气也变得严厉起来,“正常情况下,这种事情是应该抽签来决定的。”

  “啊,小程啊,别生气,”周教授慌忙起来,“我们这不是想,你们年纪不是相似,在一起还能有话说。我们这些糟老头子平时也不怎么懂年轻人的事…正好钟澍说想跟你一块坐呢。”

  这是钟澍真想,还是……程拥琛眯眼四顾一周,瞧见一个又一个教师都低下头去,嘴角染上了笑意,开口,“可以啊,我其实很乐意的。”

  周教授又默默地抹了一把汗。

  程拥琛冷冷回望了一眼周教授,便开始着手收拾东西了。说是收拾东西,程拥琛平时东西也不多,似乎严谨古板到极致,抱了几沓重要的研究报告,带上电脑,潇潇洒洒的头也不回就离开了这呆了四年的办公室。

  推开二楼杂物间,程拥琛看见前几天刚见的钟澍正在擦着桌子,旁边还有一盆已经浑浊了的水。这会儿人听见敲门声,转过头来,带着笑意,
  “程教授,又见面了。”

  程拥琛点头,语气平淡,“你好。”

  “程教授坐这边吧,这边我刚刚清洁过了。”钟澍侧身让了位子。

  程拥琛反而走到没有清洁的那边,冷声,“不必,我自己可以收拾。”说着他接过钟澍手里的抹布。

  钟澍嘴角弯弯,抱着胸,准备看着程拥琛做清洁。高冷教授不一样的清洁方式?严谨的讲课方式,和同样严谨的生活习惯?

  事实证明,钟澍想错了,他低估了眼前这位资质不一般的教授。程拥琛几乎囫囵吞枣般地抹了两下,把屁股底下坐的一块和前面桌子上的一块擦了擦。钟澍本以为他接下来会洗洗抹布接着收拾,结果却好笑的看着程拥琛端正的坐下,若无其事地看起了报告。

  清理的……极度草率,刚刚一番动作被触动的大片灰尘在阳光下还愉快的飞舞着。

  程拥琛余光瞥见钟澍还在看自己,眉头皱的更紧了,伸手过去就把他那一半的窗帘“唰”的一下拉上了,像是在无声的反抗:你瞧,看不见灰尘了。

  嘴上也在无情的赶人,“钟讲师,该工作了。”

  钟澍像是没听见程拥琛的提醒,还停在刚刚无声的清洁话题里,语气平淡,“程教授,不爱惜自己可不是个好习惯。这环境,可不适合工作。”

  那也是我自己的事情,程拥琛放下手中的笔,抬头看钟澍,却一眼撞进钟澍宽厚无波的黑眸里。

  映出来的仿佛是一个很可笑的自己,冒出来的倔强劲儿像极了正处在叛逆期的孩子。那眼神,传递诱导,层层穿透,钻到大脑里,又四散蔓延到整个发麻的身体里。明明很平静,却带着不容拒绝的警告意味。

  钟澍的眼神一瞬凝结了程拥琛即将脱口而出的话。
  他呼吸一滞。
  
  ———————————————————
  这篇文辗转几个吧,竟然都是因为吧|被|封|,生活真是奇妙qaq我可能要放弃了
qaq明明这么清水怎么就搬不过来第三章

  “清洁还是要做的,不过抱歉,程教授,我一会儿才能来帮你。”钟澍看着一直在响的手机,脸色看起来有些差,对着程拥琛勉强还有笑意。

  程拥琛不去理会他,却在钟澍前脚迈出办公室的时候,又重新拿起了抹布。走到水盆旁边的时候停顿了一会儿,又放下抹布,打算着去换一盆水。

  “哎呦,程教授啊,倒水?您进来吧。”正在洗手间做着保洁的大妈双手搓着围裙,拘谨地让了一条路出来。

  程拥琛朝她轻轻鞠了躬,端着水盆往楼下走,目标直奔一楼洗手间。倒水,洗手一系列动作毫不拖泥带水,就在他拿着换好的清水刚要转身的时候,突然瞥到窗外靠边的一个较封闭的角落好像站着一个人。

  而那人,很像…钟澍。

  缓缓地放下了水盆,程拥琛像是着了魔一般的往窗边靠近。看到窗外景象的那一刻,内心巨动,像是有什么在程拥琛的心里一下子爆开了。

  窗外不只有钟澍一个人。

  两个人,还有一个看起来眉清目秀的男|孩|子。这本来没什么,令程拥琛震惊的是那个男孩子|跪|在地上,普通的泥地染得那孩子的裤腿一片淤|迹|。但他本人毫不在意,反而仰着脸,一脸的哀|求,嘴唇微动,像是在祈求什么,一只手还轻轻拽着钟澍的裤|腿。

  程拥琛眼神僵硬地看向钟澍。他看见钟澍缓缓蹲下去,当初那只看起来秀劲有力的手捏上那孩子的下巴。看起来用力的很,男孩眉毛皱了皱,但眸子里多了点期待。接着,程拥琛看见钟澍像是说了什么。那男孩的眸子瞬间又黯了下去。

  “嘶……”窗边的棱角划到程拥琛的手,一下子把他的魂拽了回来。没有伤口,只有些许刺痛感。但……自己为什么在发抖?

  程拥琛惊恐地用同样颤抖的左手去握右手。怎么回事?他反反复复地看着刚才的伤口,确认有没有小刺扎到了肉里。好奇怪!没有!那为什么心脏跳得好快!

  程拥琛脸色苍白,踉踉跄跄地跑出了办公室。脑袋里却全是刚刚窗外的景象,挥之不去。
  那景象里,钟澍的眼神平淡无波,却压迫感十足。18楼有图片第四章

  虽然表面上继续不动声色,但程拥琛内心里却翻起了巨浪。但令他庆幸的是,上午令人心惊的对话并没有后续。自己没有回答,钟澍再说完那句话之后也没了继续,之后又好似什么都没发生似的接过了盆,顺手做起了打扫。

  程拥琛是长舒了一口气的。不用费尽心思去为自己圆借口,也足够平静他“砰砰砰”跳了一上午都已经倦怠的心脏。

  不过天才的聪明又恰巧使得程拥琛清楚,这也只是自欺欺人罢了。他知道钟澍并不确定自己在洗手间偷看,但由于受到那莫名的情绪影响,自己傻傻地没有第一时间开口反驳,仅仅这一点,已经无法挽回局面,轻易地跳进了他临时准备的陷阱中。

  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自己如此的不冷静?程拥琛一遍又一遍的在心里检讨自己。

  “程教授不打算去吃饭吗?”
  程拥琛压下心中躁动的一团乱麻,抬头看见钟澍微微皱着眉看着手表。

  “已经快要一点了,程教授下午没有课吗?”

  他有的,但他没胃口吃,没有心思去吃。再说,自己混乱的生活作息也已经是常态,这时候,还是先敷衍过去吧。

  “我下午没课,我等一会儿再去。钟讲师今天下午是有的吧,不必管我。”

  钟澍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好可惜,因为是第一堂课还要做些准备,所以不能跟程教授一起吃饭了。”

  为什么自己要跟钟澍一起吃饭?程拥琛深吸了一口气,最后还是冷静下来,不打算再像小孩子似的跟钟澍辩驳。

  小孩子…程拥琛突然想到钟澍的年纪。听说是刚留学回来,但看起来还很年轻,应该比自己小…就当小孩子不懂事吧。这样想起来,程拥琛放松了很多,为自己的“明事理”悄悄雀跃起来。

  “你盯着我做什么?”程拥琛见对面的钟澍看向自己,连忙藏起自己流露出的一角心思,又恢复了一如既往冰冷的形象。

  钟澍合上电脑,嘴角带着笑意,“就是觉得程教授如果笑的话会很好看。”

  程拥琛不知道该答什么,或者说该用什么表情面对钟澍。

  “那我就先不打扰程教授了,我要先行离开了。”钟澍带上公文包,朝程拥琛挥手,“程教授一定要记得吃午饭啊。”

  门被关上,程拥琛一把扔下笔,疲惫的趴在了自己的桌子上。贴在胳膊上的额头好热,滚烫。思绪万千,自己今天很不正常。程拥琛想大概是最近太忙了,没休息好的原因。

  ※

  今天下午自己的课和钟澍一样,是两节。同一个教学楼,只不过是上下楼层。但为了保险起见,程拥琛已经做好了准备,打算一定要晚一点回去,拖一会儿堂或者讲课完后在教室多呆一会都好,要跟钟澍错开来。

  两节课,过得很快;九十分钟,也不算太辛苦,但对今天遭遇了许多的程拥琛来说,已经足够劳累了。打了个哈欠,程拥琛看了看时钟,三点五十五了。“下课。”

  程教授拖了十五分钟的堂,学生们也终于长呼一口气,一个一个“没有怨言”的飞速离开了教室。

  程拥琛揉着太阳穴,打算回去先接一杯热水暖暖自己也一道遭了罪的胃,抓着一堆课堂作业往楼下走。

  “啊,钟老师,很抱歉耽误你休息的时间,但我还有些疑问,大概是课上没听懂。”

  同样刚出教室的钟澍瞧向又追出来问问题的小女生,“没关系,我时间很空闲,刚刚讲的哪里不懂?”

  钟老师…还有刚刚熟悉的声音….程拥琛猛的抬起了头,却好巧不巧刚刚好撞上钟澍望过来的视线。

  自己当时多么傻的表情程拥琛自己是不知道了,但他清楚的记得钟澍带着玩味意味的嘴角弯了起来。

  钟澍再次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已经三点十分了。程拥琛听见钟澍好像走到自己背后,他连忙喝了一口水,以掩饰自己的慌乱。

  身后传来钟澍的声音,
  “程教授骗了我,程教授不仅下午有课,还没有去吃午饭。我甚至觉得程教授连早饭都没吃。”

  “我没有一定要对你说实话的义务。”程拥琛冷声道。

  钟澍走过来,拿掉程拥琛手上的杯子,靠近他耳边,像是胡言乱语般,“我很喜欢程教授,我现在单身,很想追你。”

  啊?程拥琛手还保持着拿着杯子的姿势,脑袋却已经炸了,一团浆糊地消化着钟澍的话。接下来一阵天旋地转,再次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反手压在了桌子上。

  后臀一痛,程拥琛的脑袋开始悠悠的转了起来。这…姿势!他如此高傲的一个人,此刻竟然像小孩子一样被按在桌子上!那个…部位竟然还挨了一巴掌!

  “你做什么?放开我!”程拥怒不可遏的声音下藏着惶恐。

  “这是对不乖的教授的惩罚。”

  程拥琛脑袋还是懵懵的,但却又挣不开钟澍的束缚,只能咬牙切齿,“你确定你的行为是在追我?”

  钟澍弯下腰来,确保自己带着笑意却认真的面容出现在程拥琛的视线里,“我确定。”

  ——————————————————————
  我是希望大家有良好的阅读环境的,但奈何总这样很伤我的心,每次折腾很久才能发出来哎😂不是我说为啥吞这么厉害,各种办法都想到了,愣是发不上来
其他的太太都是怎么在吧里生存岛的??我剩下三十多章搬得搬到啥时候去…心态崩溃第六章

  文件“砰”的一声被砸到了桌子上,惊的门口的学生一个瑟缩。程拥琛眼神看向门口,这已经是今天第十一个找上门来的学生了,这栋教学楼,什么时候…这么热闹了?热闹就算了,这找上门来的学生偏偏全部是找钟澍的。

  那学生见气氛有些尴尬,颤颤巍巍地开口,“程老师…您跟钟老师一个办公室啊?”

  一听这话,程拥琛心里突然有些不舒服,“还是来找钟老师问问题的?”

  那学生飞速地点了点头,动作上却还僵硬地保持着刚踏进门一步的姿势。

  程拥琛突然弯起嘴角,朝那学生招招手,“钟老师懂得我也懂,过来吧,我教你。”

  那学生带着惊恐的表情反而后退了一步,“这…不麻烦程教授了吧?”

  “过来。”程拥琛语气一点都不容拒绝,那女孩只好小心翼翼的走过来把课本递给他。程拥琛手里翻着女孩子的课本,可越想心里越不得劲,自己最近的悲惨遭遇都是拜钟澍所赐,自己竟然还要为他的“粉丝”学生讲题?怎么什么遭罪的活儿都让自己干了呢?
 
  可话已经说出口了,程拥琛也只好尽量和平时一样“温柔”的把题给人家学生讲清楚了。

  “听明白了吗?”
  “听…听明白了!”

  程拥琛皱着眉头,“你们一个个的都这么怕我做什么?有什么不懂的,有什么提议都可以跟我讲。”

  女生咽了一口口水,紧张无比,“没没有啊,只不过程教授上课讲的都很清楚了,我们都挺明白的。”

  程拥琛一点自觉都没有,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这样吗?”

  那小女生心里都快哭了,老师您冷着脸这么说合适吗?我怕再一张嘴您就要吃掉我了QAQ

  程拥琛还是感觉女孩子好像有点不对劲,还是保持着一副瑟瑟缩缩的样子,就像是自己欺负她了一样。程拥琛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活络的脑筋却这时候转了起来——欺负…欺负欺负他的学生,总有种顺道把钟澍欺负一遍的感觉。这种感觉虽说要有点负罪感,但确实令程拥琛心情好了一点。

  程拥琛心满意足的看着那学生,“其他同学有问题也可以来找我,不必每次都来麻烦钟讲师。”

  “….好的,老师。一定。”一定不会再来了。 
  女孩带着心里话,神情严肃的道了别。

  可能是靠近午休的原因,从女孩子走了之后便再没有到访的学生。程拥琛也终于能够悠闲地享受一段安静的自我时间。

  但恰恰这个时候,门又开了。
  一个小脑袋探了进来。

  程拥琛原本以为是钟澍,却半天没反应,最后还是忍不住转头去看,“?”

  竟然是个小女孩,头上扎着两个小揪揪,此刻正手扒着门边朝自己望过来。

  “额…”程拥琛从外表上来看就知道他非常不善于跟小孩子打交道,这会还没说上话已经手忙脚乱了,“…你找谁?”

  “我找我哥哥,他叫钟澍。”声音奶奶的,听的程拥琛愣了一会神儿。

  “他..他应该等会就回来了。”程拥琛拿了个椅子过来,“先坐吧。”

  小姑娘跑进来,瞧着高高的椅子,小眉头皱了又皱,可怜兮兮的看向程拥琛。

  程拥琛抿了抿嘴,硬着头皮把小姑娘又抱到了椅子上。小姑娘倒是对程拥琛有兴趣的很,大眼睛闪闪的,目光一直粘在他身上。

  “大哥哥,你认识我哥哥吗?”
  “…认识。”
  “我哥哥是不是超级好?会不会也给你买糖吃啊?”
  程拥琛差点把手中的笔捏断,扯着嘴角,残酷的传递自己的不满,“糖吃多了会有蛀牙。少吃为好。”

  小姑娘一听憋着嘴,兴奋劲儿一下子没有了。

  程拥琛觉出自己有些残忍,又只好放缓语气转移她的注意力,“你叫什么….?”

  程拥琛的率先搭话显然令她开心点很,“钟情,爱情的情——”高兴的语调还拖了好长。

  钟情的可爱也着实吸引着程拥琛,他忍不住走到她面前蹲下,“那钟情想吃什么吗?大哥哥给你去买。”

  “嗯…钟情跟哥哥一样不挑食的!只要不辣就行,”小姑娘坐在椅子上两只小腿来回摆着,又嘟囔,“我跟哥哥都吃不了辣。”

  程拥琛刚想回答,敏锐的听见脚步声,立马又坐回到自己的办公椅上,好似什么都没发生。

  “哥哥!”钟情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下来,扑进钟澍的怀里。钟澍也宠得很,摸着钟情的脑袋,假装“小声”的喊出来,“他没欺负你吧?”

  程拥琛听的皱了眉头。

  “没有!我很喜欢大哥哥!”
  “是吗?那太好啦,我也喜欢。”钟澍笑了一会儿,又抬头向程拥琛解释,“我妹妹,钟情。刚接她放学,我送她回家之后再回来。”

  “你不必向我解释。我不想了解你更多了。还有,注意你的措辞。”

  钟澍聊天的功夫简直一流,像是没听见程拥琛的拒绝一样,“那等我回来一起吃饭怎么样?程教授想吃什么都可以。”

  程拥琛刚想拒绝,瞥见钟情像是又想起了什么,嘴角一弯,“好啊,的确有些饿。”

  “我突然想吃川菜。”

  钟澍笑着挑眉。
  钟情疑惑的抬头瞧着自家哥哥。
  
  ————————————————————
  钟情这个名字是真的好听呐有哪章被吞掉的话告诉我,我来补…
图片的楼层大家不要错过了第七章

  “我再问一遍,你确定你能吃得了这些菜?”钟澍看着眼前这几盘红的发亮的菜,扶额。

  程拥琛一脸骄傲的样子,拿着筷子指指这个指指那个,“这个额外点的辣子鸡其实也不辣的,更何况还有粥,难不成你吃不了辣?”程拥琛继而表现出一副轻轻试探且遗憾的样子,“那真对不起,我平时很喜欢吃这些的,钟讲师吃如果吃不了是我考虑不周。”

  不说自己到底能不能吃辣,钟澍倒是有些预感程拥琛是个不太能吃辣的人,但人家如此“好心”地和自己吃饭,至于什么后果,他当然也乐意负责来“处理”了。

  程拥琛的小心思一点都没逃过钟澍的眼睛,此时还特别大方的喊着服务员,声音竟然比平时高亢很多,“服务员,这位先生吃不了辣,给拿点水来。”钟澍瞧着他的行为,倒是真没想到——之前他眼中的不食人间烟火的程教授,还有如此可爱…迷人的一面。

  真是越来越有趣。

  “哎呦,咳咳,”程拥琛迅速的拿手优雅地捂住嘴,掩饰,“这家的辣子鸡和其他地方不太一样嘛。”

  钟澍笑,把着服务员递来的水推到程拥琛面前,“喝点水?”

  程拥琛暗自撇撇嘴,表面上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只是不小心呛到了,现在好了,没关系。”

  钟澍几乎忍不住笑出声,最后夹了一块辣椒填进嘴里,嚼的嘎嘣脆。然后他如愿看见程拥琛目瞪口呆的瞧着自己。

  钟澍暗笑,喂喂,不说这是我介绍的店,我肯定来过,而且程拥琛还真相信了钟情的话。不能吃辣那种话,那一看就是哄骗小孩子的话,他不吃,他妹妹才不吃。以身作则不就是这么个道理?

  “程教授怎么不吃了?光看我能吃饱了?”

  程拥琛死盯着他咬牙,筷子夹起同样一块辣椒塞进嘴里,“吃,怎么不吃。”

  钟澍看看时间,“时间还早,我们慢些吃,这家店确实口味有些重。”

  程拥琛有些气不过,冷着脸不再说一句话了。

  两人最后成功吃到了一点半,程拥琛气喘吁吁的推开办公室门的时候,差五分就两点钟了。以他的严谨程度,当然从没迟到过。瞧着还没到两点,这才放心的长舒一口气。
  不过这时候,自己那不争气的胃却开始绞痛起来了。程拥琛看了一下门,还好钟澍还没跟上来。

  过了一会儿,钟澍才慢悠悠地晃了进来,“程教授,你看,慢慢走也不会迟到的。”分针在这时候移动到了12点位置。

  我只是不想和你一起走而已。啊,有些胃疼,程拥琛死死地咬了一下下唇。这一下不轻,下唇迅速充血,整个嘴唇艳红。

  钟澍看着他竟然愣住了一小会儿,反应过来才关心起程拥琛来,“胃不舒服?”

  程拥琛转过头来看他,眸子里带着少许不同寻常的软软的意味,“不碍事,好久没吃了,应激反应。”连反驳都没有,承认的如此痛快,显然是情况不太好。

  钟澍轻叹一声,也没想到程拥琛这已经算是出乎自己意料的反应,“我去向主任请个假吧,陪你去趟医院。”

  程拥琛显然是不愿意的,“我没事,不用。”
 
  最后还是钟澍还是没顾程拥琛的反对,去给二人请了假,到这时候,程拥琛也不好再拒绝钟澍了,坐了钟澍的车去了医院,拿了一些药之后,二人站着车旁做之后的打算,
  “程教授就不要再回学校了吧,都请了假,不如回家好好休息。”

  程拥琛倒是个不会跟自己过不去的人,一听这话也想着摆脱这几天钟澍的折磨,好好休息一下调整一下状态。于是点下头,“好。”

  “那上车?”
 
  程拥琛胃又一阵抽搐,捂着肚子迈上车。不得已研究着自己刚拿的药,试图转移一下自己的注意力。啊,这份药家里还有一点的,这又买了一盒,家里…?

  “等等,你知道我家在哪里?”程拥琛坐在后座上,面色有些难看,心中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我不知道啊,所以现在是去我家。”钟澍方向盘打了个弯,拐进一个小区,“我家近得很,你看,到了。”

  程拥琛听见他的话,发现自己的胃更疼了。
  “我去打车,我要回我家。”

  “程教授难道要我抱你上去?”
  “…..”程拥琛瞧着周围的人来人往,“..不用了。”

  钟澍摆了一个绅士的“请”的动作。

  程拥琛边走边想,甚至来回想了好几遍,才发现自己好像又落了某人的圈套,不能吃辣的反而是自己,不一起回办公室倒是一起回了家?这一中午加下午,明明是自己被耍的团团转,还张牙舞爪的在他面前摆弄。想明白了一切的程拥琛深吸了一口气,停下,对着钟澍开口,“你人还能善良一点吗?”

  然后他又看见钟澍露出他已经蛮熟悉的笑。
  “我照顾了你近一天,到现在为止我可是善良的很。”
  
  ——————————————————————
  现在突然想想,这篇文还真挺慢热的?第八章

  “钟讲师,我希望你不太过分了。”程拥琛坐在沙发上,眼神没有乱逛,但表情里藏着些许复杂的意味。

  钟澍倒了一杯热水在桌子推过去,抬眼认真的看着程拥琛,“程教授叫我钟澍就好,我辈分比您小。”

  辈分,年纪…程拥琛抓住杯子的手轻不可见地抖了抖,这时候他又重新意识到,面前的这个人,可是比自己小几岁,但某种程度上,却又..强势的可怕。想到这里,他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还是没法接受这个人突然强硬的出现在自己的视野和生活里。

  程拥琛有些惊慌了。
  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他有一天会有这种感觉。

  “嗯…”,钟澍摩挲着下巴,“另外,我不太明白今天我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

  程拥琛下意识张嘴要反驳,脑袋里匆匆掠过今天一天,自己要求一起去吃川菜,结果自己出了问题,请假去医院,却是眼前这个家伙帮..的忙。唯一可以说的出口也就是他把自己带回他家这一件事了吧..但好勉强。

  可恶,竟然抓不到他的一点把柄。程拥琛握了握拳头,不得已,“..你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我有要求回家。”

  话已说出口,程拥琛为自己的拙劣的反应感到沮丧。

  “那是因为,”钟澍停顿,“我觉得现在的程教授完全没有照顾自己的能力。”

  程拥琛还算冷静,“我是一个成年人,我为什么需要你的照顾。”

  钟澍抱着手依靠在旁边的柜子上,俯视的视线扫过来,开口的气势很足,“而且,程教授显然还需要一点..教训。”

  听到这话,程拥琛惊的甚至忘记了还在抽痛的胃,抬起的面容上充满着不可思议。

  教训?他在说什么?上次的闹剧还不够吗?明明只是一个嚣张的后辈,竟然口口声声说着要给自己一些教训?

  “….你在说什么?”

  像是有读心术一般,“我说要给前辈,一点教训”,钟澍拿起那杯水重新塞进程拥琛的手里,“为程教授胡闹的过分的一天。水,再喝一些。”

  程拥琛握着杯子的手力气大到像是要捏碎它一般,几乎是低吼到,“钟澍,到底是谁过分?”

  然后杯子被狠狠的砸向面前,桌子发出“哐当”一巨响,水溅了出来大半杯。水温不低,不少泼在程拥琛的手上,瞬间红了一片。一瞬间刺痛穿过皮肤,透过神经,蛰的整只手都在轻抖着。程拥琛低着头,不言语也没有动作。
 
  反倒是钟澍,收起了脸上的表情,迅速的拉起程拥琛往厨房走。

  “钟澍,你放开我!你….”程拥琛看到钟澍的侧脸,没有表情,像是机械般地执行任务一般,又很像..很像那天一楼卫生间外的他…程拥琛一瞬间头皮发麻,钟澍他,他好像真正地在生气..

  程拥琛被他拉的踉踉跄跄,几步的路竟几乎是被拖过去。

  哗哗的流水冲刷在手上,不算太严重,只是有些发红而已。钟澍还抓着他的手,强制的在冷水冲了好久。

  “……我没事了,不严重。”

  “我觉得以程教授的理智来说,应该是知道这杯热水是拿来给你喝的,而不是烫伤自己的。”身侧传来钟澍不同寻常清冷的声线。

  程拥琛逃避般地咧了咧嘴,“我没事,你不必大惊小怪的。”

  钟澍没理会受伤本人的勉强回应,关了水龙头。十分顺手的又把程拥琛按在了柜台上。力气大到程拥琛觉得自己的肩膀要被扭断了一般。

  “你又要做什么?!我做什么都是我的自由。胃痛也好,烫伤也好…”说到一半的程拥琛惊慌地发现钟澍完全没有要跟自己理论的样子,空着的另一只手竟然在解自己的腰带。

  “你放开我….你敢!”
  皮带落地哗啦一声落了地,金属碰撞瓷砖的声音让程拥琛起了鸡皮疙瘩,他感受到钟澍的手正抓在他的外|裤上,只要再向下用力一点点….

  不,不要。

  “唰!” 钟澍毫不怜惜般的拽下了他的外裤,手又危险地放在内|裤边缘。
  “程教授是要我继续|脱,还是就这样?”

  程拥琛耳里像是灌进了风,什么也听不清,只是感觉钟澍按在自己身上的手滚烫。

  “…..不,不要|脱。”
  
  —————————————————————
  皮带的感觉很不错的,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