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会员获取权限教程:传送门
【如果网站打不开,去这里找】spank导航:www.spdh.top
常见问题:
视频加载不出来使用火狐浏览器:传送门
捐赠会员成功,12小时内会获得vip权限
更多网站使用教程请点击 帮助中心: 传送门

【酒巷笙歌】【重发】心伤、情殇(短篇师徒耽美训诫)

【酒巷笙歌】【重发】心伤、情殇(短篇师徒耽美训诫)

【酒巷笙歌】【重发】心伤、情殇(短篇师徒耽美训诫)【酒巷笙歌】【重发】心伤、情殇(短篇师徒耽美训诫)
有些人,可以陪伴一生,不离不弃
有些人,可以温暖心扉,惊艳回忆
二楼敬度度三楼备用主角:牧影,北宫御天
配角:凌风,夜清晨,叶秋灵,牧威第一章 鞭挞

  阴暗的牢房,冰冷潮湿,一缕缕阳光从装着铁栅栏的窗户外射进,给这黑暗的牢房增添一点明媚。
  阳光懒懒地照在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身上,他感受到了温暖,努力想睁开眼睛,但身体的疲劳让他连动一动的力气也没有。借着光亮,可以看到他的脸色苍白,嘴唇干裂,身上密密麻麻全是鞭痕,或紫或青,有的地方已经撕开口子,鲜血汩汩而出。
  他似乎已经到了死亡的边缘。
  “宫主!”牢门被打开了,随着侍卫恭敬地喊叫,一名男子走了进来。他走得很沉,没有任何波澜,黑暗之中,看不清他的长相。看到地上的那名少年,他的眉头稍微一撇。
  少年感受到有人的走近,又听到那声“宫主”,终于动了动身子,他启唇,轻喃一声,“师父……”
  “怎么,还是不肯承认吗?”男子开口,声音如同清泉一般冷冽,但又是那么清脆好听,牵动着少年的心扉。
  少年勉强扶住地面爬起,跪在了他的面前,泪水夺眶而出。他摇头,“弟子所言句句是实,我真的……真的不是细作……”
  听过无数遍同样的解释已经让男子厌倦。他微微有些动怒,吩咐守门的侍卫,“拿鞭子来!”
  “师父……”
  “是,宫主!”
  很快,一根韧性很好的鞭子就递到男子手上。
  男子用手把玩着那根鞭子,眼睛看都不看地上瑟瑟发抖的少年,径自说道:“说实话!念你我师徒一场,为师会从轻处理。”
  少年身体瑟缩,摇摇头。他用悲痛的眼神望着男子,苦涩地开口,“师父……弟子真的,真的没有说谎……”
  “啪!”未等少年说完,男子手中的鞭子便狠狠地落下,在空中发出飕飕的声音,如同利刃一般打在少年的背上。只是一鞭,少年本就伤痕累累的背绽开一道口子,鲜血卷上了鞭子,斑斑点点的殷红。
  “呃……”少年吃痛,向前一倾,幸好双手及时撑住地面,露出了整个后背。他白皙的后背上已经没有一处好肉。但这却没有博得男子一丝半点的同情。又是凌厉的一鞭子狠狠落下,和上一鞭子交织着布在少年背上。
  少年手一抖,勉强撑住地面没有让身体塌下去。
  第三鞭,第四鞭汹涌着来临,一样落在背上。鲜血飞溅,巨大的痛觉让少年疼得打颤,泪水流得更多了。
  “呃……师父……”第五鞭的力道更加重了,少年终于支持不住,扑倒在地。那强烈的痛觉如同汹涌的海浪一样不可抵挡。身体仿佛被撕碎,一点力气也使不上,疼,好疼!
  男子看着少年的身体在颤抖,眼色深沉,一句话也没说,又是两鞭落下,这次,是落在了腰上。
  少年死死咬住嘴唇,直至鲜血淋漓,但却是一句求饶的话也说不出来。师父已经是那样厌恶他,如果再像狗一样的向他求饶,他会更厌恶的吧!
  “还不说实话!”男子终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用鞭梢指他。
  那声音,如同九天寒冰,冷冽至极,没有一丝情感夹杂其中,让少年深深打了个寒颤。
  少年选择了沉默。该说的他全都说了,师父不信他,他怎么办?他该怎么办?!
  男子压下去的愤怒又一次成功被勾起,夹杂着内力的一鞭贯穿少年的后背,覆盖住其余的伤痕,是那样殷红。血肉翻滚,碧血横飞。
  “啊!”少年终于忍不住如此暴戾的一击,喊出了声音,同时一口逆血喷涌而出。
  疼!好疼!
  滔天的痛意刺激着他身体的每一部分,他觉得天旋地转,头昏脑花,马上就要昏死过去。
  伏在地上,少年如同小兽一样呜呜地哭起来。
  “你委屈?”见少年哭得如此伤心,男子皱皱眉头,扔下了手中的鞭子,半蹲下来,把他拎起,向墙上一甩,然后扼住他的脖子,死死压在了墙上。
  “你骗了我十年,你有什么好委屈的?!”
  男子手的微凉让少年有些害怕,但不自觉地,他抬眸看向男子。
  那双紫色的眸子中透露着无限的妩媚,是他最喜欢的。但此时,却是浓浓的杀意。男子手下使力,少年觉得渐渐喘不上气来。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师父!他,是想杀了自己吗?
  “师父……我从来……没有背叛过……背叛过您……”少年勉强喃喃一声,用悲怆的眼神看着男子。他教导了他十年,十年养育之恩,他无法回报。死在他的手里,他无憾了。死就死了吧,还好,不会让他知道他那卑贱的心思。同是男性,却喜欢上了他,默默地,根深蒂固的。
  就这样死,说到底,总是有些遗憾的。
  少年不愿再看到男子决绝的神情,因为这样的他,是最让他心寒的。十年师徒,就一点情意也没有了吗?
  少年闭上了双眸,等待死亡的到来。泪水和血水,顺着脸颊流下来,滴落在男子手上,微微的凉。
  男子陡然觉得心一疼,如同针扎了一样。
  面对他的暴打,面对他的虐杀,竟没有丝毫躲避,也没有丝毫怨怼,他就算杀了他,他也不会有任何怨言,是吗?
  终于,男子无力地放开了少年,转身离去。他还是不想杀他,哪怕是把他打得遍体鳞伤也不想就这样杀了他,哪怕他骗了他整整十年。
  牢门又一次重重关闭,少年无力地扑在地上,泪水朦胧了双眼。  师父……师父……为什么你就不相信我一次?为什么不相信我此生此世不会背叛你?
  我爱你,真的。第一章完第二章 回忆1

  少年在牢房缩成一团。背上的伤,很疼。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师父恨他的隐瞒,恨他的欺骗。回忆起他的过去,少年嘴角露出一丝甜蜜的笑容。
  十年前。
  巍峨雄伟的皇宫处于一片刀光剑影中,两兵交战,势如水火。
  金戈铁马,碧血横飞,断壁残垣,喊杀声,哭喊声响彻不绝,皇宫弥漫着浓浓的悲凉气氛。
  一名卫士抱着一名七八岁的男孩冲出乱兵的包围,策马离去。风呼呼地刮着,让人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后面紧跟着一群人马,他们誓死也要把这两个人杀死。因为马上的男孩,是当朝皇帝的第七子。皇帝的弟弟宁王叛乱,弑兄夺位,封宁帝。他必须把皇兄的后代斩尽杀绝,以免遗祸。
  马疯跑了许久,终于在悬崖边停下。
  天要亡我呀!卫士感叹一声。现在是插翅也难飞了。
  男孩身体瑟缩,今夜发生的一切,是他今生今世难以遗忘的梦魇,无时无刻不在摧残着他的神智。
  “不要跑了,你们逃不掉了!”
  “束手就擒吧!”
  眼见着大军逼近,卫士咬咬牙,抱着男孩一跃而起,坠下悬崖。悬崖下,正是滔滔不绝的江水,不时拍打着岸边。
  下落的速度很快,在半空中,卫士把一颗避水丹给小男孩吞下,温柔地对他说:“好好活下去!”
  落入水中的一瞬间,小男孩感觉四肢发凉,江水汹涌着进入他的喉咙,他头昏脑涨,不知不觉昏了过去。
  。。。。。。
  江的尽头,坐落着武林第一魔教——北冥宫。青山绿水环绕,雄伟的宫殿林立,天空蔚蓝深远,薄雾笼罩,鸟儿的叫声嘤嘤成韵。这里,似是人间仙境。
  “禀告宫主,在江边捡到了一个男孩,似乎还有气息。”一名侍卫单膝跪地,向一名穿着紫衣的男子禀告。
  男子忪懒地点点头,开口没有一句废话,“救。”
  “遵命!”
  。。。。。。
  等小男孩睁开眼睛,发现身处于一个不认识的地方,宽阔的大殿里没有任何装饰,干净明亮。
  这里是什么地方?
  小男孩疑惑,坐起身,却发现几案前坐着一个男人。
  小男孩的眼睛顿时放亮,这个男人,居然,居然可以长得这么美!
  他身着一身紫衣,精致高雅。墨色的头发没有束起,而是如瀑布般倾泻下来,覆盖在英挺的背上。肤色白皙,优美英俊的鼻唇,还有那双眼睛,更是美到了极点。长长的睫毛如同蝶翼,那双眸子,是罕见的紫色,里面流淌着琉璃一般的光彩,眨眼之间,都透露着扣人心弦的美感。
  目若秋波,面如桃瓣,上天是怎样把完美给予这个男人的呀!
  小男孩感觉心怦怦直跳,脸颊上不禁带上一丝绯红。
  碧落黄泉,你我可曾见过?
  “醒了?”男子见他醒来,淡淡打量了他一下。声音清冷好听,但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小男孩一惊,点点头,问道:“你……是谁?这里是哪?”他觉得自己喉咙干渴,说话都不利索了。
  “这里是北冥宫,我,正是北冥宫的宫主。”
  “北冥宫?魔教?!”小男孩震撼得跳了起来。
  男子看向他,“知道得还不少。”
  “那……是你救了我?谢谢你!”
  男子懒散地用手撑住头,回答道:“本宫没有救你,你自己顺水漂过来的,大难不死罢了。”
  小男孩嘴一抽,这人太实诚了。
  “你叫什么名字?怎么落入水里的?”
  小男孩一惊。他不想对面前这个男人说谎,但他的过去,他实在不想说,太可怕,太难受了。何况他是皇室的人,不便开口对魔教中人说这件事。
  小男孩苦涩地开口,“我叫牧影,我父母被土匪杀了,我拼命逃出来,但被他们追杀,遇到了悬崖,走投无路,便跳了下去,没想到却没有死。”
  男子点点头。他对他的身世不感兴趣,只是顺便问问而已。
  “现在你有什么打算?”
  牧影摇摇头。
  家已经被皇叔灭了,父母也全都死了,天下之大,哪里有他容身的地方?
  男子站起身,“就住在这吧,什么时候想离开就离开。”
  什么?!他愿意收留他?牧影不可思议地看向面前这个男人。
  他不是魔教的最高领袖吗?魔教不都是应该杀人如麻,冷血残酷的吗?为什么他会这样的温柔,为什么他愿意收留他?
  男子无视牧影的呆愣,径自走出去。他对这个小男孩没有多大兴趣,应该说,世上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有兴趣。
  “等等!”牧影见男子就这样漠然离去,有些不舍,开口挽留。
  男子站住,但没有回头,等待他的下语。
  牧影不好意思地开口,“你……您能收我为徒吗?我想跟随您学习!”不知为何,他鬼使神差地说出这样的一句话,他不想让眼前这个人就这样离他而去。
  “为什么?”男子回过头,面无波澜。
  “因为我想变强!”牧影说出了心里话,他想学到本领替父皇报仇,只有变强,他才有这个资格。所以欺负他的人他都要欺负回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魔教在江湖上传言怎么怎么可怕,可那又如何,只要厉害就行。
  看到牧影眼中的坚毅,男子愣了一下。随即点点头,“你拜师吧。”
  其实他是闲的无聊,想收个徒弟玩玩。
  就这么简单?牧影目瞪口呆。
  慌忙跪倒在地,他恭敬地朝男子磕了三个头,“弟子拜见师父。”
  男子扶他起来,郑重其事地回答:“从今日起,你便是我北冥宫宫主北宫御天的首徒。”
  看到那双紫色眸子里的愀然,牧影觉得为他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第三章 回忆2

  新的一天来临,天明亮深远,白云幽幽地飘在空中。
  牧影揉揉惺忪的眼睛,穿好衣服走出房门,迎面正好遇到他的师父——北宫御天。
  北宫御天仍是一袭紫衣,袖口,领口的花纹巧夺天工。银色腰带束腰,上面挂着一块乳白色的玉石,熠熠生辉。墨发一如既往地披下,覆住了腰,但却用一根紫色的发带懒散一系,和墨色交织在一起。
  他的容貌仍是如此翩翩绝世,肤色白皙,眉目如画,紫色的双瞳妖娆美颜,举手投足之间动人心魄,不忍让人移开视线。
  牧影莫名地被震撼到,师父怎么会长得这么好看?
  他慌忙跪倒在地,“拜见师父。”
  北宫御天点点头,语气清冷,“起来吧,以后这些虚礼就免了。”
  “是。”
  北宫御天望望天,转头对牧影说道:“以后不许起这么晚,今天算是特例了。以后卯时起床,进行晨练。”
  牧影怯怯地问道:“师父,练什么?”
  “围着北冥宫跑步三圈,圈数会随着你年龄的增长而增加。”
  “什么?”牧影目瞪口呆。昨天他刚刚熟悉了北冥宫的地理环境,占地百十余里,三圈下来差不多得半个时辰吧!苍天!
  北宫御天淡淡地道:“你没有听错。”
  “是!”牧影不敢和师父叫嚣,尽管他心里有一百个不愿意。
  “洗漱后来吃饭。”北宫御天吩咐道。
  “哦。”牧影点点头,跑去盥洗室洗漱。
  洗漱完就急忙奔向餐堂。北宫御天住的地方名为晴雪阁,大殿雄伟精致,红柱黑瓦,流光溢彩。房间更是多得数不胜数,但常年只有几个人住,所以大多数房间都空着。
  跑进餐堂,牧影就看到另一个男人在布置饭菜。他略比师父年长,身着一身黑衣,墨发高束,五官精致,双眉如剑,墨色眼睛如此深邃,散发着无限的凌厉与威严。
  见到牧影,男子微微一笑,“主上,这就是你刚收的徒儿?”
  “嗯。”
  “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嘛,怎的让从来不收徒的你收他为徒?”
  北宫御天藐藐他刚收的小徒弟,淡然开口,“闲的无聊,收来玩玩。”
  男子意味深长地点点头,表示明白,“原来如此。”
  北宫御天的一袭话让牧影嘴一抽。师父呀,你这理由,竟让人无言以对。
  牧影赌气地坐了下来。不高兴,不高兴!
  本以为师父收他为徒是看上了他的天赋,弄了半天竟是这样!
  牧影没好气地一指那名男子,问道:“师父,他是谁呀?”
  “我的影卫凌风。他负责北冥宫的一切事务,以后不懂的事问他。你叫他凌伯就好。”
  牧影好奇,“师父,你不才是北冥宫的宫主吗?为什么是凌伯管理宫中的事务?”
  北宫御天忪懒地回答:“懒得管。”
  凌风嘴一抽。主上,你这样会带坏孩子的。
  牧影和凌风相视一眼,同时耸耸肩表示无奈。
  北宫御天无视他们俩,拿起一双竹箸,持箸的手竟是如此修长完美,比雪玉还白上几分。
  优雅地品了一口菜后,他抬头看向牧影,“吃饭。吃完后来我书房。”
  “啊?哦。”牧影正看着北宫御天吃饭的动作呆呆地出神,被他这一唤拉回了现实。
  北宫御天倒也不在意牧影的呆愣。他一向不喜欢关心别人,用孤情寡欲来形容再合适不过了。
  。。。。。。
  来到书房,牧影才知道什么是噩梦的来临。原因很简单——在师父的书房里练习扎马步。
  扎马步是练武的基础,就像盖楼,地基不稳,无论如何也盖不成高楼的。所以,北宫御天让小徒弟在他书房里练习,看来是决定亲自监督了。
  “下蹲。两腿平行开立,保持三个脚掌的长度。脚尖平行向前,两膝外撑,胯往内收。两手环抱胸侧,头往上顶。”北宫御天一字一句地指导,把牧影扳成了完美的动作。
  牧影仔细听着,生怕忘记师父所授的武道知识。
  做完这些,北宫御天径自走到桌案前,铺开一张宣纸,道:“坚持两刻钟。”
  什么?牧影欲哭无泪。在师父眼皮底下练功,他就是想偷懒也不敢啊!
  。。。。。。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屋里很静,两人各自坐着自己的事,谁都不说话。
  一刻钟很快过去,牧影的腿开始打抖。保持这样的动作很累,何况他生在宫中,日子过得太过安逸,娇生惯养的他很快就坚持不住了。
  腿好酸,又疼又痒,好像有好多小虫子在爬。好累,不想练了……
  见师父正站在桌案前一丝不苟地练字,目光没有向他这里移,牧影心弦放松,稍微动了一下放松一下身体长时间的僵硬酸痛。
  “嗖”的一声,一支干净的毛笔打在牧影的腿上,力道不重,但足以让他吓一跳。
  “动作变形了。”没有波澜的声音响起。
  牧影目瞪口呆地看着北宫御天,师父明明没有往他这边看,是怎么知道的?
  他屏住呼吸,把动作调整好,抱怨道:“师父,你也不给我做个示范,徒儿怎么知道标准动作是什么样的呀?”
  北宫御天若无其事地道:“不做,动作太难看。”
  喂喂,师父!牧影无语地看着北宫御天,不知说什么好。他终于知道师父最大的特点了,那就是说话从不说慌,一向是什么就是什么。所以师父说话能活活把人气死。
  这时,凌风端着茶盘走了进来。
  “主上。”凌风把茶盘放在北宫御天的桌前,“请喝茶。”
  “嗯。”
  凌风回头看向牧影,准确得说,是看向牧影脚边的那支毛笔。
  凌风脸一变,心疼地说道:“主上,这毛笔可是从湖州买的极品狼毫,拿他砸人也太浪费了。”
  “再去买。”
  “遵命。”主上就是这般阔气。
  北宫御天放下手中的毛笔,端起茶杯浅品了一下茶水,道:“凌兄所言极对。帮我去找一堆石子。”
  “是,主上。”凌风玩味地对牧影一笑。
  不好的预感!
  果然……
  “嗖”,一颗不大不小的石子打在腿上,疼。
  “偷懒。”
  “师父我错了……”
  不一会儿,又是一颗石子打在牧影胸前,“含胸拔背。”
  “是……”
  “嗖。”
  “胸要平,背要收。”
  “嗖。”
  “下蹲,又偷懒。”
  一上午,不知多少石子打在牧影的身上,他终于知道师父是多么可怕的角色,教训人的手段更是让人抓狂。
  牧影泪眼汪汪地看着北宫御天,“师父……”
  北宫御天阴险一笑,“数数为师今天打了你多少块石子,够三块就多站一刻钟,就今天晚上开始,惩罚结束不了不许睡觉。”
  牧影看着满地的石子,一个头两个大,完了完了!
  善哉善哉,悲啸苍天。       第四章完第二章 回忆1
  少年在牢房缩成一团。背上的伤,很疼。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师父恨他的隐瞒,恨他的欺骗。回忆起他的过去,少年嘴角露出一丝甜蜜的笑容。
  十年前。
  巍峨雄伟的皇宫处于一片刀光剑影中,两兵交战,势如水火。
  金戈铁马,碧血横飞,断壁残垣,喊杀声,哭喊声响彻不绝,皇宫弥漫着浓浓的悲凉气氛。
  一名卫士抱着一名七八岁的男孩冲出乱兵的包围,策马离去。风呼呼地刮着,让人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后面紧跟着一群人马,他们誓死也要把这两个人杀死。因为马上的男孩,是当朝皇帝的第七子。皇帝的弟弟宁王叛乱,弑兄夺位,封宁帝。他必须把皇兄的后代斩尽杀绝,以免遗祸。
  马疯跑了许久,终于在悬崖边停下。
  天要亡我呀!卫士感叹一声。现在是插翅也难飞了。
  男孩身体瑟缩,今夜发生的一切,是他今生今世难以遗忘的梦魇,无时无刻不在摧残着他的神智。
  “不要跑了,你们逃不掉了!”
  “束手就擒吧!”
  眼见着大军逼近,卫士咬咬牙,抱着男孩一跃而起,坠下悬崖。悬崖下,正是滔滔不绝的江水,不时拍打着岸边。
  下落的速度很快,在半空中,卫士把一颗避水丹给小男孩吞下,温柔地对他说:“好好活下去!”
  落入水中的一瞬间,小男孩感觉四肢发凉,江水汹涌着进入他的喉咙,他头昏脑涨,不知不觉昏了过去。
  。。。。。。
  江的尽头,坐落着武林第一魔教——北冥宫。青山绿水环绕,雄伟的宫殿林立,天空蔚蓝深远,薄雾笼罩,鸟儿的叫声嘤嘤成韵。这里,似是人间仙境。
  “禀告宫主,在江边捡到了一个男孩,似乎还有气息。”一名侍卫单膝跪地,向一名穿着紫衣的男子禀告。
  男子忪懒地点点头,开口没有一句废话,“救。”
  “遵命!”
  。。。。。。
  等小男孩睁开眼睛,发现身处于一个不认识的地方,宽阔的大殿里没有任何装饰,干净明亮。
  这里是什么地方?
  小男孩疑惑,坐起身,却发现几案前坐着一个男人。
  小男孩的眼睛顿时放亮,这个男人,居然,居然可以长得这么美!
  他身着一身紫衣,精致高雅。墨色的头发没有束起,而是如瀑布般倾泻下来,覆盖在英挺的背上。肤色白皙,优美英俊的鼻唇,还有那双眼睛,更是美到了极点。长长的睫毛如同蝶翼,那双眸子,是罕见的紫色,里面流淌着琉璃一般的光彩,眨眼之间,都透露着扣人心弦的美感。
  目若秋波,面如桃瓣,上天是怎样把完美给予这个男人的呀!
  小男孩感觉心怦怦直跳,脸颊上不禁带上一丝绯红。
  碧落黄泉,你我可曾见过?
  “醒了?”男子见他醒来,淡淡打量了他一下。声音清冷好听,但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小男孩一惊,点点头,问道:“你……是谁?这里是哪?”他觉得自己喉咙干渴,说话都不利索了。
  “这里是北冥宫,我,正是北冥宫的宫主。”
  “北冥宫?魔教?!”小男孩震撼得跳了起来。
  男子看向他,“知道得还不少。”
  “那……是你救了我?谢谢你!”
  男子懒散地用手撑住头,回答道:“本宫没有救你,你自己顺水漂过来的,大难不死罢了。”
  小男孩嘴一抽,这人太实诚了。
  “你叫什么名字?怎么落入水里的?”
  小男孩一惊。他不想对面前这个男人说谎,但他的过去,他实在不想说,太可怕,太难受了。何况他是皇室的人,不便开口对魔教中人说这件事。
  小男孩苦涩地开口,“我叫牧影,我父母被土匪杀了,我拼命逃出来,但被他们追杀,遇到了悬崖,走投无路,便跳了下去,没想到却没有死。”
  男子点点头。他对他的身世不感兴趣,只是顺便问问而已。
  “现在你有什么打算?”
  牧影摇摇头。
  家已经被皇叔灭了,父母也全都死了,天下之大,哪里有他容身的地方?
  男子站起身,“就住在这吧,什么时候想离开就离开。”
  什么?!他愿意收留他?牧影不可思议地看向面前这个男人。
  他不是魔教的最高领袖吗?魔教不都是应该杀人如麻,冷血残酷的吗?为什么他会这样的温柔,为什么他愿意收留他?
  男子无视牧影的呆愣,径自走出去。他对这个小男孩没有多大兴趣,应该说,世上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有兴趣。
  “等等!”牧影见男子就这样漠然离去,有些不舍,开口挽留。
  男子站住,但没有回头,等待他的下语。
  牧影不好意思地开口,“你……您能收我为徒吗?我想跟随您学习!”不知为何,他鬼使神差地说出这样的一句话,他不想让眼前这个人就这样离他而去。
  “为什么?”男子回过头,面无波澜。
  “因为我想变强!”牧影说出了心里话,他想学到本领替父皇报仇,只有变强,他才有这个资格。重发下十二楼,各位可以看到嘛重发12楼



现在可以看到吗本贴的交流群~
第五章 回忆4
  北宫御天果然没有食言,晚上让凌风盯着牧影扎了一个半时辰的马步,导致他早晨起来腰酸背疼,站都站不住。
  简单地用过早餐,牧影顶着俩熊猫眼走进了书房。一想到还要扎一个上午的马步,他觉得毛骨悚然。
  无奈,看到师父已经从容地坐在桌案前,牧影认命地摆好了动作,开始一上午痛苦的练习。
  只是一会儿,牧影的腿就开始打颤。毕竟他昨晚站了那么久,腿部肌肉没有得到很好的放松,现在更是疼得厉害。
  北宫御天淡淡地看了牧影一眼,一皱眉,两指拈起一块石子,“嗖”的一声,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准确无误地打在牧影的小腿上。
  “啊!”牧影站立不稳,应声倒地。
  双膝重重磕在地上,肌肉战栗,疼得他冷汗直流。
  龇牙咧嘴地站起,牧影尴尬地道歉,“师父,对,对不起。”
  北宫御天看向他,“知道为什么站不住吗?”
  牧影摇摇头。他觉得师父的力度和昨天相比没什么变化,可是偏偏一块石子就把他打倒在地,也太不可思议了。
  北宫御天面无表情地道:“下盘不稳,当然容易倒。现在知道基本功的重要性了?用这样不扎实的基本功练习武功,别人一块石子就能置你于死地。”
  这么可怕?!牧影心里感到十分震撼。
  慌忙摆好动作,他暗暗发誓:以后绝不能再偷懒,一定要把基本功练好。
  “要是再这样懒懒散散的,惩罚加倍。”北宫御天折磨死人地又加了一句。
  听了师父严厉的话,牧影觉得有些委屈,他才练了一天,能练成这样已经很好了,师父为什么对他这么严格?
  牧影不满地开口,“师父,我腿疼……”
  北宫御天充耳未闻,径自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道:“我小时练功,如果像你这样又偷懒又找借口的话,父尊的藤条早就上身了。”
  牧影惊愕,“师父的父亲……也会打师父吗?”
  北宫御天直言不讳,“小时候,打过。”
  “为什么?”
  北宫御天翻开一页,摇摇头,不再理会牧影。
  牧影清楚地看到,师父的眼睛里流露出浓浓的哀悼,整个人都黯然了许多。
  师父似乎不愿意提及他的父亲。师父的父亲……是逝去了吗?
  那师父究竟拥有怎样的过去?
  。。。。。
  下午,噩梦的来临。
  牧影紧张地站在北宫御天面前,开始一句句地背《论语》中的句子。
  “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甚于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
  “嗯,继续。”
  牧影认命地继续背,“默而识之,学而不厌,诲人不倦,何有于我哉!
  “有子曰:其为人也孝悌,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悌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
  。。。。。。
  一条条地背过,前面背的倒是十分熟练,可是到了后面,牧影简直背混了,结结巴巴,错句连篇。
  “子曰:不愤不启,不悱不发,举……”
  接下来的牧影什么都想不起来,他有些恼悔,怎么自己会背成这样,完了完了,师父肯定饶不了他了。
  果然,北宫御天淡淡地撇了牧影一眼,无形的压威弥漫在他的周围。能感受的到,师父……很生气。
  牧影无力望天,这次的惩罚,逃不掉了。
  “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北宫御天慢慢地背出下面的一句,面无表情地道,“说吧,背错了多少?”
  牧影身体一瑟缩。他心里算了一下,不熟练的,少词加句的,不会背的,加起来有个七八条了,多少个字呢……呃……天啊!
  见师父从桌案前拿起了那把戒尺,牧影冷汗直流。
  北宫御天用戒尺轻轻敲了一下桌面,“昨天为师是怎么说的,背不过是要受罚的。自己说,应该罚几下。”
  没有波澜的声音,透露着无限的冰冷和威严,让牧影觉得身处寒冬之中,想要躲避却是不敢。
  他认命地伸出左手,端正地放在北宫御天面前,“请,请师父……责罚。”
  请罚的话牧影也说过,在皇宫里淘气,没少受到夫子和父皇的训,自然少不了受一顿罚。
  北宫御天目光微深,一句话也没说,手握戒尺微微一挥,“啪”的一声,锋利的戒尺在牧影白嫩的小手上留下一道红色的痕迹,十分触目。
  “呃……”十指连心,牧影身体疼得不停瑟缩,他从来没有受过如此疼的惩罚。在皇宫里,夫子念他年龄小,拿戒尺来不过是吓唬吓唬他,未曾如此重的打过他。而师父的惩处却不同,那是真正钻心的疼。
  没有犹豫,北宫御天的惩罚的第二下戒尺就落了下来,在空中发出飕飕的声音,比第一下还要疼上几分,红痕更甚。巨大的痛感刺得牧影眼前发黑,眼泪也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白嫩的小手变得通红,见师父又一次举起戒尺,牧影真的是怕了,他再也不想受到戒尺的惩处了。  “师父!”未等戒尺落下,牧影一把握住北宫御天的手,眼泪哗哗地往下落,“师父,疼……求求您,别,别打了……”
  北宫御天一愣。这些年来,从来没有过人主动触碰过他。那双软软的小手,就这样颤抖地握住他,感觉……还不错……
  牧影个子很矮,他站着也不过和北宫御天坐着一样高,从这个角度,北宫御天正好可以平视到牧影。
  小徒弟灵动的双眸中蓄满了泪水,鼻子红红的,身体颤抖,委屈得不行。
  北宫御天叹了一口气。这小家伙看来从来没有挨过打,怪不得会害怕成这样。
  北宫御天放下戒尺,冷言道,“自己做错了事,难道不该受罚吗?谁给你的权利让你选择逃避?”
  冷淡的语气,夹杂着几分语重心长,牧影身体抖得更厉害了。虽然他只有七岁,但这些道理夫子给他讲过,他也明白。
  慌忙跪倒在地,牧影拉住北宫御天的衣摆,哽咽着,“师父……能不能,能不能换一种方式罚我,我……我怕疼……”
  见小徒弟哭得稀里哗啦的,北宫御天也无心惩处下去了,淡淡点头,“可以,今天没背过的句子,一条默写十遍,明天为师会继续检查。”
  听到师父大赦,牧影如释重负,但他的心里却留下了阴影——师父太可怕了,以后一定要听话,听话,再听话。第五章完如果度度有吞楼大家一定要及时告诉我,不要影响了大家阅读~因为是短篇,所以有些地方写的太简略,大家不要介意啊!希望大家能多评论一下,这样在下才有动力写下去,稽首谢恩!(^_^)我很委屈诶。。我的群都没人来今天想看第六章的举下爪第六章是三段哦第六章回忆5

  因为牧影的身高很矮,北宫御天的书桌他坐着不合适。所以第二天下午,凌风就把一张适合牧影写字的几案搬进了他的房间。
  把书写用的工具一一摆好,凌风一耸肩,无奈地对牧影说:“可怜的小家伙,慢慢写吧。”
  牧影幽怨地看了一眼凌风,没有言语,默默地把宣纸铺开,握笔开写。写就写吧,在皇宫里又不是没写过,只要不挨打,什么都好。
  看这小家伙全神贯注地写着字,凌风微微一笑,走了出去。小牧还挺听话的嘛,主上真的育徒有方。
  。。。。。。
  时间慢慢流过,渐渐地,牧影已经默写了两张纸。
  这时,北宫御天无声无息地走了进来,吓了他一跳。
  师父怎么走路一点声音也没有啊!
  北宫御天拿起牧影默写的纸张一看,眉头不禁一皱。
  牧影学写字也不过一年多点,虽然在皇宫里受过严格的教育,握笔姿势标准,但因为平时贪玩,练字懒懒散散,所以写出来的字自然是墨汁淋漓,龙飞凤舞,张牙舞爪。
  “你就这样应付了事?”北宫御天冷冽地开口,让牧影胆战心惊。
  “我……”牧影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不得不说,他写字的确不好看,一个个如同鬼画符,师父生气也不奇怪。
  北宫御天望向他,“看你握笔的姿势,应该会写字,但怎么写得这么难看?浮躁!”
  他的语气加重,十分严厉。接着,北宫御天把手里的宣纸狠狠一撕,“重写。”
  “师父!”牧影惊慌失措地看着北宫御天,眼泪又不由自主地落下。
  他好不容易才写了这么两张,师父,师父竟然就这样毫不留情地撕了!
  辛辛苦苦写的东西就这样付之东流,牧影心里难受极了,也委屈极了,但他却不敢争辩。
  死死咬住嘴唇,牧影怯怯地看着北宫御天。
  见小徒弟又流泪了,北宫御天眉头紧锁,“哭什么?自己写成这样还有理了?”
  牧影摇摇头,身体却抖个不停,眼泪如同落了线的珠子,不停地向下流。
  北宫御天有点头疼的感觉。这个情景,就像他这个做师父的冤枉自己的徒弟,徒弟却敢怒不敢言一样。自己哪里冤枉他了?真是的!
  “行了,别哭了。”北宫御天无奈,语气也变得柔和下来。他微弯下腰,伸手揩去了牧影眼角的泪水,“一会儿让凌兄给你拿些糕点来吃,看把你委屈的。”
  温柔如同春风一般的声音,以及北宫御天的手拂上脸颊的微凉,让牧影顿时愣在了原地。
  不自觉地抬头仰望师父,明媚的阳光融入他紫色的眸子,发出淡淡的光芒,犹如宝石一样熠熠生辉。牧影觉得自己的心跳在加快,脸颊也微微涨红。
  师父……好美……可惜温柔的瞬间只是转瞬即逝的。北宫御天无视小徒弟的呆愣,看着手指上的泪水,皱皱眉头,拿出手帕一擦,接着往牧影怀里一扔,“脏死了,给我洗干净。”
  牧影目瞪口呆。师父怎么变脸变得这么快啊!
  北宫御天转身走出房门,未了留下一句话,“继续写,字写得不好看为师还会继续撕。我不允许你在学习上有任何懈怠!”
  喂喂!牧影嘟嘟嘴,师父真是太严厉了,什么时候才能再看到师父温柔的一面呢?
  。。。。。。
  过了一会儿,凌风端着一盘糕点走了进来,自然问起事情的来龙去脉。他和主上一起长大,从来没有见过主上会这样关心一个人。
  听了牧影的叙述,凌风会心地笑了。主上,原来你的内心也有这么柔软的一面啊!
  “主上有微度的洁癖,以后一定要注意,手帕自己洗了吧。”凌风嘱咐了牧影一句。
  “呃……”牧影无语。
  。。。。。。一天过去,夜晚,北冥宫陷入了沉寂之中,众人都睡熟过去。
  “啊!”牧影从睡梦中惊醒,他又做噩梦了。这几天,他晚上总是会做噩梦。梦里,全是那天皇宫被屠,火光冲天,残肢断臂,血流成河的景象。
  他忘不了,忘不了父皇死在屠刀下的惨象,也忘不了那时的人间炼狱。
  牧影目光坚定,现在还不是报仇的时候,等我长大了,你们欠我的,我要一点点拿回来!
  睡不着觉,牧影披衣而起,走了出去。
  夜凉如水,天空上繁星点点,把幽亮的光芒映射下来。已是夏季,大树葱荣,一阵风刮过,微微地凉,树叶随风舞动,发出“沙沙”的声音。
  隐约听到一阵琴声,勾起了牧影的好奇心。
  咦,是谁在弹琴?
  寻声前去,琴声越来越近,当他看清弹琴之人时,他吸了一口气。
  居然是师父!
  北宫御天一袭月白色的长袍在月光下格外醒目,就这样如花般的撒在草坪上。身材修长英朗,墨发披散在他的身后,有几缕搭在他的肩上,淘气飘逸。
  北宫御天坐在草坪上,面前放着一架古琴,晶莹白皙的手慢慢拂过,琴声如同山泉一般潺潺而流,又如风声一样谡谡而过,叮当作响,是那样清脆优美,让人听了如梦如幻,万籁皆空,心中一切害怕和不安全被抚平,唯独留下一片空明与幽静。
  天地苍茫,月色朦胧,落英缤纷,飘花如雨,成为了他的背景。
  夜深天凉,风声轻灵,树林幽静,长衣翩翩,北宫御天就这样孑然一身,如仙一舞地坐在那里,刹那芳华,美轮美奂,如遗世独立,羽化登仙。
  十里流光浮华现,琴笙飞上碧云天。
  牧影惊呆了。他从来没有过如此震撼过,美妙的琴声,如画的人,就这样印入了他的脑海,沁入他的心底,不可磨灭。
  一种从来未有过的感觉在牧影的心里蔓延。
  踏遍红尘,心无他念。这是天地之间最繁华的一幕,让人迷醉,沉沦不醒。
  师父……如果可以,我愿不惜一切去交换,只要能在你的身边,不离不弃,永生相伴就好。
  琴声渐稀,最后“铿”地一声消失于无形无声,天地一片寂静。
  “过来吧,为师知道是你。”北宫御天没有起身,也没有回头,径自唤道。第六章完

酒巷笙歌备份

🌙 PO18°《言言》by汪星花人花 完结 高H 后期1V

2020-4-3 10:48:50

酒巷笙歌备份

【酒巷笙歌】【纪实】却道天凉好个秋

2020-4-3 10:49:0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