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会员获取权限教程:传送门
【如果网站打不开,去这里找】spank导航:www.spdh.top
常见问题:
视频加载不出来使用火狐浏览器:传送门
捐赠会员成功,12小时内会获得vip权限
更多网站使用教程请点击 帮助中心: 传送门

【酒巷笙歌】【同人】给你给我(亲爱的热爱的同人)(M/F)

这里依旧素素呀🍃 一时挖坑一时爽,一直挖坑一直爽 实在没忍住,想要写点东西给陪伴了我大半夏天的 亲爱的热爱的 . 故事不会很复杂,甚至可能会是无脑甜,时间不太够了,应该不能支撑我填完两个长篇 以小故事为主,素素的风格一直都是甜甜甜,小短篇就不走感情线了叭,私设Gun神有个妹妹,走兄妹线 第一次写同人训诫,ooc我的锅,人设可能会有变化,但我努力不崩哈 wuli韩商言镇楼~ . 文笔一般 能力有限 感谢大家不嫌弃,谢谢你们能来 ❤

【酒巷笙歌】【同人】给你给我(亲爱的热爱的同人)(M/F)这里依旧素素呀🍃
一时挖坑一时爽,一直挖坑一直爽
实在没忍住,想要写点东西给陪伴了我大半夏天的 亲爱的热爱的
.
故事不会很复杂,甚至可能会是无脑甜,时间不太够了,应该不能支撑我填完两个长篇
以小故事为主,素素的风格一直都是甜甜甜,小短篇就不走感情线了叭,私设Gun神有个妹妹,走兄妹线
第一次写同人训诫,ooc我的锅,人设可能会有变化,但我努力不崩哈

wuli韩商言镇楼~
.
文笔一般
能力有限
感谢大家不嫌弃,谢谢你们能来

没有存稿,一边写一边发~【序】

给你成熟,你给我迁就。
.

“过去两年零三个月,赢过、输过、笑过、哭过,被质疑、被绯闻、被非议、被黑幕,从未辩解,无需辩解。今夜华筵终散场,功成名遂,满目荒唐。”

谁都是第一次在这世界上游走,像毫无依靠的蜉蝣,像刹那芳华的夕颜,即便生命在一日之间消逝,留存下来的,除去最后的枯槁,还有绽放过的荣耀。

直到最后一个记得你的人死去,才算在这个世上消失。

冗长的历史记得,流传的华硕记得,义无反顾,一腔热血,挥舞的国旗记得,盈眶的热泪记得,途径的岁月,都记得。
.
“一辈子那么长,我都给你。”

一辈子啊,《霸王别姬》里说,“说好了是一辈子的,少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能算是一辈子”。

一辈子能有多长,从睁开眼看这个世界,到闭上眼遗忘这个世界。谁的一生不是几十年而已,可当他遇见谁,这几十年,总会被无限期拉长,哪怕是为了你,我也甘愿多活几天的。

谁不是呢,遇见谁从不是自己能选择的,他要出现在你的生命里,又有什么办法不任他左右。
.
韩商言有多不好,也总是记得把最后那一丁点儿的温柔,留给那个他眼里一直长不大的小姑娘。他有多坚强,就有多脆弱,她有多倔强,就有多柔弱。

谁都不能质疑血脉相连的那点儿难以忽略的相似,无论是眼底的冷冽,还是嘴角的温柔。

给你我义无反顾的长长和久久,给我你多年以后仍握紧的手。
.
“我陪你长大啊。”
“才不跟着你变老。”
.
因为你,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
歌词取自毛不易《给你给我》。

【一】

解释
.
你为什么不听我讲呢,分给我一点时间不可以吗。
.
“昕言成绩一直挺不错的,这次应该是没发挥好吧,班级名次下降了十六名,级部名次已经掉出前一百了,虽然只是一次月考,但中考前的每一次考试都是要重视的…”

老师的话还在韩商言的耳边一次次的循环播放,他一直都觉得丫头懂事聪明,从小到大的成绩都是拔尖儿的,在学习方面不需要自己盯着也能自觉,谁知道这一次的家长会,他就被破天荒的被留下来开小会,老师在念成绩单的时候还着重点出来批评。

“韩昕言是要上重点的学生啊,这样下去可不行。”
.
韩商言一直是极要面子的人,无论是CTF还是学业,都只有第一,其他的都是失败。韩昕言继承了韩家的高智商,还有跟她哥一样的执拗,凡事都要做到最好,小时候因为一次数学考试没有考满分,拿着试卷在卧室里哭了整整一夜,第二天眼睛肿的跟核桃似的去学校。

车里的音响开的老大,仿佛跳跃的DJ可以抚平他即将奔涌而出的愤怒。
韩商言最突出的优点是自信,最致命的弱点,是自负。
.
“不需要我帮你看试卷吗?”

吴白手里的试卷被小姑娘淡淡的抽走,一言不发的拿了草稿纸验算,满满一副兴致不高的样子,连K$K那帮小伙子为了讨好她,给买的一大堆花里胡哨的零食也被人扔在楼下,多看一眼的欲望都没有。

心里肯定是装着事儿的,自小看着长起来的丫头,脾气性格他还是了解,虽然带着小孩子的任性,到底是不会随意甩脸子给人看的。
.
“我自己可以。”

话音里更是满满的沮丧,手下的笔划力气更深了些,落在粗糙的草稿纸上留下沙沙的声响。吴白觉出小孩儿的不对劲儿,也没多问,他尊重她,从小到大都没有变过。

“他们还在训练,有事就下来找我。”
“嗯。”

有些事情,应该拥有闭口不谈的权力,不想说的时候非要逼着人家回答,反而无知且庸俗。
.
屋里头被低气压所笼罩着,外头的韩商言也没好到哪儿去,怕自己气性太大伤了人,回来的时候绕着操场跑了三四圈,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

这样的失望与愤怒,是心底里最深最痛的伤。

“哥,一次月考而已。”

看着韩商言被汗水浸湿的T恤,吴白多少也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可世上哪有极尽完美的事,就连K$K不也是输了无数次才站在了顶峰之上,不能用所谓的成功去捆绑一个涉世不深的孩子,你不能不允许她失败。

“我要的是她的态度。”韩商言拧开一旁放着的矿泉水,一口气灌进去半瓶,看了吴白一眼,“找块儿毛巾冻冰箱里,再去买点止疼药。”

“你来真的?”
“我什么时候来过虚的。”
.允许素素卡个拍哈~明天会码拍拍的,可能有点不那么温柔,ooc了一定是我的锅,今天有点忙,所以码的少了点,后面会跟另一篇交替更新,谢谢大家不嫌弃嗷,多给我评论鸭,爱您们,啾咪~~~孩子挨了打是要哄的,韩商言这人啥德行大家都晓得啦,但素素应该会按照我的风格稍稍改一下,甜文嘛,就要甜甜的呀,明天放第一章最后一段哄,应该没有把Gun神写的太崩,想写出他的那种冷飕飕来着,可能有点凶,第一次写没经验,希望大家喜欢哈,多给我评论呀,爱您们,啾咪~~🚃🚄🚅🚇🚉🚌🚑🚒🚓🚕🚀🚙🚚🚲








再吞了就私聊我进群看哈,没脾气了真的是。。。
“破皮的地方要消毒,会有点痛,忍一忍好不好?”

被冷敷过的伤口愈发的青紫可怖,边缘处的细嫩已经翻起了油皮,渗出点点血丝,吴白收起染了浅红色的毛巾,拿了棉签替人擦掉血迹,又沾了酒精擦在伤口的边缘,尽管已是极尽的轻缓,也无奈酒精所带来的刺痛,小孩儿身体不受控制的往一旁躲,吴白只得按住她的腰,一点点的将伤口清理干净。
.
“要不要吃糖?”

肿块还是要揉开,可小孩儿目前的状态,实在是没办法再接受下一波的疼痛。吴白掏出一把水果糖,花花绿绿的糖纸被太阳照着显得格外好看,韩昕言点点头,嘴角轻轻地往上勾。

不开心的时候爱吃糖,仿佛甜丝丝的味道可以抚平伤痛,韩商言是,韩昕言也是。

“要什么味道,苹果?”
.
韩昕言摇摇头,仔仔细细的挑出不太显眼的淡黄色玻璃纸,放到吴白手心里,由着他把剥好的糖块儿喂到自己嘴里。

“我以为是柠檬…”

小姑娘带了些失望的抱怨让吴白放心了大半,还好,是个不记仇的。

“不是吗?”
“是菠萝,好甜。”
.
小孩儿喜欢吃酸的东西,从小就是,家里没有重口味的,唯独到了她这儿变得不一样,别的孩子还在吵着要吃棒棒糖的时候,她就已经开始抱着山楂啃个不停,就连糖葫芦,也只喜欢黑心商家卖的那些糖衣薄薄一层的。

“Grunt他们给你买了柠檬茶,在楼下。”

韩昕言不是个脾气大的人,面对吴白,心里面多的是依赖,捎带着挨了打的委屈,却仍旧不会朝着人没有缘由的迁怒。十几岁的孩子,心思还是浅,听见有自己喜欢的零食,脸上也带了显而易见的小雀跃。

“G帅难得出一次血,应该给他列个单子才对。”
.
吴白揉揉小孩儿的头发,轻轻地按下气雾剂,乳白色的药水洒在红肿的臀上,韩昕言不出意外的要躲,却被人牢牢地扣在怀里,温热的手掌用了力气揉着泛白的肿块。

“疼…嘶…”

挨打也掩不住的害羞,哪怕是在哥哥面前,也只忍着不肯呼痛,手指却很真实的攥紧了吴白的衣角,力气大到领口都往下挪了半寸。吴白由着她分散注意力,又拿了搁在床头的乳液,轻轻薄薄的涂了一层,把毛毯盖在大腿上。

“晾一会儿。”
“不可以明天再擦药吗,真的很痛啊…”

韩商言不在,小孩儿倒也多了些任性,整个脑袋都埋在吴白的怀里,怨怪他方才又让她痛了一次。
.
“早晚都是痛,有什么好拖的。”

早就知道他要这样讲,韩昕言也不往心里去,只一颗一颗的拿着糖块儿摆拼图,吴白看着小孩儿臀上的斑驳,有些话又糊在了嗓子里,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

“言言,你哥…”

韩昕言的眼睛明显的黯淡了几分,摆弄糖块儿的手也停了下来,也不说话,静静地等着他的下文。

“他的脾气一直都是这样,最近俱乐部事情多,他难免着急上火。”
.
韩昕言抿着嘴,突然弄乱了面前马上要摆好的一朵花,扭过头面对着墙,声音被被子压着,闷闷的传出来。

“我不知道他是什么脾气的,我已经很久都没有见他了,他的心里只有K&K,如果不是老师专门给他打了电话,这次的家长会,他还是不会去的吧…”

孩子终究还是孩子,所有的情绪都不加掩盖的一一表现出来,她很乖她懂事,她知道哥哥忙,就把自己照顾的很好,她不知道自己已经多久没有真正的跟他说过话了,每天见他的时间,就只是早上送她去学校的那十几分钟,她甚至都不敢向他讲自己的那点儿小心思。
.
“表哥,我哥他是不是不喜欢我,我就应该待在挪威的,非要来中国,反而给他添麻烦…”

吴白有些惊讶,他不敢相信这个小孩儿,居然成长到这样的地步,他们忽视的不是她的生活,而是她的世界,一直都没有他们的参与。

“怎么会呢,小孩子就开开心心的就好了,不要想那么多。”
“我都十三岁了,不是小孩子了,表哥你别看不起我。”

吴白对她还是有一套的,几句话就把人说的扭过头来跟他争论。他当然知道的,她一直都不是一个小孩子,她有自己的思想,她知道怎样去应对她所力所能及的麻烦,要不然,她怎么会一直忍到现在,才告诉他,她有多委屈。
.
“那,大孩子要不要睡一会儿,还是要我陪?”

韩昕言看看空空的书桌,突然想起自己落在书房的试卷和作业,拽了拽他的袖子,脸上满是犹豫。
“试卷还没有改完,作业也没有写,明天老师要查的。”

吴白掏出手机,把截图给她看,过高的亮度有点刺眼。

“韩昕言突发性的肠胃炎,医生说最好休息几天,我想给她请几天假。”
“身体最重要,让昕言好好休息。”
.
界面停留在韩商言和老师的聊天框,他到底还是心疼的,那样重的伤,放在K&K的那群小伙子身上还得几天都坐不下凳子,何况是个小姑娘,嘴硬心软,倒真的是韩家的特色了。韩昕言看完最后一条消息,突然抬头问吴白。

“表哥,你陪着我,不会影响训练吧…”
“你快点睡着,就不会影响。”

小孩儿抿嘴笑笑,把自己埋进枕头里,手指勾着他的袖子,眼泪跌进被子里,看也看不到。
.
他说,“昕言的能力我知道,这样的分数,我觉得老师您可以再核对一下成绩单的录入。”

他怎么会不信她呢,她是他,最最珍贵的所有。
.
“你听见了?”

门被轻轻地打开,队员都在楼下,楼梯上坐着的韩商言显得格外的颓丧,吴白坐到他身边,看他剥开一颗糖扔进嘴里。

“伤怎么样?”
“惨不忍睹。”

两人的对话陷入死局,此时的韩商言,没有了愤怒,只剩下满心的愧疚,顺带着不知怎样说出口的抱歉。
.
“言言是个女孩儿,跟K&K不一样,”吴白看了他一眼,站起身来,“她需要你。”

她需要他的陪伴,需要他直白唯一的爱,她不应该活在不安里,更不应该收敛自己所有的锋芒,她可以骄傲,可以任性,她渴望他最后的温柔。

“伤的不轻,肯定睡不安稳,训练有我看着,你陪陪她。”
.
韩商言有点儿不自信,就连第一次比赛,都没有这样的忐忑不安,面对所爱的人,心里总会有或多或少的挣扎与徘徊。

小孩儿怕黑,床头的小夜灯没有关,微微的发着温暖的光,映着她的脸,都仿佛多了些血色。韩商言坐在床边,小心的掀开被子,触目皆是红肿青紫的斑驳,心头一跳,又一次怨怪自己的冲动。

“嗯….”
.
身后的伤一直带着跳动的痛,韩昕言本就怕疼,自然也睡不熟,察觉到有人,只当是吴白还没走,迷迷糊糊的朝着人哼哼唧唧。

“表哥,疼…”
“我,我给你擦点药吧,我轻轻地,好吗?”

过于熟悉的声音让韩昕言迅速的清醒,回头看了一眼,又缩回被子里,闷着头不说话。

“小白给你擦过药了,要不,吃点止疼药吧,会好一点儿。”
.
韩商言很少会有失态的时候,在看到鲜少脆弱的妹妹的时候,心里一直紧绷的那根弦,也是断的彻彻底底,没人会抗拒温柔,也没人会抵触温暖。

韩昕言咬咬嘴唇,疼是真的,韩商言的力气她也算是领教了,比起再被蹂躏一次,吃药反而是最佳的选择。

“苦吗?”

韩商言倒出一小杯药水,仔细的比好刻度线,止疼药毕竟会有依赖性,能少吃一点就少一点。

“不苦,甜的。”
.
小孩儿转过头来,撑着床趴起来,下一秒身体就被韩商言搂到了怀里,有力的胳膊牢牢地扶着她的肩膀,跟刚刚打人的样子,判若两人。

“饿不饿,晚上都没吃东西。”
“不想吃,想睡觉。”

怎么着心里都是别扭的,打都打了,还指望着瞬间翻篇儿吗。韩商言知道小孩儿不痛快,又想起刚刚吴白异常正经的叮嘱,连看着人的眼神都多了慌乱,幸好灯光弱,她看不到他的表情。
.
“言言…”

他很少这样叫她,他说,总觉得是在叫自己,有着相似的名字,同样拥有类似的脾气。

“哥哥最近很忙,可能,没什么耐心,今天,是我手重了,哥跟你道歉。”

韩昕言完全没有预料到韩商言会说出这样的话,他放下所有的架子,丢下一切的顾虑,只陪在她身边,想要她的原谅。

“成绩你们老师重新查过了,录成绩的时候学生看错了顺序,你的感觉没有错,只扣了十分,听力和作文,你做的很好了,真的很好。”
.
韩商言最引以为傲的血性动员,在小孩儿这没有一丝一毫的意义,她要的不是血性,不是刚强,她只是个小姑娘,她需要温暖,需要爱。

“你下次,可不可以听我把话讲完,只多给我几分钟就够了…”

小孩儿淡淡的话准确的扎在韩商言的心口,你可不可多给我一点时间,可不可以听我讲话,可不可以,让我安心的把一切都交给你。

“好,不会再有这样的事了。”
.
韩昕言拽拽他的手,小脸上写满了困倦。
“我想睡了…”

韩商言回过神,替小孩儿掖好被角,侧着身子把人护在怀里,小夜灯被关上,屋里陷入黑暗。

“我陪你。”
.
月光透过窗帘,浅浅的光亮照在床上,那束光,纵然微小,但照亮黑暗,也是足够了。

“言言。”
“嗯…”

韩昕言睡得迷糊,半梦半醒的哼出一声。韩商言撩开她脸上散着的头发,终于露出久违的笑。

“我爱你,我一辈子都爱你。”
.
一辈子太长了,有我陪你
一辈子那么长,我都给你。在韩商言的世界里,“一辈子”是很重要的承诺,所以他才会对最爱的佟年说一辈子都给她。在我看来,我觉得韩商言的爱一直都是埋在心里的,都是隐隐的不会正大光明的告诉你我爱你,但这种隐藏起来的爱反而更会给人满足感。
.
韩昕言跟我之前写过文里的小姑娘都不太一样,她冷静理性,对于任何事情都有自己最直白清醒的判断,但她也需要爱,需要被关心被照顾,所以,,韩昕言也许不会黏黏糊糊的对着哥哥撒娇,但她的那种依赖,是不能被忽略的,她有不应该属于她这个年纪的成熟,也应该拥有最偏心的爱。
.
还有吴白,我的理解里,吴白比起韩商言,还没有经历太多的世故,他还可以当一个大男孩儿,所以,在这一章里面,吴白更像是一个粘合剂,把他们已经开始分开的感情慢慢带回来,年纪也是小一点,对小孩子也是耐心多一点,所以就没有那么高冷的感觉。
.
第一章结束啦,应该没有崩的很厉害吧,,,下面的章节大家可以点梗,毕竟是同人,关于K&K也会写,大家想看谁可以留言啦,只要我时间允许就都会满足大家,文笔一般能力有限,谢谢大家不嫌弃呀,多给我评论呀~爱您们,啾咪~早安宝贝们,素素要开学了最近有点忙,可能更新进程会变慢,谢谢大家谅解哈,今晚更文【二】

这一生关于你的风景
.
喜欢是基于双方互相的基础上,如若不然,你为什么要贬低自己。
.
生命可以归结为一种简单的选择:要么忙于生存,要么赶着去死。

生存哪有所说的那样简单,不只是要存在,还要活着。
活着又有多难?

难于登天,找不到那个与自己灵魂相契合的人,这一生也不过是行尸走肉,比起生活的富足,精神的充盈也一样重要。你可以只拥有简单的感情,可以一房两人三餐四季,也可以风花雪月觅爱寻欢。

如果当他不再爱你,清醒理智远胜死缠烂打。
你并不差,何必为了他廉价。
.
“这道题怎么也错,不是给你讲过的?”

韩昕言的学习一直都交给吴白来看,一是因为韩商言太忙,匀不出大片的空闲来盯着小孩儿,二是因为吴白脾气要好些,不至于因为小小的错误就动气。她倒是无所谓,自己的学习自己可以顾好,就算是韩商言不叮嘱,她也会仔细努力。

“啊?”

小孩儿明显的有点心不在焉,中性笔一下下的在草稿纸上划出波浪线,听到有人跟她讲话,却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
吴白把试卷放在她面前,指着被各种颜色的笔画的乱七八糟的几何题。
“加一条辅助线就可以解决的问题,为什么没有解出来。”

韩昕言扭过头去看那道题,拿过草稿纸,对着上面画下来的几何形状。
“我觉得我的方法可以,在这里加一条中线,先证明它们两个,再连接这两个点,证明这两个角相等,然后再得出结论,没什么问题。”

解题过程被满满当当的写了大半张纸,图形也被划得模糊不清,吴白拿过草稿纸,又画了新的图形在一旁。

“如果在这里加一条角平分线,证明这两个角相等,题目给了平行,直接就可以得出结论,更简单不是吗?”
.
小孩儿皱着眉,仔细对比着两个完全不同的解题方式,在一旁的错题集上抄好两种方法,又用荧光笔在吴白的方法上打了一个星号。

“我的方法也可以,就是麻烦了一点。”
吴白点点头,“满分12分,你得了8分,扣得4分是没有得出最后的结论,你的方法可以给你带来保底的步骤分,但是如果简洁一点你会得满分,考试不是平时练习,你需要分配好时间,找最短最有效的方法。”

“知道啦,我会注意的。”
.
错题被整理好,韩昕言收好错题集,慢慢吞吞的整理着桌上散落的各种文具,虽然平时爱干净强迫症,一旦认真起来,什么整洁干净都顾不上了,幸好K&K的书桌大,不然早就要堆得满满当当,没有落笔的地方。

“什么时候喜欢海贼王了,不是不爱看动漫?”

看小孩儿实在是慢,吴白便替人整理着旁边摞着的课本,小孩儿跟她哥一样,喜欢简约风,偶尔也攒一些粉嫩嫩的少女系列,在一堆五颜六色里,突然露出的路飞确实是很突兀。

韩昕言抓过笔记本,咬了咬嘴唇,拉过吴白,犹犹豫豫的问他。
.
“表哥,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吴白抬眼看她,脸上好笑的味道多了点。

“我有喜欢的人,很奇怪吗?”
“没有,我就想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吴白把手里的课本收好放在桌子上,毫不在意的开口。
“谈恋爱了啊?”
.
无论是韩商言还是吴白,对于早恋的态度都很开明,打小在挪威长起来,本身的思想就没有那么闭塞,何况,喜欢就是喜欢了,没必要藏着掖着,谁都有去喜欢的资格,每个阶段对于感情的理解更是不一样,十几岁的年纪,所谓的喜欢是真的对这个人的喜欢,不掺杂任何外界的干扰,不需要多么长久远大的未来,只是在当下,你喜欢我,我喜欢你,那就足够了。

你为什么要去阻碍一个孩子去感知世界的能力,所有的美好需要自己去经历,感情不能只埋在心里,谁都有爱与被爱的权力。

对于他们来讲,更为浅显易懂的,自己没做到的事情,不会强迫她去做到,这本身就不公平。
.
“嗯…算不上。”
小孩儿从小都被后妈教导,如果有人追她,她也喜欢,在一起没什么关系,但是一定要告诉家里,不是去阻止什么,只是为了帮她理解一些在她年纪范围之外的东西,关于爱情,他们总是想留给她多一些的美好。

“暗恋?”

小孩儿又皱皱眉,随手拆开一颗糖塞进嘴里,因为她不喜欢太甜的东西,韩商言在买水果糖的时候顺手买了一大包陈皮糖,反正只有她喜欢,也没人能抢了去。

“也,不太准确…”
.
既不是恋爱,也不是摆明了暗恋,那就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小孩儿的单相思,对方已经明确的表态拒绝;二是,对方是个传说中的中央空调,对谁都一样好,除了跟你在一起,我什么都满足你。

“人家不喜欢你?”
吴白倒是希望小姑娘沮丧一点的被他说中,也不希望是第二种猜测,毕竟,温水煮青蛙,投入越多,陷得越深。

“他,他对谁都很好,但我觉得,对我是不一样的。”

韩昕言从小到大的追求者一直不少,从幼儿园就引得一屋子的小男孩儿争着抢着跟她一起跳舞,穿了漂亮裙子,身后都得跟着十个八个的帮忙提裙子,有一回就因为提裙子的过于热情,把新买的公主裙给扯了好大的洞,往后说什么都不让那群混小子给提裙子。

毕竟是被搁在手掌心儿里捧起来的孩子,多少都带着挑剔,自家两个哥哥都是顶峰上站着的人,一般的人很难多看一眼,吴白倒是有点好奇,能让小孩儿陷进去的男孩儿,到底是多大的魅力。
.
吴白晚上要训练,早早地吃了饭带着队员去了训练室,只剩下韩商言陪着慢吞吞的小孩儿吃着统一的盒饭。

“怎么啦,不好吃啊?”
韩昕言心里有事儿,吃什么都没有胃口,就连韩商言特地给她买的锅贴也只吃了几口就没再动,只叼着吸管吸着杯子里的奶茶。

“没有,不想吃。”

韩商言往嘴里扒着饭,抽出手来夹了一块儿肉段喂到小孩儿嘴里,又低下头把最后一口白饭吃干净。
.
“不饿就上去玩,别跟这儿耗着。”
“哥,我问你个事儿啊。”

韩商言收拾着桌子上的饭盒,随意往桌子上一坐,仰了仰头,示意她问。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啊?”
“谈恋爱了?”
.
韩昕言无奈,不愧是兄弟俩,连问出来的话都是一样的,一样的语气,一样的波澜不惊。

“没有,我有点搞不清楚什么情况。”
“这有什么搞不清楚的,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

这种问题对于韩商言来说真的过于困难,他也没办法解释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子的,过于事实化的大道理没有跟她讲的必要,她不会去考虑那么多,太浅白的敷衍也什么意义,她不需要这种没用的回答。

“他对我,挺不一样的。”
“怎么不一样?”
.
韩昕言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跟他解释,感情这种东西本来就是只可意会不能言传的,怎么能拿来请教和分享。

“反正就是,我要追他,我想跟他在一起。”

韩商言很少见到小孩儿这种样子,自信里带着忐忑,一腔孤勇里含着不经意的惆怅。她一直是高高在上的成功者,鲜少为了什么选择放下自己所有的高傲,只是,不是所有的付出都有回报,不是所有的喜欢都能在一起。

“是你们班的吗,是不是上次送你回来的那个小伙子,学习委员来着,对吧?”

韩昕言摇摇头,搅着杯子里的冰块,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

“不是他,他,学习不好,但游戏打得很好。”
.
韩商言有点好笑,不能因为家里人游戏打得好,就对玩游戏的多看几眼啊,不是所有打游戏的都能打CTF,这个年纪的耍帅也只是自以为是。

“我能见见吗?我带他打游戏。”
“不要,等我追到他,再带来给你看。”

他不在乎这个人是不是班里的班委,也不在乎学习成绩的高低,他只在乎他是不是真的能保护这个女孩儿,是不是值得他的信任。

“好,我等着和他打游戏。”
.
韩商言的顾虑不是空穴来风,男孩和男人本来就不一样,可是,总有那么一些少年,想要摆脱一切的束缚,向所有人证明,自己已经有了做一个男人的资格。

至于代价,有的时候是无价。

卡拍我的锅,想把细节交代清楚,写的有点多了,明天拍拍安排上,这篇文的脑洞,有一部分源于我的感情经历,还有一部分是关于具惠善安宰贤离婚的事情,可能涉及得方面有点广,不喜欢的宝贝们可以忽略,等明天的拍拍看就好,多给我评论呀,爱您们,啾咪~【二】

这一生关于你的风景
.
喜欢是基于双方互相的基础上,如若不然,你为什么要贬低自己。
.
生命可以归结为一种简单的选择:要么忙于生存,要么赶着去死。

生存哪有所说的那样简单,不只是要存在,还要活着。
活着又有多难?

难于登天,找不到那个与自己灵魂相契合的人,这一生也不过是行尸走肉,比起生活的富足,精神的充盈也一样重要。你可以只拥有简单的感情,可以一房两人三餐四季,也可以风花雪月觅爱寻欢。

如果当他不再爱你,清醒理智远胜死缠烂打。
你并不差,何必为了他廉价。
.
“这道题怎么也错,不是给你讲过的?”

韩昕言的学习一直都交给吴白来看,一是因为韩商言太忙,匀不出大片的空闲来盯着小孩儿,二是因为吴白脾气要好些,不至于因为小小的错误就动气。她倒是无所谓,自己的学习自己可以顾好,就算是韩商言不叮嘱,她也会仔细努力。

“啊?”

小孩儿明显的有点心不在焉,中性笔一下下的在草稿纸上划出波浪线,听到有人跟她讲话,却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
吴白把试卷放在她面前,指着被各种颜色的笔画的乱七八糟的几何题。
“加一条辅助线就可以解决的问题,为什么没有解出来。”

韩昕言扭过头去看那道题,拿过草稿纸,对着上面画下来的几何形状。
“我觉得我的方法可以,在这里加一条中线,先证明它们两个,再连接这两个点,证明这两个角相等,然后再得出结论,没什么问题。”

解题过程被满满当当的写了大半张纸,图形也被划得模糊不清,吴白拿过草稿纸,又画了新的图形在一旁。

“如果在这里加一条角平分线,证明这两个角相等,题目给了平行,直接就可以得出结论,更简单不是吗?”
.
小孩儿皱着眉,仔细对比着两个完全不同的解题方式,在一旁的错题集上抄好两种方法,又用荧光笔在吴白的方法上打了一个星号。

“我的方法也可以,就是麻烦了一点。”
吴白点点头,“满分12分,你得了8分,扣得4分是没有得出最后的结论,你的方法可以给你带来保底的步骤分,但是如果简洁一点你会得满分,考试不是平时练习,你需要分配好时间,找最短最有效的方法。”

“知道啦,我会注意的。”
.
错题被整理好,韩昕言收好错题集,慢慢吞吞的整理着桌上散落的各种文具,虽然平时爱干净强迫症,一旦认真起来,什么整洁干净都顾不上了,幸好K&K的书桌大,不然早就要堆得满满当当,没有落笔的地方。

“什么时候喜欢海贼王了,不是不爱看动漫?”

看小孩儿实在是慢,吴白便替人整理着旁边摞着的课本,小孩儿跟她哥一样,喜欢简约风,偶尔也攒一些粉嫩嫩的少女系列,在一堆五颜六色里,突然露出的路飞确实是很突兀。

韩昕言抓过笔记本,咬了咬嘴唇,拉过吴白,犹犹豫豫的问他。
.
“表哥,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吴白抬眼看她,脸上好笑的味道多了点。

“我有喜欢的人,很奇怪吗?”
“没有,我就想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吴白把手里的课本收好放在桌子上,毫不在意的开口。
“谈恋爱了啊?”
.
无论是韩商言还是吴白,对于早恋的态度都很开明,打小在挪威长起来,本身的思想就没有那么闭塞,何况,喜欢就是喜欢了,没必要藏着掖着,谁都有去喜欢的资格,每个阶段对于感情的理解更是不一样,十几岁的年纪,所谓的喜欢是真的对这个人的喜欢,不掺杂任何外界的干扰,不需要多么长久远大的未来,只是在当下,你喜欢我,我喜欢你,那就足够了。

你为什么要去阻碍一个孩子去感知世界的能力,所有的美好需要自己去经历,感情不能只埋在心里,谁都有爱与被爱的权力。

对于他们来讲,更为浅显易懂的,自己没做到的事情,不会强迫她去做到,这本身就不公平。
.
“嗯…算不上。”
小孩儿从小都被后妈教导,如果有人追她,她也喜欢,在一起没什么关系,但是一定要告诉家里,不是去阻止什么,只是为了帮她理解一些在她年纪范围之外的东西,关于爱情,他们总是想留给她多一些的美好。

“暗恋?”

小孩儿又皱皱眉,随手拆开一颗糖塞进嘴里,因为她不喜欢太甜的东西,韩商言在买水果糖的时候顺手买了一大包陈皮糖,反正只有她喜欢,也没人能抢了去。

“也,不太准确…”
.
既不是恋爱,也不是摆明了暗恋,那就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小孩儿的单相思,对方已经明确的表态拒绝;二是,对方是个传说中的中央空调,对谁都一样好,除了跟你在一起,我什么都满足你。

“人家不喜欢你?”
吴白倒是希望小姑娘沮丧一点的被他说中,也不希望是第二种猜测,毕竟,温水煮青蛙,投入越多,陷得越深。

“他,他对谁都很好,但我觉得,对我是不一样的。”

韩昕言从小到大的追求者一直不少,从幼儿园就引得一屋子的小男孩儿争着抢着跟她一起跳舞,穿了漂亮裙子,身后都得跟着十个八个的帮忙提裙子,有一回就因为提裙子的过于热情,把新买的公主裙给扯了好大的洞,往后说什么都不让那群混小子给提裙子。

毕竟是被搁在手掌心儿里捧起来的孩子,多少都带着挑剔,自家两个哥哥都是顶峰上站着的人,一般的人很难多看一眼,吴白倒是有点好奇,能让小孩儿陷进去的男孩儿,到底是多大的魅力。
.
吴白晚上要训练,早早地吃了饭带着队员去了训练室,只剩下韩商言陪着慢吞吞的小孩儿吃着统一的盒饭。

“怎么啦,不好吃啊?”
韩昕言心里有事儿,吃什么都没有胃口,就连韩商言特地给她买的锅贴也只吃了几口就没再动,只叼着吸管吸着杯子里的奶茶。

“没有,不想吃。”

韩商言往嘴里扒着饭,抽出手来夹了一块儿肉段喂到小孩儿嘴里,又低下头把最后一口白饭吃干净。
.
“不饿就上去玩,别跟这儿耗着。”
“哥,我问你个事儿啊。”

韩商言收拾着桌子上的饭盒,随意往桌子上一坐,仰了仰头,示意她问。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啊?”
“谈恋爱了?”
.
韩昕言无奈,不愧是兄弟俩,连问出来的话都是一样的,一样的语气,一样的波澜不惊。

“没有,我有点搞不清楚什么情况。”
“这有什么搞不清楚的,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

这种问题对于韩商言来说真的过于困难,他也没办法解释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子的,过于事实化的大道理没有跟她讲的必要,她不会去考虑那么多,太浅白的敷衍也什么意义,她不需要这种没用的回答。

“他对我,挺不一样的。”
“怎么不一样?”
.
韩昕言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跟他解释,感情这种东西本来就是只可意会不能言传的,怎么能拿来请教和分享。

“反正就是,我要追他,我想跟他在一起。”

韩商言很少见到小孩儿这种样子,自信里带着忐忑,一腔孤勇里含着不经意的惆怅。她一直是高高在上的成功者,鲜少为了什么选择放下自己所有的高傲,只是,不是所有的付出都有回报,不是所有的喜欢都能在一起。

“是你们班的吗,是不是上次送你回来的那个小伙子,学习委员来着,对吧?”

韩昕言摇摇头,搅着杯子里的冰块,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

“不是他,他,学习不好,但游戏打得很好。”
.
韩商言有点好笑,不能因为家里人游戏打得好,就对玩游戏的多看几眼啊,不是所有打游戏的都能打CTF,这个年纪的耍帅也只是自以为是。

“我能见见吗?我带他打游戏。”
“不要,等我追到他,再带来给你看。”

他不在乎这个人是不是班里的班委,也不在乎学习成绩的高低,他只在乎他是不是真的能保护这个女孩儿,是不是值得他的信任。

“好,我等着和他打游戏。”
.
韩商言的顾虑不是空穴来风,男孩和男人本来就不一样,可是,总有那么一些少年,想要摆脱一切的束缚,向所有人证明,自己已经有了做一个男人的资格。

至于代价,有的时候是无价。🍀🌴🌵🌷🌸🌹🌺🌻💐🌾🍁🍂🍃








再吞就私我进群看吧~群号在帖子里面发会被吞,想进群的麻烦私聊我,我会私发给你们,谢谢~素素今天有点忙,如果等会能忙完大概凌晨有文,如果太晚就应该是明天,大家多给我评论呀!!你们的评论是我写下去的动力啦,要是没啥热度我可能真的会没有热情写下去啦,多给我评论呀多给我评论呀,爱您们,啾咪!私信过的群号都发啦,要是有没收到的就再跟我讲一声哈~不知道为什么,发出去的私信有的宝贝可以看到,有的就看不到,刚刚发了图片,看到的宝贝就加一下,如果被吞了,大家有LOFTER的话,可以搜索用户,,京酱黄瓜丝儿,然后主页上有方式,爱你们,啾咪~人与人还是不一样,关乎于感情,更是不能言说的问题。这条有你的路,我想要走的很长很长,可是你总在逃避过往,哪怕是未来,都没有我的方向。

这一生关于你的风景,少之又少,岁月漫长,多谢你教会我遗忘。
.
我曾将青春翻涌成他,也曾指尖弹出盛夏。

韩商言不会忘记,她第一次低吼着问他,难道我连去喜欢的资格都没有了吗。

该怎样解释呢,爱本来就是荒唐的事情,无所谓输赢,他若不爱你,你从动心的一刻开始就输了。又有什么对错呢,爱的时候,你做什么都是对的,不爱了,连呼吸都是错的。
.
“老大,差不多了吧,这都一小时了。”
“就是啊老大,毕竟是一姑娘,跟我们不一样,皮糙肉厚脸皮也厚。”
“言言还生着病呢,老大你不能这么绝情啊。”
“老大……”

韩商言闭上眼,糖块被咬碎的声音在聒噪的环境里却是格外的清楚。
“没事儿干就训练去,再有废话的,五公里!”
.
韩商言甩开手里的铁盒,糖块散落在四周,微微的颤动了几下又归于平静。反省室的门被拉开,缩在墙角的小孩儿不自觉的低下头,还带着点红肿的手掌连握拳的力气都没有。

“想明白了就出来,去楼上等着。”

她知道他是在给自己台阶下,不让她在这么多人面前受罚就是了。
.
要说她的错,可大可小,没有哪个小孩儿的学生时代是一直老老实实的过来的,谁都有懈怠期,借口不舒服溜出学校玩也是常有的事,若是单纯的逃学,韩商言倒也不会生这样大的气,也不顾人的面子,一回来就给扔进了反省室,当着这一群大小伙子的面儿,毫无收敛的骂了个利索。

人是吴白带回来的,在便携宾馆的门口。

小孩儿还倒是聪明,早早儿的脱了校服藏起来,超短裙配上高跟鞋倒也有点儿小大人的意思,她的小朋友也倒是凑合,空长了那样高的个头,看见他还不是躲得比老鼠还快。

不敢去酒店也不是没原因的,光身份证上的年纪,人家也得替家长报个警。
.
吴白接了韩商言的电话,说是老师给他发了消息,韩昕言胃疼请了假去医院,问家长有没有接到人。这才知道小孩儿不在学校,预备着去医院看看,结果半道儿上就给人来了个截胡。

“能不能,别告诉哥啊…”

吴白抱着胳膊看她,满心的怒气又让她这句话给顶了个十成十。
“你觉得我不告诉他,他就能不知道了?”

韩昕言抱着书包,不知道该哭还是该跑,看着吴白不敢挪步。吴白瞅了旁边的男孩儿一眼,淡淡的开口。

“从你上次问我,也就不到一个月吧,小孩儿,效率挺高?”

不是听不出他话里的讽刺,十几岁的孩子最会追求刺激,但太多不负责任的事情,也都发生在这个年纪,不用负法律责任,不用接受刑事制裁,一句分手,什么事情都能解决,自己什么都没少,还能继续下一次的风花雪月。

可她呢,又怎么能一样。
.
“我们没有,就是,就是出来玩…”

韩家的兄弟俩最会眼神杀,只单单盯了他一会儿,小男孩儿眼神就开始到处飘,话都说不利索。

“你们这么大孩子,不都应该去看个电影,K个歌,这种地方,准备玩点儿什么?”

眼看着就要被逼急,男孩儿逐渐没有了最初的淡定,“就是玩玩儿,早就知道她玩不起,多余跟她浪费时间。”
.
话说到这份儿上,也没什么听不懂的了,韩昕言被吴白扔到车上,还没缓过神来,数据线就抽到了手心上。

“表哥!”
“我给你留面子,你别不要。”

数据线一下下的落在嫩白的手心上,迅速的发白肿胀,右手要写字,左手便成了最好的刑场,小孩儿鼻涕眼泪留了满脸,吴白也不去管,只顾着甩数据线,心里除了愤怒,还带着一阵阵的后怕。如果他没有碰巧看到,后果会是怎样的,他不敢想,她才只有十三岁,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哥你别打了,我知道错了…”
“这话留着待会儿跟哥说,你跟我哭有用吗?”
.
小孩儿蜷缩着手指,手心一片红肿,泛白的棱子微微的肿起,吴白撕开一片消毒湿巾,轻轻地给人擦着刺痛的伤,车里常备的小药箱里只剩下药膏,只挤了一点在人手心,惩罚似的揉着。

“我罚过了,哥多少会收着力,好好跟他讲,别犯倔。”

做了简单的处理,手心里还带着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韩昕言穿好校服,超短裙被吴白扔进垃圾桶,高跟鞋也被放进了后备箱。

“我帮你还给领队,自己进去吧。”
.
每个人都向往着长大,渴求随心所欲,在乎自己的一方天地。所有的岁月静好,都有人在负重前行,同样的,你所幻想的自由,也有现实的条条框框,更有不能跨越的底线。

喜欢是最单纯的情感,也许只是因为他身上的一丁点儿闪光,可爱情终究不基于冲动。谁都有犯错的时候,但有的错误,没有弥补的可能。

那些关于你的爱恨情长,沉重的伤,要用一辈子遗忘。
.故事要表达的东西可能有点儿黑暗,也不单单是关于简单的谈恋爱的事儿了,有点害怕会教坏小孩儿,我们言言是乖小孩的啦,明天素素要出门,最晚后天码完韩商言的拍,关于这一章的解释也会在写完之后发出来,希望会喜欢,多给我评论,啾咪~🍅🍆🍉🍊🍎🍓🍔🍘🍙🍚🍛🍜🍝




今晚更文,,我真的要让Gun神温柔一次了,那么狠真的不是素素的风格嗷🍀🌴🌵🌷🌸🌹🌺🌻








💐🌾🍁🍂🍃
qun hao 被放在了文里面,如果不被吞大家就来玩哈,第二章结束啦,我终于如愿以偿让韩商言稍微温柔了一丢丢,最后一段话给自己也给你们,希望大家喜欢,多给我评论呀~啾咪~昨天发的文里面的截图有一个括号,括号里面的大写数字就是群号,我的号被百度限制了,数字发不出去了,大家看到了可以自取,谢谢,啾咪~【三】

下不为例
.
“Rise and shine!”
.
冬天也未必是枯槁的,就算外面都没了像样的绿色,有暖气的屋子里,也一样是春天,更何况,是有着足够温暖的被窝里。

“言言,起来了。”

已经是下午五点二十分,韩商言已经带着老爷子去了佟家,毕竟是计划着相亲,怎么着都要早去一会儿,联络感情的时间还是要留出来的。老爷子早上叫韩商言出去跑步,连带着隔壁屋里的韩昕言也一块儿被吵醒,索性吃了午饭又开始睡,临走的时候见人睡得正熟也没叫,只让吴白晚上回来一趟,带着小孩儿去吃年夜饭。
.
“起床了宝贝,我们要迟到了。”

韩昕言有起床气,这是家里都知道的事情,平时叫小孩儿起床,都是两人轮番儿哄着来。屋里没有开灯,吴白打开门,轻轻地将窗帘打开一条缝,夕阳还带着余晖,温暖的橘红映亮了半边天际,柔和的残阳透进来,漆黑的屋子拥有了第一束光。

“嗯……不要…”

小孩儿的美梦被吵醒,整个小脸儿都写满了不耐烦,扯过被子盖住脸不理会。吴白坐到床边,隔着被子揉揉小孩儿的肚子,手里拿着被人踢到床角的独角兽,百般无聊的捏了捏。
.
“都睡一下午了,晚上不睡了啊?”
“你不要跟我讲话…”

韩昕言翻了个身,脸都埋进枕头里,小腿一甩一甩的要把吴白给踢出去,却被吴白攥住脚,往后拽了拽,小孩儿更是满脸的不乐意,哼哼唧唧的把怀里的蒙奇奇丢给他。

“我不要理你,我要睡觉,你好烦…”

眼看着小孩儿就要生气,吴白也不再逗她,掀开被子,露出已经汗津津的额头来,伸手去捏了捏小丫头软乎乎的脸,不出意外的被人一巴掌拍开。

“好了,哥抱抱,我们起来了好不好?”
.
韩昕言睁开一只眼睛,又把蒙奇奇从他手里要回来,把脚搭在人腿上,软绵绵的伸了个懒腰。吴白遮住她的眼睛,扭开不太刺眼的床头灯。

“我困…”

吴白弯腰把人抱起来,打开衣柜替人挑衣服。小孩儿最喜欢这样,仗着吴白个子高,可以赖在人身上装树袋熊。

毛衣牛仔裤围巾,一件件的被挑好放在椅子上,韩昕言把脑袋靠在吴白肩膀上,柔顺剂的味道淡淡的,像是鲜花饼里的玫瑰,空了很久的胃终于开始催促着大脑的觉醒。
.
“表哥,这个点儿你不应该在K&K吗?”

吴白把人放在卫生间门口,随手揉了揉小孩儿睡乱的头发。“哥给我打电话,让我接你去吃饭。”

“在家吃多好,还能多睡一会儿。”
“给你二十分钟,把自己收拾好,我在楼下等你。”
.
女生一直都是比男生要浪费时间的存在,等小孩儿收拾好要出门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大楼边上闪烁的霓虹灯也亮了起来,一闪一闪的倒也增添了不少过年的氛围。

“我帮你拿。”

吴白提着两个礼盒,躲开她伸过来的手,扬扬下巴示意她去关车门。

“把车锁上,去开门。”
.
小孩儿睡得有点懵,看见表哥跟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女孩儿打招呼的时候,脑袋还有点死机。当然,接下来她亲爱的哥哥们完美的表现,让她的大脑系统,彻底的崩溃。

“爷爷。”

老爷子看见外孙进来,脸上的褶子又笑成了一朵花,拉着吴白不让人动,又一个劲儿的叫刚刚那个女孩儿过去,明显的一副媒婆样子。

“哟,比我想的还早了半小时,还是小白有办法啊。”

韩商言看着吴白被爷爷拉着保媒,心情好了不知道有多少,还有空跟刚进门的韩昕言玩笑几句。
.
“那个喜欢你的女孩儿怎么也在这儿?”

吴白刻意压低的质问在韩商言的耳边响起,可这会儿的韩商言明显的心情大好,脸上还挂着微笑。
“哦,我们是世交,爷爷让你跟她相亲呢。”
“你开什么玩笑?”

韩商言满脸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看着面前的玻璃杯。“你自己的事自己解决吧。”

吴白站起身子,再好的风度也只能支撑他不当众生气,只暗暗翻了个白眼,准备坐到韩昕言身边去。还没走几步,又被老爷子给叫住了脚。
.
“来,年年,我给你介绍一下啊,这是我外孙,吴白,也是学计算机的,你们俩肯定有好多话聊,来来来。”

两个人眼睛里的尴尬快要溢出来,偏偏一桌子大人还乐此不疲,撵着两人坐到一块儿去,韩昕言挪了个座位坐到佟年身边儿,摆明了一副看戏的样子。

吴白没什么表情,老爷子还是一样的热情。

“给人打个招呼啊。”

吴白的眼神偏了偏,看了看佟年,又看向韩商言,眼睛里已经带了最后的询问。韩商言脸上挂着幸灾乐祸的笑,顺便漠不关心的翻着杂志,吴白微微点点头,看着老爷子。

“我认识她。”
.
“你们认识?”
不止佟年大姑疑惑,连韩商言都不自觉的抬起眼睛来看他。吴白的眼神扫了一圈,微微笑着回应。

“她好像,是我哥的女朋友。”

空气好像静止在这一瞬间,满屋子人都没有想到,给大表姐的相亲对象,怎么就成了佟年的男朋友。韩商言也没有料到,这小子在这种时候给他找麻烦,韩昕言却忍不住要笑,能让她哥吃瘪的人,除了她表哥,还真的少见。
.
“小白,你胡说什么呢!”
韩商言扔掉杂志,迅速的站起来,瞪着吴白的眼睛里仿佛要喷出火来。

“你你你,我不听你的,小白你说。”
韩商言的警告被堵在喉咙里,只能气急败坏的瞪着吴白,吴白倒也是知进退,也没再过多的添油加醋,只含糊不清的摇摇头。
“具体的呢,我也不太清楚,但是我们俱乐部里的人,都喊她大嫂。”
.
韩商言站在那儿,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佟年也被叫了过去,一时间这半边儿桌子,就只剩下韩家的兄妹仨。韩商言的眼刀甩过去,快要溢出来的危险,你小子是不是不想活了?

吴白还是一样的淡定,甚至还挂了点微笑,挑挑眉回应他的气急败坏,谁让你碰我底线,陷我于不义。

很显然,在信任度这方面,吴白远远的把韩商言甩在后面,一屋子大人目光一瞬间锁定在两个人身上,全然一副你懂我懂大家懂的表情。
.
“小白。”

吴白给韩昕言碟子里夹了几只虾,伸出去的筷子还没到自己嘴里,就被韩商言给叫住了,他当然知道自己跑不了,也压根儿没想跑。

韩商言站起来,人模人样的开口,“总部那边,打过电话要来找你,你跟他们回个消息吧。”
一边说着,一边往人跟前儿走,“跟我出来一趟。”

吴白夹了块儿肉片过来,眼睛瞟着他,把肉片放到嘴里,又去夹第二块儿。韩商言活活一副社会大哥的样子,按住他要继续吃饭的手。

“别吃了。”又看了韩昕言一眼,“你多吃点,回去没夜宵。出来吧。”拉着吴白往外走。
.
“你是不想活了是吗?”
毫不拖泥带水,直入主题,韩商言抱着胳膊,脸上全是忍了一晚上的气急败坏。

吴白心里也有气,脸上却是鲜活不少,毕竟还是个大男孩儿,跟他这种老男人还是不一样。
“谁让你就知道在旁边看热闹的。”

“这要不是一屋子外人,我早跟你翻脸了。”韩商言的怒气到达了顶峰,指着屋里快要说不出话来,吴白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脸上还带了笑意。

“你不都认了?”
“废话,能不认吗?这大过年的,爷爷又那么大岁数,真要出点什么事你担着啊?”
.
吴白眼神往旁边瞥,这种时候,还是不要触他的霉头好,能少挨几下就少几下呗。

“这爷爷也是,谁的话都不信,偏偏信你这大尾巴狼的。”
“嗯。”

韩商言眼神往后瞥,正巧看见往外走的胡窦楠,嘴里的教训也收了收,顺手给人胳膊上来了一巴掌,“回去去书房等我,罚站。”

吴白微微扬唇,转身回去吃饭,受罚什么的再说,吃饱了才有力气挨揍啊。
.这应该是素素写的最无脑甜的一章了,单纯想满足DT在我心里的好哥哥样子,还有被韩商言揍的样子,卡拍我的锅,关于年夜饭的一段大部分来源于电视剧,还有一点点的原著,然后就是我自己扯的啦,希望不会太毁,不会狠拍,这一章绝对甜且没脑子,多给我评论呀,爱您们,啾咪~

酒巷笙歌备份

【酒巷笙歌】【纪实】却道天凉好个秋

2020-4-3 10:49:02

酒巷笙歌备份

【酒巷笙歌】【原创】小丫头

2020-4-3 10:49:0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