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会员获取权限教程:传送门
【如果网站打不开,去这里找】spank导航:www.spdh.top
常见问题:
视频加载不出来使用火狐浏览器:传送门
捐赠会员成功,12小时内会获得vip权限
更多网站使用教程请点击 帮助中心: 传送门

【酒巷笙歌】【原创】浅殇

纪浅殇:洛浅小朋友,一个学生就出来实践,不怕被骗? 洛浅:怕就不出来了,还没人骗得了小爷我。 …… 纪浅殇:你出去就别给我回来! 洛浅:(双眼通红)不回来就不回来,我还不稀罕你! …… 纪浅殇:小浅,我们还是分开吧…… 洛浅:为什么?是我哪里做错了…… …… 洛浅:我没想到,我们再见会是这样。 纪洛殇:我也是…… …… 洛浅:我们回不了头了……
雪城羡凌 10:38

【酒巷笙歌】【原创】浅殇纪浅殇:洛浅小朋友,一个学生就出来实践,不怕被骗?
洛浅:怕就不出来了,还没人骗得了小爷我。
……
纪浅殇:你出去就别给我回来!
洛浅:(双眼通红)不回来就不回来,我还不稀罕你!
……
纪浅殇:小浅,我们还是分开吧……
洛浅:为什么?是我哪里做错了……
……
洛浅:我没想到,我们再见会是这样。
纪洛殇:我也是……
……
洛浅:我们回不了头了……一只小兔崽遇到狡猾的狐狸的故事,被吃光抹净。第一次发文,文笔不好,请别见怪第一章:初见纯良小白兔
暖暖的光洒在一染无瑕的床上,床上的人无趣地刷着手机上的内容。“嗯,这个老头子果然又找我了。”轻蔑地一笑,手指一点,号码就拨了出去,“喂,老头子。”对方的声音铺天盖地地传来,略带沧桑,“臭小子,终于肯接我的电话了。”话语中隐隐透露着无可奈何。无所谓地回道,“呵……您老不就是想让我回去继承家业吗?”“既然知道了,还不回来。”男孩的脸上突然爬上一丝难以捉摸的笑容,“我想我早就和你说过了,我不会回去的,也请你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说罢,男人的手机上响起了一阵忙音。微弱的叹息声响起,“洛浅,我到底该怎么对你。”
男孩挂了电话,伸了伸懒腰,这才开始注意手机上的时间。“哦,原来九点了,看来又得迟到了。”慢悠悠地从床上爬下,走到厨房,随手拿了包面包,便踏上自己的车,呼啸到学校去。
珉煜高中外,一辆跑车渐渐停在路边,引起了路人一阵惊叹。只见洛浅缓缓走下车,直直地向学校深处走去。
高三(12)班门口,洛浅随意地喊了一声,“报告,我迟到了。”里面的老师也没有理他,洛浅轻笑了一声,“切。”也不管上面老师的神色,不管不顾地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随即鼓捣起手机。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课。
穆致辉走到洛浅旁边,“哎,洛浅,你怎么又迟到了。”
洛浅浅笑着,“喂,本少爷的事还需要禀报给你。”又转了转话锋,“对了,让你办的事办好了吗?”
穆致辉一脸嫌弃,“知道了,您吩咐的事,我怎么敢不做。”
“花言巧语。”
“喏,你看啊,就是这个人。听说他的名气很高,手法也很好,只不过他对同个人只会实践一次,不收长期。”穆致辉突然有点儿奇怪,“我说你那么喜欢使唤人,怎么不做主,反而想当贝啊?”
一把挥开他靠近的脑袋,“这是小爷我的事,不劳您费心。”洛浅点开手机,看着群里的名字——浅殇未过。在脑里思索了一会儿,用自己的小号纯纯(蠢蠢)的小兔加了他。
纯纯的小兔:在吗?
过了一会儿,洛浅有些茫然地看着眼前没有任何回复的页面。“穆致辉,没回应啊?”刚刚逃走的人又跑回来,“真的是,人家又不认识你,还指望人给你秒回。而且,你还用小号加他,这么没诚意,诅咒他不会答应你。”谁想话音刚落,手机便——噔,响了一声,洛浅将目光转回手机。
浅殇未过:嗯……
穆致辉一脸不敢相信,“我说,你的手机是不是和我有仇。”洛浅给了他一记白眼,“这是你人品差。”
纯纯的小兔:约实践吗?
浅殇未过:……嗯
纯纯的小兔:哪时候有时间?
浅殇未过:明早8:00烨锡酒店315,洗完后裸身跪着等我
纯纯的小兔:嗯,大神明天见。
穆致辉看着内容,“这就约到了,服你。”洛浅推开他,“滚你位置上去,小爷我要睡了。”“行,睡死你最好。”余晖照映在草坪上,洛浅走在学校小道上,有一股落日照大旗的王者气势。洛浅看了看手中还没退出的页面,什么名气高,遇到我,你还是得乖乖就范。
到了家之后,洛浅应付了下晚饭,便爬上床,一闭眼,就将自己打入了梦境。
浅殇未过那边,纪浅殇看了看手机的上的回复,对旁边的人说,“烨锡酒店315。”
那人欠身,“好的,少爷。”
第二天早上,当阳光才悄悄映出,洛浅便睁开了眼睛,转头看了看时间,六点出头,“呃,会不会太早了?”在床上挣扎了一会儿,洛浅还是将自己拉了起来,就下去找了片面包吃,期待地出了门。
到了路上,洛浅突然意识到:烨锡酒店在哪儿?不认路的洛浅,只好打了车,坐到了烨锡酒店。
洛浅看了看前面高大的酒店,想到等会儿要面对的,内心又期待又有点儿害怕。硬着头皮走了进去。找到了房间后,磨蹭地进入了浴室。
出来后,浑身不着一件衣物,只披上一件浴袍,将房间里的帘子都拉上,缓缓地跪在地上。
不知道跪了多长的时间,洛浅身上身下没有一处舒服,“**,小爷我腿都麻了,这人不会忽悠我吧。我肚子都饿了,早知如此,就该好好吃早饭。”洛浅用耳朵仔细听了听门外的声音,好像还没人。男孩偷偷跑到浴室,一骨碌功夫就把衣服套上,想溜出去先填饱肚子。一边走向门口,一边心里祈求道:大神啊大神,等我吃完饭再来啊。
正欲打开门,门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天真的洛浅轻轻掩开门,一抬头,便看见一个男人站在外面,俊美的脸庞上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感情。
洛浅怔怔地站在里面,不知所措地看着他。男人皱了皱眉,男孩一看到他的表情,不知为何,心里产生淡淡的恐惧,断断续续地说,“那,那个。我,我这个……我……”
男人懒得听男孩的解释,直接不客气的拎起洛浅一把扔到了床上。惊地洛浅叫了一声,“哎呦……”立马爬起来气愤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你干什么!”
男人清清冷冷的目光射在男孩身上,不发一言。男孩有些害怕,“那个……”还没说出口,男人轻轻起唇,冰冷的声音传来“衣服脱了,趴床上。”接下来就等有人来再更喽。顶文楼楼继续更文去了。第二章:兔子被打蠢了
洛浅看着眼前的人,心里有点儿小委屈,坐在床上毫无动作。纪浅殇看着小孩委屈的样子,不免有些好笑。一把拽起他,转身便按在了腿上。

洛浅心想不妙,一边大声嚷嚷,一遍扭着身子想要挣脱。纪浅殇眼疾手快地拉下了小孩的裤子,白皙的腿暴露在空气之中。洛浅下半身一凉,脸不自觉地红起来,像煮熟的螃蟹,羞愧地将头埋进了臂弯里。

纪浅殇玩味的声音响起,“怎么,不动了。”

洛浅闷闷的声音里略带不服,“你要打就打,拿来这么多废话。”

纪浅殇看了看被束缚在身下的小人,清冷的说“急着挨打,我会成全你的。但首先,我得说说我的规矩。”

洛浅忘记了自己的命运还掌握在别人的手里,从嘴里蹦出一句,“你怎么那么多事啊,一个大男人还那么婆婆妈妈。”

男人听了,轻轻皱了皱眉,随后又浮起一个不明的笑容,他慢慢将手覆上了洛浅圆翘的屁股上,男孩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捏起一块肉,生生转了三百六十度。

“啊!别,别,别,放手,疼,疼……”

纪浅殇放开手,看着白皙的屁股上起的淡淡的小紫点。

一贯清冷的音线,“第一我不喜欢别人打断我的话,这次只是个警告。”

洛浅小鸡般地点头,“知道了,知道了。”

“第二,打你时,我不希望听到任何声音。”

“知道了。”

“第三,不准挡……”

小孩听着男人的语气像是说完了,狗腿地说“放心,放心,大神,不会躲的。”心里却说道:不躲才怪呢,谁愿意乖乖给你打。

“先介绍一下,纪浅殇……”

洛浅心里重复了一下这个名字,纪浅殇,名字这么好听,性格完全不符嘛。“大神,大神,我是洛浅,岷煜高中,高三(12)班学生,成绩差,但我人缘很好……”

纪浅殇就听洛浅吧唧吧唧了一大堆,突然不知怎么,脑子发热,说了一句,“洛浅小朋友,一个学生就出来实践,不怕被骗?”

洛浅骄傲的说“怕就不出来了,还没人骗得了小爷我。”先更一点,楼楼要先去写一下科学作业,写完来更。男人静静地听了会儿,正在洛浅讲到兴奋时,纪浅殇突然拿起包里的檀木尺子毫不留力的砸了了下去,顿时出现了一条红色的痕迹。“啊!”洛浅一下子叫了出来,把守护在屁股上怎么也不想拿开。眼眶染上红红的印记,几滴泪水在眼里忽溜溜地转。
/
纪浅殇用尺子指了指手,示意他放开。洛浅使劲地摇着头,囔囔道,“不要,不要。”男人不多说一句话,一只手便抓住洛浅的手腕,强硬地按在背上。另一只手也不闲着,每一下都有十二分力砸下。
/
啪!“不要,疼,好疼啊……”
/
啪!“求求你,放开我,放开,好不好。”
/
……
/
约摸着打了四十多下,洛浅已经喊哑了,泪水糊了他一脸,只能呆呆地趴在男人的腿上,乖乖挨打。
/
再打了十几,洛浅突然觉得肚子上有股撕裂的疼痛扰着他,但碍于趴在男人腿上,只能尽力把自己缩起来。用沙哑的声音呢喃,“疼……”干涸的泪水也夺眶而出。纪浅殇觉得身下的人有些不对劲,把他翻过身子。只见洛浅一只手连忙捂着胃,眉头紧锁,虚弱的声音飘出,“疼……”
/
纪浅殇连忙抱起他,急冲冲地跑下楼去,就塞进了车里,一边飙回家,一边打通了林然的电话。“林然,快点过来。”
/
对面的人似乎刚刚睡醒,“又有什么事?”
/
“少那么多废话!快点!”电话立马就挂了。
/
林然正懵逼地看着手机,“*,夜浅殇,你当我是你家私人医生呢!”虽然嘴上说着不愿意,但身体总是诚实的。拿了医药箱就跑到外面,开着车就往夜浅殇的家驶去。
/
纪浅殇好不容易开到家,把洛浅从车里抱出来,急急忙忙地跑上楼。一脚把自家卧室踹开,轻柔地把他放在了床上。
/
“纪叔,帮我拿些消肿的药。”纪浅殇对外面大声叫道。
/
待纪叔将药拿来之后,纪浅殇轻轻把洛浅的裤子剪开,生怕弄疼了他。没有衣物的遮挡,触目惊心的伤映入眼帘,纪浅殇不知为何,心猛的停了一下。看着洛浅苍白的脸,从未有过的感觉蒙上心头。今天就暂且到这儿了。班里好多人都做完作业了,自己没做完,有些不好意思。明天回来更,等我。有人看文吗?为什么评论少的可怜……目光转回洛浅臀腿上的伤,看了看箱里的药,还是把止痛药拿了出来,和在水里溶解,给迷迷糊糊的人喝了下去。
/
“喂,我说,不要把我当你家的私人医生吗。我很贵的。”一边说着,林然推开门进来。突然看到躺在床上的人,也愣了一下,“啧啧啧,怎么把人打那么狠,怎么,打晕了,带回家来养着。”
/
纪浅殇心情不是很好,语气有些生硬,“少说废话,帮他看看伤。”顿了一下,“嗯……还有胃。”
/
林然认命地上前帮小孩检查,过了一会儿,“呀嘻,我说这年头的小孩怎么那么会作,胃不好还到处乱跑。”
/
“他怎么会无缘无故胃痛。”
/
“现在的小孩还真不省心,有胃病还不好好吃饭吧。”整理了下手中的物品,“行吧,我先给他打个点滴。至于这臀上的伤,也没破皮,你帮他上上消肿的药就行。”一边工作,一边又打趣道,“不过你是怎么想的,把小孩直接带回家,真想养他。”
/
男人拿着手里的消炎药,在手中搓了很久,直到捂热了,才给小孩一下一下揉着伤。
/
林然看着男人只顾床上小小的一团,对他温柔的动作有些大跌眼镜,“这小孩也挺可爱的,你养着也可消消你的性子。”把拿出来的东西装回箱,“我也有事,就不多陪你了。等这点滴打完了,给他吃点清淡的东西。我还要去接云晓呢,懒得和你这大老爷们同处一室。”
/
送走了林然后,纪浅殇吩咐人去做了粥。然后又回来照顾小孩。
/
过了一会儿,小孩费力地睁开眼睛,看着眼中不认识的世界,傻傻地说“这是哪儿,我怎么会在这儿?”纪浅殇看着小孩可爱的样子不禁失笑。小孩这才注意到旁边的人,战战兢兢地说“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
男人一边看着小孩惊恐的反应,一边端起一旁的粥给洛浅,吐出两个字,“喝了。”
/
小孩奇怪地看了男人一眼,舀起一勺粥正要喝,就被粥淡淡的香气熏得想吐。一下子就把手中的粥移开。
/
男人看着小孩难受的样子,心里也有些不舒服,狠了狠心,严肃道,“如果不喝,我不介意再打你一顿。”
/
洛浅听了,抱怨道“你犯规,明明说你不实践两次的。”
/
男人淡淡地说,“今天还没过呢。”我来顶文了,今天有点儿不想更文了。第三章:奸计不得反被耍
洛浅看着眼前的男人,想要反驳,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对付这个阴晴不定的男人。大大的眼睛盯着一旁的粥,突然脑子里蹦出一个好玩的想法,一只手指着还在冒热气的粥,一边装着天真的样子眨眨眼睛说“我要你喂我吃。”
/
男人看着男孩纯粹的眼睛,感觉这双眼睛里似乎有大海星辰,让他想把这个男孩牢牢锁在自己身边。他想逗逗眼前这个孩子,轻启薄唇,一阵音线传来,顿时就让洛浅后悔说出刚才的话,“来人!”
/
洛浅看着男人突然爆发的气场,心里有点儿慌慌的。
/
突然之间,几个高大的男人进来。纪浅殇指着床上瘦瘦小小的人,“把他给我按牢。”
/
只见几个男人逼近自己,洛浅连忙挣扎着往后退。可是小小的人怎么比的过几个大男人的手劲,一下子就被按倒在床上,除了头还能左摇右晃,其他部位什么力也使不上。
/
洛浅大叫,“你人多欺负人少,不公平!不公平!”
/
纪浅殇看着床上愤恨的男孩,缓缓说道,“在我这里,从来都没有公平,除非你能争取到。”说完,拿起桌上的粥,掐着小孩的下巴,直接给他灌了下去。
/
小孩被呛到,一直在床上咳嗽个不停。
/
男人挥挥手,示意其他人下去。小孩一边咳嗽,一边也不忘骂纪浅殇,“你,**,欺负小孩,我要诅咒你祖宗八代都……”
/
小孩刚说到一半,便感觉到一股冰冷的目光射在自己身上,一抬头,果真对上了纪浅殇瘆人的眼神。
/
吞了口口水,嘴微张着,却似鱼刺卡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
男人挑眉,“诅咒什么?”
/
洛浅突然有点怂,用微乎其微的声音说,“没,没什么。”心里暗骂自己:洛浅啊洛浅,你什么时候变得难么怂了。难道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
小孩突然想到他还得回家,连忙抬头,讨好的说,“那个,我粥也喝了,我可不可以离开了啊。”洛浅傻笑着。
/
男人突然勾起一抹捉摸不透的笑容,“怎么,想回去?”
/
小孩连忙点头如蒜倒。
/
“那可不行。”
/
小孩睁大了眼睛看着男人,心想骂道:到了今天,我终于看到皮笑肉不笑的真传了。
/
洛浅为了离开,也管不了自己的面子,用糯糯的声音说,“哥哥,你就放我离开嘛。”上手扯了扯男人的衣服,“好不好。”来更文喽明天要上网课,可能会更少点儿。来发个晚安文“浅殇哥哥,教教我呗。看着我那么机灵可爱的份儿上。”
/
“洛浅,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那么不要脸。”
/
“以前不是不熟吗?”
/
纪浅殇反身压在洛浅上面,“那现在,就再更熟一点呗。”
/
“你想干什么?”一脸惊恐,“唔……”
/
男人的舌撬开男孩的唇,一点儿一点儿攻占城池。男孩被吻的七荤八素,脸颊泛起了一阵阵潮红。
/
直到洛浅迷糊地闯不过气来,纪浅殇才放过他。看着小孩红肿的唇,满意地舔了舔男孩在唇上残留下的气息。
/
一旁的洛浅则委屈巴巴地看着他。最后顶个贴。希望评论能多点,看着楼楼睡前更文的份儿上。纪浅殇低头看着拉住自己衣服的小手,俯下身子,直视着洛浅,“我倒也想放你回去,可是某个小孩不乖乖吃早饭,结果胃疼,害得我错过了一场协议,亏了几百万呐,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他。”
/
洛浅仍有些懵懵的,傻傻地开口“欠钱当然应该还债喽,如果还不上,那就做牛做马还喽。你问我这个干什么?”
/
男人不管男孩的疑问,直起身,满意地说,“既然你自己都说应该还债,我怎么能不成全你。”男孩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地看着他:敢情我自己给自己下了个套,我什么时候这么笨了啊!
/
“怎么,自己说的,现在要耍赖。”
/
对纪浅殇完全没有破绽的话,小孩被气得找不着北,竟直接喊了出来,“那我害你亏钱,我任你处置行了吧。”
/
“好,这可是你说的,以后可不要反悔。”男人对着男孩星辰如海的眼睛。
/
“你放心好了,或许我什么都不好,但至少我说一不二,我欠你的,自然会还。”小孩一脸傲娇。
/
男人用手指勾了勾男孩小脸的轮廓,小孩吓得浑身发抖。“这张脸也挺好看,至少也不枉我亏钱。”
/
洛浅不甘心被男人牵着鼻子走,直击门面,“所以你要我做什么?”
/
男人不急不缓地开口,“我想,处长期。”男人的音线平稳,仿佛在说无关紧要的小事。男孩张大了嘴,笑着拍床,好不容易消停了一下,艰难地开口“你,你要和我处长期。”后面的话另男人也有点儿意外,“这种事,你早说嘛,哥哥又不是不会答应你。”又突然想到了什么,“纪浅殇,你为什么要和我处长期啊?该不会喜欢上我了吧?”
/
纪浅殇浅笑着,反问道“洛浅,你有脸吗?”
/
立马回道“当然有啊。”
/
“我看你是没脸没皮。”洛浅狗腿的笑着,抱上男人的手,“反正我们也处长期了,自然要没脸没皮点儿,不然让我这个贝怎么活。”
/
男人不着痕迹地抽出手,一贯清冷,“我现在还不想与你产生关系,你乖乖听话就行了。”小孩装作委屈地撇撇嘴,“哦。”
/
男人启唇“以后,你就不用回去了,住在这就行了。”
/
小孩立刻叫了一声,“不行,我家里还有重要的东西呢。而且我爸妈会担心的,你说我总不能让老人担心吧。”男人直接揭穿了他,“我很清楚,你一个人住。”
/
洛浅背着男人翻了个白眼,小声嘟囔,“把我查的倒清楚。”
/
男人看着小孩可爱的样子,对他有点儿疑惑,问道“你为什么答应我处长期。”
/
“没什么,看你长得好看,重要是顺眼。如果我不顺眼,把刀架我脖子上我也不答应。”满脸真诚。
/
“你这算夸我吗?”男人看着小孩,有点儿笑意。
/
洛浅吐了吐舌头,“你认为是就是喽。”但说出话的同时,洛浅心里也有些波涛汹涌:我怎么说出这种话了,难不成我对他真有好感。可是以前的主好像真没对我那么好过呢,我有那么容易满足吗?
/
突然,他有些怔愣地看着男人。
/
男人感觉到一股热烈的视线,一转头,边看到洛浅正木木地看着自己。于是走过他身边时,拿出手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他的脑袋。
/
“哎喂,你……”男人直直地走出房间,小孩一瘸一拐爬下床,慢慢跟在男人后面,嘴上一直骂着街。抽着时间来更了一段。一直追出了房间外,洛浅却找不到到纪浅殇的人影。
/
他慢慢移到栏杆上,趴着往下看。纪浅殇正慵懒的坐在沙发上,一只手抽着烟,另一只手拿着一张不知道是什么鬼的东西。
/
洛浅本想靠着自己顽强的毅力走下去。
/
走到一半,臀部上的伤便突突地痛,心里暗骂:****你/大/爷的,我是发了什么疯,还觉得你对我好。
/
洛浅实在忍受不了伤对他的折磨,一下子翻爬上楼梯扶手,一瞬间的功夫就稳稳地落在了地上。暗爽道“yes,完美落地。”
/
纪浅殇阴沉着脸看着男孩的动作,冰冷地开口,“你若这么有精力,不如把整个家打扫一遍。”
/
小孩受了惊吓,强忍着身后的疼痛跑到男人身边,委屈地说,“我的伤还痛着呢。下次不会了。”嘟着小嘴,好不可怜。
/
男人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
洛浅就这么干笑着,想缓解尴尬。
/
咽了一口唾沫,“那个,纪浅殇,你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说完,洛浅急着要要临阵脱逃,纪浅殇却开口,“这张纸拿去看看。”
/
小孩迷茫地接过纸在纸上扫了一下,被吓得一个激灵,纸飘到地上。
/
小孩站在那儿一动不动,明显受了很大的惊吓。纪浅殇勾着唇,就像普通人询问一件平平常常的事一样,一字一句地说“怎么样?我的规矩看明白了?”
/
小孩勉强露出一个笑容,“纪浅殇……这,这个,能不能不实行啊。”眼睛里弥漫着无辜的神情。
/
男人听到他的称呼,不满地皱了皱眉,“我想,这里面应该很清楚。在家,你应该叫我什么?”用手掐灭了烟,“或者说,你是想赔偿那几百万?”
/
洛浅被堵得说不出话来,从嘴里飘出微弱的不能再微弱的声音,“主,主人……”
/
纪浅殇转过去看着洛浅不愿意却又不得不听话的样子,不知为何,内心总有股特殊的感觉,好像觉得他这个样子,很可爱?
/
在纪浅殇胡思乱想中,洛浅弱弱地说“主人,那我还能去上学吗?”
/
纪浅殇将视线转向男孩的眼睛,既期待,又害怕,而且还藏匿了许多他看不懂的情绪,让他想全身心地了解这个男孩的过往。
/
似是不忍心拂了他的期待,淡淡的话传出,“可以。”
/
男孩听了,眼睛里的光闪烁得更厉害,男人又突然加了一句,“真想去的话,就把这张纸给我背熟了。”
/
男孩嗯嗯嗯地点头,浑身上下都是藏不住的喜悦。今天的文结束了,如果晚上有心情的话,会来更的。征求一下意见,你们是想看正文还是番外。呃……得看我的更文速度了。

酒巷笙歌备份

【酒巷笙歌】【改编+转发】皇兄,别乱来

2020-4-3 10:47:34

酒巷笙歌备份

【酒巷笙歌】【原创】致命 【m/m】流氓霸道腹黑攻&美人傲娇

2020-4-3 10:47:4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