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会员获取权限教程:传送门
【如果网站打不开,去这里找】spank导航:www.spdh.top
常见问题:
视频加载不出来使用火狐浏览器:传送门
捐赠会员成功,12小时内会获得vip权限
更多网站使用教程请点击 帮助中心: 传送门

【酒巷笙歌】【原创】眠行锦程(mm/甜)

【酒巷笙歌】【原创】眠行锦程(mm/甜)
是夕颜吖 09:33

【酒巷笙歌】【原创】眠行锦程(mm/甜)【酒巷笙歌】【原创】眠行锦程(mm/甜)


镇楼图来源于网络,若有侵权马上删除本文主角:江锦辛/顾之眠
男二:何以堔/程柯…
蔺彦
配角:…… (太多了,名字还没想,不知道。
欢迎大家积极跳坑,绝不出坑,深陷坑中,不可自拔。本文大概讲的是一个
狂妄不羁,肆意人生的少年在遇到自己老公后怂的一批的故事,大多数都是甜的,甜得心发软的那种,有时会有虐的,也是虐到心肝疼的那种
欢迎大家踊跃发言评论 ,还可以跟楼主聊天,也接受私信放文了老辈人谈及云城,总会摇头晃脑,唾沫飞溅的吹嘘自己当年在这座城市摸爬滚打,肆意张扬的年代。
苑巷里,鱼龙混杂,有曾经道上知名的人物,有商界的,更有从高位上退下来的。
但住这的人都守着一条不成文的规矩:不问过往。
“之眠,你回来喽 ,你这孩子跑哪儿去了,这都好几个月了,也不见你回来,我们这些老头子还以为你出息了,去拐媳妇儿了。”顾之眠刚一踏进苑巷 ,就听着张叔那大大咧咧的嗓门,扯了扯嘴角:“大叔,您也不看看,就我这样的,谁能看上我啊。”
阳光透过树叶,打在少年的脸上,白色的休闲服,纯色的牛仔裤,本该是个阳光大男孩,可惜他板着一张脸不悲不喜,一副阴沉沉的模样。
“吱呀”,年久失修的铁门,被一双白皙修长的手推开,顾之眠迈步踏进屋子里,一股噩梦般的悲凉涌上心头,心脏一阵抽搐,安抚似的把手搭在胸前,过了良久,才又继续往前走。
…………
“mad ,气死老子了,那帮人脑子张猪身上了?”江锦辛皱了皱眉头,笔下仍龙飞凤舞的签下了自己的大名,“哐”的一声,办公室的门被粗暴的推开,来人架着一副夸张的大墨镜,嘴里骂骂咧咧的。“江哥,我跟你讲,总有一天我要把那些**一个个的抽一顿,才对的起我被他们气死的脑细胞。”蔺彦摘下墨镜,一屁股坐沙发上,表情凶狠的像是要吃人,“谁又惹着你了,大中午的不吃饭跑我这来撒泼。”江锦辛放下笔,随意往椅子上一靠,悠悠的看着蔺彦,脸色温和。
一提起这个,蔺彦的火就蹭蹭的直冒,“还能是谁,就是程柯塞到我手下的那个程小少爷,屁事不会做,就知道惹麻烦,本来我手下那帮小兔崽子们就不大聪明,现在到好,直接把脑子换到了猪身上!”
“呵,你气什么,这都是你教的好。”
蔺彦张了张嘴正想反驳,可想到以往的遭遇顿时就闭上了嘴。
“算了,算了,不扯这个了,晚上去“暮色”玩玩儿?兄弟们也挺久没聚了,一起去?”
“好。”
……
傍晚,云城的夜生活开始了,富家少爷们开着座驾,混迹在更大娱乐场所,纸迷金醉。
顾之眠一踏入“暮色”,服务生就热情的走上来,“先生,您走哪个包间?我带您去。”
“不用了,我自己去。”顾之眠淡淡的回了句,径直走向二楼的包间,双眸中带着丝丝寒意。走进包间,顾之眠从身上摸出烟盒,点了只烟叼嘴里,不一会就笼罩在烟雾中了。
何以堔一进门,就闻到浓烈的烟味“咳咳,我天,小顾子,你这是渡劫哪,烟雾缭绕的。”
看着被笼罩在烟雾中的男孩,何以堔砸了砸嘴,说真的,每当这时候,他总有种顾之眠随时会飞升的感觉,就好像他本来就不属于人间的。“喝酒吗?”
顾之眠也不理会何以堔的挖苦,只给自己倒了杯酒,随意的问道。“不,不了,我就是来玩玩,陪陪你这个孤独的人,我最近养生,不适合喝酒。”何以堔看着那红褐色的液体,咽了咽唾沫,一本正经的拒绝,天知道他有多想喝,啊!!太欺负人了,出来玩还不能喝酒,什么人啊。
“嗤,你哪次出来不是这么说,不就是怕你家男人啊,还说的冠冕堂皇。”
“你懂什么?!我这叫宠媳妇,他不喜欢酒味,我就不喝,你个孤家寡人懂什么?”何以堔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下子就炸了。
脑子里不由的想起之前背着他喝酒被发现后,去医院挂水,病好后又在床上趴了两天,屁股就一阵肉疼。顾之眠一口干掉杯子里的酒,“行,我不懂,谁像你啊,怂包一个。”还是孤家寡人好啊,自由自在。
又提起酒瓶倒了一杯,抽起就往嘴里到,跟喝白水一样。“小顾子,你悠着点啊,这是酒,不是白开水!”何以堔看他这不要命的喝法,还是忍不住出声提醒,“怕什么,你什么时候见我喝醉过?”顾之眠毫不在乎的耸耸肩,又一杯酒下了肚。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不一会就到11点了,“怎么,你还不回去啊?不怕你家男人发火?”顾之眠放下酒杯,看着何以堔,酒桌上摆着一排排的空酒瓶,全是他一个人干掉的。 “叮咚,叮咚。”这时手机铃声突然响起,何以堔一看 ,“大恶魔”三个字出现在屏幕上,“喂?”中午好有人吗3 2 1。放文。第二章
“宝宝你在哪?”电话那头传来醇厚充斥着宠溺的男声,“暮色,我和之眠在一起。”何以堔听到大恶魔的声音就生气,要不是因为他,我能一口酒都不嘛,坏人!“好,等着,马上到。”挂掉电话,程柯就被一群人盯着,“怎么 ,又是给你家小孩打电话?”
“嗯,我先走了,你们慢慢玩,小孩还在等着我。”说完也不管屋子里的认什么表情,推开包间门就走了,留下一堆人大眼瞪小眼。蔺彦顿时就被刺激到了,“江哥,你看看你看看,什么叫做见色弃义,这就是!”不得不说爱情的魔力就是伟大,自从程柯有了那小孩子之后,晚上就没超过12点回家的,想当年,他们俩混迹夜场,多潇洒快活。江锦辛倒是没什么反应,程柯那小子对他小孩的宝贝程度,他早就习惯了,也就蔺彦每次都咋咋呼呼的。江锦辛微微的泯了口酒,一时间也没了兴致,放下酒杯“走了 回去了,你还玩吗?”
蔺彦被程柯一刺激,也没了兴致,挥了晖手,“不了 我也回去了,江哥搭个车呗,我喝酒了。”有现成的车坐 ,谁还自己开车啊!“好。”江锦辛拿起沙发上的衣服,率先走了出去,蔺彦突然尿急,“江哥,你在外面等等我,我上个厕所!”说完,就急匆匆的冲进厕所去了。第三章
何以堔放下手机,只等了几分钟,包间门就被推开了,“宝宝,走了。”看着程柯出现在眼前 ,何以堔瞪大了眼睛“哥,你飞着来的啊?!这么快。”急匆匆的站起来,就像男人奔去,结果一不小心磕桌腿上了,被绊了一下,整个人都向前面扑去,程柯赶紧接住扑过来的肉团子,无奈的笑了,“你啊,总是毛毛躁躁的,磕疼没?”不得不说,这小孩蠢的可爱。“没事,没事。”何以堔尴尬的从怀里抬起头,那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
顾之眠此时也不喝酒了,就看着两人撒狗粮,“程哥。”冷淡的打了声招呼,程柯点了点头,“之眠 一起走吧 ,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待会自己回去,有司机。”
“那好,我们先走了。”程柯也不在客套,揽着何以堔就走了。“小顾顾 我先走了,你回去自己小心啊 !”何以堔被揽着往前走,还不忘回头叮嘱顾之眠,没一会就看不到人了。
整个包间静得渗人,一股孤独感铺天盖地的袭来,“又只剩下我了哪。”包间很大,空空荡荡的,顿时就不想待下去了,关掉灯光,走了出去。
江锦辛从拐角出来 ,就跟人撞在了一起,还有一针酒味儿,好看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低头看撞到自己的人,再说顾之眠 ,走路时在思考别的,就没注意其他,主要是二楼包间人很少,一般的人都在一楼消遣 ,没资格来二楼,也就没看前面。“抱歉,您没事吧?”顾之眠抬起头,诚恳的道了歉,却只看见个脖子,靠,这谁啊,长这么高?不得已他只好仰着脖子去看面前的人张什么模样。
怎么说他也有178的净身高 ,现在还得仰着脖子看人!江锦辛低头,刚好撞上他的眼神,竟神奇的从小人儿眼里看到了不满,哈,这是在怪自己张太高? “没事,小朋友,大晚上的还不回家?” 突然就想逗逗小孩儿,其实顾之眠今年也才19岁,相对于江锦辛来说,确实是小了点,偏偏那张脸也长的秀气,看着活脱脱就是一小孩子。只是顾之眠平时都冷着脸,不悲不喜的,再加上顾少在云城的传闻,以前就没人敢逗他。
“先生,既然你没事,我就先走了,再见。”顾之眠在看到江锦辛长相时,就知道他的身份了,以前出任务时见过一次,不想多理会,绕过他就准备走人。江锦辛看着小孩儿的背影,忍不住笑了 还是这么拽,小孩子家家的没有一点活力 。脑子里浮现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迈着大长腿追了上去。
顾之眠突然觉得胃里一阵翻涌,抽搐着疼,该死 ,又来了。走到车库,靠在墙上,豪不在乎的掏出手机,正准备发消息给司机,电话就响了,“顾少,抱歉,我家里出了点事,不能过来帮您开车了,要不我替您再叫一个?”电话那头,小威歉意的语气中充斥着急切,“没事,你去吧,我自己再找司机,要是遇到麻烦你说一声,我给你转钱过去。”这时胃部又猛烈的抽痛了一下,顾之眠立马挂掉
了电话。小威感激的声音被“嘟嘟”声打断。
在云城打工的人数不胜数,能遇到顾之眠这样的老板,实乃他的幸运 ,也因为顾之眠这句话,后来小威对他忠心不二。
挂掉电话,指尖飞动,立马就转了五万过去,:先拿着用,不够再说。
顾之眠额头上已经开始冒冷汗了,虽说习惯了,但今晚他本来就没吃晚餐,又喝了这么多酒 他那破胃,疯狂的抗议。
不想再麻烦,顾之眠拖着步子走到车边打开驾驶室 的门,正要踏进去,胳膊就被人拽了一下。“干什么?”被胃折腾烦了 脾气也上来了,愤怒的转头,“江大少爷,您老今晚非跟我过不去是吗?麻烦你让一让,我现在要回去了 。 ”正说着话,胃又剧烈的疼了一下,死死的压制住,用力想要把手拽出来。但江锦辛就是不放手,“你还想自己开车回去?!”江锦辛真的是忍不住火大,从这臭小子打电话时他就在了,电话那头在说什么没听清,但他分明听见人说会再找司机, 结果却自己准备开车!先不说这臭小子喝了多少酒,看他那满头虚汗的样子就知道肯定是胃疼了,就这副模样,还敢自己开车回去,简直不知死活。欠揍!见面了,见面了 。
码字码的我脑壳疼 ,我的手指跟不上大脑,脑子里的情节都走向幸福
生活了,码出来的字才见面今天要不要再来一更哪?
再来一更就到拍了哎,
思考中
如果有人看吱一声,我就更
没有的话就明天来,我爱吃鸡哈哈哈 好吧,我试试,给你打出一更第四章
“这就不劳您费心了,请你放手。”顾之眠被那句质问弄得莫名其妙,他们也就见了一次,平时也没什么交集,他管这么多干什么? “呵,你行。”手上一用力,就把顾之眠抱了起来,打开后座的门,把人塞了进去。
“来车库,013车位,快点。”拨了个电话,低头看着挣扎的顾之眠,“你需要去医院,我叫了人来开车,给我老实坐着,在敢乱动我不介意对你实施特殊手段。”顾之眠见江锦辛那张瞬间阴沉的脸,居然感觉有丝惧怕 。
算了算了 ,怕他干什么 ,去医院就去医院 ,现在自己这情况也打不赢他,等我满血复活了,慢慢收拾他。想到这,也就顺从的不动了 ,也不说话,脱离似的靠在椅背上。
一会 司机就来了,“江总。”
“嗯,开车,去医院,快点。”江锦辛压着火 吩咐司机 ,看着靠在椅背上的顾之眠,思绪万千。
医院。经过一系列检查后 ,医生拿着报告,点了点鼠标,“咦,你半年前来过我们医院一次 ,当时诊断就是轻微胃溃疡还有点出血,之后就没有记录了。”医生的话刚说完,顾之眠顿时就觉得头顶上那道目光更强烈了,“你今晚吃饭了吗?”
“呃…”这都问的什么问题啊,拿点药就好了,刚才吃了止疼片,已经好很多了,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说话。”江锦辛见他迟迟不开口,照着肩膀就是一拍。
“没有。”顾之眠诚实的回答了,医生一听,看着面前跟自己儿子差不多大的男孩实在忍不住了,“小伙子,你现在还年轻,抵抗力好,但是你好歹也注意点啊,半年前的报告你也知道,医嘱上也有注意事项,大晚上饭不吃,还跑去喝酒,你体内的酒精含量也不低,这要是不注意,等以后癌变了你后悔都来不及。!”他行医这么多年,作死成这样的还真是罕见,年纪还这么小 ,跟他家那臭小子年纪一样 ,幸亏不是自家的,不然照这种直接劈哩叭啦一顿揍就乖了。顾之眠明显感觉到有一丝丝冷意,“呵,医生,给他拿点药吧,什么有效拿什么。”江锦辛微笑的看着顾之眠,只是双眸中的怒火已经快充出来了 。“好,我开了些药,你要记得按时吃,可能有点苦。”
“没事医生,按最苦的来 ,他不怕。”
顾之眠转头诧异的看了眼江锦辛:谁说我不怕苦?我最不喜欢的就是吃药!
江锦辛对着他“温柔”的笑了笑,拿过单子递给顾之眠,“拿着。”顾之眠一接过来,就被抱了起来,“你做什么么?”江锦辛充耳不闻,大步迈了出去。顾之眠就这样被一路抱到了车库,还好是晚上,医院没什么人,不然他个大男人被人抱在怀里,多丢人。
上了车,江锦辛才把人放了下来,“住哪儿?”
“悦容庭。”医院离住的地方不远,没一会就到了。顾之眠打开门,“你要进来坐坐吗?”说实话,他一点都不想江锦辛留下,这只不过是看在他送自己去医院的份上的客套话,“好啊。”
这人倒是一点都不客气!“家里有吃的吗?”
“在冰箱。”
江锦辛来到厨房,一打开冰箱门,眉头就是一跳,好家伙,里面起码是几十瓶啤酒,“啪嗒”一声,有东西砸死了脚边,江锦辛捡起来一看,看到包装盒上的字眉间一跳,“鱼香肉丝自热米饭,软糯飘香。”在往下层一看,自热火锅,不同口味的米饭 还有泡面。
“顾,之,眠!”憋了一晚上的火,在看到冰箱里的吃的时,喷薄而出。“你告诉我,这些怎么吃?啊?!”顾之眠一脸懵逼的看着怒火冲冲的人,“怎么了?这些不合口味吗?我想想啊,我卧室里还有几盒最新口味的,你要不要尝尝?”什么人啊,就因为口味不对大发脾气,果然富家少爷就是娇气。“新口味是吧,我这也有种特别好的滋味给你,我觉得你也有必要尝尝。”江锦辛被气的一摔冰箱门 ,扛起人就往卧室走。一把把人按在膝盖上,照着屁股就是几巴掌。顾之眠脑子翁的一下,反应过来后暴怒,“江锦辛!你干什么?!你别太过分啊,就因为口味不对,你就打人,变态吗你?”sorry
我不是故意卡拍的,
我也是没想到,又写了这么多字 都还没到,明天来了
楼主被网课支配谢谢奥~第五章
江锦辛听完这话,硬生生的气笑了,感情这么一通折腾下来 ,这傻子还以为自己是因为口味问题动手,“你…脑子里到底装了什么?!…”看着挺聪明的一孩子。“啊?要不你叫外卖?”顾之眠真的是头疼,这人怎么这么难伺候,一会因为口味问题发脾气,一会儿又嘲讽自己脑子有问题,我忍。
其实不怪顾之眠现在都还没弄清楚挨打的原因,只是他不知道被人关心是怎样的。说到外卖,江锦辛才想起这傻子还没吃晚餐,松开了对人的禁锢,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喂,送点粥到悦容庭,快点。”把人抱起坐在大腿上,“看着我。”面对这奇怪的姿势,耳朵都发烫了,一抬头刚好与男人深邃的眼睛对视了,他居然从中看到了一丝柔情,心跳的更快了。“你啊,一天天想的什么啊,我打你是因为你欠揍,大晚上饭不吃,跑去喝酒,你自己看看冰箱里的东西,有营养吗?你该吃那些吗?嗯?”说着 江锦辛狠狠戳了几下脑门。顾之眠白皙的皮肤上立马出现了红痕,但他的注意力完全不在这个上,心里泛起了波浪,不是因为口味问题,而是因为自己不爱惜身体吗?可是,他们算上今天也才两面,为什么要这么关心自己啊。“怎么不说话,傻了吗?”江锦辛见顾之眠呆愣着,就忍不住想笑,捏着他那白嫩嫩的臀部,一个旋转,“嗷唔。”顾之眠毫无准备的承受痛楚,一时没忍住叫了出来。
“行了,知道为什么挨打就继续吧。”
“啊?你…”顾之眠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再一次脸朝下,被按趴在大腿上了。“啪啪…”一连几下,阵阵火辣辣的疼痛从臀部蔓延开来,江锦辛那双骨节分明的大手,硬是把俩面团照顾了个遍。顾之眠何时受过这种教训,双腿使劲倒腾,但就是躲不过巴掌。“江锦辛,你给我住手!疼 啊~。”
“疼也给我我忍着,胃疼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叫唤 ”
这完全不一样!平时那些疼。忍忍也就过去了,况且这么多年也习惯了。但我什么时候屁股疼过啊!我活了这么多年,也没人敢打我屁股!“你给我停下!你换藤条抽什么地方都可以。喂!”
江锦辛完全不顾他的交唤,一门心思的给小屁股染色,面团已经从刚开始的白色到粉红,再到微肿。“啪啪。”又补了几巴掌,才停了先来,感受到腰上的禁锢停了,顾之眠蹭的一下就蹦了出去,连裤子都忘了提。其实顾之眠的功夫也不弱,可他主要练的是暗器和枪法,他身上也佩戴着有,可那玩意儿一使出来就见血。而力气在江锦辛这就不好使了,不然也不至于被揍的这么惨。这是发生了什么,出来这么多人
本来今天想偷懒的,结果一下子这么多人,弄得我不好意思 又赶工了一章。
这一切都来源于网课和作业的支配,明天周六,我多更几章。我好想瞅瞅,能有多少人冒泡,
小可爱,小仙女们,一天五章要不要来一下明天见分晓
好了,睡觉吧大家,没事儿找我唠嗑啊,我看到了一定回,来呀晚安,我的小仙女们欢迎哦~第六章
江锦辛看着蹦出去老远的顾之眠笑了,“都打完了,你还跑什么,过来吧。”那样子真的是可爱到爆炸,看起来冷冷淡淡的,还挺好玩。“江锦辛!你给我等着。”顾之眠飞速的提上裤子,恨恨的盯着他,恨不得用眼神杀死他!等我逮着机会,揍得你叫爸爸。
顾之眠没发现,他想的也只是打回去,可照他一贯的作风,换个人,命都是保不住的。
到底从一开始,江锦辛就是特例。“行,我等着。”江锦辛揍了人,也就不去计较这些小脾气了,小孩嘛,闹闹脾气也挺可爱的。
“叩叩。”敲门声响起,江锦辛打开了门,“老板,你要的粥。”助理恭敬的递给了他,心里疯狂哀嚎:啊,大晚上的折腾人,还要粥!老板的心思越来越难捉摸了,以后的日子更难过了。“嗯。”应了一声,江锦辛就把门关上了,大晚上还被叫起来的可怜助手悻悻的摸了摸差点被夹到的鼻子,由衷的叹了句:”没人性啊。”
“过来喝粥。”江锦辛打开保鲜盒,看着还在原地不动,离自己老远的小孩儿,摇了摇头,无奈的走过去,“我给你端过来,自己吃,还是我喂?”
“不用了,我自己吃。”谁要你喂啊,我又不是没长手,现在知道装好人了。顾之眠接过餐盒,非常之清淡的山药瘦肉粥,心里划过一阵暖流,拿起勺子只吃了几口就放下了,“那个,我把钱转给你。”
顾之眠掏出手机,准备转钱 突然想起还没他的微信,“姓江的,你微信号。”
江锦辛挑眉,真主动,这样就方便多了。
拿出手机,扫了码,顾之眠立马就把钱转给了江锦辛。“嗯,好了。”
“挺晚的了,你该回去了。”
“不着急 ,等我看着你把粥喝完我再走。”江锦辛把碗推过来,想着他胃不舒服,就叫了小份,完全可以吃完的。“我不想吃了。”
“也行,吃饭和挨揍你随便选。”他也不生气,非常人性化的给了两个选择。听到这话,顾之眠暴走了,“你管的太多了!我堂堂顾少会受你威胁?!我…”
正豪言壮语的吼着,江锦辛突然起身,“我吃!”泄愤似的往嘴里一灌,山药和粥的清香在嘴里蔓延 ,狠狠的嚼。
粥店老板脑子有坑?一碗装那么多,是人吃的量嘛?!靠,怎么还有这么多,。更了,有人吗?
好难啊,打字。第七章
他发誓,这是他近几年来吃的最多的一次,没有之一!“吃完了,你可以走了。”顾之眠最后一口含在嘴里,还没吞下去就急着赶人。“就喝个粥,跟要你命似的,小没良心的。”江锦辛收拾了餐盒,扔进垃圾桶,忍不住笑骂到。他什么时候伺候过人,从小也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媳妇难追啊。
顾之眠瘫椅子上不动了,好撑。
就等着人走,可是对方就跟没听见似的,收拾了餐盒过来又在自己家左右晃悠。“你到底走不走啊?我这庙小 ,真容不下您,哎,你又抱我做什么?!”话落,就又被人抱坐在了腿上。正要挣脱,却感觉到一双手轻柔的放上了肚子,慢慢的替他揉着肚子。“吃撑了?宝宝,你这样给我一种养猫的错觉啊。”
你才是猫哪!叫的那么恶寒。“顾之眠。”江锦辛突然正经,叫他全名。“你听着,你以前是怎样的我也不想计较,但是从今天开始,一日三餐必须吃,药也得按时,酒你也别想喝了,还有那些自热食品也不许吃了。更不许做任何伤害自己的事,我说的这些有一样没做到,就准备好挨揍,听到没,嗯?”见小人儿没反应,揉肚子的大手扯上了耳朵,轻轻一用力。“你,为什么要管我?。”顾之眠也不去计较耳朵还在人手里了,一脸探究的望着他,想要一个答案。“没什么理由,就是觉得你欠,也是因为你值得。”江锦辛不是没有看到小孩眼眸深处的探究与不安,但是他能怎么说,说自己是觊觎,说自己从第一次见就印象深刻。
,待会再把人给吓跑了。
“哦。”顾之眠冷淡的应了一句,心里却有种说不清的惆怅。“你的那些存货也扔了吧。”江锦辛感受到小孩有些低沉的气息,心下一叹 想起关于他的那些传闻,顿时了然,岔开了话题。“喂,扔了?那要钱买的啊!”
开什么玩笑,那些可都是他花钱买的,最新口味的,就扔了?!
“你要不想浪费,就卖给我,我给手下人吃。”
“凭什么?!那可是我买的 。”顾之眠倒不是心疼钱,也就是些小钱,但是要是被江锦辛拿去了,以后就都吃不到了。有些口味都绝版了!“没得商量。”江锦辛丝毫不动摇,这些垃圾食品,半点营养都没有,对身体也不好。“明天我叫人来收,你不要想着私藏或者偷吃,有多少盒,哪些口味,生产日期之类的我都记得。不想再被打一顿,就老实点。”
就这么一句话,彻底堵死了顾之眠心里的小九九。“你该休息了,我先走了,很晚了。”江锦辛看着窗外越发黑沉的天,放下顾之眠,在这赖着住指定不可能了。折腾大半宿,顾之眠的脸色也好很多了,来日方长,不急这一时半会。
“再见。”
顾之眠关上门,走到落地窗前看着灯火通明的城市,在深夜里一片寂静。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双眸深处一片无尽的黑。呢喃了一句:“何必闯进来哪,罢了,该来的,还是躲不掉。”随即,目光突然坚定,望着前方,心下有了打算。
回到卧室,从抽屉的暗格里拿出一瓶药,到了一颗,吞了下去。
一场搏斗自此拉开了序幕。。。。我好像懂了,什么叫做自作孽不可活
掐死昨晚的我吧,啥也不是。有人吗?
来跟楼主唠唠嗑,讨论什么都OK啊
或者说你们对这篇文章有什么建议都可以说说的,我要缓一缓,找找感觉。
虽然只更了几章,但是,我有些摇摆不定。
是把它写成一个悲剧但是又合理的结局,还是给一不是那么符合现实,却又美好的结局哪。因为这篇文,我想了很久了,大概的情节走向已经在我脑子里了。并不是一时兴起,毫无准备的。
只是没字打出来而已。可是当我写的时候,突然就不忍心了,特别想给他们一个好的结局。
满足我的内心。
其实我是几年前就入坑了,并且我看文特别喜欢甜的那种,不知道大家是怎样想的,但在我看来,看文是为了满足一些在现实生活中得不到的那是一种慰籍,其实写文还是挺麻烦的,
但是最近文荒。只好自己动手,亲妈当着真爽,后妈也挺好哈哈哈

酒巷笙歌备份

【酒巷笙歌】【原创】雪落如尘【F/F,穿越】

2020-4-3 10:52:47

酒巷笙歌备份

【酒巷笙歌】【纪实】余生很长想和你没完没了

2020-4-3 10:52:5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