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会员获取权限教程:传送门
【如果网站打不开,去这里找】spank导航:www.spdh.top
常见问题:
视频加载不出来使用火狐浏览器:传送门
捐赠会员成功,12小时内会获得vip权限
更多网站使用教程请点击 帮助中心: 传送门

【酒巷笙歌】【原创】爱上你是我没法改变的命运 (M/F)

命运让她寄人篱下,在少爷严厉的管教下成长,乖巧听话是她的代名词。一天,她发现了自己的身世......
最好的... 09:42

【酒巷笙歌】【原创】爱上你是我没法改变的命运 (M/F)命运让她寄人篱下,在少爷严厉的管教下成长,乖巧听话是她的代名词。一天,她发现了自己的身世……第三章: 狗也不如
第二天早上,珊儿是痛醒的。一睁开眼,便看到少爷手中藤条发疯一般抽打在自己身上。珊儿吓得跳下床,本能的就跪在地上。她没有开口说什么,因为她不敢问,只是静静跪在地上承受着少爷连连打在身上的藤条。她痛的想要大喊,想要躲避,但她不敢,真的不敢。不知过了多久,少爷手上的藤条一丢,冷冷地说 “那么快就忘了规矩吗?”
“少爷,珊儿不敢忘” 珊儿开口,还不太明白自己犯了什么错。
“那你是在告诉我你是明知故犯?” 赵明进阴沉的问。
“少爷,不是的,不是的,珊儿不知道犯了什么错,对不起少爷,对不起,请少爷明示,珊儿一定会改,不敢再犯。” 珊儿急了,连忙说道。
“不知道是吗?滚去我书房。” 赵明进怒声道。
“是,少爷。” 战战兢兢的起来向少爷的书房走去,脱掉衣服,跪在书房中央。珊儿刚一跪下,听到后面传来敲门声。“哥,你在吗?我来交悔过书。” 还没有等到任何回应,赵心云便大步走进书房。看到光着身子的珊儿,心云顿感一阵尴尬。连忙逃也似的退出书房并把房门关上。当她想要转身离开便撞在正要走进书房自家大哥的胸膛。
“你毛毛躁躁干什么?” 赵明进低头问。
“哥,我来交悔过书,给,我先走了。” 心云把悔过书交到大哥手中便想转身就走。
“跟我进来!“ 赵明进只是冷冷的说。
“哥,珊儿,珊儿,她,她在里面,我,我就不进去了哈。” 顿了一顿,好像在下什么决心似的后继续说,“大哥,你,你,你也不要再这样罚她,她,她,她始终是女孩子。” 赵明进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示意心云在门口等,便转身走进书房。心云站在门口看着自家大哥毫无波澜的走进去,心里便一阵腓腹。大哥你真是一个变态。
赵明进进房之后看到珊儿面上绯红,尴尬的低着头。望着眼前这副玲珑有致的胴体,忽然心中一动。他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他从来没有对任何女人动过心,怎么会对这个还没完全长成的小女人心动。不,那不是心动。一个小奴才怎会让他心动!一个奴才怎么敢让他心动!
“抬头。” 赵明进命令。
珊儿抬起头望着少爷,脸上尴尬之色一扫以空。珊儿不太明白自己光着身子面对少爷的时候不会感到一丝尴尬。但刚刚当小姐看到她光着身子的时候,从未有过的害羞感觉令她感到无地自容。赵明进看着珊儿这番表现,心中顿感不悦。他一只手大力握着珊儿其中一只柔软,另一只手就是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低声咒骂着 “**,**,真是贱格!”
少爷现在握着她那个地方,从没有过的羞耻心渐渐冒头。眼神开始闪避,不太敢再正视面前这个高高在上,俊美的少爷,心里闪过一片异样。下意识的胳膊动了一动,想要撞开少爷的手,当一开始动作,就意识到自己差点又犯错了,动作一下僵住。赵明进露出满意一笑,松开了手后说,“衣服穿上。”珊儿不敢怠慢,把衣服穿上后,继续跪好,但却羞得简直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这些小动作赵明进尽收眼底,往门外一喊示意心云可以进来了。
心云走进房间看到心云已经把衣服穿上,松了一口气,以为大哥终于开窍了。却不知道这只是自家大哥的强烈占有欲在发作,他的奴才只有他才可以看,可以打,可以罚。
“说,你们去网吧做什么?” 心云进来以后,赵明进开口问。
“哥,我们班上那个讨厌的李乐乐,取笑我落后,连网吧都没有去过。她跟我打赌说我一定不敢去。我当然不可以输了,所以昨天放学后就去了。” 心云老实的解释。
“你怕别人笑,就不怕哥的藤条焖猪肉吗?” 赵明进轻松说道。
“哥,我怎么会不怕,对不起嘛,我悔过书都写了,以后不敢去了,不要再生气了嘛。” 心云看着大哥好像心情不错的样子便开始拉着赵明进的手撒娇。
“好,我今次就放过你,但禁足一个月,今天开始。出去吧!” 赵明进好声气的说。心云看了看珊儿,她不明白从小到大自家大哥为何要对珊儿这么不近人情,而且很多时候都是因为自己闯祸连累珊儿受罚,心里更加难受。想说什么,但又不敢,因为每次帮她求情时只会为珊儿招来更重的惩罚。珊儿六岁开始进赵家,和自己的年纪一样,从小一起生活,虽然她只是一个下人,但却是在这个家里唯一可以当朋友的人。心里确实很是无奈,但是也只好走出书房,把门关上,心理不断想,希望大哥这次能够手下留情。珊儿看着少爷温柔的对小姐,心里很是羡慕。
“反省得怎么样?” 赵明进不等心云走远阴冷的道。
“少爷,珊儿知错了。” 珊儿颤声回答。
“错哪?” 赵明进逼问的语气。
“珊儿没有准时跪在少爷房门。” 珊儿在少爷要自己去书房反省的时候才后知后觉自己的错误。
“昨天的错我还没有罚你,你今天又急不及待的犯错,你说你是不是犯贱?”
“对不起,少爷,对不起。” 就算如何卑微,珊儿也不愿承认自己犯贱,只好不断道歉。
“问你话呢!” 赵明进不会让她轻易过关。
“珊儿,珊儿…” 珊儿怎样也说不出口。
“好!很好!起来!” 赵明进真的气疯了,居然不回话,居然想在我面前要有尊严,我就让你活得连狗也不如。
珊儿不明所以,但也起来自觉的乖乖跟在少爷身后来到餐厅,看到小姐已经坐在餐桌上等少爷。赵明进走到心云的对面坐下。心云刚要示意珊儿到她身边坐下,却看到珊儿走到大哥的脚边跪下。未等心云开口问出心中疑问,赵明进便开口说 “她只是我养的一条狗,有什么资格坐?容姐,把她的早餐放地上去。”
容姐只好端起珊儿的早餐盘子,放到她的面前。
“全部吃完。” 赵明进继续命令。
珊儿听到命令便拿起餐具,刚想开始吃,又听到少爷冷声说 “狗需要用餐具的吗?” 容姐听到后,不敢迟疑把珊儿手中的餐具取走。珊儿知道避不过,少爷要她吃完,她就一定要吃完,便开始用手拿起盘中的食物。但少爷更残忍的声音传来 “狗用手吃东西的吗?”
“哥,你…” 不要太过分,但看到大哥凶狠的目光射来,后面的话心云不敢说出来。珊儿趴下开始用嘴努力吃着盘中的食物。由于她现在是跪趴的姿势,屁股自然而然的撅了起来。
赵明进一脚踢向珊儿的屁股,珊儿一个不稳,趴在地上。盘子里的食物有一些落在地上。珊儿赶紧跪好,又继续趴下身子吃力的吃着盘中的食物。赵明进的冷音又一次传来 “吃完。”
珊儿知道,少爷指的是要她把落在地上的都要吃完。珊儿开始后悔在书房的时候没有承认自己犯贱,惹怒了少爷,少爷现在就是要让所有人看着自己如何比狗还要低贱。就算现在觉得怎样难堪,她也要像狗一样把盘子上,地上的食物吃完。否则不知道少爷又会用什么方法侮辱她。她觉得这已经是她的极限,她快要受不了了,谁可以来救救她。
“吃完来书房。” 冷冷一句,赵明进便向楼梯走去。看着大哥已经上楼,心云走到珊儿面前要拉她起来。
“小姐,不要,我快吃完了。” 珊儿哭着说。
“你起来,你起来,你这样我很难过。” 心云真的不忍心,看着这个自己从小到大的玩伴受这样的屈辱,她真的不明白珊儿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要承受这样的对待。
“小姐,如果你为我好,就不要理我” 珊儿现在已经是欲哭无泪。
珊儿真的是看不下去了,跑到大哥的书房大喊 “大哥,珊儿做错什么,你要这样对她?”
“在跟谁说话,没大没小!屁股不要了?” 赵明进也是怒了,自己的妹妹竟然为了一个奴才敢向自己如此无礼。
心云立即吐舌头说 “大哥,对不起,不敢了,但是珊儿…”
未等她说完,赵明进便打断她 “我做什么你不需要问,她只是一个奴才,你不用为她费心,出去!”
心云刚走出房门,便看到已经换过一身干净衣服的珊儿向书房走来。心云没说什么,只是叹息一声走向自己的房间。第五章: 梦想破灭
赵明进刚走上楼便看到珊儿在自己的房门口跪着,看看手腕上的名表,已经是晚上十时正。他一步一步向房门口走去,珊儿听到脚步声连忙回头,看到是自己的少爷便逼不及待的拉着少爷的裤脚,虚弱的说,“少爷,求你,我会听话,我会乖…” 还没说完便晕了过去。赵明进情不自禁的立即紧张地抱起珊儿,大喊了一声管家叫医生后向自己的床上走去。小心翼翼的把珊儿放在自己的床上。情柔的抚摸着她的额头,看这个脸色苍白,楚楚可怜的小女孩,他的心像被针扎了一下。当看到管家复杂的眼神才惊觉刚才自己失仪了,居然让一个奴才躺在自己的床上。管家不敢说什么只是让医生上前替珊儿检查。医生检查完了只说珊儿是饿晕的,也有点脱水。赵明进下意识的问怎么回事?他赵明进连一个奴才也养不起么?
管家只好恭敬的回答,“少爷,珊儿从昨天吃过早餐后就没有进过餐。” 赵明进才想起自己昨天打完她屁股之后让她房间跪着罚抄《女诫》二十次,不抄完不准她吃饭。昨天晚上他出门前珊儿交来了罚抄便吩咐她回房睡觉,没有让她吃饭。哪今天又是怎么回事?只听管家继续道,“今天小姐见珊儿没有下楼来吃早餐便让容姐把饭菜送上来,但是珊儿说少爷没让吃,她不敢吃,今天她就静静在您的房门口不吃也不喝的跪了一整天。” 管家说完后,赵明进让管家先出去。
赵明进看着床上这个娇弱的女人,心中不禁咒骂***,我有让你不吃不喝吗,你是存心让我心痛吗?这个想法刚冒头,赵明进就被自己这个想法吓到了。心痛,为什么会心痛?加上刚才自己看到她晕倒后竟然那么紧张,越发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又想到这个小女人其实真的十分乖巧懂事,干干净净,温婉柔顺,听话,打骂不还手,他要的不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吗?女人,他需要女人吗?想了想,想不明白,不想了,而且真的累了,昨天晚上出门到现在还没有机会好好休息过,于是脱掉衣服,只剩下一条平角裤,躺在珊儿身边,手臂放在她的腰上。他发觉这样的感觉其实真不错,起码在这个小女人面前他不用勾心斗角,还可以完完全全的随心所欲。林珊,既然你让我心动了,我永远也不会让你飞出我的五指山,你若敢背叛我,我会让你生不如死,想着想着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清晨鸟儿的吱吱声把珊儿吵醒。一睁眼发觉自己睡在一个袒胸露臂的男人的怀抱了,顿时吓得不轻。轻轻抬头看了看,啊!是少爷。立即眨了眨眼睛,啊!还是少爷。为什么会这样?少爷眼睛闭着,应该是还没睡醒吧?她要怎么办才好?还是不要出声不要动吧,否则弄醒少爷的话不知道又要受到怎样的惩罚。想着想着,珊儿觉得少爷此时其实也不是太可怕,反而就这样躺在少爷身边让她感到无比的安心。她认真的注视了少爷几眼,说真的, 少爷真是长得很好看,她从没遇到过比少爷更好看得男人。想到这,脸开始像火烧一样红了起来,尤其是现在她和少爷如此靠近。她觉得如果时间可以静止,让她就这样静静的躺这个高高在上,可以呼风唤雨得的男人身边,她就会幸福得要死去了吧!啊!这就是爱吗?原来爱上一个人就是这么简单吗?原来爱上一个人是不用理由吗?原来爱上一个人只需要刹那间的感动吗?珊儿自嘲,原来自己真的就是那么卑微,那么犯贱,爱上一个经常打她罚她的男人。那又如何?这样一个出色的男人,谁会不爱?但是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永远不会属于她。不要再想了吧,这一刻,就让自己幻想成少爷珍视的公主,好好享受这片刻的安宁, 这温暖的怀抱吧。因为很快她就会被打回原型,继续卑微低贱的生活在少爷的脚下。其实就算是这样也是幸福的吧,就算是经常被他打被他罚,只要能够留在少爷身边就足够了吧,因为她只是一个卑微的奴才,所以她不会也不敢奢望什么。
幸福的时光总使那么短暂,当珊儿看到少爷睁开眼的时候,她就只道梅蒙要被打破了。她见少爷已经醒了,当然也不敢再死皮赖脸的窝在少爷的怀里,跳下了床,跪了再在地上。原本赵明进一睁开眼看到珊儿的时候,眼里只有温柔, 但当他看到珊儿毫不犹豫的就跳下床,好像再避什么洪水猛兽似得,他的脸一瞬间就黑了下来。这个死女人,就这么急不及待要离开我么?
珊儿看到少爷摆着臭脸,应该是为自己睡上了他的床而不高兴吧。虽然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睡在少爷的床上,但她想也不敢想也不会去想是少爷抱自己上床的。此时,她只觉得自己大祸临头了,脱口便说,“对不起,少爷,我无心睡在你的床上,我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对不起,对不起。” 赵明进听完以后,脸更黑了,她分明就是在说她不稀罕睡在他的身边。他高高在上惯了,怎么能够忍受一个小女人这么不待见他,忍不住就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说,“哼!以为爬上我的床就飞上枝头?你妄想!在我眼中你永远只是一个低贱的奴才,滚出去,别污染了我呼吸的空气!”
珊儿心都碎了,少爷现在一定以为她是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吧!他不敢妄想要做少爷的女人,她只想默默的留在少爷身边,在他脚下做一颗毫不起眼的尘埃,现在连这个愿望也可能幻灭了吧。她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到自己的房间,又怎么换上了校服走到餐厅。心云看到她终于下楼了很是高兴,连忙示意她坐在自己旁边后说,“珊儿,快吃吧,差不多两天没有吃东西,饿得慌了吧!” 珊儿说了声谢谢便低头吃了起来。不一会,纷纷有人喊“少爷早”,珊儿知道是少爷来了,嘴角不自觉的上杨,放下餐具,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少爷脚边,跪了下去。不久前她才觉得这是无情夺去她人身自由得一条规矩,现在她只觉得这是一条让她觉得无比幸福得规矩,可以待在少爷身边对她来说就已经足够了。可是她得梦还没来得及做,便听到少爷无情的说,“滚回你的座位,你离我这么近令我吃不下咽,**!” 果然,梦想破灭了,珊儿的泪水夺眶而出,走回了自己的座位低下头,两手试图擦去流不完的泪水。赵明进其实是很高兴她主动走到自己的身边,虽然她可能只是想避免更多的惩罚。但他想到她昨晚饿到晕倒,只想她回座位好好吃饭。他也不想说出那样无情的话,但他高高在上惯了,要他突然温柔,尤其是对一个小奴才,他怎么也做不到。看到她不停流泪不好好吃饭,他真的生气了,脱口而出又是无情的话,“别在我面前装可怜,把饭菜吃完,我最讨厌浪费。” 珊儿听后强忍着泪水,开始吃起了面前的饭菜,因为她不想让少爷更加讨厌自己。第六章:不想再打
“珊儿,一起去嘛,今天是我生日,你一定要去。” 心云,珊儿和五六个男男女女站在学校的大门讨论着应该去哪里帮赵心云庆祝生日。珊儿不想拒绝,但少爷的电话打不痛,她不敢未经少爷同意就放学后不回家。其中一个眉目清秀的男生拉起了珊儿的手说,“你一定要去,你不去不行。” 珊儿试图挣开男生的手,但挣不过,就在此时,后面传来一声大吼,“在干什么?” 珊儿心里一颤,那不是少爷又是谁。
珊儿把心一横,推开了男生,走到赵明进的身边,低声喊了一声少爷。赵明进给了她一个冷眼,这个死女人竟敢跟男生拉拉扯扯,看我不打断你得手!赵心云看到自家大哥,开心得跳起来说,“哥,你不是说没空么,我们正准备去KTV庆祝呢?” “你生日,我怎么忙也要抽时间跟你庆祝,来,哥请你和你的同学去吃大餐,然后你们再去KTV。” 赵明进宠溺地说完后握着珊儿的右手,示意赵心云先去餐厅等他,他有话要跟珊儿说。
赵心云以为大哥不让珊儿一起去庆祝,情急之下就说,“哥,你让珊儿去吧,她也很想去。” 赵明进只说了一句,“乖!你们先去餐厅,我随后就来。” 然后把珊儿推进豪华房车的后座,自己也坐了进去。大力的把车门关上后,就把珊儿推倒在地上,冷声命令,“跪!伸手!”
珊儿连忙跪好伸出双手。赵明进解了腰中皮带然后对折,紧握着珊儿右手四指,用皮带用力的抽在珊儿的右手手心上。抽了十多下后,用两指大力捏住珊儿的下巴,厉声的说,“身为赵家的奴才,你竟然敢大庭广众下跟男生拉拉扯扯?你当我死了吗?” 然后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珊儿急了忙说 “少爷,不是,不是,我没有,我没有,请您听我解释,求您听我解释。” 赵明进不想听,“我不想听你的废话,他还碰了你哪里?还碰了你哪里?说话!” 珊儿拉着少爷的裤脚,哭着说,“少爷,真的没有,他没有碰我哪里,真的,请您相信珊儿。” 赵明进冷声道, “回家再跟你慢慢算!”
赵心云看着珊儿脸上红红的五指印心里暗骂赵明进,哥,你还真是个暴力狂,又打珊儿!嘴上却甜甜的说,“哥,珊儿,你们终于来了,快坐,快坐。” 赵明进给了珊儿一记冷眼,在她耳边轻声地说,“既然敢大庭广众跟男生拉拉扯扯,我就要让你当众出丑,规矩!” 珊儿立即明白她没资格坐,虽然难堪,她不敢也不能反抗,自觉的跪在少爷的脚边。众人露出错愕的眼神,望了望赵明进,又望了望珊儿,气氛十分尴尬。赵明进此时却捏着珊儿的耳朵说,“滚一边去跪,不要阻碍我们吃饭,没我批准不准起来。” 然后和颜悦色的对其他人说,“来,快点菜,不用跟赵大哥客气。” 众人虽然疑惑,但是也不敢问什么。
珊儿找了包间里的一个角落跪下,听着桌上众人有说有笑,心里感到十分难受。少爷,我现在连跪在您脚边的资格都没有了吗?那些不久前让我痛苦难当的规矩成为了我幸福的泉源, 但最近您亲手抽干了这片清泉,因为您再没有给我机会跟在您身后,跪在您脚边。在这个角落里孤独的我真恨不得化成一片尘埃飘到您的脚下。就算以后我要被您踩在脚下,我也是心甘情愿,我最怕的就是您让我滚,让我不能靠近您。最近一个月您都没有打过我,是我连被您打的资格都没有了吗?我觉得很失落,因为只有在您打我的时候你才属于我的。今天您终于肯打我了,我内心有点小兴奋。我是受虐狂么?不是的,因为只有在您打我的时候我才能与您靠近。想着想着珊儿的泪水便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赵明进看到珊儿哭了,心里一阵刺痛。珊儿,我真的不想打您不想罚您,但是为何你要跟别的男人拉拉扯扯?我有什麼是比不上那個毛頭小子的?你每天跟在我身後,跪在我腳邊時我的心是滿的,我知道那對你來說是羞辱,但羞辱你是我唯一可以把你留在身邊與我靠近的方法,因為我知道如果我不逼你,你是不會主動走到我身边。我原本沒有打算讓你從我身邊躲開,但每當我看到你跪在我腳邊時都是满面倦容时,我心里不忍,所以我讓你滾,讓你有更多時間休息。我對你這麼好,你就是這樣回報我?居然敢讓其他男人碰你?我不想打你,真的不想,是你逼我的! 想著想著便一手大力的拍在桌上,站了起來,嚇了眾人一跳。趙明進連忙笑著說, “沒事,趙大哥剛想起公司有要事處理,要先走了。你們慢慢吃。” 說完便拉起了珊兒頭也不回的走出包間。
赵进明把珊儿带到自己位于市中心的办公室。他的确是有事情没有忙完。他吩咐珊儿跪在咖啡桌前罚抄《女诫》后便坐到自己的办公桌开始看文件。不一会,刘秘书敲门进来报告说,力生集团的马总来了。马总一进来便不停的偷瞄着珊儿雪白的小腿,看在赵明进眼里甚是不舒服。死女人,谁让你穿短裙子,你还要勾引多少男人?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林珊,滚进洗手间,门关上,不要影响我和马总谈重要的事情。 ” 珊儿应了一声是,便马上拿起桌上的纸笔走进了洗手间。珊儿跪在马桶前,在马桶盖上继续罚抄。由于右手刚被皮带打了没多久,还是肿的,握笔也有困难,何苦是写字?但说珊儿不敢停,忍着痛,一个字一个字的写起来。大概一个小时之后,赵明进大力推开门走了进来,然后一手抓着珊儿的后衣领把她提了起来。大力一扯,珊儿的上衣被撕开两块。还没等珊儿反应过来,赵明进便把珊儿按跪趴在地上,然后一手又把珊儿的短裙扯掉。拉下她的底裤,就是一巴掌的打在珊儿的光屁股上。啪啪啪啪,巴掌声有条不紊的响彻了整个洗手间。赵明进嘴里一边念着,我让你勾三搭四,我让你勾三搭四,我打死你,我打死你,巴掌一边大力的打在珊儿的光屁股上。打了二十多下,又把珊儿像提小鸡一样提了起来走去洗手间扔在沙发上。大力的扇了珊儿两三个耳光后把珊儿拉了起来,然后自己坐到沙发上。
珊儿看到少爷坐在沙发上便条件反射的跪在地上。赵明进把跪着的珊儿拉到自己的两腿间,用力夹着珊儿的身体。两指捏着他的下巴,咬牙切齿地说,“那个臭小子还碰了你哪里?”
“少爷,没有真的没有,求你相信珊儿。” 珊儿颤声回答。
看着珊儿比自己打的有红又肿的脸,心开始软了下来。但还是一脸严肃后说,“知错了吗?”
“知错了,珊儿,知错了。” 珊儿连忙认错。
“错哪?” 赵明进逼问。
“珊儿不应该大庭广众跟男生拉扯。” 珊儿紧张的说。
赵明进一巴掌打在珊儿的脸上后托起她的下巴后说,“所以你是在告诉我私低下就可以吗?”
“不是的,少爷,不是的,珊儿真的知错了,以后不敢,以后会注意。” 珊儿连忙解释。
“再被我发现你做出不知廉耻,不守妇道,败坏门声的事,我就敲断你的腿,赶出赵家,让你自生自灭,听到了吗?” 赵明一边用力捏着珊儿的下巴,一边威胁道。
“少爷,珊儿听到了,以后真的不敢了。” 珊儿急忙说道。
“还有,以后不准穿短裙子,再敢露出小腿勾男人,我就打断你的腿。” 赵明进再威胁。
“是,是,是少爷!” 珊儿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勾引男人了,但是少爷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所以连连应声。
“好,既然知错,就要受罚,去我的帮公桌把戒尺拿过来。” 赵明进命令。
珊儿拿着戒尺回来,在少爷面前跪好,双手递上戒尺,等侯少爷的发落。赵明进没有即时拿起戒尺,他在思考,他真的不想罚珊儿,但是想她今天可以让其他男人碰她的手,明天是否就可以让男人碰其他地方?不可以,绝对不可以,所以他下定了决心今天一定要罚,还一定要重罚,好断了珊儿想要背叛他的心思,以绝后患。
“左右手各五十戒尺” 赵明进拿起戒尺后说。
“珊儿认罚。” 虽然怕,但还是把手再伸直了一点。
毫无预兆戒尺就啪的一声落在珊儿的红肿的右手手心上。
啊!好痛,太痛了,尤其是刚被皮带抽过,再挨戒尺,真的不是一般的滋味。珊儿不由自主的缩回了右手。
“伸手,你敢再动,惩罚翻倍。” 赵明进警告。
珊儿说了句,“对不起,少爷!不敢了” 然后伸出右手,用左手紧握着右手手腕后,以防止自己再缩手。
啪,啊,真的很痛,珊儿的手在颤抖,额头开始冒汗,左手更用力的握紧了自己的右手婉。
赵明进看到珊儿痛苦的表情,他真的不想再打了,但不行,他一定要让珊儿记住这次的教训,狠下心,握着珊儿右手的四指,狠狠的啪啪啪啪啪,抽了珊儿的手心五下。
紧接着抓起珊儿的左手,又是狠狠的五下,啪啪啪啪啪。就着样,左右手轮流的被打了二十五下。左手只是有红又肿,但右手已经破皮流血。但珊儿没有求饶,只是默默的流下无声的泪。虽然很痛很痛,痛得她快要晕倒,但内心深处,她不想这常惩罚这么快结束,因为这是她唯一可以和少爷单独相处的机会。
看着沾了血的戒尺,赵明进觉得自己呼吸开始有点困难,他真得不想再打了,但是他找不到下台阶,因为他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这时赵明进的手机响起,他就趁机走出办公室,把门关上。
珊儿跪在办公室里,等了半个小时,少爷还没又回来,她不敢起来,更不敢离开,但其实她心里更是盼着少爷回来,所以她更不会离开。一个小时了,少爷还是不知所踪。少爷,您是否已经忘了我还在这儿等您?应该是吧,我果然在少爷心目中真的什么都不是。
凌晨两点,赵明进推开了自己办公室的门,看到那个一丝不挂跪爬在沙发上睡着的小女人,心情复杂,走过去把她抱起轻轻放在休息室的床上,然后自己也躺上去,拉上被子,盖在二人身上。赵明进把珊儿微凉的身子抱紧在自己的怀里,慢慢感觉到手中握着冰冷的手开始暖和起来才沉沉的睡了过去。第七章:遵守《女诫》
赵明进睡醒了,感觉怀里的小人儿浑身滚烫。抬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哎,发烧了吧!真不让人省心,昨晚竟然一丝不挂的就睡着了。是时候要好好教育这个小女人要爱护自己的身体,否则真怕自己的心脏受不了。情不自禁的低头吻了一下珊儿的滚烫额头,赵明进便轻手轻脚的走下床,出了休息室。不一会,医生进来帮珊儿打了退烧针便出去了。
珊儿挣开眼,迷迷糊糊的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当发现自己一丝不挂的躺在陌生的床上,顿时吓得不轻。用被子裹着自己的身体,悄悄的走下床,走到房门口,小心翼翼的把门推开了一点点,往外看了一看,本能的退了一步。啊!是少爷的办公室。幸好少爷还没有回来,否则被他知道自己又睡了他的床就完蛋了。她把被子放回床上,整理好床铺,用鼻子闻了闻床上的枕头,依依不舍的走出房门。
赵明进一推门就看到那个一丝不挂的小女人,跪在沙发前,立即眉头紧皱,心里暗骂,***,不知道自己发烧么,还敢这样不爱惜自己的身体!珊儿听到声响,转过头便看到少爷的黑脸,心想,惨了,少爷在生气。虽然怕,但还是恭敬的说了声少爷。赵明进坐到沙发上抬手想去摸一摸珊儿的额头,珊儿本能的缩了一下,闭上眼睛。疼痛的感觉没有像预期的出现在脸上,反而感觉到少爷温暖的大掌温柔的摸了自己的额头一下。
赵明进摸了摸珊儿的额头,满意的一笑。但随即板起一张脸,拿起沙发上的戒尺,刚退烧就敢不顾自己的身体,真该打!珊儿睁开眼,看到少爷仍然是一张黑脸,手中还拿着戒尺,身子不自觉的微微发抖。果然,刚刚只是错觉,少爷的温柔永远不会属于她。赵明进以为珊儿是冷得发抖,走进休息室拿了被子出来,坐回沙发上,把被子披在珊儿的身体上。还没来得及细想少爷的举动,咖啡桌的电话响了起来。珊儿紧张的偷瞄了电话的方向,不知道是接还是不接。赵明进看着她紧张的神色,拿起了电话,开了免提示意珊儿说话。
“你好!” 珊儿只好硬着头皮到。
“林珊,你好吗,今天不见你来上课,没事吧!” 电话的另一面传来了男生关切的声音,赵明进眯起眼睛,一脸的厌恶。
“没事。” 珊儿尽量保持平静。
“你下午来上课吗?” 那边传来期待的声音。
“不知道,我挂了。” 珊儿看着少爷越来越黑的脸,匆匆挂了电话。
“你门什么关系?” 赵明进冷冷的问。
“少爷,是,是,是同学。” 这个同学正是昨天跟珊儿拉扯的男生宋辉,所以珊儿不自觉的有点心虚。
“是昨天那个臭小子吗?” 赵明进逼问。
“是。” 珊儿低下头,如实作答。
赵明进把珊儿的电话摔在地上,然后扇了珊儿两个耳光后, 狠狠的说,“在我面前也敢打情骂俏,在我背后还做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
“少爷,我们真的没有关系,我们真得什么也没做过。少爷,请您相信珊儿。” 珊儿拉着少爷得裤脚哭着说。
赵明进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门外传来敲门声,秘书在门外说,“总裁,我可以进来吗,有一份文件需要你签名。”
“进来。” 赵明进边说边走到自己得办公桌坐下。秘书走了进来, 把文件递给了赵明进。赵明进一路看文件,一路低声吩咐了秘书几句。秘书望了珊儿一眼便拿着文件走了出去。
赵明进潜意识得相信了珊儿得话,决定今次不再追究, 但又不想这么容易放过珊儿,所以开始坐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处理起公务,任由珊儿继续跪在沙发前。过了一个小时,秘书送了一袋衣服和一部手机进来后边离开了。
赵明进走到咖啡桌前把东西放下后坐到沙发上沉声的问,“要说实话了吗?”
“少爷,珊儿真的没有,我和宋辉真的什么也没做过。少爷,请您相信我。” 珊儿颤声说到。
“好,我姑且信你,但是如果我发现你撒谎,我拧断你的脖子。” 赵明进没有温度的说。
“谢谢少爷相信珊儿。” 珊儿松了一口气。
赵明进拿起咖啡座上的那袋衣服示意珊儿穿上。珊儿穿好衣服后看到少爷手中拿着一部新电话。珊儿正要走到少爷面前跪下,赵明进却让珊儿坐到他旁边的沙发,把电话放在珊儿手上后说,“以后你用这部电话,这个号码除了我之外,不可以有第二个人知道,听到吗?
“是,少爷,珊儿知道。” 珊儿恭敬的回答。
赵明进摸了摸珊儿的头说了一声乖,然后拉起珊儿说, “来,陪少爷去吃饭。” 珊儿提心吊胆的跟在少爷后面,猜不透少爷突然温柔的举动,总觉得一场暴风雨正再等着她。
赵明进带珊儿来到一间港色茶楼,看到各式各样得精致点心,珊儿肚子咕咕的叫。赵明进点了一碗白粥,示意珊儿只可以吃白粥,珊儿心里有一点失望,但是没有表现出来,因为少爷说什么就是什么,她无权过问,更无权要求。珊儿默默地把一碗粥吃完,赵明进又让人拿来了第二碗后简单都命令,“吃完,你知道我不喜欢浪费。” 珊儿其实真的没什么胃口,但他不敢说什么。
午餐后,赵明进说告诉珊儿今天不准她去上学后便把她带回了自己地办公室。他把珊儿拉进休息室,把她推倒再床上,转身走了出去。珊儿吓得弹下床,跪在地上。赵明进拿着被子进来,看到她跪在地上,皱了一下眉头后,把珊儿拉起来推倒在床上,把被子盖在她身上。他没有说什么便转身离开,把门关上。珊儿吓得一动也不敢动,渐渐眼皮变得沉重,朦朦胧胧得睡了过去。
赵明进完成手上的工作,走进休息室,看到珊儿还在睡,解下腰间的皮带,在珊儿的身边躺下。其实珊儿在赵明进推门进来之前已经醒了,还没想到要怎么做便听到少爷推门进来,所以他只好闭上眼睛装睡。突然她感觉到少爷的手从他的衣服下摆钻了进去,珊儿不自觉地抖了一下。赵明进知道她醒了却装睡,顿时感到气愤,你这个小女人这么不待见我么?于是冷声的说,“醒了还装睡,我说没说过要对我诚实?”
珊儿吓得立即张开眼睛说,“对不起少爷,珊儿知错了。”
赵明进大手用力揉捏着珊儿胸前的柔软说,“说说看,我要怎么罚你?”
“珊儿知错,愿意接受任何惩罚。” 珊儿不敢正视少爷,低着头说。
“那就罚你做我的女人。” 赵明进冲口而出,珊儿微微惊讶。在赵明进看来,她的表情在告诉他她不愿意,从来都是女人来求着他。珊儿的反应严重伤到赵大少爷的自尊心,所以不等她作任何回应便刻薄的说,“你没权力反对,你要知道,女人对我来说只是一条听话的狗,随时随地满足我的生理需要,仅此而已。做好你做奴才的本分。不过你记住,做了我的女人,就不要想着背叛我,逃离我,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听到吗?”
珊儿心里有一点点痴喜,没有表现出来,只是一副沉思的样子。虽然少爷要自己做他的女人只不过是为了要惩罚她,但这是不是代表自己有更多的机会接近少爷?赵明进看着她一言不发,在他来说,她是在沉思如何逃离自己,所以他一声怒吼,“滚起来,床边跪着!”
珊儿立即弹了下床,跪在床边。赵明进没有说话,慢慢转过身背对着珊儿,陷入深思。过了十多分钟,赵明进坐了起来,面对着珊儿说,“虽然做了我的女人,但所有规矩都要继续遵守,除了以后放学后不用去书房了,该干什么干什么,但我要在我回家的时候见到的是一个精神奕奕的你,我不喜欢女人常常精神不振的样子,反胃。你要时时刻刻保持身体健康,因为这样我才可以随时随的满足我的生理需要。你要是敢生病,我会吊起你用鞭子抽。明白吗?”
“珊儿明白。” 其实不太明白,少爷的生理需要是什么东东,但她不太敢问。
“《女诫》中的七戒都懂吗?” 赵明进问。
“对不起少爷,珊儿没有完全懂。” 珊儿怕少爷会考自己,所以诚实的回答。
“做我的女人要遵守《女诫》,今天回去抄二十遍,抄不完不准睡。如过还是不懂,每天抄十遍,抄到懂为止。懂了以后,你就会明白以后应该如何伺候我。” 赵明进沉声说。第十一章:不会离开少爷
“去我房间。” 赵明进简单的命令一声,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珊儿赶紧抹了一下眼泪走到少爷的房间。看到少爷坐在沙发上,珊儿走过去,乖乖的跪在少爷的脚边。赵明进轻轻的用手抬起珊儿的下巴温柔的说,“哭什么?”
“少爷,对不起,珊儿只是,只是想妈妈了。” 珊儿虽然怕但还是诚实的回答。赵明进听后,心里有点怒火,那个女人在珊儿八岁的时候偷了家里的钱便消失了,没有再回来过。
“怎么?觉得委屈,想她回来带你走吗?” 赵明进阴阳怪气的说。
“少爷,不是的,珊儿没有觉得委屈,珊儿没有想过离开少爷。” 珊儿急忙解释。
“你最好没有,你要敢想离开我,我会亲手打断你双腿。” 赵敏进威胁道。
“珊儿不会离开少爷。” 少爷你知道吗,只要你不赶我走,我永远都会留在你身边的。
“好了,你今次考试成绩不错,想要什么奖励?” 赵明进不会承认自己刚才错怪珊儿撒谎隐瞒所以用了这个藉口补偿。
“少爷,都是珊儿的本分,不用什么奖励。” 珊儿诚恳地说。
“我问你就答,不要跟我废话,想要什么?” 赵明进从来都不是一个有耐性的人。
“对不起,少爷。珊儿,珊儿想去吃港式点心。” 珊儿越说越小声。
“港式点心?” 赵明进不太相信。
“是的,少爷。” 珊儿认真的回答。
“好,去换衣服,少爷带你去。” 赵明进满意一笑,我的小珊儿,要求真低。
“谢谢少爷。” 珊儿高兴得蝴蝶满天飞。
赵明进把珊儿带到一间很出名得港式茶楼,要了一间包间,两个人走了进去。赵明进率先坐了下来,珊儿正想跪下的时候,他说,“不用跪,坐吧。”
“谢谢少爷,您喜欢什么?珊儿帮您去拿。” 珊儿微笑着说。
“你喜欢吃什么就拿什么。” 看着珊儿这么高兴,赵明进的心情也轻松了起来。
两个人静静的吃着桌面上的点心。珊儿不知道自己可以说什么,面对高高在上的少爷,平常的生活方式都是少爷问,她答。赵明进觉得现在这样两个人静静的坐在一起,感觉蛮不错,所以也没有说话。珊儿看到少爷的杯子里没水了,起来帮少爷添水,赵明进趁机把她拉坐到自己的腿上。珊儿的脸一下红了,但却不敢动,因为她不知道少爷要做什么。闻着珊儿身上的自然体香,大手慢慢的从珊儿的衣服下摆钻了进去。一寸一寸的抚摸着珊儿的身体,最后停在珊儿的胸脯上,轻轻的揉捏着。抚摸完一边,又到另一边。珊儿只是默默的坐着,虽然她好像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一点异样,但她一动也不敢动,她怕她一动就会惹怒少爷。赵明进觉得这个小女人居然对自己的抚摸没有反应,顿时所有温柔都消失得无影无踪。手指大力的捏着珊儿一边的乳头,珊儿忍不住的痛呼出声。
“这里是谁的?” 一边说,赵明进两指加重了力度。
“啊!是是是少少少爷的。” 珊儿痛苦的回答。
“你记住你是我的,你若敢让别人碰你这里,我把它剪下来。” 赵明进冷声说。
“珊儿记住了。” 珊儿诚惶诚恐的说。
赵明进与珊儿回家后,赵明进让珊儿回自己的房间休息。他自己去了书房处理公务。想起珊儿的体香和柔软的胸脯,心烦意乱,没法尊心工作。想着想着,便往珊儿的房间走去,推开了门,看到床上的珊儿,压下了自己心中的冲动。那么美好的珊儿,那么安静的珊儿,那么温柔的珊儿,真让人不舍。我的小珊儿,快点长大吧,少爷快等不及了。等你十八岁就做少爷名副其实的女人吧。赵明进小心翼翼地关上了门,回到自己的房间冲了个冷水澡,便上床休息了。第一次写文,暂时写了那么多,有人想看会继续,没人看就算了。谢谢!補发第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五章:养育之恩
那一年,珊儿刚过八岁生日,大厅上跪满了一屋子二十多个下人,珊儿也是其中一个。她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只知道一放学回家就被命令跟大家一起跪在大厅。她看了看,没有见到妈妈,隐隐觉得大事不妙。
“少爷,都到齐了,就差了李冰。” 管家向坐在沙发上的赵明进汇报。
“林珊,你妈妈在哪里?” 赵明进问,李冰是珊儿妈妈的名字。
“少爷,珊儿不知道,珊儿刚下课。” 珊儿谦卑的回答。
“管家,藤条。” 赵明进命令。
“少爷,珊儿真的不知道,求您相信珊儿。” 珊儿一听到请藤条便慌了。
“其他人都散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赵明进命令。
一屋二十多人纷纷说了声谢少爷,便起来回去自己的岗位。管家把藤条交到赵明进手中便离开了大厅。
珊儿独自一人跪在大厅面对少爷,身体不断颤抖。
“过来趴着。” 赵明进冷声说。
珊儿乖乖爬到沙发前趴着,在赵家已经两年了,不管有错没错,少爷要打她,她都要乖乖挨打,否则便会落得一个不听话得罪名,受到更重的惩罚。藤条毫不留情地打在珊儿的屁股上。啪啪啪啪,一下一下没有停顿。珊儿无声的哭泣,屁股已经痛得不是自己的了,但她不敢求饶,只是默默祈祷这顿打可以快点结束。
“要说实话吗?” 少爷终于发话。
“少爷,珊儿真的不知道妈妈在哪里,求您相信珊儿吧。” 珊儿哀求道。
“裤子脱了!” 赵明进命令。
珊儿把裤子脱了,继续趴好姿势。少爷用藤条把珊儿的内裤拉下,然后一秒也没有迟疑的用藤条一下一下抽在珊儿的光屁股上。珊儿的屁股已经没有一处光滑的地方,红痕一条一条纵横交错。珊儿的两只小手紧紧的扯着自己的衣领,以防止自己乱动,领口也已经被扯得变形。
“你妈妈在哪里,你们在计划什么?” 赵明进停下手上动作问。
珊儿跪直身子,泪流满面虚弱的说,“少爷,珊儿真的不知道。今天早上出门上课后,珊儿就没有见过妈妈了。”
此时管家走了过来说,“少爷,在她们的房间没有任何发现,她没有带走任何东西。晚餐已经准备好,要先用餐吗。”
“你在这里跪着,考虑一下要不要说实话。” 赵明进说完头也不回的向餐厅走去。
珊儿内心真的崩溃,她完全消化不了究竟发生什么事。妈妈不见了吗?妈妈去哪里了?想起妈妈在自己生日那天不停叮嘱自己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听少爷的话,少爷怎么打她罚她都不要觉得委屈,不要惹少爷生气,一定不可以被少爷赶出赵家。妈妈是因为要离开所以才再三的说那些话吗?妈妈你不要珊儿了?想着想着,伤心的哭了出来。
“哭什么?” 赵明进的声音传来。
“少爷,珊儿真的不知道妈妈在哪里。求您相信珊儿吧。妈妈不要珊儿了,少爷,珊儿以后会乖,求您帮珊儿找妈妈回来,求求您。” 珊儿哭得更伤心了。
赵明进看着哭得伤心欲绝得小人儿,的确刚才自己打她的力度比平常要重手,目的就是要逼她说实话,看来她真的是不知道那个**在哪里。突然意识到珊儿才不过是八岁的小孩子便被自己的妈妈抛弃,开始有点同情珊儿。
赵明进坐到沙发上把珊儿抱了起来,让她坐到了自己的大腿上。
“珊儿乖,不哭了。” 赵敏进难得的温柔,轻轻拍着珊儿的背。
“少爷,妈妈不要珊儿了,少爷,是不是珊儿不够乖,所以妈妈要走?少爷,珊儿以后会很乖,很听话,求您不要赶珊儿走。” 珊儿哭求着。
“少爷不会赶珊儿走,乖,不哭了。” 赵明进说。
珊儿抬头看着少爷熟睡的俊脸,突然十分感激这个养了自己十年的男人,虽然他对自己的管教十分严厉,经常被打被罚。但是是他给了自己一个家,如果不是少爷,她早就流落街头,餐风饮露。少爷,珊儿以后一定会更听话,报答您的养育之恩。珊儿对少爷的爱慕又加深了一层,情不自禁的吻了少爷的脸颊一下。嘴唇刚离开,发现少爷已经醒了,吓得珊儿瞪大了眼睛。赵明进没等珊儿有进一步的反应便微笑了一下,吻住了珊儿的双唇,舌头钻进了口腔里……珊儿小心的回应着。赵明进很满意,终于放开了珊儿。虽然疑惑,但无可否应,珊儿刚才很享受。
看着珊儿疑惑的眼神,赵明进眼底的笑意更深 “珊儿乖,帮少爷灭灭火。” 然后摆弄珊儿,让她跪在自己的双腿之间,解开了自己的皮带,拉起珊儿的手…..
完事后,珊儿双手酸软,害羞得不敢抬头。赵明进力度不大不小的捏着珊儿的下巴,逼得她抬头。
“以后懂得怎么伺候我了,嗯?” 赵明进挑逗的说。
“珊儿,珊儿懂,懂了。” 珊儿结巴的说。重发第一章………


4.1

4.2

4.3


4.4


8.1


8.3


9.1

9.2

9.3


10.1



10.2


10.3


11.1

11.2


12.1



12.2



12.3




13



酒巷笙歌备份

【酒巷笙歌】【纪实】辞安和凌宇的日常

2020-4-3 10:53:34

酒巷笙歌备份

【酒巷笙歌】【纪实】【一一和她的饲养员】你不能去学坏,你可以

2020-4-3 10:53:4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