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会员获取权限教程:传送门
【如果网站打不开,去这里找】spank导航:www.spdh.top
常见问题:
视频加载不出来使用火狐浏览器:传送门
捐赠会员成功,12小时内会获得vip权限
更多网站使用教程请点击 帮助中心: 传送门

【酒巷笙歌】【原创】百分之五十【原创漫画】

1楼祭天。

【酒巷笙歌】【原创】百分之五十【原创漫画】1楼祭天。LZ十八线漫画小作者,
平时日夜赶稿被编辑追杀,
忙里偷闲不定期更新。
深夜冒泡偶尔后半夜诈尸。
划重点:
贴中所有图片均为原创,
盗图必究。1,【回归】
【这是一篇没有营养的碎碎念】
(如果你之前不认识我现在也并不稀得认识我,这段就跳过吧。)
老号被封了那么久了,被封之前幸存的主题贴也只剩下两个了,关于要不要开新号开新贴,我也是纠结了很久……
封号封吧前,家主就没有很支持,他觉得贴子占用了我太多的精力和时间。
年前我工作强度太大,同时气温变化让我的过敏性哮喘一发不可收拾,家主有过跟我一样的病症,就开车带我去深山老林里住了两天还顺带泡了个温泉,说是对肺好?我俩就在别人或不解或暧昧的眼光下度过了特别美好的两天。
当然挨打也没逃了,家主快一年没这么重打我了,很害怕但哭的很痛快。
晚上躺床上,我一直在想,我们上次这样是什么时候。
印象最深是一起去普陀拜佛。
我写了好多,记录下那次旅行的每一个细节,我还记得有人看哭了,可我就是记不全在岛上的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抛去这样印象深刻的旅游,平时的琐碎我更是什么也想不起来。
我有记日记的习惯但是从来不会再去翻看,这一页翻过了我就很难再回想起昨天发生了什么,脑子内存不够。但是日记本在,我就知道这些日子我经历过。
老号我被删贴了n次,没有备份的,其实丢的东西早就丢了,好多的旅游记录,好多的聊天截图,都没有了,心里空了一块似的。
这次再开,不见得就不会再遭一次,我依然不准备备份,也不会回顾,但是起码写过吧。
在山里家主问我,你还准备开贴么。
我没接茬但我知道他怎么想的。
我写在贴子里的东西,多是我留意到的细节,我当时的想法,我事后的感受,是我跟他聊天不会提及的东西,没有贴子,他就没有机会知道。
他想知道。
我知道他想知道。
我想他知道。
所以,
我鱼汉三又回来了。我……又……双……叒……叕……发……不……出……图……咯……
莫非太优秀太耀眼被度受一眼认出再次展开追杀?!出来吧查克拉!!!【二】游戏
事毕,他半伏在我背上,用手指拨弄我额前汗湿的碎发,「我们今天玩点儿不一样的好么?」我偏过头看他,他牵住我手下床,引我进了内卫,一起站进了淋浴房,热水冲在身上我才觉得浑身酸痛要散架了似的,背对他垂了手任他帮我洗头洗澡,出了浴室他给我套了一条他的长袖T,细细帮我吹头发,我仰头,这个角度看他,他有个双下巴。
整理完毕,他打高了两度暖气,坐在床沿,拉着我摁到自己腿上,otk么,我不喜欢这个姿势所以用的不多,但是这也算新玩法?
他伏低身子凑近我,用很低几乎气声儿跟我说,「叫我主人。」我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支起上半身扭头看他,他似笑非笑对上我的眼睛,重复了一遍,「叫我主人。」我一时惊的说不出话,随后肩上一重被他摁回腿上,听到他轻笑出声,「就知道你会这个反应,什么时候我听到这两个字,什么时候停手。」
T恤下摆被扯到腰上,我喉头一噎,一下也不要挨我准备立马开口,然而字儿到嘴边又有点儿臊得慌,在外面我喊他名字,在家里我喊他哥,他要揍我我喊他哥哥,就没别的称呼了。
主人是个什么鬼!!
正想着他巴掌已经打上来,这些年练就的金钟罩铁布衫,手打根本算不上什么,我pg跟他手指不定哪个更疼呢。我用胳膊轻轻盘住他的小腿,轻声嗯嗯以免他无趣,直到pg上有点儿烫烫的感觉了他停下手来,我立马开腔,「……为啥忽然要我这么叫嘛?」他没立马回答我,顿了顿才听到他说,「不知道,早就想听你这么叫了。」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还不满足满足人家?我撑着身子站起来面对他,他有点儿期待又有点儿紧张的看着我,被他这么一看,我又啧住了……
主人究竟是个什么鬼啊!!!
还在反复酝酿他又笑了,「你知道么,我好怕你一下就叫出来了,jue床上去。」我「主人」和脏话一起堵在喉咙口,横他一眼自觉爬上床,天地良心我不是皮痒,想着没什么,真要叫出来,还对着这么熟悉的人,真是有点儿开不了口。
我just gui 在床上,他坐到我身边,伸手捞了插在床头柜上方的数据线,我立马想坐起来被他一把卡住了后脖子,我放弃挣扎,只低低开口,「别用那个,疼啊……」他伸手拍拍我大腿,我会意岔开 shuang tui,他又摁了摁我后腰,我改手肘撑床往下塌腰,使劲向上撅了 jue pg。他伸手在我##上揉了一把,「真乖。」
我有些尴尬的埋了埋头,「一样的,我什么时候听到,什么时候停。」「我不想你为了讨我开心才这么叫,你想这么叫的时候,再开口。」我缩了缩pg,又听到他说,「回话,」声音带上了几分严厉,我心里一紧,立马回道,「嗯。」「不管多疼,疼完了,自己回到这个姿势,」
「嗯。」
我怕两种东西,一是他内两根胶棍,一红一黑,一个疼皮,一下一道楞,一个疼肉,当时没什么第二天就黑紫黑紫的半个月才褪的干净。
第二个是数据线,疼的很表面但是很尖锐,打完了肿个纵横交错第二天醒来pg这个白净水灵,家主半点负罪感没有一点儿都不心疼。
余光看到他在对折数据线pg还是有点儿发紧,心里还琢磨着,啥叫……想叫再叫啊?正想着一下就横着抽下来,我特不负众望的一下也挨不住,尤其这种没法绷紧pg上肌肉的姿势,每抽一下我都嗷嗷,身子往前耸pg往一边挒,缓过来一些就怂怂的jue回原来的姿势。
小几十下抽过我就带上了哭腔,每一下都想伸手去捂,每一下都想坐起来求饶,身子泥鳅似的不安分起来,「撅好。」
我一边恢复姿势一边扭头寻他眼睛,「别打了……疼……」他坐近了伸手抚上我pg检查伤势,八成看起来没怎么滴他还又扇了一掌,「撅好了你再挡一个试试。」
又抽了小几十,我的痛哼声由演转真,直觉得每一下都比上一下疼上几分,不是作死收拾我呢胆子总是大些,我捂住屁股跪坐下来,对上他眼睛我使劲耷拉眉角,「别打了……」
「我怎么说的?」
「……我叫不出来……」
他抓着我胳膊往前扯,又给我按回了jue gui的姿势,撩了我衣服掀到脖子根露出了整个后背,我立马声音都抖起来,「别抽背,别抽背,求你了……」
他坐在我身边,伸手环住我,指尖掐了我胸口**逐渐用力,「我说的是,不管多疼,都要自己jue回去。」
我疼的弓起身子,「啊啊我错了……」
「姿势!」
我缩着肩膀一边哼哼一边用力塌腰,他指尖力道不减我又不敢挣扎,大腿都跟着痉挛起来,「嗯啊我知道错了……」【深夜诈尸】
最近很忙,忙的上厕所都打秒表,每次一忙就会被自己的自律能力气到心绞痛。
很早以前,看过一个例子,女主男比目贝的,弟弟很乖,啥毛病没有就是作息不能自理,「呦这不就是我么~滚!」还好些呢,弟弟是个学生至少在学期里作息正常不像我在ynz比目s的路上越走越远。
这贝贝啥也不怕,不怕打不怕骂,软的硬的没用直到他姐买了一邢jia,一绑上除了头盖骨哪根骨头都动不了,一下给他掰好了,他怕内邢jia,想到内东西,他姐说啥他做啥。
我就这么说吧,邢jia我也不怕。
「咳咳,我没试过哈,就是这么想着,无非是比较难堪的姿势动不了,如果求饶求不听那肯定蛮无助了,没体验过邢jia还没体验过五花大绑么,至于真受不了了也求不心软家主,啧,那家主向来如此,哭跟求饶自古都是没有用的。」
最近不是因为那啥,没法见面么,家主说了,他是想打啊,z比目f不让啊,g比目j保护我的屁股不受qf。
于是我自己也想着主意给自己点儿紧张感呢我这个自律能力真是没谁了,想过罚抄吧家主也舍不得让我本来就忙的打转转还好几个小时去抄写,家主还想过视频滴哀歪,这个吧,羞不羞还其次,现在这个情况,一家好几口都在家里我在哪个屋放鞭炮都逃不过他们耳朵。
你信么我这一年纪的人拿自己半点办法也没有。
…………………………
说这么多我想干啥呢,
这篇东西不知道家主会不会看到也不知道他看到会是啥时候。
我有一个清单没明白跟家主说过,是些挨过,刻骨铭心,不想再挨一次的事儿。我贴子里提过没提过的,都不会说的很沉重,但这几个,是些不管过了多久面对面聊起怎么也笑不出来的事儿。最最最不敢回忆的,
挺大一事儿的,罚的不冤。
跪着,手里捧一戒尺,双手打直差不多60度角往前上方托举,持续了半个多钟头吧。
中间动一下细棍就往手臂上抽。
难熬的都哭不出来,这个姿势想着没啥,到时间我把手放下来整个脊椎到腰都是僵的,罚过之后,躲在被子里挨在他身上哭了好久。
真的真的害怕。最后一个就是姜比目罚,
这个事后提起我会比较开玩笑的去说,因为这个很……很情人间,又很游戏感。我接触到这个也是游戏,所以再提起也基本哈哈哈,其实……这个真受不住,特别疼。是一种很磨人的疼因为它会以一种人体能明显感受到的速度,越来越疼,不会迅速麻木。据说十几二十分钟才开始真的疼但我基本十几二十秒就求饶,有夸大的成分,但是早点儿开始求才能在打滚儿之前把这东西弄出来,你不会知道自己在那一秒受不了。也属于再也不想试了列表里一员。以上,
我八成会在原谅自己后迅速删掉,以免家主看到真的拿这几项当日常吓唬我收拾我的办法。
目前我真的是有种替家主执鞭轮流着给自己上一遍的冲动!
晚安!原52:

排下来就是,抽比目背。
抽比目背要不细鞭要不数据线,总之是些伤皮的家伙,第二天就啥都看不出来那种,不会用重的东西。
第一次挨这个,就拎进房间开场就这个,就三下,三下就哭了,扭过身子求饶的时候腿肚子都打颤发软,站不稳,印象太深了。
之后有印象的是有次我被打比目pg挨不住站起来就逃,被抓回来之后作为……附加的惩罚来着,这一次家主保准记不得了,我被堵在床和墙的缝里,抠着床沿儿挨完的,还挺多下。
再之后基本就是,挨一下,不管啥情况一下准怂,能求通他挨不着第二下。接【游戏】
他松下力道,掐着那一点指尖来回来去捻,我又疼又尬头越埋越低,他松开一只手,掰了我脸颊往上抬,我别扭的仰起头刚对上他的脸他便伏身吻了上来,舌头直接顶进我口腔,
「唔!」我第一反应是woc我没刷牙!
没法对焦的目光模模糊糊辨认他闭着眼睛,神情自然。
「唔!!」第二反应是md你也没刷牙!
我轻轻挣扎起来,他扣住我后脑勺,舌头更霸道的探进来,指尖猛然加力,
「嗯嗯嗯嗯……」我下意识挺起身子挣脱他的手,他松开我,我往后退一步,又想起他的话,在离开他一步远的地方,恢复了姿势,把头埋低,看到自己尴尬的反应,下巴上全是自己的唾液。
他没有追过来,只问我,「喜欢么?」
我仔细想了想,轻轻点点头。出发前一晚家主跟我说,「你现在可以想想明天怎么求饶。」
这话听着挺那什么的,家主这么吓唬我明儿抽我没准真挺狠,但当时我也就这么一听,算起来家主快一年没狠打过我了,有没有作死的都不会很重,我半真半假服个软求个饶家主基本就不打了,我身上伤从来不过夜,他老说,真是打不下去了,舍不得。有几次我还真是挺慌的怕他跟以前似的打我,结果也没有啊都温柔的很,一求就饶,这次或许真的窝火点儿吧,但是应该求的动。
于是特美的跟他一块儿泡温泉去。
他很忙,工作电话一直没断过,那两天大概不是他原本安排出行的日子,我就这么冷不丁把工作给甩了心情也很好,从酒店步行到温泉,一路上跟他嘚嘚我内扭曲的三观,他就淡淡笑着听,也不应,也不反驳。
冲出更衣室我兴奋的浴巾都没拿,11月底的天,还挺冷,他带出来的浴巾一直披在我身上。温泉在室外,石头路,树丛间,一个池连着一个池,往山腰蔓延。我们一直泡在一个功效写着润肺的池子里,家主嫌烫,傻乎乎坐在台阶上整个上半身在外面,觉得冷了下水窝会儿,觉得烫了再坐回台阶上。
我则一直坐在水里,只把脑袋露在外面,觉得透不过气了才上来缓一口,天气太冷,山里温度更低,来泡温泉的人不算很多,我窝在水里觉得特别累,跟入眼哪儿哪儿都是的绿色很般配,山水就是能让人静下来。吞掉的第一断:
太忙了,可是再不写我怕我忘了,这事儿还在##之前呢,100。
【二】山水
这是一条家主很熟悉的深山路线,也是家主很喜欢的旅行风格,躲开城市商业街,躲开人群,有点点禅意,关乎点儿神佛,慢节奏去感受时间。每次我快要把自己逼疯,家主都会一脚油门停我家楼下带我去走这样的路线,回来我就会好很多。
这次这个地方,离我们的城不远,以茶叶和竹林闻名,刚毕业我去过一次,住在景区一个小山顶,天蒙蒙亮起床,山里都是雾气,只是很平常的呼吸,都让我记忆犹新。
虽是同一个县,但这次家主带我走了另外一个路线。那时候我过敏性哮喘刚好一些,不忽然接触冷空气就不会咳嗽,其实发作以来一直有去山里住几天的念头,可也就是想想一直没时间去安排。为了进山后不被编辑追杀,前一晚我通了个宵,在家主车上头昏的很又不敢睡过去,他本来就因为我那段时间赖死赖活的状态窝着火。车子开进服务区,他给我点了碗面,我那时候好几天没正经吃东西,一点胃口也没有又不敢撞枪口,硬塞了半碗还特地把青菜都捞了吃了。
撑到酒店我清醒了很多,酒店在山顶,比我之前住的那座山高的多,盘山公路绕了好久半路就耳膜疼,从酒店出去没几步到山尖尖就有个可有名的景点,边上有温泉。酒店就很禅,家主似乎很喜欢这个调调,酒店里很多竹子的元素,房间阳台望出去就是没边的竹海。空气都是甜的。我又没法发图了……吞楼了??


酒巷笙歌备份

【酒巷笙歌】【半纪实】那时花开(师生)

2020-4-3 10:49:20

酒巷笙歌备份

【酒巷笙歌】【纪实】是纪念,也是约定(F/F,GL)

2020-4-3 10:49:2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