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会员获取权限教程:传送门
【如果网站打不开,去这里找】spank导航:www.spdh.top
常见问题:
视频加载不出来使用火狐浏览器:传送门
捐赠会员成功,12小时内会获得vip权限
更多网站使用教程请点击 帮助中心: 传送门

【酒巷笙歌】【原创】你是我的(mm)郗简×易安 薄酒×燕辞

【酒巷笙歌】【原创】你是我的(mm) 郗简×易安 薄酒×燕辞 从你少年时,便是我的。 宝贝,要记得,永远别想逃开。
薄爷 09:28

【酒巷笙歌】【原创】你是我的(mm)郗简×易安 薄酒×燕辞【酒巷笙歌】【原创】你是我的(mm)
郗简×易安 薄酒×燕辞
从你少年时,便是我的。
宝贝,要记得,永远别想逃开。

1
那是第一次,他见他,他五岁,见到刚刚出生的他,有些惊喜。小小的家伙,身子软软的,可爱的紧。

陪伴过无数的日夜,也有无数的训诫与伤痛。他十五岁,离开了十岁的他,十岁的他,仅能眼望着十五岁的他背影走远,一切都是这么的顺势而为,似乎没有什么影响,却又似乎影响的极大。

二十岁的他,回来见他十五岁的小家伙,一切却让他……无比惊喜。

高中校内,路上学生匆匆,人人皆在备战高考,操场上却有两个丰神俊朗的少年打了起来,两个人的动作都很利索,一看便知是练家子,不一会,两人的身上都是挂了些彩。

“哎,不行就认输,赶紧帮我考试去。”易安对着和他打架的郗竺说,其实易安也好不到哪里去。“啧啧啧,小安子,先顾好你自己再说啊。”,郗竺反讽回去。

打着打着,忽的有人过来,“老大,有人砸赌场的场子。”

“找死吧,敢砸赌场的场子。走啦,易安,去看看。”郗竺拉起一旁不情愿的易安就走。

一到赌场,两边就都是剑拔弩张的。

郗竺冲着小混混嚷:“喂,你们是不是想找回输了的钱?”“是”其中一个较为瘦小的男孩说,男孩叫林沐。“好啊,你追到我们,打败我们,钱就全还你们。”

易安还有些谨慎,发现只是一些年龄不大的混混而已,估计是赌输不服气,找几个充大头的‘大哥’报仇而已。便就任着郗竺闹腾了。
林沐却不甚相信“可是你们有很多人呐,而且万一打伤了你们九爷怕是不会放过我们。”林沐一说倒是提醒了易安,啧啧啧,这次可得快点,不然被哥哥发现了,他们两个就完了。
郗竺显然也是想到了,急急应下林沐的话,应下后,郗竺拉着易安就跑。“这么麻烦干嘛,直接群殴多好,也不用这么费事。”易安冲着郗竺无奈的说,他实在是懒癌晚期了,不想费事啊。

郗竺一边跑,还不时回过头来和易安说“那可不行,万一在赌场里打,损失怕是得咱们自己承担,而且要是叫九哥知道咱俩这么点事都办不好……”“嗯,快跑吧”易安迅速变。

“不过你也是手痒了吧。”
“知我者,易安也。嘻嘻”
易安看了看周围,差不多到地方了,立刻停下身来,向后面追着的人打,郗竺也加入战局,未用一会儿,倒也没几个人站着了。
打完后,郗竺意气风发的扬了扬头,却突然看到两个人。“怎么了”易安也看过去。
“九……九哥”两人咽了咽气,小心翼翼的说。薄酒依旧靠着车,未曾搭理两人,车上下来一人。“哥,你回来了”这次却只有郗竺一人叫。
“嗯,你们两个倒是给了我个惊喜。”郗简面无表情。“哥,九哥,不是你们看到的那样,其实……其实……”郗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郗竺暗暗碰了碰易安,易安最是聪明,每次都是他想主意,可易安却只是直愣愣的盯着郗简看。
薄酒环顾一周“上车,走。”转头回车内,郗简看向仍呆呆的两人无奈“还不上车,愿意自己跑回家?”两人忙忙跟着上车。
易安自始至终一句话都没说。
五年了,他终于回来了,一声不吭的走,一声不吭的回,从未与自己打过招呼,转而又嗤笑一声,易安,你也把自己看的太重了,他又凭什么要和你打招呼。
一旁的郗竺关注点却与易安全然不同,虽然他也很开心五年不见的二哥回来,但是二哥的手狠可是刻入他记忆的骨髓了。啊啊啊,郗竺欲哭无泪,早知道就不手痒打架了,他应该老实做人的。
思绪万千,已至老宅。
管家出门迎接,那是一个很俊美的男子,“主人”燕辞对着薄酒说。“瞎眼了吗”薄酒越过燕辞,少顷,远远丢过一句话来。燕辞这才发现,自己没叫主人身旁的郗简和两位小少爷。

“你先带他们两个上楼洗澡换套衣服。”燕辞仍是下意识先看一眼主人,看到薄酒点了点头,便带着两人上楼去。
“你又何必”
“你不也是如此”两人的对话,时有时无。




如果又吞了,告我声。。。。大家加群一起聊天啊
肉肉我也可以发到群里。
嘿嘿嘿
我是个勤劳的搬运工,然后我又来更文了,然后我更完文以后我就基本没有存稿了,然后我就继续佛系更文啦。嘻嘻嘻燕辞第一次起床起的这么慌,看着睡在身边的薄酒,揉了揉酸痛的头,昨晚的事,燕辞一丝不落的全想起来了。
燕辞苦笑,这次主人怕不会让他好过,上次喝酒胃疼,主人便让他在床上躺了半月,这次还发了酒疯……
怕惊着身边睡着的人,燕辞蹑手蹑脚的穿好衣服,爬下床,向卧室外走去。
“现在就走是不是太早了。”身后薄酒支起身子问,因的是刚起床,声音中还略带些慵懒。“主人”燕辞一听薄酒说话就慌了,忙忙转过身来,跪在地毯上。
薄酒不紧不慢开始穿衣服,系完衬衣上最后一个纽扣后,才出声让燕辞跟上。没听到薄酒让他站起来,燕辞顿了顿,膝行跟上。
“站起来”“是”
餐桌上,早餐早早的就准备好了,因为燕辞胃不好,所以公馆内饮食都是先考虑燕辞的口味,一律以清淡为主。
薄酒径直走到主位坐下,开始吃饭,一举一动都带着优雅。燕辞跟下来时,薄酒已经坐下了,燕辞走拉开薄酒右边的座位,一起坐下。
“让你坐下吃了吗”薄酒仍旧吃着“都不在意自己胃了,喝那么多酒,还怕饿上一两顿吗。”薄酒的面色看不出来一丝改变。燕辞站起来,又把椅子推回去,站在薄酒身边。
一直站到薄酒吃完,燕辞才跟着薄酒进了书房。薄酒的书房是以暗色调装修的,在里面不自觉就会有一种压抑的感觉,燕辞的心更是悬了一悬。
薄酒从抽屉里抽出一把戒尺,点了点桌面。燕辞自觉趴了上去。“脱了”燕辞迅速将裤子脱了,又趴了上去。“燕辞,你在和我使气。”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不敢。”燕辞眸光暗暗。
“全脱了。”“……主人”燕辞明显不愿,趴在桌上没有动。薄酒抿起嘴,愿意犟,有本事就犟到底。
“等你愿意脱了,咱们再算账。”
说罢,就挥动戒尺,往燕辞身后染色,燕辞好久没挨打,自是受不住薄酒的打。可仍是硬捱着,凭什么事事他薄酒都要管,明明都不要他了。
仍旧是无言的责打,将将挨第十下的时候,燕辞就受不住了,痛呼出声“主人,疼~”薄酒嘴上带着丝笑“你还知道疼?昨天晚上真是威风,高浓度的酒也敢不要命的喝。我和你说的都忘了?”
“九爷没忘没忘,疼,真的疼。”薄酒仍打着,未曾停歇。燕辞最近本就挨打的少,哪能受得了。双手护住后面,薄酒更是恼了。“嗷,主人,我脱我脱。”
“趴床上,老规矩。”薄酒淡声吩咐着本就羞了的人。燕辞使气似的把自己摔到床上。啧,喜欢自己,我今天更了好多
在的小可爱冒个泡啊群号:9我8好1想4打8一9顿5度4受5还有没有小可爱没睡
我还在上课,我们老师太狠了。
分分钟暴走的感觉。

酒巷笙歌备份

【酒巷笙歌】【原创】原来需要 (m/m)

2020-4-3 10:52:25

酒巷笙歌备份

【酒巷笙歌】【原创】小生活

2020-4-3 10:52:3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