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会员获取权限教程:传送门
【如果网站打不开,去这里找】spank导航:www.spdh.top
常见问题:
视频加载不出来使用火狐浏览器:传送门
捐赠会员成功,12小时内会获得vip权限
更多网站使用教程请点击 帮助中心: 传送门

【酒巷笙歌】【原创】一大一小(兄弟 训诫)

“错了……” “恩。” “那我可以拒绝吗……” “嗯?” “……”
沐墨柏染 09:56

【酒巷笙歌】【原创】一大一小(兄弟 训诫)“错了……”
“恩。”
“那我可以拒绝吗……”
“嗯?”
“……”
二楼敬度娘不要删好久没发过文了,最近沉迷各种训诫文有人看嘛,不要磨灭我更文的热情人物设定:
傅昭君:28,傅家长子,喻封集团董事长,喻封最大持股人,商界神话,混迹黑白两道

傅行喻:22,傅家二少爷,左龙的幕后之人,佐行铺的首席甜品师

左龙:黑帮势力,与佑九堂并称黑道之主,分一殿三堂六帮

佑九堂:黑帮势力,与左龙并称黑道之主,分九堂,地位实力依次从一到九堂,由高到低,与左龙各分南北,固道上有南九北龙之称没人总是会很尴尬别人的贴我的贴……是不是要更多点才会有人看,那我去码字……对不起啦,之前的文稍稍改了一点,而且第一章没写完就发了,所以十楼我删了,现在的是改动过的和新的(一)月下的三十五街
皎洁的月光洋洋洒洒地铺在三十五街的石砖上,街上格外安静。三十五街的位置差不多在K市的边界了,白天能见到的人都不过一双手的数,夜晚,更可以说是荒无人烟。

三十五街的二区,几个身穿黑色风衣的人守着三辆货车。“……开枪!”二区的一座石舫后闪过几个身影,一声枪响,呲啦,打破了三十五街的平静。“留一个。”

“是。”

“你……你们想干嘛?”黑色风衣的人被刚刚的一幕震惊了,自己的兄弟还没反抗,就被杀了,手法之熟练,速度之快,他深知自己不敌眼前人。

“车里?”一个黑黝黝的洞口抵住了他的脑门。

“我……我不知道,你你你别乱来我警告你,你知道我背后是谁吗?”黑色风衣的人被这阵仗吓得哆哆嗦嗦。

一枪,决定了黑风衣男子的命运。“老大。”查车的人向拿枪之人点了点头。

“拿回基地,上车。”持枪之人冷冷开口,昏暗的夜色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蹲下!”突然,他声线一变,大喊。同时,一把暗标插在门把手的位置上,噔一声,把手掉到地上。若不及时收手,掉地上的可就是刚刚开门的手了。

“什么人?!”开门的人心有余悸地猛问一声。

“诶呦呦,别紧张嘛,你们佑九堂的四堂主都没开口,你急什么。四堂主,您都出来了,那车里的肯定是宝贝,见者有份,是吧?”夜色中不知从哪个方位传出一个声音,四堂主的脸色变了变,知道他身份的人不多,敢这么有恃无恐,对方肯定是有十足的把握。敌暗我明,看来,今天有点麻烦了。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不清楚对方底细,四堂主不敢冒然出手。

“都是明眼人,四堂主这就没意思了。”在货车后方走出一队人,四堂主看到来者衣服上的标志,脸色一变,“怎么,你们左龙的人也要分一杯羹?”为首是一个戴面具的男子,约莫一米八,双手插兜。

“诶呀,我就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不过,我可要纠正一下四堂主的话,不是分一杯羹,这些,我们全要了。”手一指,笑嘻嘻地却说出惊涛骇浪的话。

“不可能,你们休想!”四堂主没想到左龙的人狮子大开口,果断的拒绝了。

“这可,由不得你。”戴面具的男子下巴一抬,后面的人抬手,用漆黑的枪口齐刷刷地对准着四堂主的人。

“就凭这些枪,你以为佑九堂的人没有?你们左龙的人莫不是来逗我的。”四堂主一抬手,几把基准枪对准这一队人。

“要不我们打个赌,空凭一身功夫,谁赢了谁走。”

“你以为我和你一样无聊。”四堂主不屑一笑。赤脚空拳,他们就这么多人,指不定打到两败俱伤的时候给别人渔翁之利。

“那只能来硬的了,看看谁的子弹快一些?”对峙之中,没人注意到,三个身影悄悄离开。

“砰。”戴面具的男子率先打出一枪,四堂主一惊,身一侧,堪堪避过子弹,子弹打入四堂主身后的石砖地上,打出一个浅坑。

“四堂主好身手。”

“开枪。”四堂主一声下令,双方即刻陷入激战。

“我和你过过招,怎么样。”虽是询问,但却是肯定句。

“少废话。”四堂主抬脚一挡下盘的攻击,出手就是一挥。人偏头一躲,抬脚连踹,猛烈的压制让四堂主无手抵抗。一拳过去,四堂主嘴角流出几滴血。

“四堂主,不如你回头看看你们的车。”一个低沉的声音在四堂主的耳畔响起。四堂主回头,见到三个声音敏捷地爬上驾驶座,驶车离去。

“你卑、鄙!”四堂主知道被耍了,咬牙切齿。

“我就当你在夸我了,不想知道我是谁吗,能压住四堂主的人不多哦。”

“谁?”四堂主眼睛微微瞪大,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你是堂里的人?”

“明契。”明契一说完,翻身跑走追车,离开前不忘朝四堂主脚下打一枪,阻止四堂主追赶的脚步,“谢谢你的东西,四堂主。”
明契!四堂主脚一顿,眼睛瞪大,愣在原地,不甘的看着明契离开的身影,他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追上,这批货,追不回来了。他早就听说过明契的大名,左龙的殿主,左龙的掌权人,出手机会不多,但却次次致命,看过他这张脸的人寥寥无几,更何况,这次他还带着面具。没想到,这批货竟引他出手。四堂主本以为是左龙堂中的人,却没想到是殿主,怪不得会被压制的死死的。整个佑九堂能和明契较量的,估计只有一堂主的人了,以自己的地位压根见不到,平时的堂中会议也是由一堂主的第一暗卫凌一来主持的,自己没有足够的实力去开口。这批货佑九堂的人追了好久,就这么被自己弄丢了,回去可没这么好过。楼楼更文基本上是一章一章更的,一章一般都是1500字及以上,不会为了拍而拍,会有推动情节的部分。然后就是逻辑性, 楼楼还是很注重这个的,有什么问题的欢迎看文的宝贝们提出,一定会改。放假基本上都是日更,毕竟宅在家。文笔不是很好,有些细节处理的不好,请多多包容,也是很希望你们的支持,欢迎在评论区讨论文和顶楼,有什么想看的也可以提出来,楼楼会根据你们的意见添加你们想看的内容(二)没想到
“四堂主,我们怎么办。”四堂主的手下愣愣的问。

“回去吧。”想到这里,四堂主不禁有些头疼。

回到佑九堂,四堂主自觉的去找凌二。堂中会议是一堂主的第一暗卫凌一来主持,而堂中的大小事务,任务发配则是一堂主的第二暗卫,凌二管理。

四堂主敲了敲凌二办公室的门,一进去,就看见凌二背着门站在窗户前,右手捏着一张报告。四堂主心一凉,深吸一口气,单膝跪地:“凌副堂。”

“你还知道回来!”凌二听到这个声音,火气一下攻上心,一把把报告摔在四堂主面前,“这批货我们追了多久不用我说了吧,你看看你干的好事!入堂时,我说过什么?”

“佑九堂不留无用之人。”说道这里,四堂主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命运,把头低了下去。

“你可以走了,四堂的堂主我会另找人。”凌二淡淡地开口。

“凌副堂!劫走货的人是明契带的队……”四堂主不甘心地说。

“……”换来的却是凌二的沉默。

“凌副堂,对不起。”四堂主叹了一口气,认命往外走。

“等等,下个月任务翻倍,刑堂领30鞭,不要再让我听到你的叹气,还有下次就没这么简单了。”凌二想了想,终究是给了四堂主一次机会。

四堂主一听,又惊又喜。喜的是自己留下了,惊的是刑堂的40鞭。佑九堂的刑堂可不是说笑的,刑堂的人下手又狠又快,20鞭都足以让受刑之人哭天喊地,就算上了药,也要在床上待一两个星期。四堂主出办公室后,苦笑:“40鞭,今天自己恐怕是要晕在那了,怪不得凌副堂说的是下个月。”

明契回到左龙,就安排了那批货物的去处。还没回到办公室,手机就响起来了。看了备注:喻,手一抖,差点把手机摔地上:“你等等,我在外面,回办公室说。”左龙背后有人,但是除了明契没人知道这个人就是傅家二少傅行喻,自己的老大,傅行喻不希望别人知道,所以明契每次通话都无比小心。

回到办公室,明契迅速锁门,马不停蹄地给傅行喻回电话,不等对方开口,急忙说道:“哎,老大老大,你听我解释,我刚刚在外面,人多,现在回到办公室了,绝对安全,我不是有意挂电话的,嘿嘿。”

“嗯,这次饶了你。我刚收到的消息,这次D市有一批货物,用货车走的,因为研发时涉及了境外人员,现在多方势力纠缠,麻烦的很,现在是一烫手山芋,别去趟这趟浑水,左龙有实力不怕麻烦,但是你也别给我找麻烦。”

听到这里,明契一惊,D市的?自己刚刚从佑九堂那弄来的货物好像就是D市的……好像也是货车……“那个,老大,那批货是不是冷|兵|器?”

“嗯?你怎么知道的。”

明契暗道一声不妙,讪讪地笑了笑:“那个,老大,我和你说一件事哈,你别生气……”

电话那头沉了一下,随即不可置信地打断了明契的话:“你别告诉我你把那批货物截了!”

“嗯……那个……理论上……这批货物原先是佑九堂的……”

“我问了什么?”

“是的……”明契说话的语气不由的弱了下去。

“你|他|妈***过来!”傅行喻气的骂了一句,“你就因为三个月前佑九堂的人砸了你的场,就这样急冲冲地带人去截了他们的货?”

“……”明契没敢说话。

“回话都不会了?让我再教你一遍?现在立刻给我|滚|过来,不许开车,跑步,三十分钟内没见到你自己看着办。”说罢,不等明契回话,就挂了电话。

傅家。明契被挂了电话后抓起面具往脸上一戴,连外套都来不及穿就朝傅家狂奔,路上频频引行人注目,毕竟高挑的身材带着个面具狂奔实在是格格不入。傅家的守卫一直都是那两人,早就认识了明契这特殊的面具,于是,明契便通畅无阻地来到了主宅。“呼……二十六,还好还好,没过。”看了一眼手机,一边扶着膝盖,一只手摁门铃。

也就喘了几口气,明契的眼前便出现了两条笔直的腿,西装裤也掩盖不住它的修长。明契立刻腿一并,标准军姿站好,喊了声:“老大。”

“就这么几公里,你喘成这样,你是多久没训练过了,滚|进来,”傅行喻淡淡地睨了他一眼,转身就走,也没让他回话的意思。十多公里能不喘吗?明契心想,当然这种质问的话他也就只敢想想,说肯定是没胆子说的。又是没人的一天(心酸)我一直在反思,到底是我的标题难听,文笔不好,两章都没写到拍,还是我更文更得慢……为什么没有人看没人评论啊啊啊啊啊啊我不求你们点赞,吱一声评个论呗我发了好多次都说有敏感词……哪里有了






你们凑合看吧,我太难了非常抱歉,今天的更不了了,明天补上楼楼在这里给看文的宝宝们道歉(鞠躬),楼楼还是学生,要去赶寒假作业所以可能会停一个星期,然后尽楼主所能赶回来更文(四)

“那个……老大那批货怎么办?”明契挨完打,智商也回来了不少,猛然想起还有一个重要的事情——那批烫手山芋。
“……你先让我想想。”傅行喻坐回椅子上,一只手支着脑袋,想到这里,不由得皱了眉。
“那……老大我先撤了?”明契小心翼翼地问。
“你先回去。”
“诶,得嘞,老大再见。”明契松了一口气。这小子,傅行喻笑着摇了摇头,打开电脑,开始计划要怎么搞定这麻烦。
两个小时过去了,傅行喻抿了一口咖啡,耐心逐渐被磨灭,他烦躁地删掉刚写完的计划。每次写完,不是有没办法掌控的部分就是失败的风险高达百分之七十。“还有一个办法,去找哥……算了算了。”这个念头刚在傅行喻脑海里浮现就被否定,要是让傅昭译知道自己做这么危险的任务,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看来只能自己去了,交给一殿三堂的人怕是有什么意外,Y洲就是一个乱地,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的货会走到佑九堂这……”想到这,傅行喻发了一条信息给明契:那玩意我亲自盯着。
另一头的明契看到,呼了一口气:“这玩意老大亲自盯着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等这波过了,这都是些好东西。”
最近几天,左龙的人发现内部多了一个脸生的人,不过他们也没多想,毕竟都是能进来的人,肯定没什么问题,他们对左龙的防御抱有很大的信心。
“殿主,有人偷袭!而且来的人不少,看着那批新货的兄弟折了三个。”明契听到禀报,心一惊:毕竟能进左龙的人身手都不差,派过去的人有三个二堂的,还有一队二帮的人。他从老大那出来到现在也就四个小时不到,这么算下来,他们刚接到货不到三十个小时,折了三个兄弟,问题是去老大家之前都没有听到任何风声,所以……那帮人在四个小时内杀了他们三个兄弟?!明契立刻就断定这肯定不是K市的人,就算是佑九堂也不可能在四个小时内杀了他们三个兄弟,那就是这批货的主……Y洲的人来势汹汹啊。当机立断:“带上一队一殿的人……再带两队一堂的人!我要速度,马上立刻去边仓。”边仓就是放货的地方,顾名思义在边处,离左龙据点有一定距离,通常是放一些比较危险的货,就算出了问题也不会波及到内部。
等明契带队到了现场,大伙发现一个黑风衣的人双手执|枪|在挡着前方进攻的人。明契一看,是老大!立刻下令:“一堂去支援,你们跟我走,包抄。”面对来势汹汹的Y洲,明契沉着冷静地下令。原来看守的人身上都挂了彩,最严重的半个身都是血,傅行喻也不例外不过稍微好一点,看守的兄弟从遇袭就发现这个风衣男子很厉害,寡不敌众,拼了命护着傅行喻,有个兄弟还为他挡了一枪。Y洲的人见左龙的都是不怕死的,也不想过久的纠缠下去。
“就是你们?若是乖乖把货给我们,让你们老大磕个头认错,此事就一笔勾销。”带头的Y洲人开口。
“做梦。”傅行喻冷冷地开口。
“敬酒不吃吃罚酒。”Y洲的人也没了耐心,抬手就是猛烈的扫射。
傅行喻在几人的掩护下,近了Y洲人的身,猛的抬脚踹向带头人的腹部。Y洲的人察觉到,侧身,手腕一翻对着出手人就是一枪,傅行喻腿向外一扫,下蹲,单手支地一撑,大腿发力踹向Y洲带头人的腹部。带头人也没想到他的击落点在这,他看傅行喻下蹲的时候以为他要攻击他的腿,竟没想到他这么阴险。带头人被踹翻倒地,明契掐准时机,开枪。Y洲的人张了张嘴,卑鄙还没说完,便没了气息。此时,远处有几个远光灯一闪而过,傅行喻眯了眯眼,似乎想到了什么:“到明天五点之前,全部人呆在这别走……包括你。”傅行喻指了指,把枪丢还给明契,头也不回地向外走去,又补了一句,“没有下次。”
明契回想着刚刚的画面,心有余悸。像Y洲这样不要命的打法,他见的不少,但也不算多,但是近三年都没怎么接触过了。训练倒是有,真的实战的话心理压力难免的。再次感慨了一句,还好有老大。
“所有人原地待着。”明契转头对着这帮人说。
“殿主,刚刚那个是谁啊,还挺厉害的。”一殿这一队的队长悄悄地开口问。
“那个啊……你们老大。”明契说完就闭眼调息了,刚刚那一战消耗不少。
“就……就是那个?!”“天啊,感觉好年轻。”“可惜没看到脸。”手下人听到就小声讨论起来。
“闭嘴,今天这件事以后不许讨论。”明契冷冷地打断他们。嗷,朋友们,大哥名字叫傅昭译不是傅昭君赶作业赶到内心暴躁,于是楼楼就去码字了话说你们是喜欢有空行还是没空行?为什么没人呐……是楼楼从不卡拍的原因吗……那下次卡个拍为什么这个贴这么容易沉……没人啊……或者你泥萌点个赞表示一下自己又看文?(四)
明契的一群属下面面相觑,看看同伴,默契地选择沉默.

傅行喻走出边仓,朝自己的车走去,暗想:边仓在K市的地理位置和三十五街差不多,但边仓更偏僻一点。Y洲D市的人不可能这么明目张胆的走,毕竟来的不正当,事情闹大了对于他们有弊无利,那……刚刚的开远光灯的是谁?路过未免太凑巧了……明契把可能的人物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发现并没有人符合情况,不禁皱了皱眉。

在傅行喻离去不久后,一辆黑色奥迪A6L停在他刚刚停车的位置,从副驾驶下来一个人,摸了摸车旁的树,神色微变:“译少,是|枪|。”检查的人摸|了|摸|枪|口留下的痕迹,对坐在车中的人报告。车窗缓缓下拉,后座男子精致的容颜一览无遗,立体的五官刻般俊美,白暂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单耳耳钻散着幽黑的光芒,整个人散发着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气概。如果傅行喻没走,他一定会惊讶地发现这个人是他哥,傅昭译。

“锥底洞痕不明显,直|径小于0.01mm,穿透力强……是Y洲巴陵312号系列的新款。这|枪|还未上市,处在最后检测阶段。”这些细节足以让一个老手判断出型号,更何况他还是傅昭译的人。

Y洲……他们怎会到这里来?傅昭译垂眉寻思,这个地方难道有东西……

检查的人发现译少没有理他,小心翼翼地问:“那个,译少现在?”

“先回去。”傅昭译的思绪冷不丁被打断,声音冷了几度。车上的傅昭译看着停车的方向,若有所思,发了一条信息给凌二:马上查这个地方。又发了一条定位。在佑九堂的凌二看到地址,不禁疑惑:边境?查那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干嘛。不过主子的话照做就好了。不到一刻钟,凌二看着手下人整理的信息:“不都是一些常规吗,鲜少人出入,前几个月发生过一场|小|火|灾|……”目光往下扫,喝水的手顿了顿,他看到了傅行喻的定位信息:“喻少?他怎么会出现?”佑九堂的人也发现了这一点,涉及傅家二公子,手下人不敢轻举妄动,只好把消息一同报了上去。虽然傅行喻在离定位十公里外的佐行铺分店,但他平时也不会出现在这个店,为什么偏偏好巧不巧的出现在这个时候?

佐行铺在国内外的地位极高,因做高档甜点,以细腻,精致,口感为招牌。价格分布广,从百姓到官员再到各行富甲都可以买,当然,一些定制甜品的价格也贵的吓人。佐行铺边界店有三家,在这边的是佐行铺一处。佐行铺在边界开店一是为了赚钱,二是为了收取情报,这毕竟靠近边界,多数是外地人。

“主子,那个地方的信息全部整理“主子,那个地方的信息全部整理好了,电子版已在您手机上,不过有一点……”

“说。”

“喻少在佐行铺一处,这是他这三个月以来第一次出现在那家店。”凌二说着说着,突然莫名感到一丝不安。

“行喻?他怎么突然去那了?”傅昭译一愣,“行,我知道了。”挂了电话傅昭译对司机说,“阿远,去佐行铺一处。”

佐行铺一处。傅昭译下了车,让阿远先回去,独自走进店。

“欢迎光临,先生。请问您需要些什么呢。”见到客人,服务员笑盈盈地询问。能在边界去佐行铺的都不是小人物。

“我要风字一号包厢。”

“……先生您确定是风字一号?”服务员愣了一下,随即恢复了职业微笑,再次确定。

佐行铺的两贵,包厢和定制。不过包厢服务好的没话说,双层高度隔音,多人共同服务,专享定制套餐优惠……倒也对得起它吓人的价格。佐行铺的包厢分风花雪月四种等级,每个等级又有一到三字号。只不过,风字包厢要有高级会员才能定。通常不少生意都会选择去佐行铺包厢做,因为它的隔音效果好保密性高,而且里面的甜点也是高档甜点。

等傅昭译在风字一号坐下,服务员更加谨慎了:“先生,请问您需要点些什么?如果是谈生意的话,我们推荐黑提,凰薇语。”服务员看傅昭译身上的气质,又适当的补充了几句。
“要一份未尝。把你们首席甜点师叫来,我知道他在这。”傅昭译熟悉的点了餐。

“对不起,先生,首席甜点师要请示店长。”服务员一脸歉意,“我现在就帮您把店长叫来。请稍等。”

傅昭译也没说话,等店长来了,还是那句话:“把你们首席甜点师叫来,我知道他在这。”傅昭译没收气场,冷冷地对店长说。

店长擦了擦额头的汗:“先生您这……这不和规矩啊……”

“你只需要告诉他,让他过来。”傅昭译打断店长的话。店长看他态度强硬,也不好说什么,只能道“先生,我只能帮你转达一声,甜点师他过不过来我便无能为力了。”说罢便弯腰出去。

“喻少,刚刚有人订了风字一号包厢,说要见你。”店长恭敬地看向傅行喻,这可是他的顶头上司。

“嗯,我现在过去。”傅行喻听到有人找他,而且是风字一号的人,便套上外套,遮住自己的伤,朝包厢走去。高级会员可不是随便给的,这些高级会员自己多多少少都认识,高级会员也只有首席甜点师和高级甜点师可以颁布。想到这里,傅行喻便猜测是谁找他。

敲门。“进。”一个熟悉的声线传来,傅行喻心头一跳;“不是吧……”随后他看到坐在里面的人身体一僵,愣在原地:“哥……哥?你怎么在这?”

“来吃东西,怎么?不欢迎我?”傅昭译看到自家弟弟这不可置信的表情,觉得好笑极了,/唇/角微微一勾。关了门,空气自然不像外界那样流通。没多久,傅昭译敏锐地闻到空气中隐隐约约流传着一丝|血|腥|味,笑容渐渐地从傅昭译的眉宇间流失,锐利的双眸看向傅行喻:“你受伤了。”不是反问,傅行喻一惊,他已经感受到他哥语句中泄露的不满情绪。傅昭译一向让他保护好自己,结果……

“不是……哥,哥你听我解释……”傅行喻讪讪地笑笑,这时候他看见傅昭译朝他走了过来,顿时乱了手脚,“哥,哥你冷静……你听我说。就是我来的路上,正巧碰到有人开枪,然后不小心被/子/弹/擦到了……”傅行喻越说越心虚。

“哦?不小心?”

酒巷笙歌备份

【酒巷笙歌】纪实,记录一下我和姐姐的小故事(女,女)写的不好

2020-4-3 10:49:12

酒巷笙歌备份

【酒巷笙歌】【半纪实】那时花开(师生)

2020-4-3 10:49:2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