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会员获取权限教程:传送门
【如果网站打不开,去这里找】spank导航:www.spdh.top
常见问题:
视频加载不出来使用火狐浏览器:传送门
捐赠会员成功,12小时内会获得vip权限
更多网站使用教程请点击 帮助中心: 传送门

【酒巷笙歌】【原创】师恩难忘,恩师难忘

“老师是个良心活儿”,这句话从小听到大。学了师范才明白这句话包含了怎样的心酸苦楚。 老师这个称呼让无数人望而却步,仅仅为了一颗赤子之心付出了太多。 师恩难忘,恩师难忘。我们永远记得“学为人师,行为世范”。 谨以此文祭远走的青春,拜谢师恩。 (本文与任何的现实无关,与任何师范院校及任何教师无关,拒绝对号入座,拒绝抬杠)
夏亦熙 4-2

【酒巷笙歌】【原创】师恩难忘,恩师难忘“老师是个良心活儿”,这句话从小听到大。学了师范才明白这句话包含了怎样的心酸苦楚。

老师这个称呼让无数人望而却步,仅仅为了一颗赤子之心付出了太多。

师恩难忘,恩师难忘。我们永远记得“学为人师,行为世范”。

谨以此文祭远走的青春,拜谢师恩。
(本文与任何的现实无关,与任何师范院校及任何教师无关,拒绝对号入座,拒绝抬杠)
苏煕宁晚上是跟着祁书润一起到的陆子吟家中,一直仰慕祁书润却从未跟他说一句话,现在的祁书润,不仅仅是她的学长,而是她的亲师兄。
“下午回宿舍了?”祁书润自从上了车就发现世界寂静了,这可不像他的风格。
第一次跟祁书润单独说话的苏煕宁还是有些拘谨:“嗯。”
“师妹呀,你师哥要模样有模样,要内涵有内涵,没你想得那么可怕。”祁书润一直打趣着苏煕宁,希望她可以提早的适应现在的环境。如果按照现在的样子,怎么抗得过陆老先生的疾风骤雨。
“不是这样的师兄……”
慢慢的苏煕宁也熟络了起来,至少不跟开始那样的拘谨,终于还是慢热了起来。
从学校到陆子吟的家整整需要一个小时,如果遇上上下班堵车,那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格外的磨人性子。
当苏煕宁第一次进入陆子吟家时,这哪是Z师大最优秀教授的家,这简直没有一点架子嘛,简单地装修,整洁的家,哪有半点财大气粗的样子。
“韩老师好。”苏煕宁对着正在做饭的韩卿岚微微欠身,这是怎样的八卦新闻才可以知道Z师大的陆子吟教授和韩卿岚教授是夫妻关系!还真的不是苏煕宁网速慢,这是一个秘密,整个Z 师大也只有不超过十个人知道这件事情。
“叫师娘。”韩卿岚腾出手来摸了摸苏煕宁的头,“傻孩子,至于这么惊讶嘛?”
这次的苏煕宁到没有跟祁书润熟络的那样的熟络,很快就融进了这个大家庭中。还有姗姗来迟的大师兄贺译辰,也大大方方的起来打招呼。
“我发现小师妹只有跟我慢热呀!”祁书润捡了一口青菜,慢慢的嚼,幽幽的看着苏煕宁。
“我记得某个人当年拜师德时候对我也是惧怕的很呢!”贺译辰当真是不给祁书润留面子。
只有陆子吟如无其事的吃着饭菜,因为他知道现在的祁书润简直就是一年前的贺译辰。
“师妹,他要是欺负你,你就跟我说,我帮你收拾他。”贺译辰挤了挤眼色,彻底让苏煕宁放下心中的戒备。
“师哥这是典型的‘只闻新人笑,不闻旧人哭’啊!刚有了师妹就忘记了我这棵小树苗还需要浇水啊!”祁书润愤愤的夹了一大块红烧肉,唯有美食不可辜负呀,不,只有师娘做的美食不可辜负!
书房中
苏煕宁给师傅师娘师兄们敬完茶,也就宣告者她正式成为了陆子吟的弟子。这件事情自然不需要她告诉自己的室友,陆子吟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在学校官网公布,第二日的苏煕宁也会成为Z师大的焦点。这份光环,贺译辰有过,祁书润也有过。
“既然成了我陆子吟的徒弟,那我希望你除了记住校训以外,更需要记住我说的四个字——尊师重教!”
“是,师父,熙宁谨记师父教诲。”
这句话还是祁书润教她的,如果以前,苏煕宁绝对说不出这样的话。
“今天熙宁刚刚拜师,先去休息吧,明天跟我一起去学校。”韩卿岚很久以前就想跟陆子吟收一个女弟子了,所以她对苏煕宁格外的上心,听到陆子吟说完,就要拉着她往外走。与师兄们不同的是,韩卿岚给她单独准备了一间房间,而贺译辰和祁书润只能挤一间屋子。
“书润留下。”听到这,祁书润的头都大了,就一个错别字而已。贺译辰早就随便找了一个由头回房间了,哪里像祁书润一样留在这里给自己找麻烦。
“师父,今天小师妹刚刚拜师,您就绕我一次吧,保证没有下次了。”偌大的书房只剩下两个人,还真的是安静的让人害怕。
陆子吟拿着戒尺,轻轻地拍着自己的手心,也不恼,更不催促,只是静静地等。
祁书润被这眼神看的害怕,一边安慰着自己不疼一边蹭着脚步,这不到两米的距离生生走了五分钟。
“早死早超生”,祁书润狠了狠心,咬了牙,默默地给自己喊了句加油,将左手递到陆子吟面前。
陆子吟微微调了一下坐的姿势,祁书润的手就缩了回来。恐惧的小眼神望了望陆子吟没有任何的表情,认命的再次将手递过去,口里还小声地讲着“师父轻点”。
陆子吟并没有立刻下手,而是用接受点着陆子吟的掌心:“怎么,这么怕吗?”
“疼……”这么多次的挨打经历告诉祁书润,求饶没用,没用不代表不求饶呀!
“十下,打你企图逃避责任,还敢借着师妹来讨饶。”陆子吟并没有生气,平时的说话的语气罢了。可是祁书润知道,无论怎样的语气,打人依旧很疼……
“是,书润知错。”
陆子吟并没有格外的吓唬祁书润,戒尺直接吻上了他的手心,一道愣子立马浮现出来。疼的祁书润想把右手的衣袖咬伤上。
十下戒尺打完,祁书润的左手完全红了,那一道杠子鲜明的立体起来,拳手是一件太让人痛苦的事情吧。
“行了,男子汉大丈夫,这点痛算什么?”陆子吟把戒尺收起来,看着祁书润的可怜的样子,不禁笑了。
“师父,您会这么罚师妹吗?”每次被罚之后,祁书润都会变成小出气包,只要不出格,陆子吟也顺着他。
“你猜!”陆子吟留下两个字就离开了书房,其余的反思和上药就不是他做的事情了。
“哼!”祁书润对着已经回到卧室的陆子吟不满的哼了一声,手掌的疼再次袭来……写完的还有一章,要不明天发,做到日更我觉得度娘不会删三遍吧我枯了,谁来告诉我该怎样才能发出去004
“熙宁可还习惯?”韩卿岚给苏煕宁夹了一大筷子鱼肉,她不知道这个小姑娘怎么每次来都蹑手蹑脚的。
“习惯……”苏煕宁不知道该说什么,搪塞着韩卿岚的问候。
“师娘你不知道,今天学校论坛又炸了。”祁书润塞了满满的一口红烧肉,抽出一点缝隙来为师妹抱不平。
“正常。”韩卿岚微微一笑,“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韩卿岚自然知道论坛所谓如何,每次陆子吟收徒都会有一次论坛的沦陷,这是第三次,根本不觉得奇怪。
“委屈了?”一直做一个旁听者的角色的陆子吟突然说话,这是他说这句话的第三次。
苏煕宁咬了咬筷子,没有说话。
如果说委屈,她确实生气,但委屈还真的谈不上,毕竟这份委屈不来自陆子吟。
“习惯就好,师兄们都是这么过来的。”祁书润插嘴。
“你是我陆子吟的徒弟,别人再怎么说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陆子吟很严肃,“丫头,如果你觉得这份光环你接受不了,你随时可以离开。”陆子吟顿了三秒钟,“当然,我认为今天你出现在这里,就说明你已经做好了佩戴这份光环的准备!”陆子吟目光停留在苏煕宁身上迟迟没有离开。
“我明白的师父。”苏煕宁想开了,路是自己选的,师是自己拜的,自己哪有什么义务去平息别人的酸言酸雨。之所以拜师是为了学习知识,跟“陆子吟徒弟”的光环无关。她要做的,就是像师兄一样,用能力证明自己。
吃饭总是一种享受,但对于祁书润来讲可就不是一件享受的事情了,陆子吟的一句“吃完了来书房”就像是宣判书一般犹如晴天霹雳,书房可不是一个好去处,多少痛都留在了那里。
“师父。”终究是怕的。无论戒尺挨了多少,怎么就没有一点点的抗体呢?每次都怕,每次都疼,看着书房的门都心惊胆颤。
“祁师兄知道所谓何事吧?!”陆子吟并没有看他,而是沉浸在贺译辰交来的教案中,拿着红笔圈圈点点着。
“师父,我知道错了,我不该上课的时候给师妹打电话……”祁书润到现在都觉得自己的点背,上课就上课,还讲的那么无聊;无聊就去刷论坛,刚好论坛被关于师妹的帖子刷屏;作为好师兄要去安慰一下小师妹,就这一个电话不到一分钟的功夫,就被心理学老师抓着正着……
平时成绩扣了五分也就算了,偏偏全校都知道鼎鼎大名的祁书润是陆子吟的徒弟,这一顿状直接电话到了陆子吟的办公室……
“仅仅是上课打电话吗?”陆子吟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师父我错了,我不该不认真听课,不该上课逛论坛,不该无视老师……不该不尊重老师直接在课堂上打电话。”这算是陆子吟给的机会,现在不说恐怕等会儿就没机会说了。
“祁师兄给我复述一下今天的心理科吧。”
“师父?”祁书润紧接着陆子吟的话落下双膝,“我……我今天没有听课……”这句话祁书润不知道该怎样说,但还是说了出来,只是声音如游丝一般。
“理由呢?”
“不尊重老师的课堂没有理由,书润知错,请师父责罚。”想了想,终究还是把请罚的话说了出来,他怎么敢说是为了师妹,万一陆子吟实行一个什么连坐,他哪有机会机会在书房挨揍啊!
“四十,有意见吗?”陆子吟终于放下手中的笔,从右边抽屉里拿出昨天还亲吻祁书润的刑具,试力道的甩了甩。
现在的祁书润看见这戒尺头皮都发麻,还敢有意见?他能有什么意见?要是有了,等会儿不得翻倍吗?自己师父什么脾气祁书润能不知道吗?从不按套路出牌。
陆子吟用戒尺指了指对面的书桌。
祁书润认命的走过去,弯腰,双手撑在桌子上,闭上眼请,咬上牙齿。
陆子吟用戒尺点了点祁书润的腰部。
祁书润则怎么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脸刷的就红了起来,双手撑在皮带上怎么也扯不下来。
“给你五秒钟,过了翻倍!”陆子吟幽幽的说。
疼?羞?祁书润用两秒钟思考了两者的利弊,用剩下的三秒迅速的解了腰带,连同底裤一同褪到了膝盖。这个动作无论做都少次都觉得羞耻。
重新弯腰,摆好姿势,等待着疼痛的道到来。
陆子吟也没有让他久等,戒尺稳稳地咬上祁书润的臀部,火辣辣的疼由身体传到大脑,全身所有的细胞都在宣告着一个字——疼!
才不过十下,陆子吟就已经照顾到了祁书润的整个臀部。一戒尺稳稳地落在大腿上,祁书润险些站不住。
“起来吧。”
四十戒尺打完,祁书润的衣服已经湿了大半,却没有喊一声,要是按照以前,至少要喊到韩卿岚来敲门让陆子吟轻些。
陆子吟何尝不知道,如今的祁书润,不是小徒弟了,有自己的师妹,果然是长大了。
“今天你师哥不在,我给你上药。”陆子吟放下戒尺,到柜子里取了药。陆子吟的药,只有消炎药,打你就是为了让你疼,打完了给上止疼药做这无用功干嘛。
祁书润也不知道上次陆子吟给他上药是什么时候了,这么被宠一时间还有些不适应。
“知道你考虑到了熙宁的处境,安慰他作为一个师哥也是你的责任,这一点为师很欣慰。”陆子吟仔细的娜棉签上药,“但你也是个学生,暂且不说心理学是必修课,直说你该上课打电话吗?老师在上面的声音盖不住你打电话的声音,这合适吗?”
“你想想将来你走上讲台,面对这种情况,你会怎么处理?!”
陆子吟不再说话,仔细的给祁书润上着药,书房一下子又安静了下来,只有外面的树叶还在飒飒。
“师父我真的知道错了,再也不会这样了。”等了好久,祁书润才把这句话说出来,不是疼怕了,也不是羞怕了,推己及人,这种行为真的不该。
“知道错了就把今天的心里笔记抄三遍,明天我检查你复述。”陆子吟起身把药重新收到柜子里,也不忘教训他。
“是。”祁书润能说什么?自己做错了怎么有脸讨饶。
穿好衣服的祁书润刚走到书房门口,玄关还没有打开,就听见:“别忘了去跟你们老师道歉!”
确定苏煕宁的我是关着门,祁书润才稍微的放心忘自己房间挪着……005
转眼间,苏煕宁拜师一个月了,她早已经适应了师父的面冷心热,熟悉了书润师兄的儒雅的面容下是一颗童趣的心。
“熙宁,给你一个周的时间,把《爬天都峰》的教案写完给我。”
才大一呀,大二的时候才会学教学方法呢!师父这是要给自己开小灶了。
可是教案是什么样子呢?虽说是学了师范,可是她从来没有写过教案,甚至连看都没有看过。虽然这样想着,但苏煕宁还是觉得一个周的时间写一篇教案有些浪费,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第六天了。
“师兄,想看你的教案……”
苏煕宁一个电话打到祁书润那里,祁书润便知道了,师父要给师妹开家法了。这个时期的祁书润脑子里转着一些小九九,要不要糊弄她,想看师妹挨戒尺;这是个女孩子呀,师父的戒尺那么重,会不会打坏了?
想过来想过去,祁书润回复了一句“大师兄那里会有现成的教案,你可以参考一下”……
这个锅,祁书润才不背,坏人就让师兄做吧,这一个月挨了那么多戒尺,再打下去屁股就废了,想着还不忘摸了摸最近待好的伤臀。
对于大师兄,苏煕宁的印象很少,只有偶尔的吃顿饭,她与贺译辰的交流实在是太少了,以至于差点忘了自己有两个师兄。
“大师兄……”对于贺译辰,苏煕宁还是选择了微信,毕竟大师兄很忙呀!
贺译辰的确很忙,最近学校领导突击检查,各项工作都要做好,什么教案,会议记录,卫生达标,忙的焦头烂额。面对师妹的突然求助,他也不好拒绝,只好发了自己最近上课的教案。其实,贺译辰的下一堂公开课就要讲这篇《爬天都峰》。
“谢师兄。”苏煕宁开心的拿到文档,甚至连打开都没有直接抄送给了陆子吟。
这几日苏煕宁的良心都过不去,但对于要不要仿写她的想法则是“现在写肯定晚了,还是这样吧”。
陆子吟好像看不出来一样,又过了一个星期才挨个发微信:周五家里吃饭。
贺译辰是想拒绝的,只有他又收到了第二条消息:二十藤条。从来捕捉师父心思的贺译辰如何不知道这四个字的含义,不经由间叹了口气,公开课的教案还是放着吧。
祁书润更加是,这六个字让他下意识的把手放到了后面,这不会又是鸿门宴吧,静下心来想了想最近自己并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才放下心来拿过手机:
“好的师父”嗖~
“我要吃红烧肉”嗖~
苏煕宁就无所谓了,她才大一呀,不混社团,空余时间多得很,去师父家吃饭罢了,上次师娘做的菜还回味无穷呢,不禁暗暗想:这次书润师兄不会又要挨戒尺吧!
苏煕宁是跟着祁书润来的,刚进门甚至还没有换鞋就看见洗手间门口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苏煕宁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神奇的生物,上次来书润师兄被罚站,这次又是大师兄被罚站。下一次,会不会就是她?
这次的晚饭,可没有红烧肉红烧鱼,只有西红柿鸡蛋汤,韩卿岚在厨房可是什么都没准备,这个汤还是贺译辰做的,刚做完就被陆子吟的“这半个月做了些什么呀”给问住了,没等两秒,陆子吟就直接宣判了:面壁!
本来贺译辰心里就突突的,走到洗手间旁边,就觉得这二十藤条怎么也躲不过去了,早知道不来呀,都26了,怎么还这么不谨慎呀!
陆子吟也不说话,眼睛就在祁书润和苏煕宁身上打量着,看的两人身上直发毛。
祁书润的眼角突然瞥到贺译辰的手势,连鞋都没换就一路小跑到贺译辰身边,自觉地站起军姿,似乎还有在跟贺译辰比谁的姿势更加完美一般。
苏煕宁似乎明白了什么事情,难怪书润师兄来的时候还问她有没有犯什么事情,脑海中只浮现着两个字:通堂!
当苏煕宁并排着站好军姿的时候,陆子吟才缓缓地拿起茶几上的文件夹,若无其事的翻看起来。昨天刚交了离职申请,今天办了离职手续,有些忙,所以更的比较少还有一位小阔爱私信我让我建个群,我弱弱的说:谢谢小阔爱们喜欢这篇文,其实我不太擅长运营社群,而且大家看了那么多的文,我觉得每一位作者都建群的话也会很厌烦……如果到了一定程度,需要的话,我会建一个群,选择喜欢文章的小阔爱来运营
.
我离职的原因是我喜欢读书写字,每天的留言评论点赞是我好心情的来源,这些,比我工作得到的更开心,谢谢大家让我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东西时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陆子吟用余光打量着在不远处面壁的三个小人儿,脑海中也想着些什么。
大徒弟贺译晨,拜师最早,当时自己并没有想过要收个徒弟,只觉得上课教书调研就是自己最重要的工作。可这孩子直接就给自己跪了,报告厅里那么多人看着,这孩子说跪就跪,“您若不收下我,我便不起来”,这句话陆子吟一直记着,颇有威胁的意味。那日亲自把贺译晨扶起来的时候,报告厅里相声雷鸣,我不知是给贺译晨的还是给自己的……
二徒弟祁书润,就仅仅是自己在餐厅看到他只点了一份白米饭,把自己的饭卡借他,就赖上了自己,觉得自己像他父亲,可是他的父亲,已经离开了很久……
小徒弟苏熙宁,这个孩子怎么像极了妻子上学的时候。那时候他们还是同学,自己高一级,小师妹天天粘着自己,偶尔还会偷个懒,却给自己找许多的理由。陆子吟越看越欢喜……
陆子吟放下手里的文件夹,用力揉了揉太阳穴,这三个还真的是不好带,当初自己怎么就能轻易地答应了呢?
“贺译晨,跟我过来!”陆子吟起身,进了书房。
贺译晨听到师父的脚步轻了,才敢放松下来揉了揉紧绷的肌肉,酸,涨,可想想等会儿会更痛苦,苦笑了一下,尽量让自己的走的正常,才抱起茶几上的文件夹,大义凛然的敲门。
“你倒是乖觉,知道是为了什么!”陆子吟抬眼看了看贺译晨手里的东西,径自拿了茶杯放在书桌上,摆摆手:“添水!”
贺译晨只觉得后背凉飕飕的,每次师父早教训了,都会如此云淡风轻,上一秒还在跟你谈着心,下一秒就拿了藤条站在你身后,这莫不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贺译晨小心翼翼的拿起暖水瓶添了水,做完又调整了一下站姿,再次笔直的站好。
“放松,我们聊聊?”陆子吟品了一口刚添的茶水,馨香沁人心脾。
放松二字的含义可不是就让你随心所欲了,在这间书房,除了陆子吟,哪有人敢随便?只不过是可以换成教师仪态罢了:八字步,正视,收颌,松肩,挺胸,收腹,直腿,合手。教师形象的标准站姿,贺译晨至今都记得当初被陆子吟用藤条给自己纠正这标准姿势的痛苦岁月。
“你先说还是我先说?”
“师父,我说!”陆子吟的话刚落地,贺译晨就迫不及待的回答,这要是过个几秒钟,被陆子吟提醒,那可就不是翻不翻倍的问题了。
“说吧,我听着。”陆子吟端起茶杯,看着浮起浮落的茶叶,嘴角露出不可差距的弧度。
“译辰不该挂断师父电话……”贺译晨停了停企图从陆子吟的表情上找到一丝线索。
陆子吟没有表示。
“不该公开课还用以前的教案……”
贺译晨再次顿了几秒。
“你若是再停下来就不用说了!”陆子吟的语气啊,是不是老教师都这样,脾气从不露在脸上,喜怒不形于色的佼佼者?
“译辰知错。译辰不该挂断师父电话,不该公开课还用以前的教案,不该因为学籍表格跟家长发脾气……”
没了,贺译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几条就够自己受的了吧,看来今晚是走不出这间书房了,想想外面的师弟师妹,不由得苦笑。
“贺老师不该给我解释个理由吗?哪怕编一个也得让为师知道你哪来这么大的胆子做这些事情!”陆子吟的声音逐渐加高,藤条直接甩在贺译晨的背上,不由得让贺译晨抖了抖。
“译辰不敢。”贺译晨顺着发抖的身子跪落在地,这个动作从拜师那天就不觉得羞耻,拜天拜地拜父母,师父,师父,拜师父跟拜父母没什么区别。
若不是因为一个学生的学籍档案迟迟交不上,全班学生的档案都在系统那里卡着,领导催得紧,他也只能一个电话打过去跟家长说清楚。可家长不买账啊!
“催催催,就知道催,我们又不是不交,你一天天的教好学生就好了,我们不得上班吗?就为了你耽误了我们的工作?”
“可是现在全班只有您的孩子没交学籍登记信息了,因为您一个人,耽误了全班学生的学籍录入系统……”
“那是他们活该!我们孩子也没录呢,正好做伴!”
贺译晨没忍住,爆了粗口,偏偏那位家长录了音,留下“投诉”二字断了通话。
教育局找校长,校长找他,上课的时间都没了,哪有时间做课件讲公开课?每天就负责调查调查,终于调查清楚了,公开课也到日子了,这个状状态取不到好名次很正常,可就因为状态不好,天“du”峰读成了天“dou”峰,一时间成为了学校老师们的谈资。
至于挂断陆子吟的电话,他也不想呀,这么多事情挤到一堆,他也很烦,黑色半月……
贺译晨说完,陆子吟也听完了。这些事情他不是不知道,只是也不是第一年教书,这个情绪怎么就是控制不好?各种各样的家长、学校、同事,怎么就学不会用理智控制情绪呢?
陆子吟给他打电话就是告诉他,事情处理完了。一位老教师,在处理这些问题是怎么能顺着家长的思路走下去?那不是被家长牵着鼻子走吗?
“您可以不交材料,但到时候全校只有您自己的孩子没有学籍,也请您不要来说我们老师怎样怎样……”
陆子吟把事情处理好了,关于公开课也没有其他的损失,不过是同事之间的玩笑罢了。
“我问你,熙宁的教案你怎么处理的?”陆子吟把文件夹拿给贺译晨,他打印出来了。
““我问你,熙宁的教案你怎么处理的?”陆子吟把文件夹拿给贺译晨,他打印出来了。
“师父我冤枉,我只给了她没让她拿我的糊弄您啊!”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你这个师兄也不称职啊,好好的孩子跟你学坏了。”陆子吟的藤条游离在贺译晨身后,贺译晨就算没有七窍玲珑心也知道逃不掉,任命的褪了裤子。007
“你这个师兄也不称职啊,好好的孩子跟你学坏了。”陆子吟的藤条游离在贺译晨身后,藤尖挑了挑贺译晨的腰际,贺译晨就算没有七窍玲珑心也知道逃不掉,认命的褪了裤子,双手折叠俯身,额头置于手背。
“我问你,谁允许的可以跟家长起争执?”陆子吟的语音刚落,一条道子就在主人的身上留下。
“又是谁告诉你的为人师表竟然说脏话?!”陆子吟的这一下又加重了力道,贺译晨不由得哼了一声。
“译辰知错了,”贺译晨的声音极低,也不知是羞的还是疼得,“师父轻点儿……”
“五十,好好守着!”
“是。”陆子吟给了数,总比白白熬着好,早死早超生,贺译晨这样想着,看来明天第一节课要跟其他老师换课了……
第一下,陆子吟就没有给贺译晨留面子,十成十的力道,伤痕直接重合在第一条道子上。
第二下,还是那一条道子。贺译晨有一个想法,师父会不会就跟这一条伤痕抗上了吧,那今天自己能走出去吗?
第三下,还是那一条道子。贺译晨全身上下的每一根神经都在诉说着疼,痛!
第六下,陆子吟终于放过了那一条道子,往下转移了一寸,可那条道子看着着实是触目惊心。
二十过后,贺译晨突然有了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下去的念头,汗水早已经淋湿了头发,像是刚从浴室里走出来一样,整想脸都麻木了。
“师父,师父……”贺译晨不敢求饶,只能几不可闻的叫着陆子吟。
陆子吟就像一个打人的机器,没有任何的废话。
终于,最后十下,陆子吟把藤条落在了大腿根部,那地方肉少,疼痛感更加剧烈,看来师父是明显的让自己记住教训了。
“起来吧!”陆子吟收了藤条,“教训过了是让你记住教训,不是为平复你的愧疚心!你是师兄,别忘了给师弟师妹们做个好榜样!”
“是,译辰谨记教诲,不敢再犯。”贺译晨说完,才缓缓的抬起头,一张惨白的脸被汗水浸的格外狼狈。
陆子吟拿起柜子里的毛巾,仔细的给大徒弟擦拭着,可这水确实越擦越多,“这么大人了还哭鼻子,不丢人吗?”
“不丢人。”坚持了这么久的贺译晨像个孩子,他早就想找师父撒个娇哭一场了,只是一个大男人,怎么说的出口……
陆子吟打开房门,看着贺译晨进了我是,才喊到:祁书润!
祁书润就没有大师兄那般心惊胆战了,只觉得自己没做什么事情,也不怕师父骂,毕竟一年了,师父都跟唐僧一样念叨了多少遍了!
“祁大哥有没有想跟我坦白的吗?”对于这个徒弟,没有比陆子吟还知道他比所有人都能作了,人家贺译晨是为了学知识,学能力,只有他,把这儿直接当家,各种的作,就为了你盯着他!没办法,谁让这孩子招人疼呢……
祁书润开始了心中的小九九:师兄被罚一定是工作的事情,师妹被罚一定是教案的事情,而自己嘛,好像真的没有什么是值得挨一顿打的了……
“师父,我怎么会瞒着师父呢?书润一直都是把所有事情第一时间告诉师父的呢~”现在的祁书润,就差坐在地上抱着陆子吟大腿了。
“哦?是吗?”陆子吟拿了刚刚教训贺译晨的藤条,缓缓的站了起来,用藤梢点了点桌子,“那祁少爷去网吧通宵的事情是不是也应该第一时间来跟我说呀?”
完了?这下完了?好不容易出去通宵还被抓了!到底是谁告的密?你等老子伤好了,老子也让你尝尝下不来床的滋味……
“怎么了祁少?要我帮你?”陆子吟现在哪有心情跟祁书润讲道理,对于网吧,陆子吟一直就是不允许,别说通宵了!被抓了多少次,还记住不教训,现在的陆子吟只想给祁书润制造疼痛。
“师父,还有师妹……”祁书润指了指门口。
陆子吟的怒气值一直在上升,听到这句话,藤条直接甩在祁书润身后,疼得祁书润差点蹦起来。
唉,为什么每次做点坏事都要被抓住,莫不是上辈子我是孙悟空,您老人家是如来佛吧?怎么就能每次都被您给抓住呢?
虽然这样想着,但祁书润手上的动作一点都没慢,把裤子连同底裤褪了脚踝,衣摆往上扯了扯,才稳稳的趴到桌子上,还不忘心里骂一句:千万别让老子知道你是谁,给老子等着!
“啪!”根本就没给祁书润适应的时间,陆子吟带着火气的藤条就与肌肤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嘶……”祁书润没有一丝防备,忍不住叫出声来。
“闭嘴!”又一藤条甩上。
这就被禁声了?以前也没被这样啊,怎么……怎么……
祁书润心里吐槽大师兄,以为贺译晨把师父惹急了,才逼得师父下死手,不觉得为小师妹捏了一把汗。
陆子吟打的极慢,每一藤条都会让贺译晨充分的感受疼痛的到来,这种打法,最磨人性子,也最适合祁书润这种屡教不改的顽皮小子。
时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陆子吟甩了多少下,祁书润只知道没当自己决定要结束了,陆子吟的藤条就上来了,没当疼痛感降低了,有一阵尖锐的藤条席卷全身……
“师父,师父,疼……”
“闭嘴,不疼我打你干什么!”随着这句话落地的,还有落在祁书润身后的藤条。
没有数目,祁书润感觉已经过去了一个世纪,这种感觉太惊悚了,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像是卖猪肉一样趴在那儿等待着,煎熬着……没有数目,祁书润感觉已经过去了一个世纪,这种感觉太惊悚了,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像是卖猪肉一样趴在那儿等待着,煎熬着……
“我以后……以后……再也不去……网吧了。”祁书润狠了狠心,把这句话说出来的含义是什么呀?是他以后再也不能打游戏了,再也不能在网吧看到那个打游戏英姿飒爽的小姐姐了,再也不能有夜生活了……
可若不是这么疼,打死我都不会说这句话……
陆子吟停了藤条,听到这句话就够了。
“你自己说,这是你第几次保证了?”
“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师父你相信我,相信我……”祁书润抹了一把眼泪,咬了咬牙,保证的话才说出口。
他也委屈呀,都大二了,还没脱单,那个小姐姐太漂亮了……
“你自己说的,再给我抓一次,你就在床上趴一个月吧!”陆子吟收了藤条,还不忘威胁小孩。
“不敢了不敢了。”祁书润知道不打了,转身弱弱的问了一句:您怎么知道我去网吧的?
“你是不疼吧?”陆子吟一瞪眼,祁书润就不敢再说什么了。得到陆子吟的允许,才挪回房间,难兄难弟啊……
“熙宁,你过来。”008
这应该是第二次进师父书房吧,第一次还是拜师的时候,可师父的书房还是那么的简洁大气。
“熙宁,我问你,你刚刚在思考了什么?”陆子吟就像女儿奴一般,女孩子不像男孩子,在生理和心理上都有莫大的不同。对于怎样对待熙宁这个话题,陆子吟曾经跟妻子讨论了好久……
“师父,我……”苏煕宁的军姿,确实比她的师兄们站的差了许多,陆子吟也没有说什么,比起贺译辰和祁书润站军姿的时候,藤条拿在手里,哪里不对打哪里,苏煕宁的待遇简直是好得不得了。
“你说,师父听着。”陆子吟终究还是压了压声音。
“我什么都没想……”苏煕宁说完这句话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低着头,目光也不敢跟陆子吟对视,直直的盯着自己的鞋带,就像是这个蝴蝶结打的不好看。
“那你为什么要跟跟着师兄们站在那里呢?”
“长幼有序。”
陆子吟终于明白,苏煕宁的罚站没有了任何意义,这个孩子只记得自己崇尚古礼,却忘了惩罚的本质。哎也对,这是小徒弟第一次被罚……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陆子吟拿起给贺译辰看过的文件夹递给苏煕宁。
苏煕宁茫然的接过,如果不是标题清晰地写着《<爬天都峰>教学设计》她都不知道这是教案,还有文档最下面的页脚,清楚地写着“市中心小学 贺译辰”她都不知道这就是那份被她连看都没看就转发的教案!
一时间,苏煕宁无所适从,她早就觉得这件事情应该有个结论,可过了那么长时间,陆子吟都没有说什么,她以为这件事情就是过去了……
陆子吟似乎看透了她的想法:“你在想我为什么又过了一个周才跟你说这件事儿吗?”
“因为我在等。”陆子吟故意顿了顿,直到勾起了苏煕宁想知道的欲望,苏煕宁的目光与陆子吟对视,刚要离开就被陆子吟的话打断了:“我在等熙宁会不会先跟我承认,或者是交一份迟到的教案。”
眼泪就那么不值钱的留下来,是后悔,是辜负还是耻辱无法得知,只是陆子吟上前揉了揉苏煕宁的头发,轻声的安抚:“熙宁,如果你不想做我教给你的任务,大可以跟我说,但你这样阳奉阴违的时候又自欺欺人,既浪费了时间又得不到任何的好处,师父不希望你成为这样的人。”
“你还记得你拜师那天进我办公室说的什么吗?我当年拜师的时候也说过同样的话,我一直都记得。如果你连一份教案都不愿意用心去写,那你怎么实现你的宏图?”
“我不知道你因为什么没有自己写教案,世人只看结果,你的过程如何艰苦无人问津,但如果没有一个完美的结果,你的过程再艰辛又如何?不过是自己感动自己罢了。”
“至于你连文档都没有打开看就转发给了我,这是原则性问题。你想过没有,假如这个人不是你师兄,假如这份文档申请了专利,你这就属于剽窃知识产权。当然我们支持教师集体备课,但这集体备课不是别人写好了你直接复制拿走!”
“若若有一天,你批改到了两份完全相同的作业,你会不会觉得自己的一篇真心被辜负了?”
……
陆子吟也不知道那天跟苏煕宁说了多久,谈了多久,只觉得有些话应该说明白,这一说,就说了许多。
终究,苏煕宁没有脱离在戒尺下走一遭的经历,也算是陆子吟的格外照顾。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这次我也不多罚你,二十下戒尺,自己好好想想。”
苏煕宁看了看陆子吟,不敢相信刚刚的话是陆子吟说的。
“你的师兄们都是这样过来的,你也不例外。”
陆子吟拿了戒尺,“趴到前面的桌子上,腿打直,塌腰,手臂撑着桌子”,陆子吟用戒尺点了点苏煕宁的腰部,示意要开始了。
陆子吟是收了力的,至少比教训贺译辰和祁书润省了一般的力气,女孩子,有些事情不能说的做的太直白。
尽管这样,二十下打完,苏煕宁还是有些走路不稳,脸像是刚从蒸汽锅里出来一般,烫的烧人。
“让你师娘给你上药。”陆子吟也是考虑了很多,才做出的这个决定,如果没有妻子,陆子吟还不知道还怎么样做了。
等苏煕宁离开,陆子吟看了看书房的时钟,已经十点多了,说好的来家里吃饭呢!西红柿鸡蛋汤都凉透了也没法吃了,走进厨房,冰箱里还有几盘不久前冻上的三鲜馅儿饺子,行吧,就它吧,总比饿着强……
端了饺子还没敲门,就听见屋里的声音:
“要是我那个学生我肯定就再也不管了,最讨厌这种父母了,自己孩子也就算了,还霍霍别人……师兄你轻点,疼……”
“我看你不疼,因为这个网吧被打了多少次了?”
“嘶——”
“你不知道那个女生多漂亮……”
“多漂亮啊?”陆子吟端着盘子直接打开了房门,贺译辰早就闻到了饭香味,倒是祁书润吃了一惊,抓了旁边的毯子就往身上盖,扯到伤口疼的吸了一口气。
“行了,夜宵,明天给你们做顿好的。”陆子吟看了看祁书润的伤口,没什么大的问题就放心了。
“不不不”现在的贺译辰个祁书润,对“来家里吃饭”充满了恐惧。
陆子吟敲了门,才把饺子送到苏煕宁卧室的小架子上……

酒巷笙歌备份

【酒巷笙歌】【纪实】是纪念,也是约定(F/F,GL)

2020-4-3 10:49:27

酒巷笙歌备份

【酒巷笙歌】【纪实】我和大哥的日常(m/m)【图片】

2020-4-3 10:49:3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