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会员获取权限教程:传送门
【如果网站打不开,去这里找】spank导航:www.spdh.top
常见问题:
视频加载不出来使用火狐浏览器:传送门
捐赠会员成功,12小时内会获得vip权限
更多网站使用教程请点击 帮助中心: 传送门

【酒巷笙歌】【原创】往昔

※更文时间不定,但不会弃坑
夢輕花 09:59

【酒巷笙歌】【原创】往昔※更文时间不定,但不会弃坑
没人嘛😂lofter 上搜凌妧lofter上搜用户:凌妧😂😂😂😂lofter上搜用户:凌妧呜,没人了……要是没人就不更了😥😂下载app:LOFTER搜用户:凌妧💞💞💞第一章.第一节.
强者生存,弱者淘汰。栾北辰在心里反复说,呵,这就是所谓的家人对他说的话。
从学府到家还是有一段距离的,栾北辰纵然想再低调点都不行,看着前面人山人海的小巷口,栾北辰咬了咬牙,还是一点一点挤了过去。其实正常来说这样的一个巷口不应该这么多人,只是前面貌似有点状况。等栾北辰挤到前面的时候,看见了一个无比熟悉的身影,他的哥哥-栾北靑。
事情很简单,栾北靑走过这个巷口的时候,与一个人擦肩而过,而那个人非说是栾北靑故意撞得他,还把路给封了,就非要栾北靑给他跪下道歉,栾北辰都能看见他哥的手握紧了拳,剑就在身旁,但却并未拔出。可栾北靑能忍不代表栾北辰能忍,拔剑,空翻,舞剑,那把剑瞬间就出现在了那人的脖颈处。
“你是什么人啊,也敢这么放肆。”
“我…我……”那人惊恐地看着他,之前的气势早就烟消云散了。
“把剑放下。”栾北靑看着栾北辰平静得说道。栾北辰看着那人,握紧了剑。
剑,仍在那里。
“把剑放下,不要让我再说第三遍。”
栾北辰一脸愤怒地看着那人。
剑落,回鞘。
路过的人一脸惊讶地看着眼前的情况,貌似之前被要挟跪地道歉的人的辈分比挥剑的人还要大。
“散了,散了。”人群里有的人摇摇头,一哄而散。
而那个人也淹没在人群中,找不到了。
“哥。”栾北辰看着他这个亲哥哥,弯腰行礼说到。
栾北靑看着他一字一顿地说:“你,很有本事。”这话说得让栾北辰不觉浑身一颤。栾北靑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看到栾北靑已经往前走了,栾北辰赶紧跟上。
话说栾北辰这个哥哥吧,十分优秀,学府的府主亲传弟子,在考试中理论测试,体能测试,实战测试均为第一,但是对栾北辰吧,不冷不热,看不出喜怒哀愁,说是对栾北辰不好吧,但放眼整个栾家,也就除了栾梦茉之外,也就栾北靑对待栾北辰还说的过去,在栾北辰心情没落谷底时,他会来,在栾北辰心中燃起新的希望时,他也会来。

—————————

※更文不定时,但不会弃坑

有人知道北靑北辰的姓怎么念嘛~第一章.第二节.栾家
“吃过饭后去书房跪着。”刚进家门,栾北靑就冷着声音对栾北辰说。栾北辰听着哥哥那毫无温度的话语,咬了咬嘴唇,低下头。
“是。”
“吆,又做错事了?来来来,北靑跟爷爷说说,又发生什么事了?”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爷爷。”栾北靑对着刚刚从外屋进来的老人行礼。
栾北靑毫不留情地将事情的原委滴水不漏地说了出来,看着老人坐在了罗汉床上,栾北靑,也低下头。
“爷爷,其实此事也有我的过失,是我没教好北辰。”随后他又回过头,严厉的目光好像要把栾北辰洞穿,看着正低头的栾北辰。
“哥……”
“现在都不会行礼问好了,栾北辰,你当真越活越回去了。”
“哥…没有…我没有。”
“北靑啊,你先回去,后天各个家都会将贺礼送过来,还有家的人会来贺寿。”栾长延想了想又说:“务必谨慎。”说完后老人眼里难得露出了一丝高兴。
“是。”栾北靑对栾长延行礼后转身,路过栾北辰身边时低声说了一句:“好好跟爷爷说话。”
待栾北靑走了后栾北辰才勉强说了一句:“爷爷……抱…歉。”
“呵,栾北辰。你以为我会稀罕一个**对我的道歉么,你的道歉有什么用呢,呵,如果是为了刚刚没有行礼问安,这没什么,毕竟是栾家的二少爷么,有点骨气是对的。但如果你是为了你3岁那年做过的事而向我道歉,那么你告诉我,道歉能弥补什么。”栾长延看着他,栾北辰甚至都能感受到他的怒火在不断地累计,直到有一日,彻底将他抹灭。
“呵,栾北辰,你的存在就是个错误。”栾北辰听着栾长延的话,哪有什么亲情,更像是仇人之间的对话。栾北辰握紧了拳,深呼吸,不断在心里对自己说:不必在意,栾家又不是第一次对我这样。
一旁的栾长延退去了原本憎恨的神情,悠闲地向后倚去。
“学府的成绩出来了么?”
“爷爷,只有理论测试出来了,明天考体能。”
“呵,说说吧,多少。”
“374。”这个成绩满分410,1000人中排名37。
“丢人。”栾长延吐出了两个字。两个字,可以将栾北辰的希望扑落海底,两个字,可以将栾北辰的期待抹灭,两个字,可以将栾北辰的期盼化为灰烬。
“你哥哥是什么成绩,你姐姐是什么成绩,你自己再好好看看你,呵,平时不努力,一出成绩就~~。”
“…你……”栾北辰听到那两个字的时候感觉浑身的肝脏都被搅到了一起。
栾长延没有理他:“呵,我?我怎么,说的不对么?还质疑我?刚刚听你哥说完,你实战不错啊,大街上就敢动手,上次你实战测试才考几个半分啊,你哥还没动手你就动手,嘚瑟什么啊。”
“大街?…半分?…嘚瑟?…”栾北辰彻底忍不住了:“你有什么资格说我考的不好,从小到大你们给我的资源比得上我哥哥的一半么。”栾长延却只是冷着眼看他:“你自己做过什么,你自己清楚。”是的,栾北辰知道他3岁那年做了什么。
上一次栾北辰的实战测试在同龄阶段1000人中,排名第13。
然而这对栾家来说,就是个笑话

—————————

后文会说小辰儿在3岁的时候干么了

写的不好见谅(鞠躬)啊,老子终于把第二节发上去了第一章.第三节.
匆匆吃过晚饭后,栾北辰看了一下今晚的功课。

“恩…理论测试的试题分析,明天要体能测试……晚上还得再练一会……温习一下道德经和千字文……”当栾北辰还在梳理今天和明天的课程时,突然想起还要去书房。栾北辰顾不上满屋的凌乱,跑出了内室。刚刚冲出门,就与来的人撞了个满怀。

“唔…抱歉抱歉……”栾北辰赶紧道歉。

“辰儿,怎么了?这么匆忙。”面前的女孩温柔地看着他。

“啊?姐,你怎么来了~”栾北辰很少撒娇,但他的姐姐栾梦茉是他最爱的人,也是栾家唯一最疼他的人。

“又做错事了?看哥今天黑着一张脸,是不是又惹你哥生气了。”栾梦茉笑着说到。

“姐~你就别打趣我了,我还要去书房的。”

“那我和你一起去吧,顺便给我讲讲,是不是又闹了。”

就这样,栾北辰和他的姐姐栾梦茉,一路走走说说,来到了栾北靑的住处,但是他们刚跨进庭院就发现了气氛不对,两人一起停住了脚步。

“姐姐,怎么回事?”栾北辰看向他的姐姐。

栾梦茉笑道:“辰儿,先别急,我去问问。”栾北辰看着他姐姐走到了一个侍卫前,两人低语了几句,之后那个侍卫眼神复杂地看着栾北辰,栾梦茉吃惊地捂住了嘴。待栾北辰再回过神来,栾梦茉已经往回走了,丝毫不掩饰眼里的担忧。

“姐…到底…怎么了~”栾北辰感觉自己的心在胸口里扑通扑通。

“辰儿…父亲……回来了。”栾梦茉轻轻地说道。

栾北辰听到“父亲回来了”五个字直接就跪下了,双手拽着栾梦茉的袖子:“姐…救命……”栾北辰真的是有苦说不出啊,父亲说好得不是明天回来么,怎么提早回来了,早知道就不在巷口动手了…早知道就不与爷爷顶嘴了…早知道就对爷爷行礼问安了…早知道……

栾梦茉也说不出什么话来了,就算再担忧又如何,该来的总会来。

就在两人一站一跪的时候,一个人从门里走了出来,正是栾北辰的父亲-栾顷翬

“啊,父亲。”栾梦茉一惊,赶紧行礼,并一个眼神暗示旁边的栾北辰行礼问安不要起来。

“父亲。”栾北辰跪着向面前的男子行礼。

栾顷翬却没有理栾北辰,而是看着栾梦茉

“父亲…”栾梦茉对栾顷翬说:“怎么了…”可栾顷翬只是将栾梦茉扶起之后注视着她,过了一会才说:“走吧,茉儿。”

“啊?父亲,辰儿还在那啊。”然后又是一个眼神意识了一下跪着的人。

“父…亲…”这倒不能怪栾北辰叫的这么扭捏,而是栾顷翬的气压太低,还有6岁的时候对他说得那句话。

“栾北辰,你是真不把我这个人放在眼里啊,我说过什么,是不是都忘了。”栾顷翬看都懒得看栾北辰一眼,拉着栾梦茉向外走,对他说道:“去找你哥。”

从院子到书房,其实并没有多大的距离,但是北辰走了很长时间,整个腿都是软的,怎么就这么巧呢?一来就碰到了栾顷翬。栾北辰也不知道是喜是忧了,栾顷翬走了就走了呗,干嘛把姐姐也带走。(呜呜~(>_<)~我要姐姐)

书房门外,栾北辰已经是第三次抬起了手,却又是第三次放下。刚刚鼓起勇气来敲第四次门,门突然开了,栾北辰吓得浑身一颤。

“我还以为,你会在外面磨叽的时间更久些。”栾北靑侧身:“进去跪着。”

“是。”栾北辰心都凉了,小心翼翼从他哥哥身边走过,在他身旁的时候,心跳都快停止了,就怕他哥一脚踹过去。还好,栾北靑没有,他平安地走到了雪白的墙壁前,屈膝而跪。

“40分钟,噤声,一会我要听你的反思结果。”看了看旁边的栾北辰,栾北靑坐在书桌前开始批阅一尺高的文件。

40分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全身的压力集中在栾北辰的膝盖处,地上没有毡垫,木质的地板硌得栾北辰膝盖。30分钟了,疼痛让栾北辰不得已停止了思考,平静得眼神下正是焦躁的内心,不由得动了动。

尽管栾北靑沉浸在漫无止境的文件中,也是能感觉到旁边人的躁动的:“跪不住了?”

“不敢。”声音的小无不提醒着眼前的人……跪不住了。

“不敢,不是不能,自己做了什么事,不用我再说了吧。”栾北靑还是埋头在文件中,看都没看栾北辰。

40分钟。栾北靑准时落笔,站起身,对栾北辰说:“转过来。”栾北辰起身,面对着栾北靑再次跪下,膝盖的疼痛,不由得让他身体有点踉跄。待栾北辰跪好,栾北靑弯腰,看着这个与自己有这6分相似的弟弟:“抬头。”栾北辰缓慢地抬起头,眼神却丝毫不敢向前看。

“啪!”

疼。

一个巴掌,不用看就知道定是肿了。还未待栾北辰消化这疼痛,栾北靑就厉声地说:“我,让你起来了?”

静。

“既然不回话,想必是想好了自己都做了什么,来吧,栾二少爷,说吧。”栾北靑一拉抽屉,拿出一根黝黑的藤条。

“在人多地方动手,会对家里产生不好的影响,20;爷爷进来时,没能行礼问安,20。”说到这,栾北辰听了下来,他在想,栾北靑知不知道他与爷爷顶嘴的事;“与爷爷讲话,没能尊敬长辈。”栾北辰咽了咽口水:“40。”

“起身,褪裤,撑墙。”栾北辰苦笑,是的,该来的总会来的。姿势定格,栾北靑用藤条抵着栾北辰的臀部:“再给你一次机会,还有没有了。”

栾北辰吓得磕磕巴巴地说:“哥…别,有……我不应该…在院内…触碰父亲的逆鳞。”

6岁的时候,栾顷翬说得那句话。已经被栾北辰烙印在了记忆深处,从不当着栾顷翬的面叫他父亲。

6岁-“父亲?谁是你的父亲,栾家没有你这样的败类。以后,不要再叫我父亲。”只是因为3岁时……

啪!疼痛将栾北辰带回了现实。

“唔,哥…”

“挨罚还敢走神,加10。说,总共多少。”栾北靑目关光平静,好像挨罚得根本不是他的亲弟弟。

“之前的80加40。”栾北辰的手指陷进了肉里:“会哥的话…一共……120。”

“很好。前3下报数,之后噤声,准你120下分2次领完,今天60,后天70。”

“是,谢谢哥。”刚刚念数的时候,栾北辰真得恐惧,怕他哥哥真的会打满120,还好,栾北靑还是念得栾北辰与他得血肉之亲。

藤条在空中发出了呼的响声,重重击落在栾北辰臀上—臀肉剧烈一弹,红痕吻上。

“一!”栾北辰报数。

啪!

第二下也随即跟了上来。
“唔。”栾北辰带着哭腔在嗓子里喊了这么一声,感到臀肉自己在扑扑颤抖。

“二!”

藤条三番五次地抡下来,击打臀肉的啪啪声,甚是清亮。

60下是漫长的过程,栾北辰无法忍耐,不如从一开始就尽情地发泄,到最后,或许没力气了,晕过去,也就捱过去了。

“三!”

三十的时候,栾北辰的屁股已变作了一只光亮而肿胀的青绿色气球,还在呼呼膨着。

眼看着一道流动的鲜红,终于在栾北辰的臀上绽开。

“哥!”门外一个女孩子在喊。

快50的时候, 已经不是吹胀的气球,气球被打碎了,而今正变作撕裂的红色抹布。

栾北辰艰难地维持着姿势,门外地栾梦茉扑在门上:“哥哥……”

60下毕,栾北辰直接半趴在了地板上。脑海里就一个字“疼”

“回去上药。”栾北靑边开门边对栾北辰说。

“辰儿,还好吧。”栾梦茉看到栾北辰眼睛都红了。

“后天这里,我需要准时看到你,罚完剩下的70。”栾北靑迟迟没有回答:“听到了么?”栾北靑提高了声音,回答他的是一句虚弱的声音。

“…听…听,到了。”

“哥哥!辰儿是你的亲弟弟啊,您不能真的打死他啊,哥哥……你看啊,辰儿真的受不住了。”

栾北靑静静地放下手中的藤条,拿起文件,看着栾北辰;“跪好,剩下的就不罚了。记得住教训么?”栾北靑提高音调

栾梦茉惊喜地推了推栾北辰:“辰儿,快。”

“记住了哥,不会再犯。”栾北辰说到最后,竟然有了一点委屈。

“委屈?你有什么好委屈的。”栾北靑撂下这句话就埋头于文件中了。

是啊,栾北辰想:他有什么值得委屈的。
今天真得长更,安抚一下明天后天没文焦躁的心

下文就会说北辰3岁做了什么的(心中开始激动)第三节分着发吧😂我今天真的好勤奋啊💞要是再没人的话,就真的对不起这么勤奋的我了😢😢😢第一章.第四节.
在栾家这个由古代传到今天的家里,栾顷翬算是幸运的,不必因为因为家族的联姻而去娶自己不爱的人,栾顷翬的爷爷栾长延的妻子就是为了家里的利益而迎娶的自己不爱的人,因此,栾长延就立下誓言:绝对不能让自己的孩子也像他一样,一生过着痛苦的生活。也正因如此,栾家一跃成为一个大家,任何人都无法忽视栾家。

栾顷翬的妻子古泞,就是栾顷翬这辈子爱上的唯一的女人,即便她的出身并不高贵,但俩人的感情依旧很好,栾长延也很喜欢古泞,温柔,善良,温文尔雅。栾顷翬与古泞的感情很好,结婚的第二年就生下了栾家孙子辈的长孙—栾北靑。

栾长延的妻子林染尘,尽管娶的人是自己并不喜欢的人,但自己的儿子儿媳也是爱的,尤其是这个儿媳,是她羡慕的,也是她疼爱的,也是她怜惜的。因为古泞自小身子体质就弱,古家也没有更多的钱来为她治疗,不然这个病根在小时候就可以调养好。

生下长子栾北靑后,古泞的病根在事后展露无遗,栾顷翬因为自己是家主,不能时时刻刻陪在古泞身边,林染尘当时就说:“你去忙,我来。”

即便如此,栾顷翬每天也依旧抽出时间去看古泞,有时候,甚至将文件搬运至古泞的床头。

“泞,等你好了,再为我生一个孩子。”栾顷翬双手紧握着妻子的手,好像这样就能把体内的寒气逼出体外。但是,没用。

一年后,就在栾家的医生认为古泞的病彻底好了后,古泞与栾顷翬生下了一个女孩子—栾梦茉。可以说栾梦茉基本是把古泞的优点全部继承了下来,就在栾家的欢乐之中,古泞看着栾顷翬的目光消失了,随后晕了过去。

栾顷翬顿时就急了,问医生,医生却只是说:“我并不知道她怀孕了,否则她的身子没有任何问题。”

不知道怀孕?栾顷翬一脸怔住,怎么会……

古泞在医院醒来后第一眼就看见了自己的丈夫抱着新生的女儿坐在窗前,她这辈子估计都要在医院度过了,能不能熬过这病魔,还得看她自身的造化。

“顷翬……”古泞看起来那么的无力与苍白。栾顷翬赶紧转过身,走过来坐在床边:“泞……答应我,不要死好不好。”他才结婚3年,还没有在一起好好生活多久,古泞就……

“顷翬,不会的,不要那样说,你看,我不是好好的么。”

栾顷翬重重地点头,眼睛从不离开古泞半分。

林染尘还是照旧守在身边,无论古泞怎么劝都不肯回去。栾顷翬更是事事入微,找最好的医生,最好的医疗室,最好的补养品。

古泞和栾顷翬决定不再要孩子了,儿女双全,只要活着,足够了。

谁知抵不过感情好,2年后到底还是怀了一个男孩子。

也好在栾家,家大业大,又有专门的医生和药材护理,怀胎七个月的时候,古泞虽是憔悴不少,但中气尚还可以。

眼看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古泞拉着栾顷翬的手:“顷翬,我会好好的,和你一起看着孩子们长大,和你一起在星空下相左,和你一起在室内下下棋。”栾顷翬的眼圈红了:“嗯,好好的,泞,我们一起……”栾顷翬没有说完。

多年后,栾顷翬回想起那个画面也依旧揪心,古泞早产生下了自己的小儿子,但他从没想过,自己妻子拼命生下的孩子会成为害死古泞的罪人。

古泞,痛苦的锁紧了眉,身旁的护士立马出去叫了医生,随后来不及栾顷翬反应,古泞的病床就被推进了手术室,护士在门外礼貌地对栾顷翬说:“古小姐的身子弱,还怀着孩子,需要观察,栾大人,抱歉。”护士说完,转身就进去了。

大概5分钟左右,之前那个护士匆忙地从手术室出来,转身冲了出去,跑向楼上,回来时身后跟着一位医生,栾顷翬立马拉住那个护士,想要询问,可那个护士直接甩开了他,与那个医生一同扎入了手术室。

夜很静,看向窗外,只能看到零零散散的几颗星星在闪。栾顷翬和栾长延与林染尘坐在手术室外,等待着室内的结果。

在开门的那一刹那,栾顷翬听见了婴儿的啼哭声还有两个医生低声交谈的声音。护士礼貌地站在栾顷翬的面前,说出了让栾顷翬永远忘不了的一段话。

“古小姐身子极弱,而且已经过了最佳调养期,先前已经生了两个孩子,这个孩子……是早产儿。”

“那泞呢?她怎么样?”栾顷翬一脸焦急地问。

“古小姐的体质还算是好,进入了自动休眠状态。”

“永…永远不会…醒来了么?”

“……就像我们正常人一样,睡一觉就会醒来。只是古小姐她睡得时间长,醒的时间短,而且……这样终不是办法,终有一天,古小姐会……”护士说不下去了,她看见了栾顷翬苍白的脸,是那种痛苦,无助,伤心的情感。

栾长延看不下去了,握着栾顷翬的肩膀将他转了过来:“行了,跟我过来。”

来到了医院的一个偏僻的地方,栾长延面对着栾顷翬淡淡地说了两个字:“跪下。”栾顷翬退后两步,双膝落地。尽管他不知道栾长延为什么罚他,但父亲的命令违抗不得。

也就晾了栾顷翬十来分钟,栾长延就说话了:“觉得自己这副模样,小泞看了会开心?”

“父亲,我只是……”栾顷翬的话没说完就被栾长延打断:“噤声,我说,你听。”

“是。”栾顷翬说完身后就冒了一身冷汗,噤声……

“算在账上。”栾顷翬点头栾长延看向他:“起身。”
栾长延与栾顷翬并肩站在窗前,栾长延用那种饱受沧桑的话语对栾顷翬说:“你看,今天是满月呢,‘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满天的星辰,就是我们最好的依靠。”

所以那个孩子就叫栾北辰。

可以说栾北辰的早产是导致古泞休眠的间接原因。

三年了,整整三年了。古泞醒的时间加起来不过一个月,醒的时间她就用针线缝制布袋,她用自己的嫁妆买了三块玉石,分别刻上了孩子的名字:靑、茉、辰。古泞也知道自己这样休眠的时间根本活不了多久,她要用最后的精力为她这个世界上最后留恋的人,留下属于母亲的事物。

栾北辰三岁那年,发现有一天自己的父亲,哥哥,姐姐都出了门,唯独没有带上自己,便招呼一个管家,指了指父亲他们,意思是想要跟去,怪也就怪那个管家也是个傻的,二话没说就抱着栾北辰跟了上去。

等栾顷翬他们走了后,栾北辰才进了医疗室,林染尘正好不在医疗室里。栾北辰不知道,自己需要穿无菌病衣。

晃晃悠悠走到窗前,看着床上的人,稚嫩的声音:“你是谁。”古泞看了看小孩:“辰儿。”

栾北辰小,他认为除了自己的亲人,其他人都不许叫他辰儿,拿起旁边桌子上的东西也不管是啥就往古泞的身上扔,苹果块,花瓶,时钟,叉子,煤油灯……

呼啦,煤油灯点着了,因为这里是豪华医疗室,巡逻的护士发现了的时候,看见林染尘晕在门口,栾北辰已经晕了过去,而古泞……

主治医生拼命得将栾北辰的命救了回来,林染尘沉睡不醒,但古泞就此与世长辞。

从那以后,栾顷翬就从没给过栾北辰一点好脸色,而栾北靑那时候也懂事了,知道是自己的弟弟害死了自己的妈妈,也逐渐厌恶起来这个弟弟。

“唔,疼。”栾北辰一下子醒了:“姐。”

“辰儿,忍一忍啊。”

“姐,你有没有恨过?”

恨?栾梦茉想,她曾经也怨,怨自己为什么那个时候降生,怨栾北辰为什么那个时候出生,怨为什么别得孩子可以安心享受母亲的怀抱,怨为什么别人拥有慈祥的奶奶,怨为什么栾北辰要那个时候走进医疗室。她想怨的太多了,但她怨不起来,这毕竟是古泞的骨肉啊。

—————————

其实吧,这个文,emmm
也许大概好像是现代文(作者疑惑😂)第一章.第五节.
然而进入了现代社会,但是只要怪力乱神还存在,那么承受天地神族之恩,以剑法入界的玄黄界,也依然存在。

目前的玄黄界,共有七大家族。湛,林,栾,薄,应,言,古。栾家是仅次于湛家与林家的第三大家族,举足轻重。

古代时期,湛,林,应三大家族联手,共同讨伐一个神秘的组织—冷心

可最终以失败告退,冷心也为此重创,从此销声匿迹……

凌晨三点。栾北辰趴在床铺上,看着满天星空……

时间在走,年龄在长,懂得多了,看透的多了,快乐越来越少了……

臀部的伤痛得栾北辰睡不着,栾北辰自嘲般的笑了笑,那明天的体能测试。

呵,算了,反正没有哥哥和姐姐优秀,考了也无所谓。

“还没睡。”深沉的声音传入栾北辰的耳里。

栾北辰一点也不惊讶栾北靑的到来,轻笑:“哥不也没睡。哥的工作忙完了?”

栾北靑沉了沉眸:“你应该知道玄黄的学府是在学校放假的时候开,自古玄黄以剑法入界,越来越多的平民百姓想要加入玄黄界,而学府旁的小巷口因为没有监控,所以未免会……”

栾北辰眯了眯眼,接着他哥哥的话说:“所以未免会有冷心的人装作平民百姓加入到玄黄界。”栾北辰把枕头往下拉拉:“玄黄界也并不是太平的,所以哥怀疑那几个人是冷心的。”

“不。”栾北靑看了看栾北辰:“他们是林家的。而且,你怎会知道冷心。”栾北辰闭了眼,他早该想到了不是么,能得罪起栾家的,除了湛家就是林家。再则,就算他们真的是冷心的,栾北靑又怎会与他提起。

沉重的声音打断了栾北辰的想法:“我给你请了假,学府先不用去了,等你好了,学府课也完事了,还不如直接回学校。”说完就出了门,只留给了栾北辰一个背影。

栾北辰想了想,他的哥哥,栾家长子,在外面学校念书是三好学生,优秀干部,玄黄术也练的相当出色。

栾北辰瘪了瘪嘴,栾北靑罚他的目的另有其因吧,明天是父亲的生日,想必是为了不让自己出外丢人吧。

当他做对的时候,没有人会记得,当他做错的时候,连呼吸都是错的。这就是栾北辰的生活,无法改变的生活。

可一切的一切都在第二天发生了转变。

清晨的太阳透过淡蓝的窗帘射入室内,照射在正在沉睡的少年身上。房门被人轻轻叩响:“辰儿,醒了么。”栾梦茉甜美的声音透过实木门传入栾北辰的耳中。

栾北辰随后又听见一个陌生的声音说:“还在睡吧。”

是个女子的声音,栾北辰一下子就醒了:“姐,醒了。”他想要知道能与他姐姐一起的女子究竟是什么人。很快,栾梦茉就满足了他的好奇心。

一个和栾梦茉差不多岁数的女子,眉毛像月牙,漆黑漆黑的,尤其是那樱桃般的嘴,笑起来一定很美,可惜,她不喜欢笑。

“她是栾家旁支部的一个小辈,父母双亡,分支部首领也不愿收留这么优秀的她,她比你大了一岁,玄黄术练得十分优秀,让她跟着你吧。”

如果换做是别人,一定会问是不是不喜欢他,不爱他了,但栾北辰没有,他只说了一个字:“嗯。”他对栾家,已经心灰意冷了……

“你给他取名吧,我去给你端饭。”栾梦茉走了出去,看到自家弟弟接下了一个外人,她很是高兴,完全不知道栾北辰的内心想法。

栾北辰看着那个女孩,按辈分他还要唤她一声姐呢。

垂了垂眸,栾北辰轻声说:“从今天起,你的名字叫仇宁。”
—————————
短更😔

就把它当现代文吧😂第一章.第六节.
仇宁,仇宁。

仇恨宁静,仇恨安静宁和。

从童年起,栾北辰便是独自一人,照顾着历代星辰。

看着栾北靑和栾梦茉能从家族挑选随卫,自己只能是形单影只,栾北辰不只一次求过栾顷翬,最后的结果就是被打一顿,丢回卧室。

如今,有了仇宁,栾北辰自嘲地笑了笑,他什么都没忘,只是有些事情只适合埋藏,不能说,不能想,却不能忘。

女孩,不,仇宁,眨了眨眼

仇宁这个名字,还真是绝情啊。

仇宁的玄黄术真的了得,栾家剑法总共137剑,仇宁已经练到了126剑,与栾北靑就差了6剑。但当栾北辰问她去没去上过学,学校的成绩怎么样时。仇宁眼里那种淡默的目光让栾北辰止住了口。

一梦一轮回,冥花落无声,奈何桥上过,百年空流淌。

——————

春天将近的季节,外面的清风还很凉快,树尖上才冒出一小点嫩绿,又是一个清静的早晨。

书房中的一个少年跪在桌旁,紧张地看着面前的男子。对于这件事的过错,栾北靑还是很疑惑的,自己明明已经按照样本上的名单划钱给了各个分支部,为什么会有两位老前辈声称没有收到呢。

栾顷翬坐在桌前,神色沉重地翻看名单,来回找了三遍,最终把一沓A4纸扔到了栾北靑的面前:“核对名单的时候,我因事外出,没有及时查看。但,这就是你漏掉两位前辈的理由?”声音不大,但已经足够让栾北靑心惊胆战的了。

名单已经出了错,钱没有划到便是自然了,这种错误在栾北靑身上出现,至少褪层皮。

“父亲,今日…是您的生日啊。”栾北靑不觉将自己的身子跪的更直一些:“您……”能不能明天再罚。

栾顷翬:“……”我想说不能行不行

“翻倍补上。”

“是。”栾北靑知道,这已经是父亲最大的让步了:“父亲,辰儿他…身上有伤,不方便行动,要不就不让出席了。”

栾顷翬的目光瞥到了栾北靑的身上,吓得栾北靑浑身一激灵,不敢抬头去看栾顷翬。

栾顷翬轻笑:“走吧,客人该等急了。”不置可否。

不得不说,栾家的家宴还真是盛大,可以说是热火朝天,欢声笑语。相比于此,栾北辰的房间倒是冷冷清清,仇宁坐在椅子上,栾北辰趴在床上拿着《道德经》当起了仇宁的考测官。

“‘孔德之容,惟道是从。’的下一句?”栾北辰问。

“道之为物,惟恍惟惚。”仇宁答。

“‘执大象,天下往。’的下一句?”栾北辰又问。

“往而不害,安平太。”仇宁答。

“‘知者不言,言者不知。’的下一句?”栾北辰又问。

“塞其兑,闭其门,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是谓玄同。”仇宁答。

栾北辰:“……”你这到底上没上过学啊。

“你……上过学么?”

仇宁撇过头看着栾北辰,幽幽地吐出了两个字:“没有。”看着栾北辰吃惊地张大了嘴,仇宁又说:“学府和学校都没。”栾北辰彻底不淡定了,开始咳嗽。

“咳咳,咳咳。”

“虽然房间隔音较好,但如果你继续下去,我不敢保证。”仇宁摆过头:“家主会不会上来。”

栾北辰一脸不高兴:“你就不会笑一笑嘛?”

“等你知道了我的过去,自然就会明白。”看着栾北辰想要开口的样子:“你也不要那么傻。”

起身又说:“你的秘密,我不会问,即使你想说,我也不想听,希望你对我也如此。”说完就要走出房间。

栾北辰着急了:“你是我的随卫,我有资格。”

仇宁浅浅地撇了撇嘴,走回到床边,单膝点地。

“仇宁听从您的吩咐。”

栾北辰看向窗外:“仇宁,帮我捡根树枝吧。”栾北辰扶额,他也没想过会弄成这个局面。

不过好在仇宁并不在意,从窗户中跳了出去。栾北辰吓了一跳,刚想提醒她这里是二楼,仇宁已经站在了草坪的前面。

站在一颗树前,伸手拔剑,剑回鞘。树下的一颗枯枝被挑起到了空中,仇宁伸手抓住,抬头看看栾北辰的卧室,拿起剑鞘,起跳,向树上一顶,便回到了栾北辰的卧室。把树枝放在了床头上。

—————————第一章.第七节.
栾北辰笑着看着仇宁:“帮我拿本书。就…书架上从下往上数第二排,从右往左数第17本。”

为什么要从右往左数第17本,从左往右数那不就是第7本嘛。仇宁:“……”我忍。

栾北辰接过一个复古的小本想了想又对仇宁说:“帮我拿一支笔,不要铅笔,不要钢笔,不要圆珠笔,不要记号笔,不要彩笔。”

仇宁:“?!”那你要什么。

就在仇宁在笔筒里找笔的时候,栾北辰又说:“不要蜡笔,不要马克笔,不要摩擦笔,不要速写笔,不要速干笔,不要水笔,不要荧光笔。”

仇宁:“……”好吧,就剩碳素笔你没说了。

栾北辰接过笔,舔了舔嘴唇:“帮我倒杯水。”

仇宁:“……”我是随卫不是仆人。

仇宁拿过水壶,发现……没水了!?仇宁无奈地看着栾北辰:“厨房在哪。”

栾北辰看着本子,头也没抬:“出门右转,直走第三个岔口左转,尽头再左转。”

仇宁:“……”这么行云流水,你敢说你不是故意的。

仇宁出去后,栾北辰看着本子。他不像哥哥那样优秀,玄黄术练的那样好,他也不像姐姐,轻松能拿到学年第一。他唯一的爱好就是在本子上写写小诗,然后一点一点撕掉,扔进垃圾桶。

仇宁回来时当好看见栾北辰将纸片扔进垃圾桶,把水放在床头上:“为什么要扔。”

“因为记忆太痛苦,不值得。”

仇宁的目光撇到本子上

【嘴角的笑,内心的泪】
【以为刀枪不入,以为百毒不侵】
【却终是敌不过辛辣的嘲讽,人心的变故。】

仇宁低了低头:师父,这个孩子吃过的苦怕是不比我少吧。

栾北辰看了看仇宁:“我睡一会。”

仇宁会意,走了出去。
——————
夜晚,栾家的家宴还没有结束,幽静的花园变得那样深沉,仇宁站在紫罗兰花海前,闭上了眼。

与此同时,湛家的家主猛的睁开了眼,用她那甜美的声音对贴身护卫说:“立刻通知林家和栾家,冷心…重回玄黄界了。”

十里远。一位男子站了起身,喃喃自语:“湛家当年对冷心下的毒还真是不容小觑啊,我们林家怕是也会牵扯进来了。”

栾家的家宴因湛家的传讯提早结束,栾长延叹气一声:“玄黄界的短暂太平终要结束了。”

百万里远的山上,一位男子负手而立,神情中若有所思,笑了笑:玄黄界,冷心回来了。

—————————
我就看着隔壁更了一篇文就五个粉,可羡慕羡慕了😂

生活如此美好,为什么要月考啊😭第二章.第一节.
春天,花开的季节,河水叮叮作响的季节,也是开学的季节。

仇宁看着栾北辰,陷入了沉思,最近的玄黄界并不太平,她唯一的任务就是保护好眼前这个人。

正想着,便拿出了一个微小耳机递给了栾北辰:“通讯。”

栾北辰愣了愣,笑着接过:“放心。”

仇宁张了张嘴,但什么也没说,看着栾北辰出了门,按下右耳的耳机:“希望你真的能让我放心。”

“姐姐,我们走吧。”栾北辰看着已经在门外等他多时的栾梦茉。

“嗯,好。”栾梦茉应下。然后与栾北辰一起走向私家车。

自从冷心回来后,栾家的外出就都是小心谨慎的,再不敢粗心大意。
——————
“师兄,我认为……”男子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旁边的人打断。

“他们逃不出去的。”戴着黑色斗笠的男人看着冰球,若有所思地说。

“但是……”

男人看向他:“你什么时候也变得如此了。踌躇。”

“小淮知错。”

“激活编号LV5281。”男人修长的手指递给了旁边人一张数据卡。

“是,小淮领命。”

手指抚摸过冰球,男人喃喃自语:“应家,冷心第一个对付对象就是你,千万不要让冷心失望。”

冯千淮站在暗室里,等着一个人。

直到听到脚步声后,嘴角才露出一个笑。

“首领,LV5281听从您的吩咐。”

冯千淮笑了笑,LV5281也算是一个功夫了得的可怜孩子了。可惜,应家始终不承认这是他们家的孩子。

“应家,7天时间。”一张卡片从冯千淮的手中飞出,LV5821翻身抓住。

“记住,别被感情蒙蔽双眼。”

“是,自然不会。”LV5821的眼里流露一些狠色。应家,过去你是怎么对我的,我LV5821会加倍奉还。
——————
“为什么不去上学?”栾北靑被这个声音吓了一跳,只能说他工作太认真,完全没发现栾顷翬的存在。

“父亲。”行李过后,又听见他父亲说:“梦茉和北辰都去,就你例外对吧?”

栾北靑身后发凉,他多久没听到种句话了。刚要开口,耳机里传来随卫的报告声。

栾顷翬看着深情惶恐的栾北靑厉声说到:“静心。”

栾北靑似乎并没有因为栾顷翬的存在好多少,语无伦次:“父亲,梦茉他们……冷心……有人”随后立刻按下左耳的耳机:“沥,立刻过去。”

随后他无力地跌坐:“父亲,如果梦茉他们有什么事,我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

“你对他们的信任太少了。”

“父亲,我没有,只是冷心真的太强大了。”
—————————
短更😥

这几天更文速度会慢,月考完后一定补回来😭

就那么看着隔壁粉丝数一直往上涨,可羡慕可羡慕了😂不涨粉不更文😔

酒巷笙歌备份

【酒巷笙歌】【原创】 安家有女初成长

2020-4-3 10:50:41

酒巷笙歌备份

【酒巷笙歌】【纪实】我的学长是我z之前开错了,删贴重发

2020-4-3 10:50:5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