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会员获取权限教程:传送门
【如果网站打不开,去这里找】spank导航:www.spdh.top
常见问题:
视频加载不出来使用火狐浏览器:传送门
捐赠会员成功,12小时内会获得vip权限
更多网站使用教程请点击 帮助中心: 传送门

【酒巷笙歌】【纪实】愿意听话了吗☁

🌌 🌃 就是因为你不好 才要留在你身边 给你幸福。——宫崎骏《哈尔的移动城堡》
白瞎虾 10:41

【酒巷笙歌】【纪实】愿意听话了吗☁🌌 🌃

就是因为你不好 才要留在你身边

给你幸福。——宫崎骏《哈尔的移动城堡》
这一楼 给在虚拟世界给我万般温暖的宝贝们中考前过得浑浑噩噩,果真让我得到一个很大教训。
查分前一天我彻夜未眠,和二哥查完分我脑子乱炸了,真实分数和我的预估分差了三十来分,我直接从侥幸的高山跌下万丈深渊。
眼泪一颗一颗的往下掉,二哥揉揉我的头,帮我把脸上的泪擦干“没关系,尽力就好。”

“那尽力了吗?”大哥走进来瞟了一眼电脑屏幕上的成绩。我满是眼泪的眼睛对上他因为熬夜工作有些红的眼睛。
我立刻低下了头。够愧疚了吧,够心虚了吧,宋伊颜。
“你中考前干的每一件事情都告诉我你有这个成绩是必然的,甚至这个成绩都不应该被你拥有。”
这是泼给我最冷的水,甚至有些刺骨。
二哥站起身拉着大哥走,“没考好就没考好,少说两句。Abby够难受了,走吧哥。”    我在房间一个人哭的稀里哗啦,我有愧于自己是不争的事实,从一个学习的佼佼者把自己折腾的不像样子。
    可是自己心里知道,大哥把这个事实揭穿的时候我还是觉得很委屈。
     我有些歇斯底里,过了一会大哥进来把门锁住了。
    

    “起来,站好。”他走到沙发旁边坐下。我还是把头埋在曲着的腿上。他把我拎起来让我从小声的抽泣到放声大哭。
    “你觉得你自己很委屈?”我没敢说话,低着头大声的哭。
    “这个分数你很意外?我告诉你,这是应该的。结果不会陪你演戏的。”
     “但是我…”我刚想要反驳就被他打断了“但是你觉得自己努力了?我告诉你啊,这个分数你说你努力了你自己信吗?你应该是这个分数?”
    “那我就是这个分数,你别把你的要求强加在我身上行不行。”我开始破罐子破摔,甚至不顾他的怒火中烧。
    “行,你,应,该,是,这,个,分,数。”
     他把我拽到腿上,一字一下的向下挥着巴掌。我不停动。    “我告诉你你给我待好了。”我不敢在动乖乖趴在腿上哭。
    巴掌断断续续的落在身上,我大声哭喊着要二哥救我。他按住我的腰让我想动弹也动弹不了。大哥的巴掌像雨点那样紧密的落下且越挥越有力,让人有些受不了。
    我哭的有些岔气。不停的咳嗽。“起来,裤子脱了。”
    “哥呜呜呜能不能呜呜能不脱”“3、2”
我抖着褪下裤子,他站起来把我按到沙发上,解开了皮带。我很怕,皮带我真的害怕。
    “这顿打我不为什么,对,成绩是出来了。打你没有用。这是你第一次参加国家性的选拔考试虽比不上高考,但也很重要的。”
    “你考的一塌糊涂我不怪你,毕竟你不是给我考的。我只是觉得你辜负的是你自己。你虚度的这三年你不会不后悔。你考试前我没有打你想让你在考场上有个好的心态,但这不代表考试是你肆意妄为的理由。做错事情迟早是要面对的。”    “撅起来。”他拿皮带点点因为巴掌已经红透的后面。我觉得很羞耻很羞耻。
    “二十下,自己数着。”
啪。这真的是狠。我感觉我疼的几近晕厥。“一呜呜呜呜。”
    哥哥一下一下的挥,我一下一下的数。我已经哭的天昏地暗。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撑过二十下。
    “起来。”我勉强站起来,哥哥帮我把裤子穿好。
    “我错了呜呜呜,我以后不会呜呜不努力了。也也不会虚度时间。也会认真对待学习呜呜呜,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敢了。呜呜呜呜。”
    我声泪俱下的一股脑认错。他把我拉到怀里揉着伤。
    “少给我好了伤疤忘了疼。”    
    
    生命可以随心所欲
     但不能随波逐流。    
    
    
  出自宫崎骏的《猫的报恩》
    这是第二次开贴。17年是第一次。头一次的确不够成熟。但也感谢各个小可爱的支持。
    
    不怕重新开始。会更脚踏实地。会带着信念坚定不移。不会让他杳然西去。    
    我们仰望着同一片天空,却看着不同的地方。生活一直会继续,我们也会不停成长。    
    
    
    第二次了。大家就都留下吧。陪着我成长。或许风雨兼程,可我们心中的信念会一直在。    
    也会一直爱你们。        
    
    
  此致    
敬礼!    
             Abby    前面提到过中考失利。二哥一直坚持他的看法。他认为我经过这一次挫会记住。他想要让我走关系上我心心念念的第一志愿。可大哥不同意。    
   录取通知还没有出来的时候两个人在车上又吵了起来。     
    
    
    
    ……   
    “哥我还是觉得我们应该让Abby去她想去的高中。”       
 
    “这跟你觉得没有关系。免谈。”        

    “你怎么这么自私。你就为了坚持你所谓的原则拿妹妹的前途开玩笑?”      
  
    “我想问一下你,什么是我所谓的原则。”大哥的风轻云淡对上二哥的激动。气氛有些尴尬。    
    
    挺不是滋味的,很内疚。所以如果初三努力一点点就不会这样。    
    二哥经常为了我给大哥顶嘴。他心疼我,他不愿意我受到一切他认为不合理的事情。    
    
    “能不能不在我面前说这些了。”我眼睛里夹着泪,不开心的转到旁边。    
    其实够复杂的,也和学长约定好还要在一个学校。实现不了心里怪不好受的。那个时候有些怪大哥。你打都打了,教育也教育了,又没有让你帮我找关系,二哥找你还拦着。    
    “不说了不说了。Abby说我们吃什么。”二哥转过来笑嘻嘻看着我。        
    
    

    “都给你们惯的什么毛病。宋伊颜你没考好你有理了是吗?宋逸炫你是觉得从小就教她不劳而获是好事?你这个二哥当的尽职了吗。怎么你创业我直接把客户资源交给你你不要,到Abby这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不懂了?”    
    这下好了,直接两个人一起教育了。    
    
    “哥我错了我。”说几句就开始哭了,从小就是个爱哭鬼。    
          
     “你没错?”大哥盯着二哥,反正我头皮是发麻了,二哥真是头铁,大哥训现在是一点都不慌。    
        
    “等志愿下来吧。”二哥妥协了……    
    这就大概是一个大哥在家里是何等的威严。我哭    实名羡慕嫂嫂!    
    大哥放下工作看完了魔鬼李佳琦的所有视频!为嫂子列了一个口红榜单!真的是有心的爆表辽!香奈儿 YSL 纪梵希各种口红的神仙色呜呜。
    还让我帮他筛选一遍!这是什么神仙男朋友喽!几十支口红要去买啦~嫂子幸福的我要替她哭辽!我能想象嫂子接过口红的表情了!    
    “可是这么多,嫂子有的那不就买重了嘛,你不问问她?”       
        
    “我送的当然不一样。问了还算是小惊喜?” 小惊喜!你什么时候这么有心!!?    
    直男果然都是装的!送我芭比粉的时候你明明说你不懂!你明明说口红都一样的!    
    
    “那你最好也买给我,小心我告密!”那就赤裸裸威胁一波!    
    
    “小孩子要什么口红。小心我揍你。”怕辽怕辽,又是一个为了爱情抛弃自己可爱妹妹的男人!
    什么时候对我这么有心我会感动哭的,这是一份来自妹妹的谴责书!    
    
    
    为了嫂子,我就陪你去买叭。我绝对没有想我可以顺手牵羊!    高中不很理想。没有到第一志愿。第二志愿又差一点。所以就到了第三志愿。    
    虽然大家都想上好的学校。但,宁做鸡头不做凤尾吧。其实我是没得选啦。        
    我每天晚上等大家都通完电话然后抱着电话跟学长聊到很晚。第二天在教室精神颓靡不振困了就睡。老师找我谈了好多次话。我每次都马    马虎虎认错,跟老师说调不过来生物钟。老师也是嘱咐两句让调整好状态。    
    一个星期下来我也感受到了老师的不满。可我电话一直没断,状态自然也一直没变。    
    说实话刚上学那一段时间真是太想学长啦。他也经常会关切的问我过得怎么样。晚上打电话会不会影响我第二天上课。我当然是跟他讲一切都好。    
    当然我一直想着高中好好努力学习。那天晚上我和学长通电话的时候知道他有篮球比赛。我便一直想着怎么去见他。我知道我要跑出去了被逮到了就完蛋了。    
    
    
    永远不要半夜三更做什么决定。这个时候理性会被感性冲昏头脑的。    
    所以那个晚上我做了一个很胆大的决定。我要逃出去看学长打篮球!    第二天我在宿舍睡到早读下课才起来。    
    还没有走出校门口的时候我就已经后悔了。我知道我这样做意味着什么。我没有侥幸心理到认为老师不会发现我。    
    总之一切都阴差阳错的让我出了校门并且打车到了我曾经梦寐以求的学府。    
    没错。第一志愿不仅仅是因为他的教学质量。而也有朝思暮想的人。我进了学校眼泪就已经有些盈眶了。    
    
    
    五味杂陈吧。    
    我走去球馆坐下远远望着更衣室等待着他的出现。第一个队员,第二个队员,第三个队员……我忍不住站了起来踮脚向走出球队队员的出口眺望。    
    眼睛忽的一亮。他来了。他看到我的时候惊讶表现在脸上。随即又出现了我熟悉的笑。他眼神里流露出让我欣喜的目光。    
    向我奔来的时候我有些飘飘然。甚至觉得有些不真实。这是真的见到日思夜想的人了。    
    “Abby想我了吗。”    
    还没有等我说话他便把我拥入怀中。球队的其他人又开始咿咿呀呀的起哄。    
    “你怎么出来的啊,今天可不该你放假哦。”    
    “我偷偷溜出来的。九哥加油。”至于为什么叫九哥。是因为学长叫重阳哦。九九重阳节。所以我有的时候也叫九哥给学长。    
    “快回去。被发现了你怎么办。”    
    “我想你了嘛。没事,早上又没有班主任的课。发现了也没关系。”    
    “小坏蛋乖乖等我。打完球我也翘课陪你去玩。”    
    “要是被抓到你怎么办。”    
    “你都不怕我怕什么。”    
    我没后悔。因为他值得。看学长打篮球又找到了初中惬意的时光。    
    然后和他度过了一个美好的早上。    
    下午学长送我到门口。进校门的时候有种视死如归的感觉。死就死了死就死了。同学都说老师没发现。当时我还高兴的要死。    
    到了晚自习老师把我叫出去了。让我站在办公室也没说什么。站了半节课二哥来了。看到二哥的时候眼泪直接掉出来了。    我依旧站在那听到老师和哥哥交谈。可具体又听不清。我隐约听到讲话声停了。然后他让我去教室收拾东西。    
    回教室的时候自习的同学们都抬起头看我。脸又变得通红。又尴尬又害羞。我蹲在地上在抽屉里找东西。前桌转过来悄悄说“Abby你哥也太帅了把。”我尴尬的笑笑拿着书包出去了。    
    二哥远远的走在前面,我每走上几步就用手抹下眼泪。    
    到了学校门口保安大叔看我这个样子紧赶问我哥“孩子这是怎么了。哪块不舒服。”    
    哥哥停下脚步走近大叔“没事。犯错了”    
    他压低声音但我还是隐约听得到“小女孩嘛脸皮薄。回家好好跟孩子谈谈。别吓到孩子。”这是这个学校第一次让我这么感动。    
    谢谢你。让我感受到这个一开始我不是那么爱学校的温暖。我一路跟我哥上了车。    
    我坐在车上的时候好像已经看到我被揍的嚎啕大哭的场景。    
    停车的目的地不是家是二哥的公司。到了二哥办公室我紧张的要死。这要是在公司揍我不丢死人了吗。呜呜。    
    “坐着休息会吧。”    
    我的天!这是没有生气?我坐在沙发上有点懵逼。    
    “去把这个文件送到2楼7号,这个送到4楼13号。”我拿着文件火速送到该送的地方。    
    回到二哥办公室“不想上学就在我公司帮忙好了。我也不逼你上学。”    
    二哥说这个话的时候像极了大哥。我脑子翁的一下有炸裂的感觉。所以?不上学了就? 我根本接受不了二哥说的话。尽管有多少厌学情绪,但还是想不到我不上学以后该是什么样子。   
    “哥?我没这个意思。”    
    “你给我的直观感觉就是你不想上学,不在学校踏踏实实待,那就在公司老老实实的。”    
    “我要…”话又没有说完就被二哥强行打断。    
    “去外面帮忙。”他面无表情的翻看文件。对我说话的时候也没有看我一眼。    
    我抹着眼泪从他的办公室出去。            
    
    
    
我错啦大家!!!我不应该这么久没更新!!!最近有些忙!这不是理由!真的!!!我们在帮大哥悄悄策划求婚!!!悄悄地!!    躲到会议室一个人哭。一个人的时候总是掉进孤独的世界里。    
    总是想的太满,做的又太少。    
    
    
    会议室很黑,昏暗的让我有些发怵。怕黑的人躲在漆黑的角落里是该有多矛盾呢。    
    我看了眼表已经十一点多了。他抱我起来的时候我已经睡了一觉了。    
    我能感受到他动作轻的不得了,生怕把我弄醒。我怎么舍得这个时候睁开眼睛让你再对我冷一次脸呢。哥哥对我的爱护在小小的细节上总是毫不含糊。    
    我装作在睡觉的样子倚靠在二哥怀里。有多久没有这样被你抱着了呢。到家把我抱到房间盖好被子才离开。    第二天一大早被叫起来。全然以为没什么事了。二哥的平平淡淡我也假装没发现。但坐在二哥的副驾驶一路上又开到了公司。我就知道这件事是彻底没完。他在跟我动真格的 。    
    我只是想他揪着我上课睡觉和翘课的事情。也没成想着其他的事。    
    到公司是真的开启了忙碌模式!我一个早上都没有沾一下椅子。全程是帮着打印文件,送文件,送饮料,还要取快递。    
    一大早就是各种跑。公司的打印机我用不好。因为时间太紧张,B组的小哥哥草草教了我一遍就被叫走了。    
    用废了不知道多少张A4纸。一个姐姐过来说“妹妹啊,时间实在是紧张,这些资料是加急的,印歪了没关系,能看就行。”所以许多资料也是斜着印上去,只要凑合着可以看。就赶紧送到该送的地方。    
    当然,差错是少不了的。难免把A1的文件送到A2或者又把二哥的文件送到苏洋哥那去。    
    “Abby,你是不是又送错了。这应该送到你哥那去。最近长高了啊。”    
    “啊我又晕了。走啦哥。”    
    没工夫跟很久没见的哥哥叙旧。我又在公司来回穿梭。    
    苏洋哥家里跟我们家是世交。二哥从国外回来一说要创业,苏洋哥也是二话没说去了新公司帮忙。    
    我太难了。给二哥打印正式文件也没看内容。印斜了就那么送过去了。    
    果然被骂了“文件这么着送过来就行了?你在应付我还是什么?”    
    中途去过两趟二哥的办公室传话和送东西。每次都是摆着脸色没跟我说一句话。    
    这么一说积压的小脾气也来了。    
    “我已经很认真了好嘛。一个早上啦我跑前跑后我都什么都没说还要看你的脸色。”    
    我呛了两句坐在了二哥办公室的沙发上。    
    “你什么态度?我让你坐了?我还没找你算账你倒自己来找揍了?”    
    二哥抬头看着我脸上有隐藏不住的愠怒。我一时被怼的说不出话。脸转到窗外嘴里哼着歌。    
    “你愿意让我在公司揍你就继续这个态度。我保证不了有多少人进来。”    
    我知道二哥不可能在这里揍我。他一直很懂得去维护我的面子。    
    
    
    有恃无恐真是我现在最好的诠释。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他像是看穿我的心思。    
    我听见二哥站起来办公椅与地面摩擦发出的声音。我急忙转头看见二哥已经朝我走了过来。过来拽着我的手朝外走。    
    我开始哭开始撒泼。“3 2”我听见倒数紧赶收声。我真的怕倒数呜呜。    
    然后就拽着进了电梯。进去之后全是员工打招呼。我哥笑着打完招呼瞬间变脸把我提溜出去。我尴尬到爆呜呜。    到了家门口我不肯下车抓着安全带哭,二哥真的是把我拎进家里的。给我扔到书房门锁住就出去了。                
    
    我在里面情绪就崩溃了,哭的有些撕心裂肺。    
    有时也会烦自己。遇到什么事情都哭。但我不觉得这是我性格的软弱。可总也觉得没必要遇到什么事情都掉眼泪。    
    要是犯错被抓着了。总是扯着嗓子往死了哭。这个要改。不能怎么样就自己乱分寸。    
    是这样想。可多年的习性了。又改不过。像宇东哥的话说“可能是你们哥俩的眼泪都跑到Abby身上去了。”    
    
    
    
    “我错了哥呜呜呜我不敢了呜呜呜”使劲敲门他根本理都没理。我哭着看着墙上的钟秒针一下一下的划过。    
    一个小时过去了。我听见钥匙开门发出的声响。    
    二哥一进来我就抱住他了。他又使劲推开我坐到沙发上去。    
    我哭的不知所以然,用手揉着眼睛。直接一巴掌拍到腿上“别揉眼睛。说多少次了。”我赶紧放下手任由眼泪掉下来。    
    “你自己先说。我听听。”怎么做事风格越来越像大哥了,以后我在家有好果子吃了呜呜。    
    “就不太适应嘛然后您一直脸色不好我就没太控制住。”    
    “我说的是今天的事吗?”二哥抬头看我的时候A爆了!我怎么能在这种紧要关头痛哭流涕还花痴自己哥哥我太难了。    
    我随即紧张的说“那…那您说的是学校的事?您知道我学校也要适应时间的。睡觉这个…这个他他难免会有,哥。”    
    “难免现在是个高频率副词?everyday?”怎么会每天睡觉都被抓住我心里默默盘算被老师盯上了以后得小心!    
    “也不是每天哥。”我哭的有些缓和说话也变得冷静些。    
    “那你跟我说说你每天晚上几点睡啊。”二哥伸手把刚刚退后些的我拽到跟前。    
    “我学习完就睡了。十点半我就躺床上了,有的时候睡不着。”我低下头悄悄的说。    
       
     “你现在说瞎话的本事越来越厉害了呢宝贝。”吓的我情绪刚刚缓和又开始哭。    
        
    “你一个星期也给我通不了几个电话啊电话卡的次数蹭蹭掉。”    
       
     “我我我…怕你忙给大…大大哥打了。”    
        
    “那谢谢你这么体谅我啊亲爱的妹妹。要问问大哥?”二哥掏出手机找到大哥的号码放到我跟前。我拿着手机藏到身后哭的愈来愈厉害。    
        
    “哥我错了。”我带着哭腔说的。他没理。    
    “拿过来。”我摇了摇头往后退。    
    二哥捏着我的肩膀轻而易举把我转到后面夺下手机顺手就是几巴掌。    
    “转回来。”我看不到表情但感受的到怒气。我没动。顿了几秒就直接把我摁到腿上了。巴掌不停的挥。    
    “我现在是对你一点点耐心都没了宋伊颜。”    
    
    “错了错了呜呜呜。”我胡乱扑腾小腿但腰被按的死死的。    
    二哥不同于往日揍我。他没说话一直往下挥巴掌。房间里清脆的巴掌声和我的哭喊声此起彼伏却缺了二哥的悉心引导。    
    
    
    那时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知道了我通电话是和学长我逃课是去看学长打球。    
    所以我不敢轻举妄动。我不敢交代所有事情。我心情很复杂也怕。原贴 天塌下来你还有哥呢!    “我给你机会了。”他把我拎起来拿着手机点划几下摔在桌子上。    
    “来,你自己看。”    
    朝桌子上的手机方向按住我的头。我清清楚楚的看到手机屏幕上我电话卡的通讯记录。    
    我没想到二哥能想到去查通话记录。“现在可以跟我讲讲这个每天晚上跟你通电话到半夜的是谁了吗?”    
    我不敢说话任凭眼泪在脸上淌。    
    “你不说话意思让我自己问?”就看他拿起手机要拨号码我就慌了上去抢手机生怕他打给学长。    
    “哥…哥我说我说。我…我这是我…呜呜呜”我没勇气面对二哥。    
    
    
    
    他从小把我护在手心里,谈恋爱无疑就是高压线。    
    
    
    
    其实也不是第一次被发现。之前被大哥发现过,在原贴写过的一篇。    
    在那次大哥揍过我以后跟学长分开了一段时间,后来又复合。    
    我千叮咛万嘱咐大哥一定不能让二哥知道。却没想到这次捅这么大的娄子。    
    “男朋友是吧?”    
    
    “你会不会说话?”边说狠劲拍了下桌子吓的我一哆嗦。    
    我哭着点点头。不敢说什么话去辩解。    
    “你就是不长记性我告诉你。我平时跟你说的只要没打到你身上就都是废话。”    
        
    
    我太难啦原贴链接发不出去啊我太难了我要开学啦。    二哥抽了他的皮带把我扔到沙发上。    
    我没挨过他的皮带。我之前也一直觉得他不会舍得。一下,两下 三下。    
    皮带真的不是盖的。我胡乱扭着身子他也不管不顾。甩到腰上和大腿上也没停下来。    
    “哥你听我…听我跟…你…你说。”    
    “不听。”我的的确确被吓到了。他没舍得下这么重的手过。    
    可我就是觉得学长值得。无论我再挨多少次打。我都这么觉得。    
    “那我也要说。”我断断续续的语言有些坚定。    
    
    
    
    “他是一个很好很好的男孩。他比我大一届。他就像你们一样对我那么好。他愿意为我…”    
    他停下手蹲到我面前。“他高三了Abby。你不觉得你不仅是在自毁前程,更重要的是如果他没有考上理想的大学,他会觉得是你的问题嘛?你有想过这些嘛?你有在影响人家嘛?”    
    他帮我抹去脸上的泪。    
    “我知道你逃课去找人家,他是什么感受,你是什么感受。哥也是从那个年纪过来的。可你看学生时代的爱情有几个走到最后了呢。”    
    “哥哥不是不让你谈恋爱,可是两个人恋爱要克服很多事情。他就要高考的。我不想让别人觉得我的妹妹影响别人前途。你是哥的宝贝啊。我怎么会舍得你受一点点委屈一点点伤害。”    
    “哥你要相信我。他是…是很喜欢…对我真的很好很好。”    
    “我没法接受你现在就变成别人的了。他再好都不行。实在不行…你带他见见我?”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简直要飞上天啦。我瞬间就把他刚刚讲的什么高考什么前程都抛到脑后了    
    。“你这么怕疼的一个人居然为了他挨这么顿狠打。你愿不愿意为了我挨打啊你白眼狼。”二哥小声说这些话的时候真是活像一个柠檬精。    
    他站起来坐到沙发上。“他学习好不好啊。帅不帅啊。有没有我帅啊。跟我比怎么样啊。他要是样样不如我凭什么把你交给他啊。你告诉他啊,我可就只是暂时让你和他有一些友谊。可不是同意了。别美的你。让他好好珍惜你。什么你影不影响他学习。在他那里,你最重要。也不能这么说,反正就…”    
    “哥你好啦,你怎么神神叨叨的。”    
    “你必须让我看看,那是个什么东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魔怔二哥在线魔怔。   
    
    
    
    想知道我带学长见二哥的事情嘛。放心。不会告诉你们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学长带我去他奶奶家吃饭啦我好紧张嘻嘻。🌫️二只羊🐑一只羊🐏四只羊🐑八只羊🐏五只羊🐑八只羊🐏八只羊🐑六只羊🐑八只羊🐏五只羊🐏    
    每只羊的开头是kou ~    
    这总可以了吧ww~分享一个有趣的事~    
    
    之前不是染了个头嘛。开学的时候大哥二哥去出差了然后我就顶着一头粉毛去上学啦。    
    到学校就已经迟到了。刚进校门就有几个男的冲上来要微信。我当然没给哈哈。    
    然后到班里我们班同学都纷纷发出了“我丢”“哇”“wc”等等。班主任看见我脸色都变了。    
    “我放假就染回来老师!”求生欲让我这么说的。    
    班主任老师宽容了我。但第二天上操的时候政教老师就把我逮了呜呜。她把我带政教处见主任。主任把班主任叫来通知家长。我们老师给二哥叫过来了。“宋伊颜这边需要你过来一下。”然后就挂啦要说也是巧,平时我哥都会把前因后果了解差不多,结果这次就刚好原因也没说就挂啦。   
    
    
    
    我二哥风尘仆仆就来了。哈哈哈他来了他来了,他顶着粉毛走来了。我看到我哥的时候我差点憋不住。我以为他去出差肯定把头发染回来的。    
    
    “主任,您说,她干嘛了。刚开车的急也没问老师什么事。”然后转过来瞪了我一眼。    
    “也没什么事,就是孩子还是高中生。你这做哥哥的别带着她染这五颜六色的。年轻人我也能理解,她不是还小嘛。你这哥哥当的也太…”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我哥摸了摸头把卫衣帽子扣上说“我的问题我的问题。我这就带她染回去。”    
    我哥拉着我出去。“你连开学要把头发染回来都不知道吗你。”    
    “你连出差和来学校接妹妹要把头发染回来都不知道吗你。”    
    “我不是忙嘛。”    
    “我不也是忙嘛。”
   然后去教室拿东西的时候我们班看见我二哥的头发就一阵唏嘘哈哈哈。    
    我刚进去同学就说“Abby你们咋这么牛。”    
    “这我哥教的。”    
    我至今无法忘记主任看见我哥的那个眼神哈哈哈。    二哥说:“你承受不了的让哥哥来。”     二哥说:“我就是不舍得你收到一点伤害。”    我换新班主任了。我们学校高薪聘请来的。还是大哥的同学。和我大哥很熟的那种。我彻底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了。
    万恶的新班主任。我在学校的实时表现都被他“要不跟你大哥沟通沟通…”威胁。他还要拿戒尺抡我。他说我下次数学要是上不了一百就拿戒尺抡我。他还趁我们上化学课的时候悄悄拍我睡觉的视频。我快愁死了。这老师太严了我哭   学校有活动所以放假推迟啦。今天宇东哥来接我的。            
    
    在路上的时候我问:“哥,我哥怎么没来。”    
    
    “忙着欣赏你的成绩单。”    
        
    我真的是倒吸一口凉气。欲哭无泪的问“哪个?”    
  
    “两个一起。”   
         
    “那我们能不能先不回家!!?”    
        
    “面对疾风吧。”    
    
    
    
    我……化学考36分怎么办。数学考54分怎么办。凉了凉了。    我一个礼拜都没去学校辽。    
    
        给我揍的我现在想想都觉得疼。                                            
    
    
    学校两个星期放一次我在学校都快枯萎了。我太想学长了呜呜。所以我就悄悄买了个手机。还没捂热乎呢绝对。我上次放假回家才悄悄带过去的。    
    我们班主任一直说要整顿班风…自从他来了以后我就没好日子过。每天上课我要是敢眨眨眼睛他都提着戒尺就来了。    
    那天下午活动课学长好不容易休息。同学说老班开会去了所以我才冒险把手机从宿舍拿到教室的。    
    
    
    他开了我们班的监控…谁能想的到呢。我也想不到新班主任这么恐怖..最重要的是他回来还装的一点事都没有。我根本没放在心上..    
    .就在放假前一天我同学还给我说好像看到我哥来学校了。他说他就看见一个高高瘦瘦的背影像是我哥。没看到脸不确定。我就以为肯定是他认错了。    
    
    
    放假那天是我家司机来接我的。一切都像往常一样。没有任何异常。我放假啦 我今天已经把我全部的电子产品都从我哥那要回来啦~    刚回家我也没多想。我换完家居服把手机放我房间然后才背着包晃晃悠悠找我哥去了。    
    
    
    我进书房看见我哥坐在沙发上办公问了个好就径直走向书桌了。    他边合电脑边让我过去    
    我刚准备过去“包也拿过来。”我看脸色就知道一定有事。    
    但我当时的的确确一头雾水。直到我走过去把包递给他亲眼看着他翻了个里外朝天。    
    “手机呢?”    
    “我的?”心头一紧从口袋掏出我的手机。    
    “在这啊。”    
    “你觉得我说的是这个吗。”    
    “呢你说的是哪个?你的不在我这啊。”我已经完全知道是什么事了。    
    
    
    我的心底传来一个声音 稳住…    
    “我说你在学校玩的那个手机。说的够清楚了嘛?”    
    “不是…呢是我同学的哥…”看都没看我一眼。从站起来到出去。    
    “你的嘴里有一句实话吗?”声音过来的时候戒尺就拍到我腿上了。    
    我天…一瞬间眼泪就有溢出来。    
    “哥我错了我错了。你别拿这个…别…”     
    他绕过我坐在沙发上直勾勾盯着我。我忍不住还是底下了头。哪怕次次挨训都被凶要看着他。   
    “你上次考试完我就买了。我没舍得拿出来。我舍不得。现在我终于知道你班主任说的有多对了。”md…我就知道..

酒巷笙歌备份

【酒巷笙歌】【纪实】我们俩(现代父子)

2020-4-3 10:48:17

酒巷笙歌备份

【酒巷笙歌】【原创】各种小剧场(m/m)

2020-4-3 10:48:3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