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会员获取权限教程:传送门
【如果网站打不开,去这里找】spank导航:www.spdh.top
常见问题:
视频加载不出来使用火狐浏览器:传送门
捐赠会员成功,12小时内会获得vip权限
更多网站使用教程请点击 帮助中心: 传送门

【酒巷笙歌】【原创】一日为师,终生为…夫?第一章“认错。”她

【酒巷笙歌】【原创】 一日为师,终生为…夫? 第一章 “认错。”她被按在沙发上,死死的咬着嘴唇。 “认了错,我既往不咎,否则,你刚才骂了我几句,我便揍你几十下。”男人隐忍的威胁。 “放开我!”她不依不饶的挣扎。 “好,很好。”男人懒得再开口,随手拉下她的睡裤,厚重的巴掌片刻不停歇的落下去。 女孩不可置信,真是的疼痛却告诉她这都是真的,自己,被一个陌生男子教训,还是以这样羞耻的方式! 巴掌不停,一下狠过一下,
来世娶你 10:15

【酒巷笙歌】【原创】一日为师,终生为…夫?第一章“认错。”她【酒巷笙歌】【原创】
一日为师,终生为…夫?
第一章
“认错。”她被按在沙发上,死死的咬着嘴唇。
“认了错,我既往不咎,否则,你刚才骂了我几句,我便揍你几十下。”男人隐忍的威胁。
“放开我!”她不依不饶的挣扎。
“好,很好。”男人懒得再开口,随手拉下她的睡裤,厚重的巴掌片刻不停歇的落下去。
女孩不可置信,真是的疼痛却告诉她这都是真的,自己,被一个陌生男子教训,还是以这样羞耻的方式!
巴掌不停,一下狠过一下,宣泄着他的愤怒。
二三十下过去了,女孩疼的泪光微闪。
又是二十多下,“不要,不要打了。”女孩止不住的哭着,太疼了!
“认错!”“我错了!啊!疼。”
“男人悠哉悠哉停了手,却依旧没放开她:“早这样多好?你也打不过我,就乖乖住下来吧,再敢跑,当心这里。”说着,威胁般的掐了她的臀肉一下。
“啊!”“知道了吗!?”
“知道,知道了。”初次写文,多多包涵随后,男人将她扶起:“我叫苍左致。”“哦。”
完了?苍左致居高临下的说:“你叫什么?为什么一个人睡在公园里?走丢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女孩硬气得很。抬头看着他深不可测的眸子闪烁着危险的光芒,不住为何有些怕,低下头不去看他:“西雅,没有家。”
“应该到了上初中的年纪了吧?暑假过完我送你去学校。”苍左致似乎并不在意她的身世。西雅别过头去:“你要做什么?我什么都没有,付不起学费,付不起住在这里的费用。”“我也不缺,你就听话就行了。”
听话?难道我有什么利用价值吗?算了,反正也打不过,等真的危险了再跑估计也不迟,至少现在有个住的地方了。
“想什么呢?你上过学吗?”
西雅回过神来,白了他一眼。“以后少用这种眼神看我,你多大?”“15。”西雅想瞪他,却对他刚才说的话有几分忌惮。
“上了几年学?”“前两天才参加了高考。”
苍左致看着她,似乎没有说谎。“那没考好的话,再来高中上学吧,你这个年纪也差不多。”
西雅不说话了。再读一遍高中?再被陷害一次?她摇头。
苍左致皱着眉:“不想上学你想干嘛?”“你管不着!”西雅莫名的心烦。随即看到苍左致扬起的巴掌,一怔,下意识的道:“我错了。”
“为什么不想上学?如果单纯的厌学,那我不介意打到你愿意为止。如果你有其他原因,最好能说服我。你还这么小,难道就打算荒废一生吗?不管你经历了什么,都不是你堕落的理由!”他似乎生气了。
西雅看着他,他在为自己着急?“说话!”说不出的威严。
西雅咬着嘴唇:“不说,就是不想。”“想挨打吗?”西雅一听,想后退几步和他保持距离,却又被一把拉住。
“我,我都读过高中了,我没有考不好,我不想再被陷害了!”西雅几乎是喊出来的。
苍左致一愣,陷害?基本上已经能想到是什么原因了。“那你也必须上高中,不高考你怎么读大学?你以后怎么工作?怎么在社会上立足?”西雅抬头望着他:“你为什么要管我?我和你非亲非故,我就算饿死了又怎样?”话刚说完,西雅重又被按了回去,巴掌似乎更狠了。本来就疼着,现在好了,伤上加伤。
“你凭什么这样对我?从小就没人管我,我饿死了又怎样?还少了个累赘。”
“闭嘴,我说了,过去的就过去了,不是你自暴自弃的理由!现在,你是我的人,我让你活着,你就必须的好好活着!再敢这样说话,别怪我不客气!”说话间,手也不停。“什么时候认错我什么时候停。”
西雅震惊于他的话,却逃不掉这狠辣的巴掌:“我错了。啊,不要打了!”
苍左致停了手:“何苦呢?乖乖听话不就好了吗?非得给自己讨一顿打。”第二章
西雅被抱回了房间。“以后你就睡这里,我的房间在旁边。你先休息会儿,我去做饭。”西雅刚坐到床边,疼的一下又站了起来。偷眼去看男人,正好被他瞧了个正着。
苍左致笑了笑:“疼了就趴着,以后少胡闹,这有药,自己上药还是我帮你?”西雅脸一红:“给我。”
苍左致出去了,她的心却久久难易平复。
几天前的一切还是那么清晰。高考考场上,那个自己打算许给他一生的人,将纸条扔给她,告发她作弊。
一闭眼,却又回到了童年。
西家门口,她正听着母亲讲故事,却看见爸爸带了一个女人回来,女人一边是一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女孩,她不知道为什么,从那以后,妈妈消失了,爸爸不再爱她了,哥哥也对她冷眼相看。她做错了什么?保姆的女儿本就嫉妒她生活的幸福,现在看她失了宠,日日冷嘲热讽,却不停的巴结那个来路不明的姐姐。
不知道多久没有好好吃一顿饭,家里似乎忘了她的存在,有剩饭她就吃几口,没有她就饿着。
她之后不断看书,小小年纪也天资聪颖,早早学完了初中,高中,大学课程,每日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倒也习惯了这孤独。隔壁的爷爷很喜欢她,时常教她弹琴,或者其他的好玩的,她也样样学的精通。
她的爸爸从来不允许她对别人说她是他的女儿。
一天,她在隔壁爷爷家看到这样的新闻:西总带着儿女出席慈善晚会……照片里是她的哥哥和那个姐姐,为什么不叫自己?她一直以来受着他们欺负,现在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被这群人视为外人。
她愤怒,去找父亲理论,却被打的昏迷。
她逃跑了,被保姆的女儿陷害,自己侥幸躲过一劫,那保姆的女儿却摔断了腿,断送了芭蕾舞前途。
她回到中国,好不容易上了高中,却在高考时又被保姆的儿子陷害。她恨,心在滴血。
“西雅?醒醒,怎么了?做噩梦了吗?”迷迷糊糊睁开眼,却见男人站在身边,有些着急。
“没事,梦到了以前的事。”男人顿了顿:“来吃饭吧。过去的就过去了。”西雅跟着他来到餐桌边,椅子上有一块厚厚的垫子,西雅咬了咬嘴唇,坐了上去,微微有些刺痛。
她看着一桌子菜,有点震惊。终究还是有些拘谨,一句话也不说,也不怎么夹菜,毕竟,自己挑食。
苍左致看了看她:“挑食?”西雅差点噎着:“你怎么知道?”
“不吃什么?”“青菜,青椒,洋葱,西红柿,葱姜蒜,额…”苍左致有点恼:“你不吃蔬菜怎么长身体?”西雅不说话了,“明明是你让我说的,现在还怪我。”“嘀咕什么呢?”
西雅抬起头,却看见碗里已经被夹满了菜,没有自己不喜欢的,不禁开心的很。没有看到苍左致嘴角淡淡的笑。吃完饭,西雅有些为难,自己该做什么呢?睡觉?吃了睡,睡了吃,太无趣了。况且现在才七点,也睡不着啊。突然,房门被打开,男人走进来:“干什么呢?”“没有,我睡不着。”
“这才七点,这么早睡干嘛?”苍左致想了想:“来书房吧,什么书都有,看困了再睡,明天带你去买衣服这些东西。”西雅点点头。跟着他走进书房,西雅一句话也不说,莫名觉得尴尬。
发生了这么多事,自然习惯不了这突然的幸福。幼时的不幸让她早已不敢再撒娇,再放纵的快乐,她只能将自己的心情封闭,别人的一点点好都让她感动无比,却又让她担心是不是阴谋,小心翼翼地不想让刚得到的幸福失去,只好乖乖闭嘴,不要惹急了眼前的人,最终受伤的只是自己。
“你在想什么?没有喜欢的吗?”苍左致看着书柜前发呆了小姑娘,有些好笑。
“没有,不是,我是说,都很好,不知道该看什么。”西雅紧张的语无伦次。
“刚来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胆小啊,我给你挑几本吧。去沙发上看。”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苍左致又是一阵愉悦。
奇怪,自己也没这么善良啊,怎么会对一个小姑娘这么上心?苍左致回归冰块脸,有些不解,但也并没有多想,可能从她身上看到了曾经无助的自己吧。如果她和自己的经历差不多,那么,她此刻应该是接受自己了,只不过太敏感了,好好哄着,慢慢就适应了第三章
一大早,苍左致推开西雅的门,一进去就看见小姑娘已经睁开眼,看着门口,有些惺忪,应该是听到推门声才醒。这么警惕?苍左致道:“来吃饭,我先去上班,下午回来带你去买衣服。”西雅愣了愣:“你在哪里工作?”“管那么多干嘛?”苍左致语气生硬,说完后果然看到小姑娘的慌乱,暗叹话说的伤害到她了。“我在苍云。”西雅正尴尬着,听他这么一说,敷衍的点点头,不敢再问什么。“洗漱了来吃饭吧。”苍左致转身出去了。
早餐很简单,一杯牛奶,一盘黄瓜,几个包子。西雅拿起一个包子开始啃,心里盘算着这一天怎么打发。好久没吃到这么好吃的包子,西雅压抑着内心的激动。“这是你做的?好好吃。”
苍左致笑笑:“厨房里还有,中午我就不回来了,你在家饿了就吃包子吧。”西雅点点头,不说话了。
“乖乖在家待着,哪也别去,你还不熟悉这里。”看着他出了门,西雅迅速闪进他的房间,在衣柜里找了一套尚未拆封的衣服,换好后就出了门。毕竟自己没衣服嘛,头发这么短,应该也没人能认出来。
去了四五家店铺,都不招收童工。漫无目的地走着,忘记了自己还没有认识回去的路……
意识到自己已经远离了那个家,西雅突然有点慌,怎么办?突然眼前多了几个人:“哟,现在的男人都这么水灵了?爷见过那么多美女,今天就尝尝这男色吧。”西雅一愣,眼前四个人绝非善类。怎么办?“别碰我!”西雅吼道。“哎呦,这娇滴滴的声音,爷最喜欢了!”说着就去拉西雅的胳膊。西雅抬起一脚踹了上去,那猥琐大叔惨叫一声:“敢踢爷,我看你是活腻了!”几个人围上来,西雅慌了。
另一边,和客户谈完除了餐馆的苍左致一眼看见了被包围了的西雅,一瞬间震惊了,火气也蹭蹭往上涨,二话不说冲过去就撂倒一个。“你是谁?敢坏爷的好事!”话没说完,就被苍左致一脚踹开。剩下两个连滚带爬的跑了。恶狠狠地瞪了身边的小人一眼,“回家!”一路上战战兢兢,眼看着他开车到了家门口,极度不情愿地下了车,跟着他上了楼。
换好鞋子,西雅就被拎着扔到沙发上,心里一惊,意识到他要干嘛,立刻就想爬起来跑。怎奈腰已经被牢牢按住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一口气打了二十多下,西雅惨叫连连,不停的挣扎:“不要打了,啊,我知道错了,啊,啊!”
苍左致不说话,手上动作却不停。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西雅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苍左致终于停了手:“我走的时候怎么跟你说的?我才出去了一会儿你就不安分了,昨天打的不疼是吧?”
“我就是无聊嘛,出去逛逛,谁知道会碰上那些人。我被他们欺负了,你还打我。”西雅委屈的不行。
“你还委屈了?家里有电视有电脑有书,出去逛逛,逛那么远吗?你什么时候出的门?”苍左致气极。
“就,刚刚出的门啊,没走多远。”很没有底气。
“呵,没走多远?你知道刚才开车开了多久吗?你别告诉我我一出去你就出门了。”西雅不敢说话了。苍左致
脸色更阴沉了:“你出去做什么?”西雅身体有些僵硬。这种姿势,很没有安全感啊。“我说了,你不要打我。”
苍左致气笑了:“你现在有两个选择,说,或者我打到你说。”西雅欲哭无泪:“我,去,找工作。啊!”苍左致不再压制怒火,巴掌比刚才更狠了不少。“我知道错了,不要,不要打了!”他的手是铁做的吗?怎么这么狠?
“让你好好在家待着,你倒好,出去找工作?我养不起你吗?”“不是,啊,别打,我不想拖累别人。啊!”“还不知道自己错了,我带你回来就是为了要你的回报吗?”苍左致停了手,西雅委屈的伸手去揉身后的痛处,却被一巴掌拍开。“说,错哪了?”“不该乱跑,不该找工作。”语气软软的撩人。“还有呢?”西雅蒙了,还有?没了吧,“那咱们继续,直到你想起来为止。”说着就扬起了巴掌。“不要,不要,我真的不知道,不要打,你告诉我嘛,我真的不敢了。”西雅简直想象不到这声音是从自己嘴里发出来的。
“我说了,你就乖乖跟着我就好,我不缺钱,你要什么跟我说就行,谁让你去找工作了?我好好对你,你都不愿意接受吗?”原来是这样,他是在关心自己?怎么挨了打还这么感动呢?为什么?“我和你非亲非故,为什么要这样?你总会有厌倦的一天,我到了那个时候再找不就…啊!”话没说完又挨了一下,“找抽是吧?我的话你听不懂是吧?”西雅一愣,随即裤子,内裤都被拉了下去,什么屏障也没有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西雅几乎喘不过气了。
“不要打了,我错了。”有气无力地求饶,苍左致又气又心痛。“我带你回家,你以后就是我的人,我赚钱养你,就算钱不够也不用你去打工。”
“为什么?”“闭嘴,再说那些话我怕我打死你。”
西雅不说话了,屁股疼的很,却不知为何有一种安全感。“起来,自己去上药。”苍左致没好气的道。
“疼,动不了。”西雅感觉自己脑子抽了,竟敢这样说话。瞬间闭了嘴,小心翼翼地看向一边的男人。
苍左致冷哼一声:“活该。”但却将沙发上的她抱起,走进了房间。还合胃口吗?个人不大喜欢太狠的太虐的。看着怀里的小人迷迷瞪瞪的样子,苍左致突然使坏,将她扔上了床。“啊!!!”西雅瞬间泪目,迅速翻身趴下,恶狠狠瞪着罪魁祸首:“你做什么,你知不知道很疼!”苍左致丝毫没有愧疚:“疼了才能长记性,下次再敢去找工作,我打断你的腿。”西雅哼了一声,转头不理他,心里也不只是困惑更多还是开心更多。
“你不告诉我为什么,我会一直不安的。连亲人都不愿养我,更何况是,陌生人?”她小心翼翼地慢慢地说。苍左致沉默了,随即调侃:“那你以身相许,是不是就不用不安了?”西雅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或许是因为你和我很像吧,父不疼,母不爱的。”苍左致淡淡开口,“你不用不安什么,大不了你以后工作了再报答我也行,现在就乖乖该干嘛干嘛。”西雅愣愣的看着他,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你现在还要去上班吗?”“不去了,也没什么事,吃个饭,休息休息,带你出去玩。”
西雅有点委屈:“你打这么狠,都走不了路了。”苍左致挑眉:“那不去了。”“别,我要出去。”
“不疼了?”苍左致好笑。“叔叔,你是不是有暴力倾向?”
苍左致腿一抖:“你叫我什么?”西雅一愣:“不可以吗?”“我才28”
“我才15。”苍左致叹了口气,行吧。
“上药吧,我去做饭。”楼楼还没有实践过,拍到哪种程度算狠?第三章
两人相遇时已是八月下旬,没几天变开学了,况且这所神一般的高中提前一个星期开始军训。
“左致啊,你要送来的这个学生没有经过考试,是不是不太正规?你也知道,咱们学校向来不随意招生,分数线也是很高的。”办公室里,胖胖的男人一脸为难。“放心吧王校长,你可以随便找一份题让她做,一定能达到分数线。”苍左致自信满满。
“那好吧,明天带她来考试吧。”“谢谢您了。”苍左致回了家:“明天去学校参加考试,分数够了就可以来这所高中读书。”西雅看着电视,满不在乎的点点头,苍左致气笑了:“怎么?不打算复习复习?明天可别什么都不会。”“放心吧,这点水平都没有,我白混这么多年了?”苍左致无奈,也不说什么。
考试果然很顺利,处了语文政治,全是满分,校长也惊了。
“你要学问还是学理?”王校长有些激动,“不知道,您先别急嘛,不是半年后才分班嘛。”“好,好,好好学,小姑娘这么厉害。”苍左致笑笑,“我带的647班,理科班,开了学就在这个班学吧。”今天可能不更了楼楼作业好多的。大家猜猜作为师生后会有什么样的精彩瞬间?嗯呢?以后就不一定了,楼楼毕竟是学生😂喜欢的,想讨论的可以进群来撩
有晋城的学生吗?你们什么时候开学😂看着西雅满不在乎的样子,苍左致的眼睛里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后天下午新生来报道,住宿舍的那个时候可以去办理,你到时候安排几个人帮一帮宿管。”王校长看向苍左致说道。“没问题,宿舍今年又修了一栋楼,应该够学生们用了。”苍左致点点头。“住宿舍一学期交多少钱?”西雅迫不及待地问。
“问这个干嘛?”苍左致有些不解。“我要住啊。”西雅自顾自的说,不需要麻烦别人照顾自己了,倒是也不用每天提心吊胆了,也自在,为什么有那么一点点难过?他是不是也想着让自己住宿舍?
“想都别想,乖乖在家待着。”苍左致恶狠狠地说。西雅一惊:“住宿舍方便吖,不用来回跑,我能照顾了自己,宿舍的费用我会还的。”
“回家!”
西雅蒙了。这是,生气了?自己好像没做什么吖。不对,他好像前几天说让自己不要不安,是因为这个生气吗?有点感动,但好慌…怎么办…坐在车里,西雅几次偷偷去看身边的人,面无表情,和平时也差不多,怎么就是感觉此刻火气很旺盛呢。
小心翼翼地伸手拉住他的衣角:“叔叔…”“闭嘴!”苍左致火大地吼着。
西雅当即被吓得缩回了手:“我知道错了…”“省点力气求饶用吧。”苍左致深吸一口气。
站在家门口,西雅不肯换鞋,苍左致瞥了她一眼;“想在门口解决问题?”西雅只好硬着头皮慢吞吞地脱鞋。“我知道你现在愿意收留我,不想让我有太大负担,但是我不想麻烦你,而且,我也需要适应一个人的生活,高考完后在适应就迟了嘛。”西雅自始至终都让自己与他划清界限,她不相信虚幻的感情,她只知道喜新厌旧,她只知道人都是会有三分钟热度的,她知道自己和他相处的越久,自己会越肆无忌惮,越来越不把自己当做外人,越来越对他放松警惕,越来越,离不开他。但她偏偏不是那种会讨人欢心,嘴甜的小姑娘,待在他身边久了,只会招人厌烦。
她在心里想着,却不知不觉全部说了出来。苍左致眉头紧蹙,眼前的小女孩看上去楚楚可怜,招人心疼。
西雅说完也是一愣,咬咬嘴唇想跑,却被一把拉入怀中,两人其实都有点懵:“我性子冷,你不需要讨好我,你做好你自己就好。我就算厌了你,也不会赶你走,无论出于责任心还是其他,我都会养你到你可以独立为止。”西雅没有挣脱他的怀抱。“你如果再怀疑,就是对我人格的质疑。”西雅一愣,心里很暖。
“啊!”苍左致突然落下一巴掌,“死丫头,一天不作死你就不舒服。”西雅委屈地揉揉身后:“我知道错啦,好叔叔,不要生气了。”苍左致瞪了她一眼,“下次再让我听到这样的话,我也不动手了,你自己来,省的说我暴力。听到了没有!”“知道了知道了,我饿了,您快去做饭。”苍左致转身进了厨房,嘴角的笑若隐若现。第四章
开学了,第一天还不需要穿军训装,都激动的在科技楼前等待分班结果。
西雅早已知道自己的班级,并没有在人堆里挤,其实也并没有朋友可以讨论什么。苍左致正在科技楼里面和其他老师抽取自己的班级。
西雅一个人无聊的很,开始在校园里转悠。校园很大,有三栋教学楼,还有艺体楼,科技楼,图书馆。教学楼前的花园很美,曲曲折折的小路添了几分意境,不知名的树哗啦哗啦的摇晃着叶子,错落有致中好像可以看见一个蘑菇亭,被小池子包围着,一边的楼梯可走到蘑菇亭中。池子里的鱼懒散得很,动都不舍得动一下。从教学楼到操场需要下一个坡。操场不知道有多大,但看起来总有一种一望无际的感觉。
转着转着,突然想起还没有去教室里看看,说不定他已经等在教室里了。匆匆忙忙跑进教学楼,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教室在哪,甚至不知道教室在哪栋楼。不过这栋楼应该不是,没有新生来这里。
然后走进来后,西雅兜兜转转地找不到出口。“这位同学,你在找自己的班吗?”身后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西雅扭头,好帅气啊。眼前的男子似乎刚任教不久,白白净净的脸,似乎还有些稚气,总之就是可爱也不失英气,温柔也不显得娘里娘气。“额,我不知道怎么出这栋教学楼,我是647班的。”西雅低下头,平复着激动的心情。
“我带你去吧。”说着,就走了过来。西雅受宠若惊:“谢谢老师。”随即跟着他一起走。原来这栋楼和科技楼连着,难怪感觉着这么大。刚走到高一教学楼门口,就看见苍左致在张望着什么。“叔叔!”西雅跑了过去。“你又跑哪去了?人家都知道赶紧找自己的班,就你瞎跑。”“我没找到嘛。”那男子也走了过来:“原来是苍老师的学生啊。”苍左致抬头,淡淡的笑笑:“范老师啊,今天高二不是不开学吗?”“我来找点东西。小姑娘叫什么名字?挺可爱的。”西雅开心的不得了:“我叫西雅。”“小雅啊,那你可别乱跑了,老师先走了,白白。”“嗯嗯,老师再见。”
苍左致瞧着小丫头开心的样子,还有,小雅?叫的这么亲切?不爽。
“看什么看,回教室!”西雅吓了一跳:“哦哦,好。叔叔,他叫什么名字啊?教什么的?”苍左致脸色阴沉:“不该问的少问。”
西雅有点茫然,干嘛这么凶?自己好像没做错什么呀。进教室前,苍左致停了下来:“自己进去吧。”说我头也不回的进了一旁的办公室。西雅实在开心不起来了,为什么要这么冷漠?好难过。无奈地走进教室,尴尬地发现似乎没有多余的桌凳了。正站在门口不知所措,就见苍左致抬了一张桌子从办公室出来,放在了讲桌边,指了指“你做这里。”“不要。”西雅想都不想就拒绝了。开玩笑,在老师眼皮子底下,她以后还能用好日子过吗?然而,看到苍左致眼睛里的怒火,又只好乖乖走过去。苍左致瞪了她一眼,开始进行班主任的讲话。
“我叫苍左致,你们的班主任,负责教你们数学。我不喜欢废话,所以今天也不会说很多。现在是高中,一切都是新的开始,中考成绩已经不能用作判断你们的标准,现在你们需要继续努力,而不是因为中考成绩沾沾自喜。军训是高中给你们的第一项考验,谁也不想高中的开始就这么不圆满,对不对?再说了,你们军训拿不到优秀分队的奖,我会轻饶了你们吗?”
学生们一开始一个个大气不敢出,听着听着也放松了不少,最后忍不住笑了出来。“我不会随便看低你们任何一个人,但你们也不要通过自己的实力让我看不起你。我把校规印了出来,你们一会儿传阅一下,四点以后就可以去宿舍办理了。每天军训完的晚自习要上,明天的晚自习就选一下班长,纪律委员,卫生委员,文艺委员,至于课代表,第一次月考结束后我在决定。”
“明天七点五十开始军训,你们就七点二十到教室吧,然后一起下去集合。你们也知道,第一印象很重要,第一天就敢迟到的,你觉得我会在今后的学习中怎么折磨你呢?”讲台下一片唏嘘。“行了,现在看看校规,把这首古诗抄下来,回去背背,明天早上在操场上一起背。”说着,把手里的一张纸递给西雅:“抄上去。”西雅一愣,不满地嘟哝:“您自己怎么不抄呢。”“你说什么?”苍左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没什么,没什么,我这就抄。”西雅不知从何时起变得这么怂。我也是,不过我不喜欢那种很严苛的师生四点了,学生们纷纷离开教室,西雅淡定的坐在座位上,看着这首诗,也没什么难背的,况且她自小就喜欢,这李白的诗信手拈来。
人走完了,“回家。”苍左致还是冷冰冰的。“叔叔,您等等我嘛。您怎么了?我不是故意迟到的,我就是在学校转转,找不到班在哪。”西雅委屈巴巴地说着。
苍左致没有说话。自己在生气什么呢?“行了,以后不要随便和别的男人走的那么近。”“为什么?那个老师可好了,他看我找不到路,就带着我回来了。他好好看吖。”
一听这话,苍左致有点怒火中烧,也不说话,快步往前走着。
西雅显然还没有意识到问题所在:“叔叔,您慢点啊。”
听着她叽叽喳喳在耳边说着那个老师说话声音好听,温柔…苍左致冷不丁说了一句:“他那么好你去他家住吧。”西雅一愣,安静了。苍左致不再说话,烦躁得很,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西雅咬着嘴唇,紧跟着他。他这是对自己厌烦了?没想到会这么快。可能他后悔了吧。自己确实太烦人了。
“苍老师。”两人各自想着心事,被一个女人的声音打断。苍左致回头,看着女子:“苍老师,你一会儿有事吗?咱们一起吃个饭吧。老地方。”那女子似乎没看见西雅。
“嗯。”“那我们一起去吧。正好路上谈谈我们的事。”她似乎和苍左致很熟。“你自己回家吧,我还有事。”苍左致对西雅说。
西雅心里没由来的一痛:“好。”不敢问有什么事,不敢问他什么时候回来。这个女人,是他的女朋友吧?那自己住在他家是不是很不合适?
西雅心事重重,那女子轻蔑地扫了她一眼:“学生啊,不要总缠着老师,难道还打算跟男老师回家?”轻飘飘的一句,西雅尴尬地笑了笑,看向苍左致。“她还是个学生,你瞎说什么。”苍左致皱了皱眉。“哎呀,我就提醒她一下嘛,做学生的要守本分。那我不说了,走吧。”
说着,挽上了他的胳膊。西雅一僵,扭头匆匆走了。看来那个家是不能回去了,自己改去哪呢?
“小雅?”熟悉的声音响起,西雅愣了一下,回头,恰好看见范老师向自己走过来。哈,后面会将两人的身份写的比较玄学😂年龄不是问题了要不大家想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老师好。”西雅扯了扯嘴角,笑的没有那么开心。“怎么了?不找你的叔叔了?”范老师笑着调侃。
西雅心情很不好,因为苍左致的冷漠?因为那个女人的讽刺?呵,自己曾经竟然觉得他真实,真诚。
“小雅?”“啊?哦,没有,我和他又不熟。老师这是要去哪啊?”范老师笑笑,没有在意她的谎言:“我去吃饭,你呢?”“我,回家。”“远吗?我送你吧,现在还早。
连刚认识的人都知道送送她。她内心委屈着,突然心一横:“老师,我能不能和您一起吃饭?”范老师很是意外:“可以啊,那我们走吧。不过,你猜刚认识我,不怕我拐走你吗?”“拐就拐呗,您这么温柔,拐了我也心甘情愿。”西雅直言不讳地道。“哈哈哈,那走吧,先吃饭。”
西雅跟着他上了车。凭什么不让我和其他男人说话?你和自己的女朋友过二人世界吧,我还就要和别的男人说话。西雅心里默念着。我这是在,吃醋?突然闪过的念头让西雅吓了一跳。天哪,自己在做什么?才刚认识他几天?
心乱如麻,西雅烦躁得很。
那他不愿意让自己和别的男人说话,是也对自己……天哪,你在想什么,他是谁,你是谁,不要瞎想!
西雅感觉自己的思想在打架,不自觉的认为他喜欢上了自己。
他都有女朋友了。
对啊,他有女朋友了,西雅瞬间又低落了,自己在瞎想什么?
“小雅?小雅?”“啊?”西雅回过神来,茫然的看向一旁的人:“怎么了?”“你这么喜欢走神,以后上课怎么办?”范老师笑着调侃。“到地方了,下车吧。”
西雅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下了车。“还早,还不到六点,先在这个广场散散步吧。”西雅点点头。
两人走着,西雅尽量专心看着四周。广场中央的喷泉还没开始,这个时候人也不多,有些微凉。这里的绿化很好,树木都是常青树,绿茵茵的一片,时不时有几只不认识的鸟扑闪着翅膀,缓缓地飞,缓缓地落。
本应很美妙的时光,却处处让西雅烦躁,索性什么也不看。“不开心吗?”范老师淡淡开口,“因为苍老师?”西雅心里一颤:“没有,不是。”看着那双似笑非笑的眸子,西雅败下阵来,“嗯。”“你喜欢他?”
西雅不说话了,也说不出话。她平时并不擅,长说谎,但也不想承认。“好了,既然是要陪我吃饭,就开心点,不去想他。他有什么好的?比你的范老师还好吗?”西雅一阵窘迫。“走吧,吃饭去。”范老师轻笑着停下了脚步。“嗯,好。”

餐厅看着很豪华,西雅突然发现自己身无分文…“放心吧,我请你。”范老师似乎总能看透她的心思。西雅不好意思地笑笑。
可惜吖,为什么自己喜欢的不是眼前的人。“挑食吗?你点吧。”范老师将菜单递了过去,西雅没有拒绝,接了过来。
这顿饭吃的很安静,两人都没有再说话。吃了一半,范老师悠悠开口:“你和他是怎么认识的?”西雅一僵,慢慢的嚼着嘴里的米饭,不知怎么开口。“你喜欢我吗。”
西雅彻底懵了,愣愣的抬头开着他。
“噗嗤,你这什么表情?逗你的,吃个饭都这么心不在焉。”
西雅不好意思地笑了:“老师,这种玩笑可不能乱开啊。”
“那你就好好吃饭,不要老走神。”“是是是,嘿嘿,您也吃。”范老师笑了笑。
吃完了饭,天也黑了。“走,去看喷泉。”西雅本想拒绝,但转念一想,自己也不知道该去哪,看看喷泉也不错,便跟着一块去了。
广场上的人还真不少,路灯也五花八门的,很是美丽。
突然,广场中央亮了起来,音乐喷泉恰好开始了。灯光交替变换,音乐轻柔悦耳,喷泉似乎会跳舞,西雅的心稍稍平复了些。
喷泉结束时已经九点多了。范老师的手机响了,看了看来电显示,看了看西雅,笑的让西雅莫名其妙。“喂?”“西雅是不是和你在一起。”电话那头的声音让西雅心头一颤,下意识地开始慌乱。“是。在广场。我把她送回去。”
西雅大脑中一片空白,怎么办?求助的看向一边的人:“不要送我,我不去他那里。”范老师好笑:“怕什么?他能吃了你?”
能!
上了车,西雅的恐惧慢慢放大,又渐渐缩小。自己又没做什么亏心事,自己的生活他无权干涉。心安了些,不再紧张了。西雅又在心里告诉自己,这次真的不能再住到他家了。到了小区门口,西雅犹豫地问:“老师,您能不能一会儿先别走?”“你还想让我带你回家?”“嗯。”西雅尴尬地挠挠头“可以吗?”“我当然没问题,家里就我一个人。”“谢谢老师。”西雅下了车,一步步走向苍左致的家。敲了敲门,门立刻被拉开,西雅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一把拉了进去。被按在沙发扶手上,西雅慌了:“你放开我,你凭什么打我!啊!”西雅懵了,打在她身上的不是巴掌,不知是什么,就是很疼,几下就打出了她的泪花。苍左致一言不发,只专心地重复着手上的动作。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西雅挣扎着,扭动着,却怎么也逃不掉。
西雅感觉已经筋疲力尽是,苍左致停了手:“我有没有说过不要随便和其他男人说话?我有没有让你先回家?”
“凭什么不让我和男人说话?你就可以和其他女人搂搂抱抱?你有女朋友了还管我干嘛?我不要住在这里了,我不打扰你们!”西雅毫不示弱。
“谁告诉你她是我女朋友?你哪只眼看出来她是我女朋友了?!!”“那她挽着你胳膊,让我离你远点?我才不相信你的话,我要走!”“你是在吃醋吗?”苍左致突如其来的一句让西雅安静了。
“不是。”气势不如之前了。“我为什么要吃醋?我才不会喜欢你这种三心二意的男人!”“那你这么在意她的话?”苍左致似乎没有那么生气了。
“你放开我,我不喜欢你,我要走!”“你不打算问问我和她什么关系?”苍左致的火气又冒了出来。
“能有什么关系?你就是个渣男!我不想听你说话!”
我只解释一句,你听清楚了。西雅默默翻白眼,“她是我的亲姐。”
西雅安静了,内心变化无比复杂。不是女朋友?亲姐姐?那自己还……天哪,自己今天是吃错药了?怎么办?不对,现在应该想想怎么让身边的人不生气。
苍左致静静地等着她回过神来:“不在这里住了?嗯?”怒气丝毫不掩饰。
“我错了。明明你也有错嘛,到了学校就那么凶”西雅小声的辩解着。“在学校的时候我有没有告诉你在原地等我?你倒好,悠哉悠哉的和其他男人聊着天。我让你先回家,你去和别的男人吃饭,到了这么晚才回来,回来就告诉我你要离开。怎么?当我的话是耳旁风?”火气越来越盛。西雅大气不敢出。好叭,自己理亏。
“起来!”这就饶了自己?西雅松了口气。
“给你。”西雅一愣,看着他递过来的戒尺,不知所措。“我上次怎么说的?”苍左致淡淡开口。
西雅刷的一下脸红了。“想让我打到你想起来?”“不是…”“拿着!”西雅硬着头皮接过来。可怜兮兮地看着他。“等什么?”苍左致没好气地开口。“您都打过了,疼,特别疼,不要打了好不好?”西雅又快要哭出来了。“少废话。脱裤子,趴到沙发上。再废话一句你今天可能挨的不止这一顿。”

酒巷笙歌备份

【酒巷笙歌】【同人】各大耽美同人

2020-4-3 10:50:26

酒巷笙歌备份

【酒巷笙歌】【原创】 安家有女初成长

2020-4-3 10:50:4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