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会员获取权限教程:传送门
【如果网站打不开,去这里找】spank导航:www.spdh.top
常见问题:
视频加载不出来使用火狐浏览器:传送门
捐赠会员成功,12小时内会获得vip权限
更多网站使用教程请点击 帮助中心: 传送门

【酒巷笙歌】【原创】只想要你的陪伴

【酒巷笙歌】【原创】只想要你的陪伴

【酒巷笙歌】【原创】只想要你的陪伴【酒巷笙歌】【原创】只想要你的陪伴一时兴起,全凭感觉写。处女作,觉得太渣的,就当没看到就好
主人公介绍:
1.傅司墨:高冷,对自己在意的人则是细心到骨子里,温柔且严厉,标准的学霸哥哥
2.傅涵:大大咧咧,感性,不是不上进,只是懒惰限制了前进的步伐。引入
傅涵的记忆中,傅司墨是最宠自己的哥哥,小时候傅司墨总会跟在傅涵身边,陪着她闹,看着她笑,对这个妹妹几乎有求必应。至于零花钱也全都给妹妹买各种卡哇伊的小贴纸。
傅涵是同辈亲戚中唯一的女儿,自然是集大家的宠爱于一身,从小便是打不得骂不得,被一群人宠大的。傅涵也很乖,文文静静的,学习生活也都很自律,只是人都是会变的嘛。接触的环境不同了,性格自然会改变,到了初中,傅涵变成了个活泼开朗,大大咧咧的女孩儿,同样的,她的自觉自律也渐渐消失,甚至会有些叛逆,当然,家里人都宠着她,自然也没发现她的叛逆,只是发现了她时不时会不经意的冒出一两句脏话,也不那么在意。但是,生活嘛,意外当然是各种各样的出现咯,或许也可以算是个惊喜。1.你怎么回来了?
或许是以前太文静了,初中的傅涵对于朋友出去玩的邀请,毫无抗拒之力,不管出去是坐在奶茶店聊天,还是爬山啊,到处瞎转,她都会很开心。一个周六,像平时一样,和小伙伴约好了一起出去玩。是去河边烧烤,已经是五六月份了,算是比较热,大家也怕晒,于是选定了在十点汇合,然后去河边。说是烧烤不如说是过家家,烤出来的东西,也就能吃的水平,好不好吃什么的,就可以自行体会了呗。下午太阳出来了,大家都觉得很热,于是选择了去KTV,傅涵从来没有和朋友去过KTV,自然而然变成了最兴奋的那一个!这时妈妈打了电话过来“涵涵,你在哪呢?”傅涵知道就算再纵容,妈妈也会反感自己去KTV吧,于是随口一答“在外面和朋友玩呢,怎么啦”妈妈也没多问,只是告诉傅涵“那你一会记得早点回家昂,妈妈加班,晚点回家,司墨今天回来”傅涵那边一群朋友正在打闹,也没注意妈妈说的什么,心想也就是叮嘱自己早点回家什么的吧,敷衍到“好好好,先挂了,妈妈再见”,随后和朋友一起招来了出租车,到了一个KTV,不知道是那个机灵鬼选的,一个很偏僻的KTV。KTV里,小伙伴们虽然支持来KTV,但都似乎有点害羞的,没有去点歌。就坐着聊天,过了会儿有个最闹腾的男生说“哎哎哎,干坐着聊天也无聊,这样吧,我们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吧,这不是有副扑克牌嘛,比大小,输了的要么真心话要么大冒险,都不想选就喝酒怎么样?”男孩子们大都没有意见,觉得这个游戏不错,女孩子嘛,则是觉得喝酒太过了,当然,除了傅涵。傅涵一直想尝尝酒是什么味道,但是听别人说可能又苦又涩还辣,一直不敢尝试,听到别人这么一题意,更加兴奋了,一直叫喊着玩嘛玩嘛,还很霸气的告诉其他女生“没事,大不了到你们喝了,我帮你们喝嘛”其他男生也开始劝大家一起玩,不一会,大家就都同意了。刚开始发牌,傅涵电话就响了,着急玩游戏就没管,刚开始的时候一直都是提出玩这个游戏的男生在输,大家也没怎么为难他,就是让他唱歌,他倒也真是活跃氛围的小能手,点的全是“九妹九妹漂亮的九妹~”“妹妹你坐船头哦~”这种神仙曲目,特地怪声怪气的唱,引得大伙儿笑得合不拢嘴,他这么一闹腾,有原本就不太想玩这个游戏的女孩子,也不再不好意思,退出游戏,去点歌。美其名曰“你们玩昂,我给你们伴奏”不知不觉在这欢闹的气氛中就已经到了下午六点。傅涵看了一眼手机,22个未接电话,还有几条短信,都是问她在哪的。来自哥哥——傅司墨。傅涵看到是哥哥的电话短信,自然是很开心的呐,毕竟她的司墨哥哥真的好宠她,对她特别特别好。和朋友讲了一声,到厕所给哥哥回了电话,傅司墨在家里急得要死,终于看到来电显示,涵涵终于回电话了。立马接起“傅涵,你在哪?”傅涵心情很好,也没注意傅司墨的语气有点不对劲,“哥,你怎么想起我了啊?”“我问你在哪儿”“我在外面玩呢,怎么啦”傅司墨也没多问,叫傅涵赶紧回家,傅涵那边呢,同学在叫她,她冲着外面说了句“好,我马上过来”傅司墨这才注意到,傅涵那边有点吵啊,似乎有人在鬼哭狼嚎?“哥,我朋友叫我了,我挂了啊”傅司墨说“你还是早点回家知道不,这会已经六点了,最晚七点到家,听到没”傅涵立马敷衍道“知道知道”然后就挂了电话,迅速加入游戏当中。2.傅涵,好样的
既然是敷衍,傅涵当然没注意傅司墨让她最晚七点到家的要求。傅司墨在接到傅涵电话后便在客厅沙发看着时钟,等着傅涵回家。傅涵那边嘛,游戏必然有输有赢,傅司墨的电话像是有毒一样,接了电话以后,傅涵便一直输。而傅涵居然觉得贼开心,心想“终于到我了”。朋友刚想问她是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话还没说完就被傅涵打断了“我选喝酒。”没错,桌子上有12瓶啤酒,一下午的游戏,其实没有一个人喝酒。傅涵打破了这个记录。和她关系很好的一个男生说“傅涵,我帮你喝吧”傅涵怎么可能答应,迅速的打开一瓶啤酒,拿着就猛灌一口,成功把自己呛着了,变咳边说“我才不需要你帮我喝”明显大家被傅涵惊着了,傅涵呢,虽然觉得这个不好喝,但是却因为心里的好奇,继续喝。发起游戏的人开始阻拦“喝一口就行了,还喝啊,你上瘾啊”可是由于接了那个电话,可不就一直输嘛,傅涵就一直喝呗,喝的那叫一个开心,直到大家的家长都打电话来催着小伙伴们回家。时间:19:35。这个聚会就这样草草的结束了,而傅涵嘛,已经把桌上的酒喝了一半了,成功醉了。还好和傅涵住得近的许清在,许清把她带到了她家楼下。许清心细,害怕傅涵喝醉回家会被骂,扶着傅涵到她家门口一个拐角处,让傅涵靠墙站好,自己便去敲门了。傅司墨一脸怒气的开门“找谁?”许清礼貌的说“哥哥好,这是傅涵家吗?”好巧不巧,傅涵远远的开口“许清,许清!你哪去了啊”傅司墨自然听出了自己妹妹的声音,绕过许清,向前走去,看到拐角处坐在地上,脸上微红的傅涵,简直火大,抱起来,跟许清说了句谢谢,就抱走了傅涵。傅司墨:好样的啊,还会喝酒了呢。还好,傅涵醉了很乖,只是呢喃了几句“来来来,继续”就睡了,好不乖巧。傅司墨把她抱回了房间,又打来水,耐心的给傅涵擦脸,擦手,擦脚。就回了自己房间,心里在想“傅涵,是不是当真大家都太宠你了,还敢自己出去喝酒了”也在寻思着,要如果给她个教训。一个人也没有3.我要温柔的傅司墨
第二天一早傅司墨便到傅涵的床边,守着这个欠收拾的小孩醒来。过了一晚上,傅司墨已经想清楚了,这丫头不能就这么惯着,全家人都这么宠着没人管怎么得了。具体罚多重还是得看丫头一会的表现,要是一会傅涵主动坦白,乖乖认错,那么自己也就吓唬吓唬得了,毕竟傅司墨是真的疼这个妹妹。
大概九点多的样子,傅涵终于醒了,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傅司墨则一言不发的在一旁看着她,看这丫头傻乎乎的样子,嘴角不自觉的勾起。傅涵这个小迷糊也终于看到了傅司墨,瞬间清醒了不少,张开手臂向哥哥索要抱抱,软糯糯的带着起床气的喊了一声“哥哥”傅司墨笑了,顺着傅涵的意思,抱了抱她,揉揉她的头。温暖的开口“乖,涵涵,起床洗漱了”一把把傅涵从被窝拉了出来,傅涵因为太久没有看到哥哥,也没有像平时一样赖床,一边走去洗漱,一边问傅司墨“哥,你怎么突然回来了?”“我转学来这边上学了,陪着你,不好吗?”傅涵正在刷牙,含含糊糊的说“唔,你宗于晃弃你的学霸学校,想起还有个妹了啊”傅司墨觉得他这样好笑,没有答话,到厨房把早就做好的早饭热了一下。然而傅涵洗漱完毕只是看了一眼就回了卧室,似乎没有打算吃早餐。“涵涵,过来,把早餐吃了”“哥,你吃吧,我不饿,想再睡会”“涵涵,快点出来吃早餐,本来胃就不好,怎么能不吃早餐呢”傅涵倒是无所谓了,“没事,你自己吃吧,我早就没有吃早饭的习惯了”傅司墨微微皱眉:感情已经养成了习惯?看来因为自己一直在外面上学,想来爸妈也忙还宠她,没人管,就养成这样了?这丫头到底自学成才了多少坏习惯。傅司墨又问了一次“涵涵,你真的不吃早餐了?”傅涵有些不耐烦了,吼道“都说了不吃不吃不吃!”傅司墨压了一晚上的火气,一下次被傅涵刺激了起来。走到傅涵房间,“既然不吃,那我们聊聊”傅涵以为傅司墨要跟她讲他学校有趣的事,饶有兴趣的坐直了“好呀,聊什么”“有没有觉得不舒服啊?”傅司墨很想把这个欠揍的孩子,拉过来就打一顿,但是还是更关心她昨晚喝醉,今天有没有头疼什么的。“没有啊,”确认了她没什么问题“傅涵,昨天你去哪了?”“没去哪,就和朋友在外面玩”“那你去哪里玩了”“就去BBQ了”“没了?”傅涵犹豫了一下,想了想,去KTV这种事还是不要告诉傅司墨了吧,而且她也认定傅司墨不可能知道她到底去了哪里。“嗯呢,没有了”傅司墨知道她说的不完整“你怎么不说死篝火晚会呢?这样更恰当”傅涵一时有点尴尬,不知道说什么,索性不说话了,玩手机。傅司墨更生气了,盯着她看了两分钟,决定自己还是狠心点吧。“傅涵,起来站着,想清楚你昨天去哪了”鉴于傅司墨在傅涵心中一直都是温柔的形象,对于她说的话,权当没听见。傅司墨耐着性子重复了一次“站起来,傅涵!”傅涵不开心了“你有病啊,大早上就抽风”“傅涵,你真行。”傅司墨转身去自己房间,拿来了画图的铁尺。傅司墨一出她房间,傅涵便趴回床上继续看手机。刚好,这样傅司墨也方便了。傅司墨回到傅涵房间,直接一尺子打在了傅涵腿上,傅涵疼的猛回头,直接跳下了床。傅司墨讽刺的一笑“哟,舍得下床了?”傅涵觉得傅司墨就是抽风,直接开骂“我 *,你神经病吧,打 老子干嘛”傅司墨再次接收到来自傅涵的惊喜,好样的,说脏话。“傅涵,我最后说一遍,你,现在,立马,给我靠边站好。”傅涵自然是倔强的不肯理会他说的话,站着,继续玩手机。傅司墨也不墨迹,直接走过去,关了门,对着傅涵的腿“啪啪啪啪啪”连着五下打了下去,傅涵吃痛,第一反应就是跑,一边跑,嘴里一边在用各种脏话骂着傅司墨。可房间跑来跑去也就那么大点地方,傅司墨也就让她跑,这并不影响尺子落在傅涵的腿上。傅司墨气得紧,挥下去的尺子,又准又狠。虽然傅司墨并没有用全力,但是不一会,傅涵大声哭喊了起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别打,我站”果然,傅司墨停手了,等着她自己去墙角站好,本着识时务者为俊杰,傅涵走到了墙角,傅司墨又往傅涵腿上甩了一尺子“手机放好,站直,想清楚你去哪了,干了什么”傅涵觉得委屈,嘟囔了句“我要温柔的傅司墨”疼痛夹杂着委屈,傅涵在墙角抽抽搭搭,伸手揉了揉腿,身后便传来了傅司墨冷冷的声音“我让你站好别动”顺便又是一尺子打在刚刚傅涵揉的位置,傅涵更委屈了,小声抽泣起来,那副模样好不可怜要是有人看的话,不如稍稍回复一下?提点意见?4.我错了
傅涵呢,本身是不怎么爱哭的。不知怎的,今天眼泪决堤了,眼看着这就已经哭了半小时了,也就是说傅涵罚站已经站了半个小时了。傅司墨冷静的差不多了,觉得傅涵应该也反省的差不多了,开口“傅涵,说说吧,反省的怎么样了?”听到傅司墨的声音,傅涵转过头泪眼朦胧的看着哥哥“我。。。我渴了”傅司墨不禁失笑,这丫头,难道就看出来是要挨收拾了吗?这是哭累了?一会可有的你哭的。走出房间给傅涵冲了一杯蜂蜜水,递给傅涵后,自己便坐在了床边。让傅涵站到自己面前来,轻轻拍着傅涵的背算是安慰了。等她喝完,傅司墨又开口了“怎么样?想好说什么了吗?”傅涵顿时觉得更委屈了,什么人嘛,莫名其妙要我罚站,还打我,还不安慰我,现在还这么冷冰冰的。于是倔强的不肯说话。傅司墨也不急,就这么等着她开口。结果自然是傅涵先忍不住了“你有完没完啊?站也站了,还要我怎样,爸妈都没打过我,你还想怎么样?有病吧”傅司墨觉得自己妹妹挺乖的,这自己一回来看到的完全不一样,他都怀疑眼前的不是他的宝贝妹妹。看傅涵的表现,傅司墨也不打算废话了,一把把傅涵拉到自己腿上,傅涵还在惊慌中没回过神来,身后重重的一下袭来,傅涵一脸不可置信:我,,被打屁股了?而身后的尺子一下接着一下的与傅涵来了个亲密接触,挨了十几下,傅涵终于回过神来,“放开,疯子,要撒气找别人去”随后便伸手去挡,傅司墨顿了一下,傅涵心想“结束了?”然后傅司墨便对着她的小爪子,狠狠的挥下去,可怜的掌心一道红印清晰可见,傅涵吃痛,把手缩了回去。顿时开始嚎啕大哭,傅司墨也不管她,继续对着某个人欠揍的部位一下一下的落下尺子。力道其实也不是很大,只是傅涵从小被大家宠着,没有挨过打,所以觉得很疼很疼。哭的狠了,傅涵开始打着哭嗝,傅司墨见状便放开了她,得到自由的傅涵赶紧躲到了角落,委屈的看着傅司墨,揉着自己的屁股,孩子气的说“你。。。你肯定。。。不是傅。。司墨”傅司墨看傅涵缓的差不多了,叫傅涵过去。傅涵怎么可能愿意。忙摇头。“确定不过来?”傅涵觉得这语气不太对,也没有刚才那么倔了,慢慢朝着傅司墨挪动着脚步。傅司墨也不催她,心想没白打嘛,好歹有点怕我了。傅司墨还是那个问题“想清楚了吗?”傅涵挨了顿打,也终于学乖,知道回话了“想什么?”傅司墨觉得傅涵可能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做错了,开口提醒“昨天除了去河边烧烤,还去哪了” 傅涵犹豫了一会“KTV。。”“去了KTV,然后干了什么”“唱歌啊,还能干嘛”“除了唱歌呢?”“没了啊,就一直唱歌,唱累了就回家了”傅涵知道不能说自己喝了酒,却忘记了自己是喝醉了回家的,傅司墨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喝酒了。“我最后问你一遍,除了唱歌,还有没有别的”“没。。没有了”“行,那脏话谁教你的,”“没谁,,我习惯了”傅涵说的是实话,平时喜欢和男孩子玩,他们这么说,她慢慢就耳濡目染了嘛。“自学成才?你挺厉害啊,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个习惯?”傅涵再傻也看出来傅司墨的脸色越来越不好,不敢说话了。傅司墨终于意识到,这孩子就是不会主动认一句错。也不会觉得自己错了。薄唇轻启“撒谎,喝酒,骂脏话,真是好样的啊,傅涵。”“你胡说,我哪有撒谎,你不能给我强加罪名,我没喝酒”傅涵还在天真的为自己狡辩,殊不知她这为了自己再次招来本不会挨的打。傅司墨决定要给她板正这毛病,也不多废话“裤子脱了,床上趴好”傅涵不肯,站在一旁没动。傅司墨的耐心也被磨光,把傅涵拉到床上趴好就开始打,“啪啪啪啪啪”极重的五下落下,傅涵刚想伸手挡,“最好别挡”傅涵看了眼手心的红印,没动了。“自己脱了,或者打到脱为止”傅涵是真的怕了,磨磨蹭蹭的脱下了裤子,又不甘示弱的说“你这是屈打成招,我没有就是没有”好巧不巧,这是正好昨晚送傅涵回来的许清打电话过来,傅司墨帮她拿过手机接通开了免提又递给了傅涵“傅涵啊,你好点没?昨天你也是,干嘛非得跟酒较劲啊,输了游戏不答问直接就喝酒了,哎,你咋不说话啊。还醉着?”傅涵默念“猪队友啊猪队友”然后迅速挂了电话,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傅司墨,叫了声哥。“怎么,是不是打错了啊,和你同名同姓的一个人,昨天喝醉了?”傅涵知道瞒不下去了,“没。。是我,我昨天喝了。。”“你刚刚不是信誓旦旦说我冤枉你吗?怎么不继续理直气壮了?”傅涵自知理亏,小声的说了句“我错了。。”感觉我是不是太啰嗦了。。这么久了还没进入正题dd自娱自乐就当写给自己看了5.承担责任(上)
傅涵的声音很小,但并不代表傅司墨没有听见,毕竟这孩子倔,这会儿认错估计是疼的,傅司墨也没有假装没听见的再问一次。“嗯,错哪了?”傅司墨说着看了看傅涵的某欠揍的部位,经过一番“摧残”已经肿了一圈,腿上也横七竖八的躺着尺子印。说不心疼是假的,但是若是今天就轻松放过了她,怕是以后会更不听话,既然已经打了,那就应该给她个深刻的印象。傅涵刚哭了很久,声音哑哑的,“我。。。不该喝酒,不该。。去KTV”“嗯,还有呢”傅司墨看着这丫头小心翼翼的模样,坐在的旁边,轻轻的给她揉着伤处。“还有。。。。不该撒谎?”傅涵的语气带着一丝不确定。“继续”“不该骂你,不该骂脏话,没了吧?”“继续”傅涵沉默了很久,想来想去也没想通自己还有哪不对“没了吧。。应该”“还有,继续想”傅涵又想了几分钟,真的不知道自己还有哪不对“哥~我真的不知道了,我知道错了”“那我提醒你?”“嗯嗯”“先说好,我提醒你,惩罚加10下”傅涵犹豫了一下,想着十下就十下吧,快点结束这样不爽的感觉就好。孰不知惩罚还没开始,这加的十下,一会她就会后悔。“好吧”“不吃早餐,还养成了不吃早餐的习惯”傅涵本想狡辩的,但是又觉得狡辩好像没用“我知道错了,现在吃好不好”“不好,等会罚完再吃”傅涵瞬间惊慌失色“不是已经罚完了嘛”“谁说的,惩罚还没开始呢”傅司墨有些好笑的看着这个傻丫头。“那刚刚是什么”“你为自己赚的呗,让你乖乖站好你不听”经过刚刚,傅涵已经知道硬碰硬是不行滴,于是决定改变策略“哥哥,涵涵知道错了,不罚了好不好”傅司墨看着妹妹这撒娇的模样忍不住揉了揉她的小脑袋“不好,既然涵涵知道错了,是不是应该为自己的错误承担责任?”“涵涵已经挨过揍了,哥哥不打嘛~”傅涵顺手抓住傅司墨的袖子晃啊晃。傅司墨觉得再这样说几句,自己真的会因为宠爱,按照她的意思放过她,可这样的话,刚刚就等于白打了,肯定会演变成屡教不改。想到这里,傅司墨声音突然冷了下来“又要开始不听话,嗯?”傅涵不由的看向傅司墨的眼睛,,企图看到温柔的眼神,可是没有,只有冰冷的感觉,这样的眼神似乎在告诉她如果再不乖,下一秒肯定更惨。“没。。我错了”“错了就要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撒谎,喝酒,骂脏话,去KTV,不吃早餐,每条错误五十下,刚刚反省,我提醒你的,加十下,一共260”“哥哥哥哥哥哥,别这样好不好,我已经知道错了,受不了这么多”傅涵突然抓住傅司墨的手。“这是惩罚,不管你受不受的了,都得受着,你做这些事的时候就该知道这事到底对不对,真知道错了就乖乖受着,不许躲,不许挡,听清楚了吗?”“知道了。。。”“那就趴好”5.承担责任(下)
“啪”傅司墨带着7分力的铁尺砸了下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哥,哥哥哥,轻点轻点”真不是傅涵想这么鬼嚎,是真的痛啊,从没挨过打的她细皮嫩肉的,而且本来嘛,屁股就还肿着
“啪啪啪”连着又砸了三下,
“哥哥哥,我疼,”傅涵的眼泪又很不争气的自己跑了出来
“啪啪啪”继续砸了三下,傅司墨忍着没有理会傅涵的话,傅涵觉得自己这样已经够丢人了,决定憋着
“啪啪啪”又是三下,傅司墨觉得奇怪,这丫头怎么不闹腾了,嗯,没打疼
“啪啪啪啪啪”更重的五下,傅涵的眼泪忍不住不停往外涌,她想喊,又决定了要忍者,咬住了嘴唇
“啪啪啪啪啪”和刚才一样的力道,奇怪了,这丫头咋突然这么安静,认真一看,咋还咬嘴唇了,有没说不准喊。“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全力的十下狠狠的砸到了傅涵臀部,那原本富有弹性的肉肉上。似乎是在罚她咬嘴唇,而傅涵也忍不住了,大声哭喊,还伸手捂住了屁股。“呜呜呜,哥哥,我错了,不打了好不好,真的好痛,呜呜呜呜呜,我。。。我错了。哥 。。”“舍得松开嘴唇了?我没说不准你喊吧,要嘴唇干嘛?不疼?”傅涵小声说“那也没有屁股疼”傅司墨略带威胁的把尺子放在了傅涵屁股上。这回答真是可爱的紧。“伸手”然后啪啪在傅涵手上一边打了一下“我说了不许挡”傅涵忙对着手掌呼气,好像吹吹就不疼了一样。“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又是连续的十下,不过力道轻了不少,当然傅涵是不可能感觉到的。她只觉得很疼,受不了,又不敢动不敢挡,今天的哥哥好凶,她怕再违抗他,会被打得更凶。只能一个劲的哭,再疼的紧了,就大喊“哥哥。。。我。。。我。。我错。。错了”“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傅司墨只是专心的为她的身后上色。这五十下过后,傅涵的腿忍不住疼开始乱动了。“别动,腿放好”傅涵是真的疼,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只觉得这样可以缓解疼痛,抵挡一下凶器的落下。傅司墨看到她这有些不乖的态度,抓着她的腿,尺子落到了她的腿上,“啪啪啪。。。”从大腿到小腿,挨着打下去,傅涵也在试图挣脱,奈何傅司墨抓的紧啊。打在腿上远比打在屁股上疼的多得多“呜呜呜,哥。。哥,不。。不打。。腿。。涵。。涵。。错了。。哥哥。。哥哥不打呜呜呜”看着傅涵哭的惨兮兮的,傅司墨心里觉得特别难受,但是他也不能因为这样就这么结束啊。又是五十下过去,傅涵皮肤本身就比较敏感,再加上傅司墨的力道也不轻,傅涵的腿上肿起一条条密布的棱子。“还踢腿挡吗?”不。。不了。。。哥哥,涵涵。。涵涵。。疼“”傅司墨似乎安慰的揉了揉傅涵的头。然后便继续对傅涵的屁股进行惩罚。刚刚打腿的时间里,屁股得到了休息,但颜色也变得更加深红,有的地方还出现了紫砂点。“啪”“陈述你的错误”“我。。我不该。。喝酒”“啪”“我不该。。撒谎。。”“啪”“我不该。。。骂脏话。。”“。。。。。”三十下过去,听着傅涵沙哑的声音,连话都越来越说不清楚。“好了,接下来的三十下,你只需要好好感受疼痛,还是一样,不许躲,不许挡,如果躲了或者挡了,哥哥会打的更重,知道了嘛?”“轻。。轻点。。”“啪啪啪啪啪”五下一组,六组很快过去,期间自然是少不了傅涵的鬼哭狼嚎和认错。这三十下,傅司墨又用了刚开始的七分力,目的是让傅涵记住,还有就是他心软了,不打算把这260下打完。由于这三十下比较用力,傅涵哭的狠了,上气不接下气的,傅司墨只好小心翼翼的把傅涵抱下床,让她站着,给她顺气,期间碰到了傅涵肿肿的腿,傅涵哭的更厉害。傅司墨只想快点结束,哄哄自己的宝贝妹妹。“涵涵,最后20下,打手上,哪只手拿的酒就打哪只手。还剩80下,暂时不打了,如果你这屁股好之前,你还敢不听话,这80下就翻倍的还”“不。。不要。。不打手。。”傅涵把右手攥紧,傅司墨凝视了她一会,她乖乖拿出了右手,傅司墨攥着她的手,迅速的落下狠狠的20下,打完,傅涵哭的不行,手掌高高的肿起,红的“晶莹发亮”“知道错了吗”“知道了。。。”看着傅涵这到处都是伤,傅司墨也舍不得再训她 ,把她拥入怀中,眼里的冰冷消失,温柔心疼取而代之。“好了好了,涵涵不哭,过去了昂,乖”得到安慰的傅涵越哭越厉害,傅司墨想去买药买粥,这丫头却死活不肯,无奈之下只好冷冷的说“放手”怀里的丫头明显抖了一下,然后放开了手,委屈巴巴的落泪。傅司墨瞬间后悔为了让丫头放手,故意冷着声音和她说话。忙安慰“不哭了好不好,小花猫,哥哥是想去给你买药,擦了药就不疼了,好不好?”傅涵点了下头,“那你乖乖在家等我好不好,哥哥买好药就回来陪你”“呜呜,好,哥哥。。快。。快点,疼。。”傅司墨笑了笑出门买药了滴滴我想要回复

酒巷笙歌备份

【酒巷生歌】【纪实】楼主的纯实践经历!来到离家长千里之外的地

2020-4-3 10:46:48

酒巷笙歌备份

【酒巷笙歌】【原创】你是我的小骄傲(兄弟) 进入新高中,结果

2020-4-3 10:46:5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