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会员获取权限教程:传送门
【如果网站打不开,去这里找】spank导航:www.spdh.top
常见问题:
视频加载不出来使用火狐浏览器:传送门
捐赠会员成功,12小时内会获得vip权限
更多网站使用教程请点击 帮助中心: 传送门

【酒巷笙歌】【原创】温柔乡(m.m)

  论拥有一对双胞胎男友是什么体验……快乐双倍,爱情双倍,连做错事被拍也是双倍 小小小小短篇。   又是一个无脑小甜文。      
草终非 10:08

【酒巷笙歌】【原创】温柔乡(m.m)  论拥有一对双胞胎男友是什么体验……快乐双倍,爱情双倍,连做错事被拍也是双倍
小小小小短篇。

  又是一个无脑小甜文
  

  

  怎么说呐….

  这个文挑战不坑不烂尾不开.车
  

  如果失败了,你们就当我没说过这句话

  

  攻:向左,向右。(忽略这两个随意的名字)

  受:叶眠

就这样哈哈哈哈有人更没人坑系类  
1
  
  叶眠轻手轻脚的推开了门,房间一片黑暗,似乎空无一人。

  
  他抿了抿唇角,小心翼翼的从口袋中掏出手机,借着微弱的光亮在茶几下的抽屉中翻找着什么。

  
  男人冷不丁的声音在这时候总是显得无比的骇人。

  “东西在右边的抽屉里。”

  
  叶眠下意识的答了句谢谢,指尖刚碰到抽屉便猛的想起了什么,战战兢兢的抬眸一看,正撞上男人似笑非笑的视线,一瞬时小心脏都停止了跳动,整个身子随之僵硬了起来。

  向右若无其事的开了灯,顺手捏了把叶眠的小脸笑眯眯道:“怎么,几天不见不认识我了?”
  

  

  他松了手,从抽屉中翻出一本存折戏谑的勾了勾嘴角。

  “回来一趟就是为了找这个东西吧。”

  叶眠眼睛一亮抬手就要去抢那本存折,没料向右侧身一躲让他抓了个空,干笑了几声讨好道。
  “右哥,您大人有大量放我出去躲两天,这事儿要让那座冰山知道了我的小命就没了……”

  

  

  向右不为所动,又将存折举高了些。

  “我一直很好奇,明明长得一模一样,你为什么只怕他不怕我?”

  
  叶眠谄媚的扯了扯他的袖口,“因为右哥你爱笑啊,不像他一样冷冰冰的。”

  话音刚落向右便敛了笑意,沉了沉脸色静静的凝视着他。

  这动作和神色简直和向左如出一辙。
  叶眠指尖一顿,腿一软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退。

  “你……你到底是谁???”
  

  这也太惊悚了!!!

  

  向右瞧着他这幅受惊的反应终于憋不住了,嘴角一抽很没风度的笑出了声。

  
  逗逗这个小东西实在是太好玩了!

  
  叶眠松了口气,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踮起脚尖去拿向右手中捏着的存折。

  
  然而后者并没有给他的意思,叶眠蹦跶了几下依旧没有抢到手,默默叹了口气道:“右哥,您总得给我点跑路费啊,难不成还想让我自力更生饿死在外面?”

  

  向右笑道:“坑蒙拐骗样样精通,你能饿死就怪了。”

  叶眠闻言瘪了瘪嘴小声的反驳了一句。

  “话不能这么说,现在这个世道人心难测,指不定我就被哪个意图不轨的人拐走了……”

  

  “嗯?”

  向右挑了下眉,随即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这话倒是有点道理,所以说……你还是老老实实在家待着吧。”

  

  叶眠强作镇定的摇了摇头。

  他又不傻,在家待着只有死路一条,浪迹天涯还有一丝丝活命的可能性。

  可是浪迹天涯也是需要资本的,没有钱……他这最多算沿街乞讨。

  叶眠默默的攥了攥指尖,沉默了好一阵才轻声道:“右哥,我知道你最疼我了,所谓患难见真情,我……”

  

  “打住打住。”

  向右捏着存折在他的小嘴上不轻不重的拍了拍。

  “少在我面前演感情戏,老.子不吃这一套。”

  

  叶眠眼睛转了转,伸出爪子扯了扯向右的领带。

  “那色.诱这一套您吃吗?”

  

  向右玩味的攥住了他不安分的爪子,引着他向自己身下探了探。

  “你可以试试。”

  

  手下已然是一片滚烫,叶眠不可置信的抬眸看了眼向右,指尖一颤猛的收回了手。

  他现在又累又饿,是真的没精力去灭火……

  

  叶眠很可怜的看着向右,一副快要哭出来的神情。

  “可是我饿了……”

  

  “我知道,这么多天没碰你,肯定饥渴坏了了。”
  向右脸上依旧挂着玩世不恭的笑意,伸手不由分说的扯过了叶眠,微微俯身凑到他耳侧压低声音道:“放心,我会喂饱你的。”

  
  
叶眠幽怨的翻了翻白眼,“我们说的是一回事吗……”

  
  向右大言不惭道:“当然是一回事,这样好了,你乖乖听话,我就帮你摆平他,怎么样?”

  叶眠毫不掩饰的给了他一个怀疑的小眼神。

  “……就你?摆平他?”

  

  虽说两人身形样貌样样不差,但单论向左的那极具震慑力的气场就是他无法抗衡的。

  面对叶眠的质疑,向右开始了威逼利诱的战术。

  “你说的对,能不能摆平他确实很难说,可你要是不听话……火上浇油我还是很有把握的。”
  

  

  
  开坑有点草率,我都没想好让他犯什么事儿……
  2

  
  叶眠咬了咬唇角低声道:“你卑鄙……”

  

  向右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这次离家出走后不但去酒吧浪了一圈,还顺便和别人打了一架。”

  
  他抬手挑了挑叶眠的小脸笑眯眯道:“现在可以说实话吗?要这钱到底是为了浪迹天涯,还是偿还医药费?”

  

  

  叶眠干笑了几声很坦诚的摇了摇头接着又点了点头。

  “……两个原因都有。”

  

  

  向右有些欲言又止,半晌略带犹豫道:“你该不会真的把人打残废了吧?”

  

  叶眠委屈的垂了垂眸,“你只关心别人有没有残废,根本就不关心我。”

  向右意味深长的揉了揉他的脑袋,“乖,我这就“好好”关心一下你。”

  

  

  这种很不善的语气让叶眠浑身一震,紧接着上一秒还停在自己头上温柔抚摸的手猛的施了力气,不由分说的将他整个人都按倒在了沙发上。

  

  

  向右笑的人畜无害,伸手一把扯下了他的皮带,有一搭没一搭的摆弄着。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再不给点教训我看你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叶眠懵了几秒才后知后觉的害怕起来,回头战战兢兢的瞥了眼向右面露惧色道:“右哥你冷静,冲动是魔鬼啊!”

  

  向右用皮带在他身后拍了拍玩味道:“我很冷静,小叶子……你是喜欢温柔一点的,还是粗l.暴一点的?”

  
  挨打这种事……

  叶眠欲哭无泪的摇了摇头。

  “我都不喜欢……”

  
  向右摇摇头惋惜道:“只有两个选择,你要是不选的话我可就替你做主了。”

  叶眠心塞的咬了咬牙支支吾吾道:“我要……温柔一点的。”

  
  向右果然不食言,很温和的拍了拍他的小脸似笑非笑道:“好,那就自觉点,先把裤子脱了。”

  
  他说的过于直白,叶眠只觉得的脸上一烧,僵持了好一阵才很不情愿的背过手扯了下了半截裤子。

  
  一阵凉风瞬间从光l.裸的皮肤上扫过,叶眠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还未做好准备那根冰凉的皮带便徐徐的挪到了腿.l根处不轻不重的拍了拍。

  
  向右的声音依旧带着笑意,可是传到他耳中简直无异于笑里藏刀。

  “腿.分.开一点。”

  

  大脑一阵轰鸣,叶眠耳根红了红,眼一闭心一横,自暴自弃的分.开了.腿。

  
  早死早超生,再换个角度想想……向右这样就是存心要调戏他,如果自己羞愤欲死便正达到了他的目的。

  

  而如果自己死猪不怕开水烫,没羞没臊接着浪……向右不就拿自己的没辙了吗?

  
  想到这叶眠的心态又乐观了起来,绷紧了身子默默等待宣判。

  
  可惜向右似乎很有兴致,并不打算急着下手教训他,皮带暧.昧不清的顺着白皙的大.腿缓缓挪动着,接着毫无征兆的在叶眠身.下蛰.伏的小东西上轻轻挑了几下。

  “这里看上去很有精神啊。”

  
  叶眠指骨攥的都有些发白,足足僵硬了十几秒才面红耳赤道:“你要打就打,别在这里耍流.氓。”

  

  向右抽了抽嘴角,“我看你是真的傻了,哪有人这样自己赶着找抽的?”

  
  叶眠哀怨的瞪着他,沉默了良久才从嘴里很不高兴的憋出了三个字。

  “……我乐意!”

  

  向右低笑一声,握着皮带在他臀l.峰上摩.l擦了几下。

  

  “你应该庆幸来家里告状的小警察认错了人,你干的这些好事要是真被我哥知道了,现在还能在这里和我插科打诨吗?”

  
  叶眠的身子立刻没出息的抖了抖。

  向左的手段……向来令人发指。

  
  距离上次惹怒向左这座冰山已经是几个月前的事了,至于他犯了什么事连自己都忘了,可是那顿打如今一想起来还是记忆犹新,就连身体都能反射性的颤一下。

  

  叶眠越想越害怕,攥紧了指尖心惊胆战道:“右哥,他还不知道这事儿吧……”

  
  向右运筹帷幄道:“他能不能知道,得取决于我愿不愿意说。”  3

  

  叶眠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然而还没来得及说两句讨好的软话身后便猝不及防的挨了一下皮带。

  

  “嗷!痛……”

  

  向右恶趣味的伸手在叶眠的大腿上掐了一把幽幽道:“乖乖挨过这顿打,那些事我就既往不咎,不过你要是敢又躲又叫……”

  
  他手下的力道加了几分,如愿的感受到叶眠的身子一僵,半晌压低了声音“好心”提醒了一句。

  

  “那我可不介意把这些事全都告诉向左,也让他来好好管教一下你。”

  
  叶眠被他掐的差点炸毛,反射性的摇了摇头胆战心惊道:“不要,别告诉他!”

  向右这才满意的松了手。

  “那就乖乖听话。”

  

  叶眠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下一刻皮带再次撕裂空气砸了下来,

  他痛的惨嚎了一声,鲤鱼打挺一般弹了起来。

  
  向右的手死死的按在他腰间,皮带顶.端不轻不重的蹭了蹭有些红肿的臀/.峰沉着声音道:“再动一下试试?”

  
  冰冷的皮带紧紧的贴在先前那道肿.痕上,叶眠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很怂很憋屈的摇了摇头。

  

  金属扣碰撞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臀.l肉上随即传来一阵钝痛,像被热油泼一般,灼烧的刺痛感瞬间攻破了他的心理防线。

  “啊!痛痛痛轻点轻点!”

  

  向右被他的鬼哭狼嚎惹得眉间一蹙,手腕一翻又加了几分力道朝着大腿.根抽了下去。

  
  一道可怖的淤.青立刻浮了起来,印在白皙的皮肤上触目惊心。

  
  只这一下叶眠便没出息的飙出了泪花,不自觉的伸出爪子去揉自己的大腿,向右眯了眯眼,皮带又朝着他的手腕甩了一下。

  “手收回去,别让我说第二遍。”

  

  叶眠的眼角都痛的飙出了泪花,过了许久才不情不愿的收回了爪子,雾气蒙蒙的眸中尽是委屈和不甘。

  
  向右毫无征兆的踹了叶眠一脚纠正着他歪歪扭扭的站姿,半晌没好气的训道:“我的话在你这儿是不是向来左耳进右耳出?”

  
  叶眠吸着发酸的鼻尖小幅度的摇了摇头。

  
  向右哼了一声接着训他。

  “说过多少次了,打架这种事要速战速决,完事了就赶快跑,你有能耐去打架,怎么没能耐躲过警察?”

  

  叶眠委屈极了,垂了垂眼眸不甘心的反驳道:“我跑了,但是还是被他们抓住了……”

  
  向右闻言抬手又抡下一皮带恨铁不成钢道:“所以说他们问你是谁,你就真的如实说了?小叶子你是不是傻?”

  

  

  身后炸锅般的挨了一下,叶眠没有防备痛呼出声,很委屈的炸毛道:“那不然呢!难不成还像你以前一样顶着向左的名字到处惹是生非?……唔啊!住,住手!”

  

  

  向右一把揪住了他的耳朵气极反笑道:“还有精力嘲讽我,看来你挨的还不够重。”

  叶眠被他揪的耳朵发烫,脱水的鱼儿一般趴在沙发上扑腾了几下。

  “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乱说话……嗷!真的痛……”

  
  他的惨嚎随着皮带的叠加越来越凄厉,到最后整个人都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般,呼吸粗重的起伏着,一句完整的话都吐不出来了。

  
  叶眠这个人是典型的死要面子活受罪,轻轻抡两下皮带他的惨叫能冲破天际,但若是真疼的厉害,反倒闷在那里安安静静的一句话也不说了。

  
  仿佛一个霜打的茄子一般,蔫蔫地耷拉着脑袋。

  

  毋庸置疑的……向右有些心软了,放下皮带缓了缓声线道:“记住教训,以后再犯事前想想后果。”

  
  叶眠憋闷了好久终于等到向右来哄他,很心酸的擦了擦眼睛的泪花委委屈屈的从沙发上爬起来俯身去提掉了半截的裤子。

  

  
  向右伸手挡住他的爪子,顺势蹭了蹭他哭花的小脸无可奈何道:“先别急着提,我去给你找些药来。”

  

  叶眠泪眼朦胧的看着他,一副呆呆楞楞的模样。

  

  
  向右嘴角微微一勾,拉着他又趴回沙发上似笑非笑道:“你先歇一会儿,我马上就来。”你们留言怎么异常的热情
我有点兴奋了……
  4

  

  向右漫不经心的从抽屉里翻腾出一瓶喷雾,哼着小曲晃悠着走向房间,然而还未迈几步便猝不及防的撞上了什么东西,定睛一看不禁戏谑的扯了扯嘴角。

  “百年难得一见,大忙人怎么舍得回来了?”

  

  

  向左盯着他沉声道:“再不回来,你打算把他惯成什么样?”

  
  向右笑眯眯的绕着他转了一圈,忽然伸出手勾住了向左的肩膀意味深长道:“别介,想他了就直说,我又不会背着你把小叶子生吞了……”

  
  
向左侧眸瞥了他一眼,一把拍下了他搭在自己身上的爪子淡然道:“别没大没小的。”

  

  

  向右低笑了一声夸张的抖了抖手。
“你也就比我大三分钟而已,摆什么长辈的架子?”

  

  
  向左脸色微冷,擦肩而过径直走向叶眠的房间。

  向右眉间一挑,厚着脸皮追上前不由分说的将喷雾塞到了他手里,人畜无害的眨了眨眼睛。

  “小叶子正委屈呢,记得哄哄他。”

  
  
  向左不咸不淡的扫了他一眼,接下了喷雾头也不回的进了房间。

 
  事后向右回想起来对此后悔不已。

 

  
  他当时怎么就会鬼迷心窍的认为……向左会哄孩子呢???

  

  ……

  
  

  叶眠等了好半天也没等到向右来哄他,一时间心里既委屈又生气,身后一道道棱子肿的厉害,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勉强强套上了裤子,很艰难的挪着脚步打算出去和向右理论一番。

  

  
  说曹操“曹操”到,他刚一撑起身房门便被猛的推开,熟悉的身影走到了面前,接着一个药瓶被不轻不重的搁在了桌角。

  

  叶眠见状擦了擦额角的冷汗很不高兴的哼哼了几声。

  “你怎么才来?我都快难受死了。”

  

  

  他忽然闭了嘴,莫名的发觉气氛有些奇怪。

  向右并没有一贯的笑意,而是沉着脸,一副冷冷冰冰的模样。

  

  

  叶眠的嘴角抽了抽,很费力的凑到他跟前晃了一圈幽幽道:“右哥,你听过“狼来了”的故事吗?”

  

  

  “向右”不理他,神情依旧发冷。

  
  叶眠用一种意料之中的眼神上下打量着他,半晌忽然啧啧了几声无可奈何道:“出去一趟连衣服都换了,你为了吓唬我还真是敬业……”

  

  
  
回应他的是一片溺死人的安静,向左面若冰霜一言不发,叶眠自讨没趣,抬手的扯了扯他的领带不高兴道:“同样的招数用一次就够了,你还上瘾了不成?”

  
  对方依旧沉着脸,看的叶眠心底不由自主的有些后怕。

  

  

  向右的演技上来了……还真的有那么一点以假乱真的感觉。

  

  

  叶眠咽了咽口水强作镇定道:“你甭装了,就算那座冰山来了我也不怕他……”

  

  向左忽然冷笑了一声,面无表情的吐出两个字。
  “是吗?”

  

  叶眠浑身一僵,心里莫名的慌张了起来。

  

  
  有些语调和气场……似乎不单单是一副皮囊可以模仿的。

  

  不详的预感油然而生,下一刻叶眠腿一软,跌跌撞撞的蹿出了房间。

  

  ……还没站稳便看见了坐在沙发上打游戏的向右。

  向右也瞧见了他,放下手中的游戏机很不正经的冲他抛了个媚眼。

  
  

  叶眠的小心脏咯噔跳了一下,战战兢兢的回头看了看身后向左阴沉的脸色,再不可置信的将目光移到了向右身上,良久狠狠的拍了下脑门生无可恋的哀嚎了一声。
  

  这T.M的都是什么魔鬼情节!!!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叶眠慌不择路,下意识的绕过沙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窜向门口。

  

  可惜事与愿违,身后稍一动弹便是 一阵阵抽疼,再加上之前被向左的出现吓得够呛,一时间逃跑的速度都慢了几分,叶眠没窜几米便被向左毫无悬念的绊了一下,身子不受控制的向前一跌——

  

  就在他的小脸即将和地板来个亲密接触时,向右眼疾手快的掷过一个靠枕,精准无误的甩向他身前,扑通一声闷响,叶眠晕头转向的摔在了靠枕上,苦中作乐的扯了扯嘴角。

  

  

  ……双胞胎果然有默契。

  令人窒息的默契。

    5

  
  空气中的温度低的吓人,叶眠将脑袋埋进柔软的靠枕里默默的装死,然而很快就被一阵力道揪着衣领不由分说的提了起来。

  
  叶眠彻底慌了,不安分的扑腾了几下发出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哀嚎。

  
  “左哥!左哥我错了!!!您大人有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可千万别和我计较!”

  

  

  向右一手提溜着他另一只手在下巴上摩擦了几下似笑非笑道:“乱嚎什么?你都认错人了。”
  

  

  叶眠茫然的瞪大了眼睛,片刻忽然想到了什么,爬起身迅速躲到了向右身后,病急乱投医的晃了晃他的肩膀。

  “右哥救我,快救救我……”

  
  

  向右对叶眠的一番软磨硬泡很受用,顺手捏了捏他的小脸,意味深长的朝着向左挑了下眉。

  “小叶子你倒是说说,我该怎么救你?”

  

  

  叶眠紧张的垂着眸,良久压低声音道:“拦住他,我先跑……你断后。”

  

  

  向右打量了一下向左已然有些愠怒的神情,不禁闷笑了一声悻悻道:“要是拦不住怎么办?”

  

  叶眠紧张兮兮的朝着向左站着的方向瞥了一眼声线顿时弱了几分。

  “实在拦不住……你们打一架拖延时间也是可以的……”

  
  

  他的声音不大,可是屋内太过于安静,这就显的那声“你们打一架”格外的突兀。

  

  
  向左寒着脸朝他步步逼近,在向右面前停了停毫无波澜道:“让开。”

  

  
  叶眠手心的冷汗立刻泛了起来,很怂很害怕的攥紧了向右的袖口。

  

  

  向右不紧不慢的站起身,难得的充当了一回和事佬。

  “别吓唬小叶子了,一罪不二罚,刚才我已经给他教训了……”

  

  向左不吃他这套,目光冷冷清清的掠过了缩在向右身后的叶眠。

  “你可以看看,我到底是不是在吓唬他。”

  

  他顿了顿语气又降了几个调。

  “我再说最后一遍,让开。”

  
  

  叶眠的余光瞥到向右的指尖动了动,一瞬间似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说不准向右真的一怒为红颜和向左打起架来……而自己正好可以坐收渔翁之利,趁乱逃过一劫!

  

  

  这样一想岂不是绝境逢生的好机会??!

  

  叶眠的眼眸亮了亮,屏住呼吸等待着向右出手。

  向右身子一侧缓缓抬起了手,正对着向左的肩膀……

  

  

  叶眠紧张的大气不敢出,一脸期待的看着他的动作,生怕错漏一个细节。

  然而下一秒向右忽然手腕一转做了个“请”的手势,笑的一脸灿烂。

  “让开就让开,谁怕谁啊?”

  

  

  叶眠满脸问号。

  这似乎和他想象的剧情不太一样……

  

  向右三步两步又窝回了沙发,重新拿起游戏机投入了超级玛丽的战斗。
  

  
  叶眠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呆愣了十几秒才回过神,鱼死网破的朝着大门冲去。

  

  向左见状微微一愣,属实没料到他还有精力去闹腾,眉间又蹙了几分尽量压抑着怒意道:“给我站住。”

  

  叶眠的爪子都快要碰到门把手,却在下一秒被他这话吓得硬生生止了动作,腿上如同灌了铅水一般沉重万分,壮士赴死般悲切道:“——右哥!!!”

  

  
  他心里还有一丝侥幸,企图用这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哀嚎换回向右的同情心。

  

  
  向右果然听不下去了,正想起身拦住向左时,面前忽然晃来了一个不明物体。

  
  ……

  
  向左不知何时拎着耳机很冷静的搁在了他手边,随后阴沉着脸继续向叶眠的方向走去。

  向右没良心的笑出声,抬手接过耳机戴好,顺便默默地调高了音量。

 

  叶眠懵了,再反应过来时向左已经在他面前站定,微凉的指尖不由分说的挑了挑他的下巴。

  “继续叫,看他能不能听见半个字?”停更一时爽,一直停更一直爽

酒巷笙歌备份

【酒巷笙歌】【原创】长安长安(古风)父女兄妹

2020-4-3 10:50:00

酒巷笙歌备份

【酒巷笙歌】【纪实】覆水难收 被教训日常

2020-4-3 10:50:1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