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会员获取权限教程:传送门
【如果网站打不开,去这里找】spank导航:www.spdh.top
常见问题:
视频加载不出来使用火狐浏览器:传送门
捐赠会员成功,12小时内会获得vip权限
更多网站使用教程请点击 帮助中心: 传送门

【酒巷笙歌】【原创】一虐到底(m m ,虐)

贴吧,我真的是对你失望透顶。。。你删我开,咱们就这样耗下去
绝代霸主 10:37

【酒巷笙歌】【原创】一虐到底(m m ,虐)贴吧,我真的是对你失望透顶。。。你删我开,咱们就这样耗下去
我对贴吧的失望不止一点点,不是为了我的粉丝,我绝对不会开贴,前排说明,你看我文可以,我也可以给你白瞟!但是别试图用你的无知挑战我的底线,不喜欢的可以不来看,就这样。全文结束后全本发给自己购买的粉丝,这点无论什么时候,我说话算话!更第四十九章
韩勇和聂溪晨在刑罚室,石猛看着二人,忍不住想笑。
“我说你们两个真厉害,得,韩勇,五十下,我看你怎么下的去手打溪晨。”石猛幸灾乐祸的把藤条交给了韩勇。
韩勇接过藤条“你能别幸灾乐祸吗?”
石猛坐到一旁,打开了录像,“我戴上耳机,我什么都听不到啊,你们两个请便。”
说完石猛转过身去,不再看他们二人。
聂溪晨那个不好意思,脸都羞红了。
“韩勇,你小子欠我的情,我看你怎么还。”聂溪晨说完脱掉了裤子趴在了刑凳上。
韩勇将藤条抵在聂溪晨身后“用我一生的友谊来还。”
话音落,藤条起,嗖啪一声落在聂溪晨身上。
聂溪晨握了一下刑凳腿,缓解了一下身后的疼痛。
嗖啪,嗖啪,一下一下接着打下来,没几下就布满了整个臀部,一条一条血印清晰印在身后。
聂溪晨扭过头来“你轻点啊。”
韩勇指了指摄像头“兄弟,我也没办法啊。”
聂溪晨咬咬牙“打,打。”
韩勇只好继续打下去,聂溪晨咬着牙,控制自己不发出声音“韩勇,疼。”石猛悠悠传来一句“这才哪到哪?”
聂溪晨抬起头“你不是听不到吗?”
韩勇没理会石猛,藤条接连落下,有些地方已经破皮出血。
“兄弟,轻点,轻点,受不住啊。”
石猛转过身来,看着聂溪晨身后“小新那天比你这严重多了,他都一声未哼,你这就受不住了。”
聂溪晨直接从刑凳上下来,咬着牙提上裤子走到石猛面前,摘下石猛的耳机“小新为什么要在你这挨打?”
石猛愣道“你不知道这事?你天天跟小新住一块你不知道?”
聂溪晨大怒“我知道什么我知道,你为什么打他,他是我的人,你凭什么打他?”
“小新说是睿哥的命令,因为撒谎。”石猛无辜的说道。
“多少下?用什么打的?打到什么程度?”
“一百,紫檀板子,黑紫破皮出血,没有上药。”石猛实话实说。
聂溪晨只觉得一阵晕眩,小新,你,究竟为什么?
这时,聂溪晨的电话响了,聂溪晨一看,正是沈睿。
“睿哥……”
“溪晨,有个事我觉得还是和你说一下比较好,小新在M国前几天出了一点事,电话一直联系不到,医院那边也找不到他……”
聂溪晨越听心越紧。
“睿哥,我想问你一件事。”
“说。”
“那天为什么要打小新?为什么?”
“撒谎。”
聂溪晨皱了下眉头,他知道沈睿最恨别人撒谎。
“他说了什么谎。”
“溪晨,你知道小新那几日每次都是吃了东西便都吐出来吗?你伤的他太重,我本想让他用身体上的痛代替心里的痛,却错到根本没有想到小新的心伤有多重。他那天受完刑去喝了酒,回来后直接晕倒了……”
沈睿还在继续说着,聂溪晨握着手机的手晃动的越来越厉害,眼泪掉了出来。
挂了电话,聂溪晨穿上外套便走。
石猛愣到“五十下打完了?”
韩勇叹了口气“他现在,比你打他五百下还要痛。随他去吧,现在只希望小新没有事吧。”
聂溪晨直接启动了车子,身上的伤似乎已经不痛了,因为担心恐惧的心情占据了一切。
李亚新,你在哪?我错了,你等我,等我,听话,我带你回家,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
我今天居然看一个主播看了两个小时,也是破了记录了,关键还是个女的第五十章
聂溪晨回到别墅,一瘸一拐的上了二楼,收拾行李,提着行李箱就下来了。
杨天峰从舞蹈室出来,正巧看见“晨哥,你出差啊。”
聂溪晨抓着杨天峰的肩膀“小天,你长大了,你说的对,这段感情,我商量都没商量就判了死刑,我去找小新了。”
杨天峰还在蒙圈中的时候,聂溪晨已经上了车,杨天峰连忙跑出去,大声喊道“聂溪晨,你一定要把李亚新给我带回来。”
“好的,回去吧。”
聂溪晨直接开车到机场,来到机场,聂溪晨给李亚新打了电话,电话还是处在关机中。
“小新,你在哪?你接电话啊!”聂溪晨越来越心急,他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这个念头让他浑身都不自觉地的开始颤抖。
杨天峰正准备上楼,看见韩勇回来了。
“聂溪晨呢,走了?”韩勇看着杨天峰问道。
“嗯,找小新去呢。”
“你准备的怎么样了复赛?”韩勇拍了拍杨天峰的头。
“没问题。”杨天峰自信的说道。
“行,去忙吧,我回房间了。”
韩勇回到自己房间,见韩闯还在睡着,轻轻掀开韩闯的羽绒被,有些地方开始结痂了,这两天疼的自己弟弟总是睡不着,他也没有好受到哪里去。
沈睿开完会,刚出走会议室,岳雷鹏叫住沈睿”沈总,刚刚前台打电话说,大厅有两位自称是韩闯父母的人在等您。
沈睿疑惑的看向岳雷鹏,韩闯的父母?韩闯父母不是都已经死了?
“把他们叫到我办公室。”
“是。”
不一会,一男一女便被领到了沈睿的总裁办公室。“沈总,你好,我叫张泉,这位是我的妻子李湘甜。这次贸然前来,是想求您放回我的儿子韩闯。”张泉坐下后对沈睿说道。
沈睿打量着他,四十多岁左右,西装革履,谈吐大方,再看他妻子的打扮和相貌,应该也是位成功人事吧。
沈睿但笑不语。
张泉继续道“沈总,对于您的成功我们也是很佩服,您年纪轻轻便将沈氏集团的生意做到全球,是我们钦佩的对象,而且我们打探到了您一手创办了黑鹰,为政府除恶扬善,我们的儿子小闯也是您手下的一员大将,但恕我们直言,我们并不想让小闯生活在刀光剑影里,违约金多少我们都会尽量给,哪怕倾尽我们的所有,我们也只希望小闯能够平平安安的。”
看到沈睿的眉头越皱越紧,李湘甜从包里掏出两张纸,递给沈睿。
“这个托付是我们那时候和韩勇的父亲签订的,因为我和他爸爸是私定终身,我们那个地方民风保守,为了我们的名声便只能把孩子送给了张泉的好兄弟,也就是韩勇的父亲韩玉冉,为了让别人相信韩闯是韩玉冉亲生,我们甚至还拜托了他的妻子假装怀孕,瞒过了我们村庄的人。我们下海经商多年,一直未回过国,和家里人也都没有联系过,可前段时间我们回国,才知道韩勇的父母已经……”
顿了顿,李湘甜又继续道“沈总,这次我们回国,主要是想带韩闯跟我们回Y国,还希望您高抬贵手,放了我们孩子。”
沈睿听后,只淡淡道“入黑鹰者,非死不得出。”
张泉和李湘甜一听,顿时慌了“沈总,您就看在我们两个都那么大年级了,我们只有韩闯这一个孩子,您就可怜可怜我们,让我们以后的时间里,能给韩闯一些家庭的温暖好不好?”
“能打听的到我黑鹰,想必二位也了解我,我姑且不去调查你们是不是韩闯的亲生父母,就单单调查出韩闯是我黑鹰的人,我就可以让你们有来无回。”沈睿的声音冷了下来,说出的话也硬了两分。
“沈总,我们真的没有恶意,您也不想韩闯就这样一辈子蒙在鼓里是不是?”
沈睿思绪良久,终于站起来“好,我让你们见,至于小闯要不要跟你们走,由他自己决定。”
“谢谢,谢谢沈总。”张泉和李湘甜激动的连声音都颤抖了。第五十一章
韩闯正在看电视,接到沈睿电话,“小闯。”
“睿哥。”
沈睿顿了顿“小闯,一个小时后,你在家里的客厅等我。”
“是,睿哥。”
韩勇给韩闯端了水果上来,听到韩闯说的,问道“睿哥找你?”
韩闯点点头,“嗯,睿哥说让我一小时后在客厅等他。”
“让你去客厅干嘛?伤口才刚刚结痂。”韩勇疑惑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等会就知道了。”韩闯笑着说道。
韩勇摸摸韩闯的头“那哥背你下去。”
“好。”韩闯拉着韩闯的手笑嘻嘻的捏着玩。
沈睿带着张泉和李湘甜夫妇回了别墅,客厅里,韩勇和韩闯正坐在沙发上等他,见沈睿进来,连忙站起来“睿哥。”
沈睿点点头,可韩勇和韩闯却看出沈睿的心情似乎不太好。
韩勇看见沈睿身后的人,问道“睿哥,这两位是?”
沈睿让开一步,并未说话。
李湘甜目光盯着韩闯,看的韩闯有些莫名其妙。
“小闯,我们终于找到你了,你知道我和你妈找了你多久吗?”张泉激动的掉下了眼泪。
李湘甜上前两步紧紧抓住韩闯的胳膊“小闯,小闯,妈终于看见你了。小闯……”
韩闯愣了,不安的眼神望向韩勇,韩勇更是百思不得其解。沈睿说道“都坐下说吧。”
韩闯坐下时,似乎忘记了身上的伤,坐下时,“啊”的一口痛呼出声,韩勇赶紧抱着他“小心点,慢慢坐。”
这一痛呼,张泉和李湘甜更坚定了要带韩闯离开黑鹰的决定。
沈睿趁着张泉和李湘甜和韩闯说话的功夫,给A对赵文杰打了电话“文杰,立刻来家里一趟。”
“是,睿哥。”赵文杰接到命令迅速行动。
张泉和李湘甜接下来的话让韩勇方寸打乱,他宠了多年的弟弟,竟然不是韩家人?
韩闯看着韩勇的表情,脑子里的第一个念头不是他可能重新有了家庭,而是韩勇有可能不要他了。
赵文杰来到别墅,沈睿道“韩闯,立刻和这位先生做DNA比对。文杰,让医院两个小时之内给我结果。”
“是,睿哥。”赵文杰取了韩闯和张泉的样本便匆匆走了。
等待的结果是折磨人的,尤其对于韩勇和韩闯,二人心中五味杂陈。
一个半小时后,赵文杰便赶了回来。
沈睿接过结果,果然……
将结果递给韩闯,确认亲生四个大字犹如晴天霹雳,手中的报告单直接掉落在地。
“小闯,我们这次来,就是来接你跟我回Y国的。”张泉声音颤抖着说道。
韩勇胸口似火在烧,难受的他一刻也待不下去。
“你们一家三口聊,我回房间。”
韩闯拉住韩勇“哥,不……”
韩勇甩开韩闯,第一次落荒而逃。
杨天峰从舞蹈室出来,擦着头上的汗珠,看着韩勇几乎逃跑似的速度笑呵呵的问道“韩勇这是让兔子撵了吗?”
侧过头,这才发现有客人,忙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呃,不好意思啊。”
杨天峰来到沈睿身边坐下,扯了扯沈睿的衣袖小声问“这谁啊?”
沈睿轻轻摇头,示意杨天峰不要说话。“小闯,跟我们走吧。Y国那边一切都准备好了,你和黑鹰之间的违约金,爸就是倾尽所有也会给,只要你回到我们身边。”张泉再次开口祈求道。
韩闯不安的望向沈睿,“睿哥……不要……”
杨天峰疑惑的皱起眉头“你们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啊?”
沈睿没有回答杨天峰的问题,看着韩闯“韩闯,虽说入黑鹰者非死不得出,但是入黑鹰者必须父母签字,当初你和韩勇来黑鹰,因为你们没有父母,所以……但,现在,如果你说要随你的父母离开黑鹰,我不会阻拦,也没有违约金需要赔偿。你自己做决定。”
韩闯摇着头“不,睿哥,我要留在黑鹰。”
“小闯!”张泉不可思议的看着韩闯,沈睿都已经说了愿意放人,且不要违约金,那么他们完全可以过上非常好的生活,为什么要留在这个不知道明天是生是死的黑鹰。
韩勇回到房间,对着自己父母的遗像,话还没说出来,泪早已掉落。第五十二章
“爸,妈,为什么?为什么啊?”
韩勇心里有一百个为什么要问,为什么这件事情从头到尾他都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出来一对男女便抢走了他生命中唯一的亲人,为什么要留下他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
韩勇抱着父母的遗像蹲在角落“爸,妈,我真的是一个人了。”
想到小闯和自己再无半点关系,再无半点血缘,再无半份身份,他的心都碎成一片一片了,可是他应该为小闯高兴啊,小闯重新有了亲人,他有了家人,他有了爸爸妈妈,那才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啊,他应该高兴的才对啊。
韩闯摇着头“不要叫我,别叫我,哥,哥。我要去找我哥。”
韩闯从沙发上起来,牵扯到身上的伤,疼的他浑身发抖。
“儿子,你身上是有伤吗?让妈看看。”李湘甜心疼的过去搀扶着韩闯。
“别碰我,别,我要去找哥哥。哥,哥,你下来。”韩闯大声的喊道,语气里满是焦急。
韩勇听到韩闯的声音,心疼的拉开门便想冲到客厅,可脚步却停住了,不,他应该要给小闯一个完整的家庭。他不能,他要让小闯幸福。
等了好久都不见韩勇下来,韩闯急了,一步一步挪着开始走向楼梯,却因为疼痛脚下一软摔倒在地。
张泉和李湘甜连忙上前搀扶“小闯,你快起来,快。”
韩闯推开他们的手“你们走开,走开啊,你们是哪里来的,为什么出现在我的面前,哥,哥,你出来,他们要带我走了,你出来啊。”杨天峰冲到二楼,推开韩勇的屋门“韩闯要被他们带走了,你在这干嘛呢,去阻拦他们啊。”
韩勇靠在墙角“那是小闯的爸爸妈妈啊,我算什么呢?”
杨天峰蹲下来“他是你的弟弟,是你唯一的亲人,你要放走他吧,你真的甘心你守了二十几年的人让他们带到Y国吗?你别和聂溪晨学,不要伤害小闯,快去把小闯抢回来啊。”
韩勇站起来将杨天峰退出门外,哐的一声关上了门。
杨天峰气急,大骂道“韩勇,你个懦夫,你和聂溪晨一样都是懦夫!”
张泉将韩闯直接抱了起来“小闯,回家。”
韩闯大惊,挣扎着,抗拒着“你放开我,这里才是我的家。睿哥,睿哥,你救救我,我不要走,求你……”
挣扎中,韩闯的伤口裂口,衣服上渗透出点点血迹。
沈睿终于伸手拦住张泉的脚步“放韩闯下来。”
“沈总,刚刚您也说你入黑鹰者需得父母同意,我们不同意小闯留在黑鹰,望您成全。”张泉语气坚定的说道。
“黑鹰还有一条,入黑鹰者,身心皆属领主。背叛者,死!”
赵文杰说完,直接从口袋里把枪掏了出来对准韩闯。
“韩闯,今日你要背叛黑鹰吗?”赵文杰严厉的问道。
韩闯摇着头“不不,我不会背叛睿哥的。”
赵文杰继续道“可你的父母今日要你背叛,所以今日你若离去,必死!”
张泉吓的不轻,连忙放韩闯下来“别,别伤害小闯。”
见效果达到,沈睿示意赵文杰收了枪“今日,人也见了,小闯不愿随你们回家,便继续留在我这,若你们想见韩闯,和小闯约好,随时可见。但黑鹰的规矩,等会我会让人重新让你们熟悉一下,否则,你们若泄露了我黑鹰的秘密,后果自负!”
张泉和李湘甜还没回过神来,便听到沈睿道“刘婶,送客!”所有我恶心的都删了,让我清净两天,别烦我

想我的w 信联系第五十三章
张泉和李湘甜只好对韩闯道“小闯,我们过两天再来看你,你也好好想想,跟我们回家吧。”
“二位请。”刘婶说道。
张泉和李湘甜依依不舍的离开别墅,韩闯哭着对沈睿道“睿哥,我哪也不去。”
沈睿叹了口气“好好想想。”
“文杰,跟着韩闯父母走一趟,把黑鹰的生死令让他们签一下。”
“是,睿哥。”赵文杰点了点头,开车将张泉和李湘甜带走了。
杨天峰蹲在身子“小闯,我背你。”
韩闯点点头,让杨天峰背着他上了楼。
韩勇关着门,说什么不肯开门,沈睿拿来钥匙,直接开了门。
“哥……“韩闯委屈的喊道。
韩勇站起来“睿哥。”
沈睿看着他,训斥道“什么样子!”
韩勇吸了吸鼻子,“睿哥,我想和你说说话。”
沈睿点点头,和韩勇走出了房间。
杨天峰扶着韩闯躺在床上,小心帮他脱去衣服,又拿来医药箱“小闯,勇哥只是一时间接受不了,你给他一点时间消化一下。”
韩闯难过的点点头“小天,我哥是不是不要我了?”
“不会的,沈睿会和他说清楚的,你别担心了。”杨天峰小心的给韩闯上着药。
沈睿带着韩勇来到书房,刚关上门,韩勇蹲下来抱头痛哭。
沈睿哪里见过韩勇这个样子,以往韩勇受再重的伤,挨再重的责打也从未如此过,如今,是真的怕了。
沈睿蹲下来将韩勇搂过来,韩勇找到依靠,搂着沈睿的腰哭道“睿哥,睿哥,我是一个人了……”许久沈睿才道“不,你永远都不是一个人,我们都是你的家人。”
韩勇埋在沈睿怀里,身子都在颤抖“睿哥……”
沈睿不再言语,肆意让韩勇发泄着。
等韩勇哭够了,沈睿胸前早已湿了一片。
沈睿把韩勇拉起来坐在沙发上,给他倒了杯水“你刚刚的说法我完全不赞同。”
韩勇低头不语。
“首先,韩闯只是多了父母的疼爱而已,虽说他的父母想带他回Y国,可你要理解,这是情理之中。咱们黑鹰,过的是走在刀尖上的日子。韩闯的父母不希望自己孩子过这种生活是正常的,毕竟韩闯的父母也不是缺钱的人,没必要让他们唯一的儿子生活在这种生活里,可以理解他们的想法。相反你,怎么失了分寸了?你是小闯最重要的人,这一点你应该明白,小闯身体还没好,别再让他哭了。”
韩勇头疼的靠在沙发靠背上,心中乱成一团。
沈睿也不催他,开始忙自己的工作。
坐了好一会,韩勇才站起来,打开门走了出去。
回到房间,韩勇直接进了卫生间,水哗哗的声音落在韩闯耳朵里,不知道韩勇在想什么,更怕他一出来便不要自己了。
韩勇洗完澡从卫生间出来,重新换了一件衣服。
韩闯看着韩勇,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哥,你别不要我。不要……”
韩勇叹了口气,将韩闯搂在怀里“小闯……”
“哥,你不要跟我说让我走的话,不要跟我说什么我应该跟我的父母生活在一起。他们于我来说是陌生人,我唯一依靠的人是你,你如果不要我了,我该怎么办,我求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韩闯崩溃的哭了,一想到离开韩勇,他竟然揪的心都开始抽痛。
韩勇低下头,眼泪掉了出来,紧紧抱着韩闯“别哭,哥要你,要你,小闯,别离开我,好不好?”
“……”韩闯心疼的拽着韩勇的衣服。
二人哭的头懵懵的,哭够了便抱着对方静静呆着。第五十四章
杨天峰烦闷的去书房找沈睿,见沈睿在工作,便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闷闷不乐的噘着嘴。
沈睿轻笑一下,从电脑桌前站起来,走到杨天峰面前“怎么了?”
杨天峰不开心的说道“怎么人生有那么多不如意的事情呢?不是今天这事就是明天那事。到现在了晨哥那边还没有消息传来,也不知道小新到底去哪了,今天又如晴天霹雳一般发生这种事,韩闯和韩勇居然不是一家人。唉,烦!”
沈睿揉揉杨天峰的脑袋,把他拽过来抱在怀里“人生就是这样,酸甜苦辣都要尝,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活的那么自在?”
“哼,不开心。”杨天峰郁闷的哼了哼。
“我带你出去吃大餐。”沈睿站起来拉着杨天峰。
二人来到一楼,见刘婶正在忙晚餐“刘婶,你和韩勇韩闯吃饭吧,我带小天出去。”
“行,路上小心。”刘婶嘱咐着。
路上
“小天,你的复赛是什么时候?”
杨天峰划拉着手机“后天。”
“准备好了吗?”
杨天峰自信的扬起头“时刻准备着。”
沈睿笑了笑“小天,爸妈要回国了,还有半个月便是春节啦,大哥一家也要回来。”
杨天峰放下手机“好,好快啊,一年又要过去了。”
M国
聂溪晨拿着照片在医院附近打听着,可却都说无人见过。聂溪晨越来越怕,走路都开始发抖。
“请问您见过这个人吗?”聂溪晨拿着照片问道一位桥街头乞讨的老人。
那老人接过照片一看“你是这小伙子什么人?”
聂溪晨一听,顿时激动的说道“我是他的亲人,你见过他是不是?”
那老人叹了口气“那天他就坐在我对面,听我拉了一天的小提琴。我们还聊了会天,他说他来自中国,是一名医生。还说起一个小伙子呢,说的时候,他可开心了,可我们还没聊完,旁边就出车祸了,他脱下身上的背包就冲过去救人了,可两辆车发生爆炸,他……”
“这是他的背包,这些天,我一直带着,就怕有一天他的亲人寻来,好给他们留点念想。既然你说是他的亲人,这个背包便交给你了。”
聂溪晨颤抖着双手接过背包,失声道“谢谢。”
聂溪晨抱着包,来到老人指的大桥中心车祸现场,就是在这吗?小新,你在吗?晨哥来接你回家了,宝贝。
“李亚新,你给我出来李亚新,李亚新!”聂溪晨嘶声裂肺的喊着,可回应他的只有周围不断摁响的喇叭催促声。

我要说小新真的死了,你们会不会心碎啊我觉得我今天晚上会很惨很惨写了那么多次姜罚,总得亲自试试才能更好的写出感觉,你们说呢姜罚体验二十秒:疼,辣,热
(尹少珂手下留情只进入三厘米左右)后劲五分钟。
劝你们,别试,难受今天更文第五十五章
聂溪晨有些崩溃,看着李亚新包里的东西,那笔记本上的每一页都提及到他的名字,他是该有多绝望,他一点点的将他内心深处的光明熄灭,留给他的尽是黑暗。
“小新,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回来,回来好吗?”聂溪晨看着车祸现场,他仿佛可以看到熊熊火焰是怎样将他心爱之人一点点吞噬的。
聂溪晨拿出手机给家里拨通了电话。
电话响了好几声,聂海奎的声音传来“溪晨,不忙吗?”
聂溪晨张了张嘴,发现话都说不出来“爸。”
聂海奎听出来聂溪晨的哭声“溪晨,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聂溪晨闭上眼睛,尽量平静“爸,小新死了。”
聂海奎一惊,心里暗道不好。
果然……
“爸,儿子不孝,你们就当我……死了吧。”
电话挂断,聂溪晨挂断了电话,关了机。
聂海奎再打过去,电话已经无法接通。
侯玉着急的问道“溪晨说什么了,你怎么这幅表情?说话啊你。”
聂海奎跌坐在沙发上“溪晨……溪晨他……完了,完了。”
侯玉喊道“快说啊你,你要急死我吗?”
“李亚新死了,溪晨他……他可能会跟他一起去了。”
侯玉一听,直接晕了过去。
“小玉,小玉……”
凌晨,韩勇敲响了沈睿屋子的门。
沈睿打开门,惺忪的眼睛看着韩闯,这么晚,难道是韩闯有事?
韩勇难过的说道“睿哥,出事了。”沈睿一听,关上房门,“怎么回事?”
“刚刚溪晨父亲给黑鹰那通了电话,问能不能找到溪晨在哪?说溪晨打电话给家里说小新已经……让他们就当自己死了吧。”
沈睿拳头握的咯咯直响“怎么会!”
“睿哥,怎么办?”
沈睿沉默了两秒钟,“收拾一下,立刻出发。”
“是,睿哥。”
沈睿拿出电话拨通了一串数字,电话那端很快接通“睿睿,你那边不应该是凌晨么,大半夜不睡觉给我打电话,想我了啊?”
“陆离坤,你干的好事!”
陆离坤听出沈睿的怒气,连忙把手中的烟掐灭“怎么回事?”
“我的人出事了,他们两个有一个出事我都饶不了你,立刻去给我找,我现在马上出发,你给我等着!”
陆离坤咽了咽口水“我……好,好,你别生气,我马上带人去找,睿睿,你注意安全。”
“照片我发你手机上,快去!”沈睿说完挂了电话。
陆离坤连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集合,都给我集合!”
沈睿走进房间,见杨天峰还在睡着。
“小天,小天。”沈睿轻轻唤道。
杨天峰睁开眼睛,把床头柜上的灯打开,见沈睿皱着眉头望着他。
“老公,怎么了?”
沈睿把杨天峰抱在怀里“小天,我们要去一趟M国,你这次的复赛可能我没有办法去现场给你加油了。你在家要乖乖的,等我回来。”
杨天峰一听,着急的看着沈睿“什么事情那么着急就走?出什么事了老公?”
沈睿长吸了一口气“小新出事了,溪晨不知所踪。”
杨天峰愣住“……”
“我也要去。”杨天峰说完就要下床。
沈睿抱住他“小天,小天,听老公说,小闯身上还有伤,他刚刚承受了那么大的打击,你要在家替韩勇好好照顾他,明天就要比赛,你不可以任性毁了所有人对你的期待。”
杨天峰难过的眼泪都要掉出来“老公,把小新带回来好不好?把晨哥找到。”
沈睿紧紧抱着杨天峰“我会的,会的。”
韩勇看着韩闯,真的不想在这个时候打他一顿。
“你听话小闯。”
韩闯摇摇头“哥,你不要丢下我。”
韩勇叹了口气“小闯,哥说过不会丢下你就不会丢下你,别怕。”
“哥,你让我和你一起去好不好?”
“不行!伤都还没有好,昨晚一闹,身上又有几处结痂的地方出血了,怎么长途跋涉的去M国,而且你这样怎么跟我们去找小新和溪晨,只会拖后腿。”
看着韩勇那么坚决,又看着自己身上的伤,韩闯难过的掉下泪。
韩勇轻轻拍拍了韩闯的脸“等我回来。”
韩闯拉着韩勇的手“我等你回来。”
黑鹰
“睿哥,人已经集合完毕,可以出发了。”
“文杰,我不在的时候,黑鹰交给你和韩闯。”
赵文杰点点头“是,睿哥。”
“出发!”
沈睿一声令下,大家快速上了飞机,出发M国。

酒巷笙歌备份

【酒巷笙歌】【原创】好巧

2020-4-3 10:47:15

酒巷笙歌备份

【酒巷笙歌】【改编+转发】皇兄,别乱来

2020-4-3 10:47:3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